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5:14: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
第001章 楔子

"恨吗?是这份深切的恨意支撑你活下去,还是为了你的弟弟而活下去?"

邪魅无情的笑意,在司徒紫玉俊朗的脸庞上勾勒出冷酷的弧度,低头看着脚下湿漉漉的曼妙娇躯。推荐xbxysw.com

"恨不得杀死朕,却是一直不敢表露你对朕的恨意吧?这张脸的背后,是怎样的一张脸?朕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却是不想轻易揭开这个秘密,因为朕要给你一个机会,只是你罔顾君恩,不曾把握朕给你的机会。"

庄绮蝶抬头望着面前那张令所有男人嫉妒,女人痴迷的脸庞,冷笑在唇角飘起。

是的,他给了她太多的机会,却是羞辱和折磨的机会,每一次,在她的心底,增添无尽伤痛和仇恨,但是她却不敢表露一丝,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她甚至不敢,在脸上稍微表现出一点的幽怨,无论他如何折磨她,她只能默默地承受,卑微地侍候着。

"为了什么活下去吗?这个答案,皇上早该明白吧?"

司徒紫玉冷笑:"朕想听你亲口说。"

"说与不说,有区别吗?"

此刻庄绮蝶的脸上,没有了素日的谨慎和敬畏,仍然是趴伏在他的脚下,却不再卑微,抬起令人惊艳美到极点的脸庞,漆黑的眸子中满是冷漠。

"被朕看破,连装模作样也不肯了吗?庄绮蝶,盈国的仙蝶公主,朕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不想再日日面对你那张令人生厌的脸。说明xbxysw.com"

"我是何模样,对皇上而言有何不同吗?"

唇角紧紧地抿起,刚毅的线条是司徒紫玉从不曾看到的,她素日小心谨慎,卑微而恭顺,无论他如何羞辱她,对待她,她总是会跪伏在他的脚下,连怨恨的神情都从来没有过。

多少次,他看到她偷窥他,脸上的神情似乎带着某种痴迷和沉思。

伸手,捏住那张令人怦然心动的娇美容颜,低头冷笑:"那自然是不同的,至少在床榻上,这张美丽的脸,会令朕更有兴趣些,愉悦些。而你,朕的奴婢,取悦朕是你该做的事情。"

"我取悦皇上已经太多,但是从来没有让皇上欢愉过,或者唯有在折磨羞辱我时,皇上才会有片刻些微的欢愉。"

"大胆,你敢如此对朕说话,在朕的面前自称'我',庄绮蝶,忘记你的身份了吗?"

"呵呵......"

庄绮蝶轻笑,身上的疼痛如何能比得上心中的疼痛,几乎赤/裸的娇躯,身上有斑斑点点青紫的淤痕,有新,有旧。

似乎她从侍候他那日开始,身上的伤痕就从来没有断过,她已经习惯。说明xbxysw.com

"想逃走吗?从朕的身边逃走?"

"想,做梦都想。"

庄绮蝶直白地回答,脸上毫无惧色。

司徒紫玉瞳孔收缩,这已经不是素日他所熟悉的那个奴婢,待罪侍候他的奴婢。她的忍耐,原来也有尽头。

"不装模作样,如今你的身份败露,连虚伪的表情都不肯有了吗?"

司徒紫玉一把将脚下半裸的娇躯扔到床榻上,重重地压了上去......

第001章国灭杀子  1

"公主殿下,赶快换衣服吧,玄国已经攻破了都城,就要入宫了。"

侍婢敏儿慌乱地跑了进来,稚嫩清秀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惶恐,手里拿着一套陈旧的宫女服装。

"都城被攻破了?"

庄绮蝶起身,站在绣楼上从窗口向外凝望,看到远近一片混乱,宫中的婢女和太监们很多怀中背后塞了包袱,似乎想逃跑。推荐http://www.xbxysw.com/

都城一旦被破,禁宫被攻破是当然的,连高大的城墙都不能阻挡玄国的铁骑大军,小小的皇宫如何能阻止。

"公主,请公主赶紧换了宫女的服装,跟奴婢逃出去吧。"

"父皇呢?"

"不知道,定然已经让侍卫保护,准备逃出去了。"

庄绮蝶摇摇头,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他是不会逃出去的,死也要死这里,死的像一个国君。逃出去,只能做一个亡国之君,他的父亲死也会选择死在龙椅上。

一抹讥诮的笑,在唇角展现,是的,她的父亲,盈国的国君,便是这样一个人。

她没有换衣服,而是跑了出去,她想看看,此时她的父亲,盈国的国君会如何对待即将攻入京都的玄国大军,是否还能保持平静,更希望父皇可以派人护送弟弟逃出去。来自http://www.xbxysw.com/

"公主,公主快回来换衣服。"

敏儿跺着脚追了出去,周围都是纷乱的人,看到了庄绮蝶甚至连日常的礼仪也顾不得,大部分的人如同没有看到她一般,匆匆忙忙地跑。

庄绮蝶冷眼看着这些无头苍蝇一般到处跑的人,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该跑到什么地方去,只是毫无目的地带着日常积攒,或者是趁机从后宫偷的东西到处奔跑。

她向金銮殿跑了过去,因为她知道,此时她的父皇,盈国的国君应该是在金銮殿上。

"杀,都给朕杀了,不能留下她们让她们给朕丢脸!"

