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帝天羽杀】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1:49:3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帝天羽杀

第1章西方帝国

特斯纳特帝国,这是西方世界中最为强大的帝国之一,而统治这一帝国的人,便是神秘的光明教廷,这是一个充满着魔法和骑士的世界。原文xbxysw.com

为了生存,每个人都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只有获得强大的力量才可以得到被人尊重,才可以得到生存下去的权力,至此,一场力量的斗争便是拉开了序幕。

杰森,生活在特斯纳特帝国的一位平民,高挺的鼻子,一双翠绿色的眼眸子,金色的头发,他看上去很是高,身材并不会特别消瘦,看起来刚刚好,身穿着简单的棕色服装,看上去很是英俊。

在他的腰间之上系了一把银色的长剑,这正是一种代表,生活在帝国之中,只有武士级别的人才可以带上银剑。

在这个世界之上,最为强大的两类人便是武士和魔法师,而两种职业都有着分级,而杰森正是武士之中的中级上古武士,这是一个非常高级的实力,即便是在大帝国之中也是可以算得上名次。

杰森原本出身在一个破败的家族之中,一场灾难,杰森所有的家族人都已经死光了,剩下他一个人还活着,而他现在还活下来的目标就是为了生存,强大,建立自己的家庭。

他没有想过成为帝王,他只想安心的生存下去而已,如今的特斯纳特帝国是由着神圣教廷这一个庞大的组织控制着,杰森与这一个组织也算是熟悉,彼此之间有着许多的仇恨,杰森是从光明教廷出身的,但是也是因为光明教廷,自己的家族才被杀死。

对此,杰森非常的怨恨光明教廷,只不过现在时机还没有到,他的力量没有真正壮大,所以与光明教廷目前还没有彻底的翻脸。原文xbxysw.com

而杰森的感情生活了,可以说是非常丰富的,目前的他已经有二个老婆,分别是斯雪儿,尹利儿。

斯雪儿是一个独立而且坚强的女人,更是精灵世界的公主,与杰森是一见钟情,斯雪儿非常的美,雪白色的皮肤,一双长耳朵,背后还有着一双翅膀,她说话的时候非常柔,但是关键的时候却可以为杰森作决定,可以说斯雪儿在许多的事情上都可以帮助杰森。

杰森非常喜欢斯雪儿,而斯雪儿也非常的温顺。

尹利儿则是帝国贵族的千金,原本的她是那样的高冷,更别说是会亲近男人,杰森是第一个给尹利儿那样感觉的人,也是因为这样,尹利儿才会选择杰森。

尹利儿长的非常的美,清纯脱俗,因为原本就是帝国的公主,所以生来便是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那样的诱人,一身雪白色的皮肤和那冬日的白雪融为一体,她喜欢穿着长裙,飘飘然的感觉如同是天使那样。

杰森和尹利儿两人非常的相爱,如今的尹利儿更是已经有着与杰森相当的实力,杰森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特地的拉拢了许多其他的朋友,并且还建立了自己的组织,侦察厅,而尹利儿则是成为了侦察厅的厅长,秘密的为自己服务。

目前,杰森所在的帝国名字叫特斯纳特帝国,而杰森更是因为立战功的原因而被封为了帝国的伯爵,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荣誉,而杰森也非常享受。推荐xbxysw.com

西方大陆的世界里面,除了特斯纳特帝国还有经济联盟和贝古文缔王国,半人王国等国家,每个国家都非常强大,其中就要以半人王国最为特殊,这一个国家是反人类的国家,所以最近受到了其他几个强大的国家共同排斥和攻击。

杰森的势力遍布非常广,以自己的伯爵府为中心四处的拉拢人,包括自己国家的四大军团,东远,南远,西远,北远四大军团。另外,杰森和光明教廷的圣女艾美雅还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如今,杰森便是因为要打造一把武器而出门,这一次出门的同行便是艾美雅的陪伴,并且,杰森还认识了另外一个女子,那便是斯特娜了。

斯特娜是一个温柔的女人,但却不缺乏独立和坚强,一头金黄色的秀发,雪白色的皮肤,穿着虎衣做的短裙,很有野性,但是和杰森在一起的时候她却是那样的温柔,因为一次她所在的佣兵团遭受到别人的攻击,杰森和艾美雅两人出手相救才认识斯特娜的。

后来杰森,斯特娜两人发生了一段关系,导致斯特娜怀孕了,也因为那样,杰森,斯特娜两人正式确定了关系。

后来,因为遇到了伯爵府内紧急传来的消息,杰森率先护送了斯特娜还有斯特娜的弟弟霍尹回家并且知道了一则消息,自己的好友里斯鲁遭受到了光明教廷的里古斯及手下昂文亚的攻击。网站xbxysw.com

里斯鲁是自己的好朋友,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感情非常的深,里斯鲁性格粗犷,豪爽,非常讲义气,所以杰森便是和艾美雅前去救人。

这一次前去的地方是一个名叫科洛斯的地方。

刚刚进来城内,就可以感受到这里的繁华和热闹,有的地方甚至人满为患,杰森和艾美雅不得不换另一条路前往教堂,对于这个城市的道路,他们都不认识,杰森有心找一个向导,却被艾美雅阻止了。