威严无情的声音满是杀意,庄绮蝶冷笑,她听出这是她父皇的声音。也唯有她的父皇,才能在此时还发出如此威严毫无感情的命令。

"啊!不要,皇上饶命"

宫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和求饶的声音,匆忙奔跑的人,都灰溜溜地趁没有人注意,跑回自己的房间中。小百姓养生网

盈国国君磐石,乃是一个铁腕国君,冷酷无情在没有做皇帝时就已经名闻遐迩。积威之下,没有人敢触怒这位即将成为亡国之君的皇上。

没有做皇上之前,被封为磐石王,后来继位后,便一直被如此称呼。

殷红的血,染红了青色的砖地,渗入青砖之中,把青砖染成了艳红的色彩,格外艳丽。几十颗人头落地,宫中顿时静了很多。

"踏、踏、踏"

侍卫们巡视禁宫的脚步声,沉重地响起,如同踩在所有人的心上。

看到磐石帝仍然驻留在后宫,后宫静寂下来,一些嫔妃和下人被无情斩杀后,是恐怖的寂静。

"父皇"

"皇上"

"国已破,都城也破,你们留下来何用?你乃是朕的妃子,不能被玄国的人侮辱,自裁吧。"

"皇上"

声音中带着颤抖和绝望,庄绮蝶看到父皇如今最为宠爱的丽妃,如梨花带雨。

庄绮蝶抬头看了看,原来此处是丽妃所住的宫苑,磐石帝没有在金銮殿,竟然到了这里。她有些不解,以她的估计,此时磐石帝应该是留在金銮殿,做最后的抵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她知道这位父皇的性格,会这样做,也一定是这样做。

"我尊贵的父皇,为何来到这里?"

满腹狐疑地藏身在树丛后,看着眼前的一幕,侍卫们搜寻不法的下人和嫔妃,凡是见到身上有包袱的人,无论品级高低,一律挥刀斩杀。

"啊!饶命"

惊呼和哀嚎,不时响起,只是大多数只叫出了一半,便戈然而止。

庄绮蝶撇撇嘴,明知磐石帝是如何铁血,这些人敢在此时想逃跑背叛磐石帝,不等玄国的大军攻进来,这些人就会被磐石帝斩杀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个可以逃掉。

"皇上,求皇上饶命。"

丽妃美丽的脸上满是泪痕,看上去楚楚动人,就连庄绮蝶也不得不承认,丽妃的确是丽质天生。正是为此,才被她的父皇封为丽妃。

"父皇,父皇,如今都城已经被攻破,父皇为何还在此处?请父皇带着儿臣等逃走吧!"

说话的是磐石帝素日最喜欢丰德公主和丽妃的儿子,十五皇子,这些人都是磐石帝最为宠爱的人。

庄绮蝶相信,如果不是盈国有今日,早晚她的父皇会把太子之位,传给十五皇子这个小屁孩。

"朕的嫔妃,不容受辱有失国体,来人送丽妃一程。"

有两个侍卫过来,手中持着白绫不由分说,便把白绫套在了丽妃的雪白如玉的脖颈上。

"皇"

丽妃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舌头吐了出来,被侍卫用白绫紧紧地勒住了脖颈。

丰德公主吓得双脚发软,跪在地上瘫倒在地,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她已经被吓傻了。

十五皇子今年才五岁,看到这一幕大哭起来,磐石帝一把捂住了十五皇子的嘴,哭声被堵祝

庄绮蝶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侍卫们从她身边走过,谁也没有过来,他们都认得这位不得宠的公主,而庄绮蝶的手中和身上,也没有任何包袱,因此侍卫们漠然地走了过去。

她看到磐石帝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一只大手捏住了十五皇子的脖颈,微微一用力。

"咔嚓"

轻微的声音,落在庄绮蝶的耳中,却是格外刺耳。那位曾经让她嫉妒万分,最被她父皇宠爱的十五皇子,最有希望的未来储君,便毫无痛苦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什么也不知道地死在最宠爱他的父皇手中。

磐石帝走到丰德公主的面前:"皇家的人,有皇家的死法,要有尊严,不当流血。你是自缢,还是让父皇派人送你一程?"

"父皇"

丰德公主瞪大眼睛,惊惶地看着自己的父皇。

"你不该生于帝王家,朕不会看着自己的嫔妃和儿女,遭受玄国司徒紫玉那小儿的侮辱,辱没了先人。你是朕最宠爱的女儿,朕便送你一程吧。"

磐石帝伸出手,捏住了丰德公主娇柔的脖颈,又是如刚才一般细微几不可闻的颈骨碎裂的声音传出。

丰德大瞪着难以置信,恐惧的眼睛,如同一个做坏了的布娃娃一般,头颅和脖颈扭曲分离,没有流出一滴鲜血,斜斜地倒在地上死去。

庄绮蝶浑身发冷,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素来知道父皇的心狠手辣,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在一瞬间,便杀死了最为宠爱的三个人。

看着地下那些凌乱的尸体,磐石帝命令侍卫杀死作乱想逃跑的嫔妃和下人,她可以理解,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父皇竟然狠辣无情到这种地步,不仅命人活活勒死了丽妃,还亲手杀死了最为宠爱的亲生儿女。

"谁叫你们生于帝王之家,若是太平之时,你们自然得享尊荣,只是国破之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与其让司徒紫玉小儿侮辱你们,莫如让你们死的有我盈国皇家的尊严!"