艾美雅很喜欢这种两人在一起慢慢走着的感觉,真要是找了向导的话,就体会不到那种乐趣了,因此坚决不同意,就这么和杰森在城市里到处溜达了起来,就算有的路走过了也浑然不在意,反正现在大白天的又迷不了路。

俊男美女的搭配自然引起了路人的注意,那些小地痞更是远远的看着艾美雅流口水,只是碍于她身边的武士,这才不敢过来,否则他们可不在乎对方是不是什么神职人员,先调戏了再说,科洛斯城是首府不假,可艾美雅这种级别的美女也并不多见。

艾美雅自然已经习惯这种目光了,她也懒得搭理这些人,乖巧的跟在杰森身边,偶尔看到街边有喜欢的东西,便拉着杰森去给买下来,看她的表情哪有一点圣女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陷入爱情中的小女生罢了。

杰森也不想给对方泼冷水,只能老实的陪着她在城里到处游玩了起来,等两人找到教堂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了,听着肚子里饿的咕噜声,艾美雅颇为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头,保证进去和主教打一声招呼,跟着马上去吃饭。原文http://www.xbxysw.com/

两人刚刚踏进教堂,就立刻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这里的神职人员完全是一副大敌来临的感觉,那些光明骑士也是严密的防范在教堂各处,科洛斯主教看到艾美雅看了顿时露出狂喜的神色,忙不迭的跑了过来:"圣女阁下,您总算是回来了。"

"主教大人,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艾美雅有些奇怪的问道。

"圣女阁下难道不知道吗?最近帝国境内出现了一个疯子,专门对光明教廷的人下手,已经有很多城市的神职人员遭遇了不测。"

"什么?谁这么大的胆子,难道是黑暗之人吗?"

"貌似不是,听说死去的人都是中了精神系魔法,有的甚至还是中了幻术。"

主教大人的话刚说完,艾美雅就把视线投到了杰森身上,后者翻了翻白眼说道:"我这几天一直和你在一起呢。"

听到杰森这么说,艾美雅想想也是,对方肯定没时间去杀那些神职人员的,何况杰森就算再恨光明教廷,也不会拿这些没有用的小人物下手,那么会是谁呢?难道罗根大陆上还有其他的幻术师不成?可那个人为什么又要来找光明教廷的麻烦呢?

艾美雅在这里苦思冥想,杰森却是清楚的知道是谁下的手,肯定是里斯鲁带着昂文亚干的好事,在他临走之前,里斯鲁就和他说过要带着昂文亚游历一番,让他多长长见识,而且他的名声不好,也不适合总呆在伯爵府。

杰森当时也没在意,直到现在终于明白这两人的打算了,什么叫历练?历练就是不停的战斗,以里斯鲁和光明教廷的仇恨,还有比他们更好的目标吗?肯定是这两人在帝国境内到处流窜,残杀光明教廷的人,有了侦察厅的保护,谁也抓不着他们。阅读xbxysw.com

虽然不知道这个主教从哪里得到的情报,但想来应该不会假的了,杰森可不想里斯鲁和艾美雅碰面,当下便要后者赶紧把事情处理完了,然后尽快离开这里,至于这些神职人员的死活,关他屁事?

艾美雅这个堂堂的圣女,一遇到杰森就变的没了主意,还真按照他做的,把霍尹的事情解释了一遍,跟着就要离开,这一下可把主教大人吓坏了,跪在地上就苦苦哀求圣女留下,看那样子就差抱着艾美雅的大腿号啕大哭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主教,艾美雅也有些为难,只要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杰森:"怎么办呀?要不我们在这里呆一天吧?"

"艾美雅,你是不是担心这些人被那个疯子给杀了?"

"嗯,不管怎么样,他们也是光明教廷的神职人员,我身为圣女,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也就是说你为了这些人耽误了我的时间,这一点让我很不爽,要不我干脆把他们都杀光了吧,这样你就能乖乖跟我走了。"

杰森说着话,唤出宇宙朝着主教大人走了过去,后者还是一脸茫然,他不明白这个和圣女一起的男人为什么要杀自己,而艾美雅却已经勃然变色了,她知道杰森这绝对不是开玩笑,当下一把拉住了他,低声说道:"好啦,我跟你走就是了。"

第2章强大的人

收起宇宙,杰森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带着艾美雅转身就要离开,就在这时从外面再次走进来一个人,看到杰森和艾美雅在一起时一点也不意外,反而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杰森伯爵,圣女阁下,好久不见了。"

"咦?你不是那个..那个.."杰森了支吾半天,愣是没想起对方的名字来。

"里古斯阁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艾美雅这一次是真的惊讶了,一直陪伴在教皇身边的里古斯居然来到科洛斯城了。

"帝国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回光明教廷内部了,教皇陛下这才派我过来看看,却没想到会碰到两位,看两位的样子,似乎感情比上一次时还要亲密许多。"里古斯说的话似乎根本就不介意圣女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

"哪有...里古斯,你不要乱说话。"艾美雅脸色红红的小声反驳道,只是她自己都觉得说话没有底气。

杰森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反正他也一贯是没脸没皮的,当下问道:"里古斯阁下,你来这里是为了那个疯子的事情?"