庄绮蝶悄悄地撤身后退,她知道不能被自己的父皇发现,否则定会赐她有皇家尊严的死法。

她不过是个不得宠,几乎被遗忘的公主,素日净受讥嘲和欺负了,可没有享受过多少公主的尊荣,也不需要什么有盈国皇家尊严的死法。

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让自己的幼弟,只有七岁唯一的亲弟弟,也如十五皇子一般被杀死。

悄无声息地退后,飞快地向回跑回去。

"公主。"

敏儿手中还拿着那套陈旧的宫女服装,急忙递给庄绮蝶:"公主赶快换上吧,想必玄国的大军很快就会入宫了,到时要是发现公主,定不会放过公主。玄国的皇上可是说过,要把盈国的皇族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庄绮蝶的身体再一次颤抖了一下,她早已经听说过玄国皇帝的狠辣,比她的父皇不遑多让。

曾经因为把守凤城的守将是皇族,又不肯投降,城破之日尽屠城中所有官员一家大小,不曾放过一个。那位守将的一家,鸡犬不留。

"皇帝都是如此心狠手辣,没有人心。"

"敏儿,看到我弟弟了吗?"

"奴婢让十二皇子呆在宫苑中,千万不要到处乱跑,派了人盯着十二殿下呢。"

"敏儿,你听我说,你这样"

庄绮蝶把嘴唇凑到敏儿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敏儿瞪大眼睛,身体颤抖起来。

"敏儿,听明白了吗?一定要办好,十二皇子的性命,就交给你了,我去办件事情很快就回来,我们在预定的地点见面,你一定要把东西准备好,把十二皇子带过去。"

"是,奴婢一定办好此事,请公主殿下放心。"

敏儿的声音颤抖着,身体也颤抖着,急忙扭身踉踉跄跄地向回飞快地跑。她一下子跌倒在地,急忙爬起来继续向庄绮蝶的宫苑跑。

庄绮蝶飞快地向自己父皇的寝宫跑了过去,她避过侍卫和其他人,悄悄地接近磐石帝的寝宫。

"我不能死,因为我要保护好弟弟,我和我弟弟都不能死!"

"蝶儿,逸辰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保他安然无"

一张惨白如同凋谢梨花般的脸,出现在眼前,那是她母妃临死之前,最后的一句交代,只是这句话也没有说完,饮恨而亡。

她的母妃,是被赐以黄金酒而死,所谓的黄金酒,是盈国赐后宫有品级的嫔妃和皇家人独用的毒酒。喝了黄金酒,便会不流一滴血,很快死亡。

白玉为杯,黄金为酒,金色的液体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光彩流动间,美丽的窒息。喝了黄金酒,也会很快窒息而亡,死前极其痛苦,幸好这痛苦极为短暂。

只有皇家的人,才有如此尊贵的死法,黄金酒难得,并不是谁都可以喝下。

盈国曾经有一位大臣,被赐予黄金酒而死,死前还深以为荣。

庄绮蝶粉润诱人的樱唇微微撇了一下,死就是死,尊贵和卑微的死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死亡。她宁愿卑微的活着,也不愿意去要什么所谓尊贵的皇家人死法。

"轰隆隆"

都城在颤抖,禁宫也在颤抖,庄绮蝶的脸色也变了,那就是传说中的红衣大炮的威力吧。

这声音,为何如此近?不是说都城已经被攻破了吗?玄国还用开炮吗?

刚才没有得到敏儿禀报时,这红衣大炮的炮声,便一直在响个不停,让她怀疑玄国的国君,是想把盈国的都城夷为平地。

如今,这声音却似乎近在咫尺,脚下的土地都在颤抖。

"不好,这声音明明就是响在皇宫的正门,难道玄国的大军已经到了禁宫?也好,如此父皇便没有时间搜寻我和弟弟,我和弟弟也有了偷生的机会。"

偷偷进入磐石帝的寝宫,平日这里禁卫森严,她是绝对不可能如此进入的。但是如今玄国的红衣大炮已经架到了皇宫的大门前,宫中再一次乱了起来,就连那些侍卫们,也慌乱起来。

见没有人注意,寝宫空空荡荡,庄绮蝶急忙跳墙进入,潜入寝宫之中。她是来偷一样可以保住她和弟弟性命的东西。

轻车熟路地进入,这里以前她也曾经来过多次,只是近年来再没有机会进入。

她记得,那东西便应该在父皇的床头,一个密封的机关中。她也是小时候淘气,偷偷地藏到父皇的床下,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走到床头,轻轻地扭动床脚一个龙头,谁也不会想到,磐石帝把东西藏在床脚,别人只会注意床头和其他地方。

机关打开,床脚有一处中空,里面露出一角黄绫。

庄绮蝶一把将黄绫拿了出来,四四方方的一个东西被包裹在黄绫之中。

她打开黄绫,一块淡紫色的御玺出现在黄绫之中,御玺之上有九条龙盘踞在一起,下面是方形的御玺。精美小巧,只有大半个拳头大小,但是却是用一块极其罕有的紫色玉石精工雕刻。

"司徒紫玉,记得刚才父皇就是如此称呼玄国的国君的,真是巧合,这玉玺也是一块罕有的紫玉,莫非真是天意?"