"是的,那个人已经杀害了很多的神职人员了,这一次绝对不会放过他。"

"只有你一个人来了?对方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你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吧?"

"当然不是,和我一起来的还有四名裁决武士和一名审判法师。"里古斯说完话,从外面再次走进来五个强者。

这一下杰森是真头疼了,里斯鲁再强,面对六个强者的围攻,他依然不是对手,至于那个魔导士实力的昂文亚,直接就可以将他无视了,最麻烦的是这两人现在或许还没收到里古斯带人来的情报,真要是冒然闯进了教堂里,结局不用想都可以猜到。

此时的杰森再也没有心情和对方扯皮了,他要尽快通知里斯鲁,当下一把拉起艾美雅的手,两人就在里古斯和其他强者惊讶的眼神中跑出了教堂,教廷的圣女阁下仅仅是脸色红了一下,连反抗都没有的便跟着杰森一起离开了。

"里古斯阁下,圣女阁下这...要不要和教皇陛下汇报一下?"审判法师走过来迟疑的问道。

"不用了,教皇陛下早就知道了,圣女阁下虽然心系杰森,可她永远也不会背叛教廷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由于事态紧急,杰森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抱着艾美雅跳上了教堂外的战马,在城里就策马狂奔了起来,一路朝着侦察厅的秘密据点跑了过去,沿途有巡逻的士兵看到了想来阻止他,却被他一鞭子抽翻在地。

如果可以的话,杰森是真的不想带着艾美雅一起过来,可眼下他没的选择,让对方等在外面后,一个人冲了进去,和他猜想的一样,里斯鲁果然是借助了侦察厅的掩护,在他到来前已经离开这里了,至于去了哪里,里斯鲁并没有说。

"!"杰森低声咒骂了一句,跟着下令要侦察厅全力搜索里斯鲁的下落,通知他不要轻举妄动,最好立刻返回帝都。

忙完了这一切,他心中稍微安定了一点,再次骑着马带着艾美雅离开了这里,还没等他们出城,就感觉到城外的强烈能量波动,根据艾美雅的辨认,其中一股能量波动正是里古斯的,而另外一股的,不用问就知道是里斯鲁的了。

杰森急的驾马就朝城外跑,却看到城门口被堵上了,大批的士兵拿着武器拦在前面,他刚才骑马狂奔的行为已经犯了众怒了,这些士兵就是来抓他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杰森差点没气晕过去,大声呼喊着对方的负责人出来回话。

城内的大官都去环山湖度假的,几个职位一般大的大队长,谁也不愿意出来答话,谁知道这一出来会不会得罪人,干脆都躲在了后面,那些士兵没得到命令,也依然持着武器对准了杰森,这让他当场就抓狂了,一记马鞭抽了过去。

杰森的这一鞭子就好象火上浇油一样,那些士兵也不等长官的命令,朝着他就冲了过来,誓要将这个狂徒给拿下。面对着这些帝国军人,杰森还真不敢下死手,无奈之下只能释放出了悲凉迷雾海,先让对方冷静一下再说。

等迷雾消散之后,这些士兵早就一个个哭的淅沥哗啦了,几个大队长也心情沮丧的被人推了出来,杰森这时才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一场误会总算是得以消除,事不大却耽误了他不少的时间,等他策马来到产生能量波动的地方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四个裁决武士死了两个,另外两个没有外伤,不过看他们的精神状态,显然在幻术中吃了大亏,已经没有了再战的能力,审判法师也是脸色苍白,有些消耗过度的样子,只有里古斯依然保持着英俊潇洒的造型,手中的长剑上还在滴着血。

昂文亚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看样子晕过去的可能性比较大,里斯鲁身上被里古斯捅了一剑,此时正半跪在地上不停的喘息着,看他脸上的死灰色,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以一敌六能得到这样的成绩,里斯鲁果然厉害,看来他说的伪领域确实是真的了。

看到杰森和艾美雅过来了,里古斯明显松了一口气:"圣女阁下,请你为他们治疗一下,这个疯子的实力超出我们的想象。"

艾美雅没想那么多,跳下马朝着受伤的裁决武士走了过去,杰森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一边走还一边好奇的说道:"你们六个人居然被对方两个人打成这样?这也太丢脸了吧?"

杰森的话让里古斯几人情不自禁的脸红了一下,那两个裁决武士更是羞愧的低下了头,杰森要的就是这一点,趁着对方没注意到自己的一瞬间,他猛然越过艾美雅,唤出宇宙将两名裁决武士砍死剑下,跟着一道星光十字斩将审判法师炸成粉碎。

他的冒然偷袭让众人一时间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艾美雅倒是知道他和光明教廷之间的仇恨,却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刺杀光明侍从,要知道里古斯可是下一任教皇的候选人,在他的身上一样有着神的印记。

里古斯也是没想到杰森居然会突然下狠手把自己人给杀掉了,当下手持长剑的戒备着,同时大声警告:"杰森伯爵,你在做什么?你这是对光明教廷的宣战,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甩了甩宇宙上的鲜血,杰森一脸不屑的说道:"解释?你想要什么解释?"