庄绮蝶就是来偷御玺的,这玉玺便是日后她用来保命的宝贝,等玄国的大军攻破皇宫后,她想用此物来换弟弟和自己的命。

盈国的九龙紫玉御玺,乃是稀有的宝物,三国皆知此御玺的难得和珍贵。

她听说玄国大军进攻盈国后,曾经传言让她父皇献出九龙紫御玺,便可以息兵,但是作为一国之君,如果献出了御玺,磐石帝还用做什么皇帝,定会成为三国的笑柄。

玄国的皇帝便说了一句话:"那朕便亲自去取吧。"

"他真的亲自来取九龙紫御玺了,只是这东西,还是让我先来保管吧。否则以父皇的性情,定会在最后毁了此物。既然是他想毁掉的废物,我还是废物利用,留着救弟弟和我自己的命吧!"

庄绮蝶把御玺藏在怀中,顺着大树爬出磐石帝的寝宫,此时隐隐可以听到马蹄踩踏大地的声音和厮杀声,她知道玄国的大军已经进入后宫,很快会占领后宫。

"父皇一定会先来此处取御玺,我要赶紧跑,把御玺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不能带在身上。"

跑出寝宫,回到自己的宫苑中,把御玺藏好,换了一套陈旧的宫女服装,对着镜子仔细地看了看,拿出个东西涂抹在脸上,重新跑了出去。

她是想去和敏儿和弟弟汇合,但是想了想,又跑向了寝宫,此时宫中乱成一团,宫女和太监们又开始向宫外逃跑,侍卫们也都去抵御敌军,顾不得其他。

没有人去注意庄绮蝶,原本羊脂美玉般的脸,此时多了一块紫色的印记,仿佛是天生的胎记,难看地印在半边脸上,破坏了原来的完美。

为了避免被玄国的军兵侮辱,她用了这种准备了很久的手段,遮掩自己的姿色,毕竟她的姿色,也曾被磐石帝称之为绝色。

脸上再抹了些灰尘,头发弄乱,看上去便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宫女了,发育还不曾完全的身体,她想也不会引起玄国军兵的任何兴趣。

"皇上,请皇上出宫,臣保皇上离开都城。"

庄绮蝶冷笑,这时想逃走恐怕已经没有可能了,若是在城没有被破时,或者刚刚被破时还是有可能的。

"不,朕不会离开这里,朕要亲眼看看,司徒紫玉小儿如今有多么威风。朕便是死,也要有帝王的尊严。"

磐石帝向前方走去,脸上带着说不出的震怒,他已经发现玉玺不见了,只是此时不是追查此事的时候。

庄绮蝶明白,她的父皇去的方向是金銮殿,鬼使神差地,她悄悄地绕路跑了过去,一路飞奔,如今玄国的大军已经攻破皇宫,想逃出去恐怕是不可能了,她想寻找其他的机会。

想到磐石帝要被杀死,心中有些难言的滋味,想亲眼看到,她高贵的父皇,死的时候,是否还能保有高傲的帝王尊严。

"面对死亡时,他是否会后悔没有逃走?"

庄绮蝶跑到空无一人的金銮殿上,顺着窗棂和柱子爬到了房梁上,擦干净房梁,坐了下来,喘息着让怦怦乱跳的心平静下来。

第002章血色禁宫 1

庄绮蝶坐在房梁上想着如何能保全弟弟和自己的性命,她此时不去和弟弟汇合,而是到这里来看她父皇最后所谓皇家有尊严的死法,并不是好奇心太盛,而是另有打算。

"杀,都给朕杀了!"

磐石帝眸子血红,提着剑从外面走了进来,剑尖上鲜血滴落。

庄绮蝶的目光,落在龙椅上,她打赌磐石帝一定会坐到龙椅上,等待玄国的大军到达此地。然后,表示出最后盈国帝王的尊严。

果然,磐石帝喘息着坐到了龙椅之上:"去给朕把宫中所有的嫔妃都杀了,还有朕的那些子女,不要忘记十二皇子和仙蝶公主,把他们都杀了,让他们死的像皇族人,有尊严地死去!"

"遵旨。"

寥落的回应,从殿角传出,但是那个人没有下去,而是抬起头望着磐石帝:"皇上,禁宫已经被红衣大炮击破,玄国的大军进入皇宫,很快就会到此地了。"

"朕知道,罗峰,为朕办好这最后一件事吧,勿要让朕死后也感到羞辱。办好此事,你可以带着你的人,和太子一起投降玄国,朕不会怪你们的。"

罗峰单膝跪倒:"臣愿随皇上一起去,誓死效忠皇上。"

磐石帝摇摇头:"朕实在不忍杀死太子,你留下这条命,继续守护太子吧。去吧,去为朕办好最后一件事,这里有朕一个人就足够了。"

"臣遵旨。"

罗峰向殿外退去,庄绮蝶看着罗峰落寞孤独的身影,他是奉旨去杀他们姐弟二人的。

但是,她对罗峰恨不起来,有些复杂地望着罗峰离去的身影,若说这后宫中,还有谁肯对她不求回报的好,也就是这位深得她父皇宠信的侍卫统领罗峰。

"他奉旨去杀我和弟弟,他会下手吗?或者是暗中保护我们,放了我们?他一定会这样做的,罗峰,你可要尽力保护好我弟弟。"

空空荡荡的金銮殿中,只剩下磐石帝一个人,磐石帝用雪白的丝帕擦拭宝剑上的血迹,似乎并不在意越来越近的喊杀声。

庄绮蝶从房梁上俯视自己的父皇,她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角度看他,往昔,她只能用仰视的目光,跪在地上看他。

只是在刚才的一瞬间,磐石帝的白发骤然增加了很多,显出几分老态。

"是谁?是谁拿走了朕的镇国至宝,拿走此物,是想干什么?"

磐石帝微微闭上眼睛,在心中想着,到底是谁,能知道他藏御玺的隐秘地方,把御玺偷走。

"国将破,还要御玺何用,?朕只是不甘心,把御玺留给司徒小儿。司徒小儿,想不到,昔日你说过的话,竟然会变成现实,要是知道如此,当初朕便该杀了你!"

"你现在杀,也还不迟!"

周围迅速跑过一队侍卫,悄无声息。一道紫色的身影,从金銮殿外缓缓地走了进来,就在他进来的一霎那,连阳光也失却了灿烂,被他的光彩所遮掩。

庄绮蝶有一瞬间的目眩神迷,目光凝注在那道紫色的身影上。

阳光下,司徒紫玉的头发略带紫色,在微风拂动下时而贴着他白皙晶莹的肌肤,时而又拂过他薄薄微微扬起的唇。

寻常青年男子披头散发,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的味道,可是他这样反而透出难言的尊贵之气,全无半分散漫,直似神明降世。

那一双眼睛让庄绮蝶想起冬季星空中最璀璨明亮的寒星,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寒意和犀利,第一次,她明白了什么是星眸。

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有抹额上镶嵌了一块龙形的紫玉,彰显出他尊贵不可言的身份。

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抬起,庄绮蝶只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被此人左右,心跳随着他手指的抬起加快。

"经年不见,别来无恙,朕是来践约的。当年朕说过的话,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语气淡淡的,却是透出说不出的高傲,带着俯视的味道。庄绮蝶蓦然发现,此人的眸子中,带着一抹淡淡奇异的紫色,就仿佛他额头的紫玉一般,更衬托出他天神一般的气质,高贵的风度。

"司徒紫玉,你终于来了,朕在此地等你很久了。"

"朕来亲自送你一程。"

司徒紫玉走到金銮殿中间,带着寒意的眸子盯住了磐石帝:"你有两个选择,活着或者如你所言,有帝王尊严地死去。"

"哈哈哈"

磐石帝大笑:"可惜,你想得到的东西,最后也休想得到。"

"朕给你一个机会,跪在朕的面前认罪求饶,朕便留你一命,亦可留你子女一命。"

庄绮蝶微微撇嘴,只能说司徒紫玉太不了解磐石帝了,磐石帝是宁愿坐在龙椅上死,也不肯做亡国之君的。

一抹冷冽讥诮的笑意,在司徒紫玉薄薄诱人的唇边,勾勒出令人心颤的弧度:"朕想,你是宁愿亲手杀死你的嫔妃和子女,选择死的像个帝王。朕很想看看,当真正的死亡就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手是否会颤抖。"

磐石帝望着面前桌案上的一杯酒,醇香在空气中飘荡,耀眼美丽的金色,在杯中荡漾。

庄绮蝶的心在微微地颤抖,又是黄金酒,只是这次这杯黄金酒,是她父皇给自己准备的。她也很好奇,昔日都是看着父皇赐给别人黄金酒,或者赐死。当直面死亡时,端起这杯黄金酒,父皇的手是否会颤抖。

她默默盯着父皇面前的黄金酒,国已破,家必亡,她只能忍耐再忍耐,除此之外再做不了什么。

传说中冷酷无情的年轻君王,俊朗的容颜令人不敢直视,带着天生的威仪,浑身散发出肃杀的气息。

庄绮蝶盯着司徒紫玉天神般的容颜,目光幽深如无尽的黑夜,恨,却是无奈。

司徒紫玉显然也看到了磐石帝桌案上摆放的黄金酒,唇角讥诮的笑意更浓,他很想看看,当端起素日赐给别人美丽到窒息的黄金酒时,磐石帝的手,是否会颤抖。

磐石帝的脸上还带着笑意,只是昔日威严的脸庞皱纹堆磊,目光黯淡颇有英雄迟暮的味道。

磐石帝瞪视眼前的酒杯,白玉为杯,黄金为酒,最为尊贵香醇,美丽的黄金酒,这是他昔日赐给皇族和够品级的嫔妃们,有皇家尊严死法的东西。

飘荡的醇香中,隐藏死亡的狞笑,美丽的黄金液体,是死神最后的礼物。

他伸手,抓住了白玉杯,金黄色的酒液在白玉杯中轻轻地荡漾,星星点点的金色,如同金子在阳光下反射出的光芒,耀眼生辉。

磐石帝眯起眼,似乎被这死亡的光线刺疼了眼睛。

司徒紫玉的目光,仍然带着说不出的讥诮,凝视在磐石帝的手上,他在看,磐石帝的手是否会颤抖,是否会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

庄绮蝶的目光,也不约而同地,凝视着父皇的脸和手。

她承认自己不想死,畏惧死亡,却不为此感到羞愧。因为她早已经有了宁愿卑微地活着,对盈国皇家尊严之死不屑一顾的觉悟。

黄金酒在她的眼中,很可笑,可笑到一定的程度。

小小的白玉杯,似乎有千斤重,磐石帝感觉到手中一小杯黄金酒,是如此沉重,似乎再也无力举起酒杯,把这杯自己多年珍藏的黄金酒,一饮而荆

"此酒,埋于金莲树下五十年,从朕降生时便埋了下去,今日方取出。"