"圣女阁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杀我们的人。"里古斯眼看从杰森那里问不出什么来了,只好去问艾美雅。

"我...那个...他..."艾美雅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行了,里古斯,你不用逼她了,你不就是想知道原因吗,我可以告诉你。"杰森冷哼了一下:"你别以为我没听到你们在教堂里说的话,我和艾美雅的事情用不着你们管,不过我也不希望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既然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那我自然只有杀了你们了。"

听到杰森的话,艾美雅整个人呆里在当场,她心里那个恨呀,明明就是他对光明教廷的仇恨,怎么现在却拿自己打起了幌子,还他和自己之间的事情,我们之间哪有什么事情呀?完了,这一次是彻底说不清了。

相比艾美雅的欲哭无泪,里古斯也是满心的郁闷,搞了半天就因为这个事,自己也没想着去多管闲事啊,你杰森用不着为了这么点小事就杀人灭口吧,再说了,你和艾美雅之间勾勾搭搭又不是什么秘密,教皇陛下早就看出来了。

"杰森伯爵,你和圣女阁下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是教皇陛下该操心的事情,你大可不必担心这点,只是你因为这件事杀了两个裁决武士和审判法师,这件事无论如何你要给光明教廷一个交代。"

"哦?你想要什么交代?说起来,我似乎有一个更好的方法,只要杀了你,是不是就不用交代什么了?"

"杰森伯爵,我奉劝你不要轻举妄动,我身上有光明神的印记,只要你杀了我,教皇陛下就会立刻知道的。"

"还有这种东西?,艾美雅,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够了!杰森,你也该闹够了吧!"艾美雅阴沉着脸阻止了他胡闹下去,朝着死去的同伴走去,虔诚着为他们祷告了起来,祷告完毕后朝着里古斯走了过去,后者却猛然退后了几步,手中长剑更是始终不曾放下,显然已经信不过艾美雅了。

"里古斯阁下,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愿意跟你回去光明教廷接受处罚。"艾美雅话中的意思是自己不该隐瞒杰森对光明教廷的仇恨,可她又实在不忍心看着对方被宗教裁判所给清洗掉。

里古斯当然知道这是艾美雅的错了,在他看来,要不是圣女和杰森有一腿,这件事也不会发生,可就这么将圣女给抓回去,先不说自己有没有那个权利,单是一旁虎视耽耽的杰森就是一大难关,他可不信这家伙会眼看着自己带走艾美雅而没有任何动作。

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他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暂时压下来,交由教皇陛下来处置,毕竟他只是一个光明侍从,还不是教皇。当下也顾不上未死的里斯鲁了,和两人打了一个招呼便离开了这里,他担心自己再不走就真的被杰森给杀了。

看着里古斯离开的背影,杰森总算送了一口气,他在动手之前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既要选择一个合理的杀人理由,又得能把对方给吓走,幸好这一次有了艾美雅在身边,这么好的幌子不拿出来用用,那才叫对不起自己呢。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艾美雅肯定不高兴,偷看了一下里斯鲁的伤势,杰森悄悄的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恢复卷轴,趁着抱艾美雅上马的时候,将卷轴扔在了地上,跟着策马扬长而去,这时候就算艾美雅想再下马也来不及了。

里斯鲁等到两人离开,艰难的挪动了过来,强忍着昏迷过去的冲动,一把捏碎了圣光术的卷轴,随着一道强光落下,他身上的伤势也慢慢痊愈着,从死神殿门口溜达了一圈,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一阵的心悸,救醒了昂文亚后,两人老老实实的返回了帝都。

此时的杰森正在马上不断的哄着艾美雅呢,后者自从被他抱上马后就始终一言不发,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了,她心中真的很生气杰森的所做所为,不管怎么样,那也是她的同伴,怎么能就这么当着她的面给杀了呢,居然还是找了这么一个理由。

"艾美雅,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不该这么利用你。"杰森现在确实有点在乎对方这个朋友了,否则也不会这么低声下气。

"唉...杰森,你总说要我不要生气,可你都做了些什么?我就不明白了,那些人又没惹到你,你为什么非要挑这个时候杀人呢?"

"谁说他们没惹到我?他们在帝国境内耀武扬威,我看着就不爽,特别是那个法师,居然还要回去告状,我不杀他,还留着他?"

"杰森,你有点太小看我了。"艾美雅轻轻的叹息了一下,随手说道:"如果你是一个不懂得隐忍的人,那我早就死在你的剑下了,如果你是一个在乎名声的人,很多事情你都做不出来,也就是说你根本就不在乎里古斯他们在帝国内的作为,也不在乎他们是否告状。"

"这么说起来的话,你根本就没有杀他们的理由,而且你杀了裁决武士和审判法师后,眼神中再没有了杀机,应该说你根本就没想过要杀里古斯,只是想把他吓跑而已,随后你就带着我离开了那里。"

"你的这些举动怎么看都不像是找茬杀人的样子,相反,还有一种救人的意味在里面,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个疯子应该是你认识的人吧,你这么做的最根本原因是你想救人,特别是我们离开后不久,我就感受到那里有了光明能量波动,应该是圣光卷轴吧?"

艾美雅的话让杰森一阵的无语,上一次对方就是从一点蛛丝马迹猜到了自己和光明教廷之间的仇恨,这一次果然又没逃过她的眼睛,杰森长长的叹息了一下,从后面环抱住了艾美雅,在她耳边轻声的说道:"艾美雅,对不起。"

突然被杰森紧紧抱住,还在自己耳边说话,艾美雅忍不住一阵的脸红,刚才的睿智全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一个害羞紧张的小女生,她紧紧的咬着下唇,好半天之后终于开口说道:"杰森,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已经好多次放弃了自己的原则,你就会这么对待我吗?"

"艾美雅,你对我的好,我铭记在心,可有的事情你也知道,不是我不体谅你,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杰森,我知道让你放弃对光明教廷报仇是不可能的,但你能不能稍微为了我考虑一点点,起码以后在我的面前不要再杀光明教廷的人好吗?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为难,我总有一种背叛了光明教廷的感觉。"

艾美雅依靠在杰森的怀中,无助的哭泣着,她知道自己其实早就已经算是背叛了教廷了,可她就是没有办法,感情让她陷在其中无法自拔,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选择忘记杰森,也不想再这么痛苦的活着了。

感受到艾美雅的悲伤情绪,杰森第一次为了她感到心疼,也第一次设身处地的站在了对方的立场想思考问题:"艾美雅,我答应你,不管我和光明教廷之间怎么样,以后我绝对不让你为难。"

第3章意料之外

"嗯...杰森,我好累,我想睡一会。"艾美雅说着话,靠在杰森的怀中甜甜的睡了过去,刚才的事情带给她巨大的压力,一旦解决之后,她心里的疲惫让她忍不住想好好的休息一番,正好也可以借着睡觉将这件事给揭过去。

在马背上颠簸着,艾美雅却睡的异常香甜,杰森的怀抱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当她醒来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眼看着周围没有村落,两人今晚又得在野外宿营了,经过了这两天的相处,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有些变了味道。

说他们是朋友吧,却远比一般的朋友亲密;说他们是情侣吧,却还不到那种程度,总而言之,他们现在的关系就是暧昧,极度的暧昧,暧昧到这层窗户纸一旦被捅破,紧跟着而来的就是干柴烈火般的激动。

艾美雅由于自己的身份,她是不会主动去挑逗杰森的,后者因为斯雪儿,也不敢在外面到处留下情债,因此两人就算明白对方的想法,却依然没有办法走到一起,只能在这种暧昧中寻找一种安慰感了,艾美雅固然是深情一片,杰森却有点花心了。

杰森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可做为一个男人,被一个美女喜欢着,特别是那个美女还为他做了这么多,要说他心里不感动,那是假的,在面对着艾美雅的这种深情时,他不回应一下容易伤了对方的心,回应了则便成他滥情花心。

做为一个情商低下的生物,杰森能考虑到的只是别在面子上伤害了艾美雅,至于他回应了对方的深情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他是一点都没想过,起码就现在看来,两个人倒是蛮幸福快乐的,尽管这种快乐只能再维持一天。

篝火边上,看着火上的食物,艾美雅轻轻的依偎在杰森怀中,她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了,如果可以的话,她永远都不想离开他的怀抱。看着一跳一跳的火焰,她终于还是开口了:"明天...就要见到她了吧,杰森,你开心吗?"

"艾美雅,你问我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要说开心吧,自然是有一点的,可你也知道的..."

"嗯,你能为我想,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是光明教廷的圣女,本来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现在这样对我来说已经好象是天堂一样了,你不用在意我的。"

"艾美雅,你这么说,我心里真是很不舒服,那个圣女的身份,难道就真的不能舍弃吗?"

"杰森,不说这个了,食物烤好了,我们吃饭吧..."艾美雅笑着递给对方一串烤肉,只是她的笑容里却充满了苦涩。

狭小的帐篷内,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艾美雅好象小猫一样乖巧的躺在杰森怀里,此时的两人完全没有性的欲望,唯有那淡淡的真情,这种感情说不上是友情还是爱情,只能说介于两者之间,相比轰轰烈烈的爱情,这样的结果或许更适合两人。

天亮之后,两人骑上战马出发,一路上策马狂奔,直到下午的时候,才终于追上了斯特娜的马车,这还是后者故意放慢了车速等着两人的。到了这个时候,杰森和艾美雅自然不能再做出那种容易让人误会的姿态了,艾美雅主动钻进了马车,杰森则骑着马和霍尹聊了起来。

斯特娜怀孕期间一直跟随着佣兵团到处做任务,直到最近团内的人看她肚子越来越大,这才强迫她找一处地方好好的静养,团内的事务暂时由几大长官互相商量着来,只是这么下去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女人生孩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生完了孩子还需要休息,小孩子更是离不开妈妈的照顾,要斯特娜撇下孩子不管,一个人跟着佣兵团到处漂泊,这还不如杀了她来得直接,因此斯特娜就算生完了孩子,也回不去宇宙佣兵团了。

不管是政权还是私人组织,想要长久的发展下去,最好的方法还是专政,搞民主是最要不得的,有点事情就一起商量着来,真要是碰到了什么大事,开会的时间就全耽误在上面了,斯特娜的离开是必然的,那么找谁去接替她的位置呢?