磐石帝有些苦涩地说着,似乎是说给自己听,又似乎是在说给别人听。

庄绮蝶唇角牵动,似乎在抽筋,盈国每一个皇族,出生后都会埋下一小坛黄金酒。酒坛只有拳头大小,因为黄金酒难得,一杯足以致命。

大殿上,一片寂静,只有司徒紫玉寒星般的眸子,俯视着磐石帝。

"好酒,记得昔日你也曾用此酒赐给朕,今日此酒可是有些苦涩吗?想必你还没有尝过黄金酒的味道,但是朕可以告诉你,黄金酒是什么味道。"

磐石帝抬起头看着司徒紫玉,目光中有说不出的意味:"你不曾喝过此酒,如何会知道此酒的味道。"

"因为,替朕喝下此酒的人,告诉了朕此酒的味道。"

司徒紫玉脸庞冷峻如寒冬的一块冰,没有丝毫温度,略带紫色的眸子隐隐闪过一抹浓重的伤痛,昔日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那一幕幕令他痛彻心腑的回忆,令他的心抽搐般疼痛。

司徒紫玉眼中深切伤痛,让庄绮蝶感觉到在这位暴君的心中,隐藏了太多的伤痛和不堪回首的往事。

"看样子父皇和他以前是认得的,还有恩怨,只是我深居后宫,不曾知道此事。"

她有些好奇,想听司徒紫玉和磐石帝再多说些话,从中得知二人昔日的恩怨。

"启禀皇上,罗峰请降,绑缚盈国太子、皇子以及公主数人,请求皇上恩准纳降。"

庄绮蝶的心再一次抽紧,心中忽然有不好的预兆,伸长了脖颈向殿外看去,她是在看,她的弟弟是否会在罗峰献出的人中。

"看起来,如果人太少,你可能会嫌不够排场,那么朕便让你这位最后的帝王,死前的排场大一些吧。"

司徒紫玉冷冽地笑,庄绮蝶不知道一个人的笑,可以冷到冰封的温度,一个男人的笑,可以比太阳更加耀眼,却是令她的心,沉到最底升起无尽寒意。

第一眼看到他从远处走来,便带着令她不敢直视的威压,令她心神都在颤抖。即便是在以冷酷无情闻名的父王面前,她也不曾有这种感觉。

殿外押进来些人,为首一人,身上穿着银色的软甲,剑眉下一双细长的眼睛闪动着光芒,正是磐石帝最为宠信的侍卫统领罗峰。

罗峰进入大殿,向司徒紫玉跪了下去:"罪臣罗峰归降来迟,请皇上恕罪,罪臣万死尤轻。"

罗峰深深地拜了下去,行三拜九叩的大礼匍匐于地。

庄绮蝶心中一寒,若是罗峰都归降了,还有谁会忠于磐石帝,忠于盈国?

随后,一些人被推了进来,昔日的皇子公主,神情狼狈,脸上满是惶恐,战栗着纷纷跪倒在地。

"罪臣庄天佑,叩见皇上,归降来迟,请皇上恕罪。"

当先跪下的一人,正是太子庄天佑,一进大殿便战战兢兢地跪伏在地,不敢抬头去看司徒紫玉。

他本是娇生惯养,出生时身子就弱,因此起名天佑。若不是因为他是嫡出,磐石帝也不会把他立为太子。

身后的众人,只得在太子的身后,在门口跪了下来,有些人无法进入门口,便跪在门外,一直铺到台阶的下面,密密麻麻都是人。"

庄绮蝶伸长脖子向外看去,她在看,这里面是否有敏儿和她的弟弟庄逸辰。

众人跪伏在地上,有些人已经被挤到台阶下,她只能看到门外的几人,却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弟弟和敏儿,心中微微一松。

"罗峰,你是真心归降朕,还是在想着日后寻找机会刺杀朕为你的君主报仇?"

司徒紫玉用玩味的眼神看着罗峰,目中闪过一道寒光。

庄绮蝶身体一颤,几乎从房梁上掉落下来,急忙用双手抱住房梁。

"罪臣不敢,罪臣自知罪该万死,若蒙皇上不杀,愿为皇上效力,万死不辞。只求皇上天恩浩荡,赦免归降的太子等人,为庄氏留下一脉。"

"你们都进来,让你们的皇上好好瞧瞧你们,也算是你们为你们盈国国君,送最后一程。"

庄天佑颤巍巍地抬起头,用惊恐的目光看着磐石帝,他已经站不起来了,看到了桌案上的白玉杯,身体在不停地颤抖。

罗峰叹口气,向司徒紫玉拜道:"请皇上恕罪,容臣带他们进来。"

见司徒紫玉微微点头,他起身一把扶住太子,把太子向前拖到了大殿的前方,放在司徒紫玉面前。

"父皇"

"耻辱,奇耻大辱,朕就不该立你为太子。"

磐石帝眼中满是痛色,他宁愿看到挺直身躯的儿子,也不愿意看到吓的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儿子。

后面的人,随着跪爬了进来,庄绮蝶紧张地向后面看去,一个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心蓦然就是一沉。

在人群的后面,敏儿赫然在内,她紧紧把一个孩子护在身后,找了一个最不惹人注目的角落跪了下来,忐忑不安地向四周偷窥。

那个孩子,正是她的弟弟,年仅七岁的十二皇子庄逸辰。

庄绮蝶知道,到了这里,再不可能逃走,刚才那些玄国的将士个个身上带着无尽的杀气,早已经把周围包围。

隐隐的喊杀声,哀嚎声,从外面传来,玄国的大军仍然没有停止屠杀。

庄绮蝶回头向父皇的脸上看去,在那张僵硬保持高傲的脸上,隐隐看到肌肉在微微抖动。磐石帝低着头,不知道是看在桌案上还没有端起来的酒,还是在看跪伏在地上的众人,她在房梁上,看不清父皇眼睛中有什么。

"也好,若是在外面给乱军杀了,还不如在这里。他们已经归降,希望玄国的皇帝不会赶尽杀绝。"

罗峰再次回到司徒紫玉面前跪下,深深地低下头:"罪臣恭候皇上赐罪。"

"你有何罪?"