现在的宇宙佣兵团经过斯特娜的发展之后,早就变成了一个庞大的武装组织,里面很多手握实权的人,杰森都不认识,甚至可以说他都没听说过,而这些人恰恰就只认斯特娜,别看杰森是幕后的大老板,但人家根本就不卖他面子,大不了一拍两散。

在这种情况下,佣兵团团长的职位就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了,首先第一点就是这个人必须对杰森忠诚,否则他忙了一大顿,最后宇宙佣兵团却成了别人家的了,这是杰森不愿意见到的,其次就是这个人要有一定的能力以服众,这就有点难度了。

按照现在的形势来看,最适合接替这个位置的人就是霍尹,他是斯特娜的亲弟弟,自己的姐姐成了人家的老婆,他对杰森的忠诚自然是不用问的,而麻烦就在于他并不是佣兵团的成员,冒然接替这个职位,其他的人肯定是不会服气的。

如果霍尹出现的早一点,由斯特娜带着他在团内历练半年的话,那么这样的接替则变成了顺理成章想像不到,可现在时间不够了,杰森是不会同意斯特娜挺着大肚子带霍尹回去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另外一个人暂时接管佣兵团,并且为霍尹铺路。

其实杰森早就想到了这个接替的人选,可他始终打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这么做,宇宙佣兵团固然重要,可霍历德的生活已经形成了规律,他这么冒然的将霍历德再次拉回到战场上,这样真的好吗?他始终都下不了这个决心。

"霍尹,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个问题,当着你姐姐的面,我没好意思问,你的父母..."杰森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想问他们还在不在?"看到杰森的样子,霍尹顿时就明白了,接着说道:"他们当然还活着了,我来找斯特娜之前,回去看望过他们,我妈妈还说要我们经常回去看看。"

"既然是这样,我怎么一次也没听斯特娜说过?弄的我一直以为她是孤儿呢。"

"佣兵是常年生活在生死线上的,要说没有仇人,那怎么可能,所以斯特娜才一直隐瞒着家里的情况,就是担心有仇人去找父母的麻烦,我离开家也已经快十年了,真要是出什么事,谁也保护不了我们的父母。"

"嗯,斯特娜这么做也是对的,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可以保护他们,等回到帝都安顿下来之后,便将他们接过来吧,对了,你们的家是哪里的,我还一直都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真不明白斯特娜看好你哪一点了。我们是经济联盟人。"

"呵呵,现在不就知道了吗,你放心吧,你父母的事情我会安排人去处理的。霍尹,你想没想过以后要做什么?"

"做什么?还没想过,跟着人学习了快十年,差点没把我给憋疯,我现在就想着痛快的玩上几年再说。"

"嗯,换了是我,估计也会和你一样的想法,遗憾的是,恐怕你是放不了假了。"

"什么意思?杰森,你又打什么坏主意?"

"行了,不用那么防备我,你是斯特娜的弟弟,难不成我还能吃了你?霍尹,你应该知道,宇宙佣兵团是你姐姐的心血,她即将面临人生的一道难关,生了孩子之后更是没有时间,那宇宙佣兵团怎么办?她需要一个人接替她的位置。"

"不是吧?你想让我去接管宇宙佣兵团?先不说那些人能不能服我,问题是我什么都不会啊,我没接触过这些。"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然会安排一个人帮你,你的任务就是跟着他学,在半年的时间内将自己的威望树立起来,回到帝都之后,我就传授你挑战极限心法,你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样才能将宇宙佣兵团牢牢的掌握在手中。"

"唔...杰森,我可不可以选择拒绝,我真的不想被绑起来生活。"

"你想要不劳而获,那是不可能的,当了佣兵起码你还是自由的,如果你不答应,我就送你去参加帝国军,相信斯特娜是不会反对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是去买个内裤都得打报告,你自己选择吧。"

".....我选择当佣兵。见鬼!杰森,你就是我的客星,我就不应该遇到你。"

杰森不理会霍尹的抱怨,哈哈大笑着钻进了马车,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斯特娜,后者听完后也产生了和他一样的顾虑:"杰森,这样真的好吗?霍历德已经远离战场这么多年了,他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

"我知道,可我是真的没办法了,现在的宇宙佣兵团和你当初接手时不一样了,不是说谁拳头大就能说的算,那些人一旦离开,整个佣兵团就彻底散了,除了霍历德,我是真想不到什么其他合适的人选了。"

"唉...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回去吧,只要不出任务的话,我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行!斯特娜,这个你就不用再想了,就算你不为你自己考虑,起码也得想想我和孩子吧,让你在外面到处跑,我还能睡着觉吗?就这么定了,让霍历德大哥暂时接管宇宙佣兵团,最多半年的时间就行了,大不了这半年内不接什么高难度的任务就是了。"

眼看杰森态度坚决,斯特娜也不在反对了,毕竟宇宙佣兵团有了现在的规模,她是功不可没的,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血落入别人的手中,她还真未必能接受的了这个事实,还不如委屈一下霍历德,让他为霍尹铺个路,起码最后宇宙佣兵团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经过了几天的行程,马车终于到达了帝都,艾美雅在城门口时就下车了,一个人回去了教堂,只是她离开时望向杰森的眼神里却充满了幽怨和不舍,这一点斯特娜也发现了,只不过她明智的没有说出来,很多事情点破了未必就好。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马车停在了伯爵府的门外,霍尹还是第一次来到帝都,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特别是防守在外面的野蛮人护卫,更是让他惊讶不已。得知杰森回来了,斯雪儿急忙带着家人亲自迎了出来,表示对斯特娜的欢迎,至于她心里是不是真的欢迎,那已经不重要了。

斯特娜有些内疚的看着斯雪儿,两个女人什么也没有说,手拉着手一起走了进去,尹利儿抱着丹尼尔跟在斯特娜的另一边,她们算是伯爵府的女主人了,跟在她们后面的则是杰森的一众属下,里斯鲁和昂文亚也已经回来了。

斯雪儿和斯特娜坐在客厅里叙话,尹利儿也跟着作陪,至于她们聊的什么,杰森就不知道了,这种女人之间的聊天,他是参与不进去的,和家里人打了一个招呼后,他干脆离开了伯爵府,带着霍尹来到了宇宙酒吧。

这个时间酒吧还没正式营业,只有少数几个酒鬼早早的来到了这里,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霍历德甚至还在卧室里睡觉补眠,吉儿倒是忙的很,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让她忍不住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只生一个。

事关重大,杰森也顾不上照顾霍历德了,和吉儿说了几句话,便直接来到霍历德的卧室,直接一脚将他踹醒了过来。睡的正香的霍历德猛然间被人踹醒,顿时大为光火,迷迷糊糊中抬手就是一道风刃冲着杰森的位置射了过去。

杰森早就猜到会是这种结果,身子微微一歪,风刃就切在了墙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一旁的霍尹都看呆了,这两个人搞什么鬼,怎么在自己家里就开始动武了,还有这个男人就是霍历德吗?这也太夸张了吧,睡着了还能释放魔法。

"唔..."霍历德揉着惺忪的双眼,好半天才终于恢复过来,抬头看了杰森一眼:"几点了?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斯特娜呢?"

"回伯爵府了,我有事找你,就提前跑过来了。霍历德大哥,这是斯特娜的弟弟,叫霍尹。"

霍历德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后,转过头细细的打量着霍尹,随即说道:"很不错的小伙子。杰森,自从我恢复实力后,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斯特娜生完孩子后谁来接管宇宙佣兵团,看来你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人选。"

"呵呵,不愧是霍历德大哥,什么问题都能提前看的通透。"

"滚你的蛋!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次过来找我,是想让我回去管理一段日子,为这小子铺路吧?"

"嗯,我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来找你的,你也知道,如果不是异常重要的事情,我不想干扰到你现在的生活。"

"哼!如果你不来找我,那我才生气呢。宇宙佣兵团是温斯特团长的心血,我可不会看着它落入别人的手中,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过去接管?"

"我要先传授霍尹挑战极限心法,等他恢复过来,怎么也要一个月,那就一个月之后吧。"

"行了,我知道了,吉儿那里由我去说,现在你赶紧滚蛋,别打扰我睡觉!"霍历德说完话再次躺倒在床上。

帝天羽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帝天羽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端午|锣鼓阵阵赛龙舟,艾叶青青保安康

    端午,农历五月初五。有人说,端午是吃粽子;也有人说,端午是为了纪念屈原;还有人说,端午要赛龙舟;如今对于大多数,端午是放假回家。端午节只是如此吗?端午节到底是什么呢?端端正正做人与做事端午节与春节、清明节、中秋节并称为中国民间四大传统节日。“端”字的本义是站得中正,《说文解字》说“端,直也”,《广雅》说“端,正也”。“午”也是“端”,端端正正。进入故宫,过了端门就是午门,午饭是正餐,而午夜是黑暗正浓的时候。干干净净、端端正正,其实是端午节的本意。过去评价妇女们包粽子的水平,比的就是看谁包得端正,

  • 端午竞渡,原是一场打捞生命之约 l 翁敏华

    文/翁敏华我们的日子像极了一根竹子——过了一段时间“平日”后,会触摸到一个竹节一样的日子:“节日”。在今年这根“竹竿”上,我们已经触摸过名为新年、清明两道“竹节”了,眼看第三道“竹节”又到跟前。这一节,名“端午节”。端午节最重要的活动,是为划龙船。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竞渡曲》云:“湘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将浮彩舟。灵均何年歌已矣,哀谣振楫从此起。杨桴击节雷阗阗,乱流齐进声轰然……”也就是说,当“灵均(屈原字)”不再唱《离骚》的那一年,人们就歌着“哀谣”,“振”起船“楫”去救助他了。端午竞渡的传统,与

  • 94岁裸捐1857万,这位女先生想把古诗词命脉传给下一代

    看点前段时间,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叶嘉莹先生,将自己的全部财产捐赠给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迦陵基金”,目前已完成初期捐赠1857万元。94岁的叶嘉莹先生,一辈子颠沛流离,素衣淡茶,晚年却将全部财产捐出,支持中国传统文化研究。94载光阴弹指过,未应磨染是初心。在近70年的教学生涯中,叶嘉莹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修辞立其诚。诗词养性,先生风骨为明证。注: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文丨宅少编辑丨李臻-1-17岁时

  • 又到一年端午时——当一个个粽子投入水中,激起来的又是什么?