"臣昔日冒犯天威,罪无可耍"

"原来你还记得朕。"

"皇上是令人难忘的人,臣屡次冒犯冲撞皇上,罪该万死,只求皇上皇恩浩荡,饶了这些人,为庄氏留下一脉,罪臣死而无怨。"

司徒紫玉缓缓地在金銮殿踱步,不回答罗峰的话。

罗峰重重地磕头,落在金銮殿的石板地上,砰砰做响:"罪臣已经命皇宫中所有的侍卫和将士归降,请皇上开恩,饶过这些人的性命,他们定当为皇上效死。"

司徒紫玉走到磐石帝的桌案前,盯着磐石帝:"你的手为何在颤抖?可是这黄金酒太过沉重,你老的连一杯黄金酒都端不起来了吗?"

磐石帝的手微微一抖,白玉杯中黄金色的酒液剧烈的波动起来,有几滴溢出杯子,落在桌案上,金色耀眼的刺目。

"哈哈哈"

司徒紫玉大笑,但是一双略带紫色的眸子中,却是没有丝毫笑意,只有无尽的鄙夷和冷漠,看得庄绮蝶紧紧咬住牙关。

片刻,磐石帝顿显老态,挺直的脊背竟然有些弯曲起来,脸上的皱纹更深。他恨,恨太子没有盈国皇家的气概,更恨,为何手中的酒杯如此沉重。

"看起来,你想放弃皇家最为有尊严的死法,那朕便让你流尽鲜血而死吧!"

一道寒光闪过,两柄剑刺入磐石帝的左右肩头,把磐石帝钉在了龙椅之上。殷红的血,顺着磐石帝的肩头流下。

庄绮蝶心蓦然抽紧,紧紧地抓住房梁。

三国的旧例,皇族一律赐不流血而死,只有犯了叛逆的大罪,才会不赐予这种死法。大臣若是赐不流血而死,亦是君王莫大的恩德。

因为,灵魂在血液中,只有不流血而死,才能让灵魂不飘散,有轮回的机会,若是流血,便连轮回的机会也没有了。

罗峰赫然起身,几步来到司徒紫玉的身后,司徒紫玉没有动,用后背对着罗峰。罗峰握紧双拳,脸色发青。

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世宠妃 或 宫女变凤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杀手房东俏房客7章(初当包租公 第七章 引人偷窥)

    原标题:杀手房东俏房客7章(初当包租公第七章引人偷窥)小说名称:杀手房东俏房客初当包租公第七章引人偷窥赵铁柱走出房间,只见苏雁妮正站在楼下,一对杏眼透着丝丝的怒意。“我说姑奶奶,你这又发的什么火啊?”赵铁柱无精打采的靠在墙边,对着苏雁妮说道。“这门怎么还没修好呢?我晚点要洗澡,这没有门,你要我怎么洗啊。”苏雁妮说道。“哟?你要洗澡也没人拦着你啊,去嘛。”赵铁柱答道,而后从二楼走了下来。“可这门开着,我怎么洗啊,要有人偷窥怎么办啊。”苏雁妮故意把偷窥二字念的重了一点,一般要没什么想法的人被她这么一

  • 武逆7章(第一卷 出世 第7章 突破)

    原标题:武逆7章(第一卷出世第7章突破)小说名称:武逆第一卷出世第7章突破第7章突破天际才出现一丝淡蓝,风家的小辈们便是纷纷起床来到习武场。才是打了两拳,风浩就觉得浑身不带劲。“试试虎动篇!”想到就做,虎动篇第一个图案便是呈现在脑海,他身子一伏,便是匍匐在地。“呼...呼...”调整着吐纳的节奏,他缓缓的起伏着,才是少许,就已经大汗淋淋。“坚持!坚持!”他心中默默的念着。每做一次,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得到了提升,一天内,做了不到五十次,恍惚间,他竟然感觉自己已经探到了三级高阶的门槛。汗水已经模糊了他

  • 庶女嫡妃7章(第一卷 第六章 请安)

    原标题:庶女嫡妃7章(第一卷第六章请安)小说书名:庶女嫡妃第一卷第六章请安“去见睿王爷??!!”沈云悠的一句话,让秀儿一口气没顺过来,猛地咳嗽了起来。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秀儿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哭丧着脸看向沈云悠,小声的说道:“小姐,睿王爷不可能见我们的。先不提这婚事是皇上亲自赐的,就单单凭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还有王爷现在和老爷的关系……”“行了,我自有办法。我们这次去睿王府,就是为了解决王爷和我爹的事情的。你回去休息吧。”打断秀儿的话,沈云悠亲自把秀儿送出了房间,接着便走回到梳妆台前

  • 罪恶之城7章(卷一 群星闪耀之年 章七 颠倒众生的女人 上)