    农历五月初五,是中国的传统节日端午节。关于端午节的来历有几种说法,其中流传最广、最深入人心的就是为了纪念以死殉节的伟大爱国诗人——屈原。屈原是战国时期楚国的诗人和政治家,作为诗人,他是“楚辞”新诗体的创立者;作为政治家,他忠君爱国,主张“美政”,曾是楚怀王的重要依傍。但正因为他的政治才能和忠贞情怀,受到了当时上层贵族的嫉妒与毁谤,一生当中两次遭受流放。第二次被流放时,屈原散逐江南长达十多年,直到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攻破楚国国都时,被巨大的忧愤和绝望笼罩的屈原,在农历五月初五这一天,来到汨

  • 「节日节气」古诗词中的端午节

    端午诗词端午作为节日,可谓源远流长。唐宋以来,一直是官方与民间都极为重视的节气。古书中,历代纪念端午的记述很多,先后仕于东吴与西晋的周处所做《风土记》就记载了当时的风俗:仲夏端午,烹鹜、角黍。可见端午在三国时已经盛行。但端午本源究竟是什么?一直没有定论。但并不影响古人尤其是诗人对借端午节而抒发感情,而这些诗歌,早已经成为了经典。今天端午节张垣方志向大家介绍几首与端午有关的古诗词。相关链接:「节日节气」中国首个入选世界非遗的节日——端午节浣溪沙·端午宋·苏轼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

  • 《借伞》,此生必看!

    1.借伞。孔子有天外出,天要下雨,可是他没有雨伞,有人建议说:子夏有,跟子夏借。孔子一听就说:不可以,子夏这个人比较吝啬,我借的话,他不给我,别人会觉得他不尊重师长;给我,他肯定要心疼。和人交往,要知道别人的短处和长处,不要用别人的短处来相处和考验,否则就会友谊不长久。2.取经。一头马、一头驴听说唐僧要去西天取经,驴觉得此行困难重重,便放弃了;而马却立刻追随而去,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取回真经。驴问:兄弟,是不是很辛苦啊?马说:其实在我去西天这段时间,您走的路一点不比我少,而且还被蒙住眼睛,被人抽打

  • “妈,你才70岁,去打份工吧”

    01作者科科写过一个故事:在教授家里吃饭,用餐结束后桌上杯盘狼藉,同学们抢着洗碗,却被教授却满脸笑容地阻止。他把碗筷放进水池,冲去污垢,然后轻轻走到80岁的老母亲身边:“妈,洗碗咯……”只见老太太一改餐桌上的萎靡,精神焕发地走到水池边,慢腾腾地洗起碗来,花了半个小时才洗完。搀母亲回房后,教授自己又把碗重洗了一遍。教授笑着对诧异的我们说:“做母亲的没有不想为孩子做点什么的,即使她老了。让她洗碗,她就会感到儿子需要她,一整天就会过得充实。孝敬父母,除了帮助父母外,还要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爱你。”看

  • 南师开示:做人做事都没毛病才叫有学问

    南怀瑾:学问不是文学,文章好是这个人的文学好;知识渊博,是这个人的知识渊博;至于学问,哪怕不认识一个字,也可能有学问——作人好,做事对,绝对的好,绝对的对,这就是学问。本文摘录自南怀瑾先生述著《南怀瑾选集》。篇幅有限,恐难尽意,欲辩玄旨,请阅原书。

  • 教育本当如“香草” | 端午特辑

    教育,就是决定把怎样的草木、怎样的诗句、怎样的灵魂和故事,赠予童年和少年,让那些词语,长成一生芬芳的香草。我们今天的的教育,是高度依赖视觉的教育,眼睛因此日夜操劳,近视成了学生逃不掉的通病。听觉依靠生活交流,味觉依靠一日三餐,基本保持着正常。而触觉与嗅觉,却因为英雄无用武之地,正在迅速地退化。退化了触觉,教育就丧失了温度和柔软;退化了嗅觉,教育就丧失了品味和格调。而教育本当如香草!壹香,如它的字源所揭示,最初本和食物相关,紧紧跟随着味觉。香字上面是“禾”,表示成熟的谷物;下面是“曰”,或者更准确

  • 为什么有了钱和房子,你还不幸福?

    为什么有了钱和房子,你还不幸福?————————————作者〡毕淑敏一生活本身的目的就是获得幸福,追求幸福让众生殊途同归。那么,到底什么是幸福?古往今来,关于幸福的定义,可以说众说纷纭五花八门。当我们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有的时候,可以从“它不是什么”来推断。首先,幸福不是金钱。金钱肯定是万分重要的。当然,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物质极度匮乏的情况下,金钱和幸福有密切的相关性。但是,随着温饱的满足,人们对幸福的追求,就脱离了金钱增加的轨道。也就是说,金钱成倍地增加了,相应的幸福感,却并没有成倍增加。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