    原标题:罪恶之城7章(卷一群星闪耀之年章七颠倒众生的女人上)小说名:罪恶之城卷一群星闪耀之年章七颠倒众生的女人上回到亚山,大队的骑士就地解散回去休息,莫德雷德则带着小李察进入了黑玫瑰城堡,并且将他暂时安置在客房内。这边的客房位于外堡。随后,两个年轻侍女带来了崭新的衣服和配饰,并且为浴室的木桶中注满了热水。歌顿侯爵安排晚餐时候约见李察,在此之前他要沐浴换装,并且好好休息一下。沐浴换装很快结束,李察躺在了床上,他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休息。虽然长途跋涉的疲劳仍在,可是他现在却无法让闹哄哄的脑袋稍稍平息。

  • 修罗武神7章(卷一 尊严之战 第七章 灵药狩猎(加更5))

    原标题:修罗武神7章(卷一尊严之战第七章灵药狩猎(加更5))小说书名:修罗武神卷一尊严之战第七章灵药狩猎(加更5)原来,这位欧阳长老,便是为楚枫登记的那位老者。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便是武技阁的主事人。他觉得,将这机关桩打残的,很可能是楚枫,可是仔细想想他又觉得不对。毕竟楚枫修炼虚幻掌只有十日,十日时间,根本不可能将虚幻掌修炼到这种地步。“欧阳长老,你快来看看这个。”就在他苦思不得其解之时,隔壁的密室又传来呼唤。而这一看不要紧,欧阳长老再次大吃一惊,因为令一间密室的机关桩,竟已被生生击碎。

  • 龙血战神7章(第一卷 祖龙传承 第7章 报复)

    原标题:龙血战神7章(第一卷祖龙传承第7章报复)小说书名:龙血战神第一卷祖龙传承第7章报复啵!一声龙吟,浑厚的真气终于贯通第三条龙脉!真气在四肢百骸疯狂涌动,龙辰费了好大的劲,才将这些真气镇压下来,完全化为己用。此时的他,眼睛中神光涌动,显然修为比起从前,再次大进!“龙脉境第三重的真气,竟然又比第二重强上数倍,此番遇上杨战,再加上陨星拳,他想要打败我,难!”终于冲进龙脉境第三重,龙辰稍微调息适应,此时仍然是半夜,想来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今夜无云,天空中九条天河横空而过,壮丽非常。“十八天河,白天

  • 我们是兄弟7章(第一卷 扛旗 【006】争执打斗)

    原标题:我们是兄弟7章(第一卷扛旗【006】争执打斗)小说名称:我们是兄弟第一卷扛旗【006】争执打斗“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曹路,也是我们学校的,我们不熟,他就是冯梁的人。”“陆峰来没来这个学校我不知道,我也是听过他的名,没见过他的人,但是知道陆峰和李鸿儒打过架,因为他们两个的学校,都是在铁成区的,听说那会事情闹的可大了,两边积怨很久很深,陆峰的华夏中学,离着咱们一中也是最近的。”“最后就是龚正,其实这些人里面最厉害的就是龚正了,他手下一个小弟也没有,但是就能抗私立中学的大旗,还就是没人敢来砸旗。

  • 斩龙7章(卷一 从零开始 第七章 自创招式)

    原标题:斩龙7章(卷一从零开始第七章自创招式)小说书名:斩龙卷一从零开始第七章自创招式尚未走到村口,一个趔趄,就被后面的几个狂战士提着战斧从脑门上踩过去,这群货也太急着去杀草狗了吧?!力量不如人家,我忍了!看看属性面板,天生的1级,系统给了10点属性点,全部分配给了力量值,没错,这就是我的战术,自己拼天下,身为一个悬壶医者,能加能打,这才是真正王道!……先等等,不着急,出去杀草狗肯定抢不过全力加点的狂战士、剑士等输出职业,在村子里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任务可接,接个任务再去杀草狗,那才会事半功倍!

  • 妖孽兵王7章(第一季 龙卧河东 第0007章 胸大无脑?)

    原标题:妖孽兵王7章(第一季龙卧河东第0007章胸大无脑?)小说:妖孽兵王第一季龙卧河东第0007章胸大无脑?“不会是要打屁股吧?”果果感觉到一股寒气,赶紧起身逃离阮清霜身边,一步一跳的跑到还有些没反映过神儿来的徐云面前:“爸爸,妈妈都表白了,你还没点表示么?”“怎么表示?”徐云被果果问的一愣。果果却长叹一口气:“真是朽木不可雕……”“果果!再胡说八道!是不是不想要米奇发夹了?”阮清霜瞪了眼果果:“再胡说八道,看以后晚上谁来哄你睡觉!”果果一吐小舌头,虽然她不在乎一个米奇发夹,但她还是挺害怕晚上

  • 我就是传奇7章(卷一 无耻之徒 第七章 孤寂的心)

    原标题:我就是传奇7章(卷一无耻之徒第七章孤寂的心)小说书名:我就是传奇卷一无耻之徒第七章孤寂的心“呼呼...!”我们三人蹲在一个小学校外的围墙下面,都剧烈的喘着粗气。“扎了几刀?”李水水靠在墙上,手掌不停哆嗦的点了根烟,冲着我和门门问道。“不...不知道!”新佑卫门内心的冲动和怨愤,明显在跑动中已经颠荡没了,靠着墙壁坐在土地上,眼神慌乱,说话有点磕巴,头顶的一撮毛,沾着还在流的血液,也略显凌乱。“扎了三剑.......!”我解开脸上的T恤,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出言插了一句。“不能出事儿吧?”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