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42: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

第1章 相遇

  轩辕帝都城郊的望风亭沐浴在夕阳金黄色的光芒里,似镀了一层金边,天边层云卷动,灼亮的金色拥着深深浅浅的红,一望无际的铺了开去。原文http://www.xbxysw.com/

  亭中飘荡着酒香,是难得一见的皎白春,一个女子身着月白色衣裙,乌发随意一挽,在风中起伏如流水,洁白的额头如月,两道秀逸的眉微微挑起,如展开的飞翅,越发衬得眉下的那双眼睛黑而亮,似出鞘的锋刃,光华厉烈。

  眼睛之下便再也看不到,都拢在那一片轻而薄的月锦纱里,看着很薄,却无法看清楚纱后的容貌。

  她对面的男人轻轻靠着亭柱,宽大的白色袖袍似能够扫到亭外的草尖,清溪边的深绿色的草尖上跳跃着夕阳金黄色的光,光芒折身入他的眼底,似笑非笑的脸上难得露出温和的颜色,似春日里拂动绿柳的微风。

  玄医谷的医仙白温竹,人如其名,温润如玉,皎皎如月下竹,但是只有他身边的人才知道,他平日里笑容虽然常见,但是那笑意中总是温和而疏离,如水中月,镜中花。

  “怎么?今日舍得拿出这皎白春来给为师饯行了?”白温竹手中举着酒杯,问着自己的得意弟子。

  玄医谷名扬四海,白温竹更是如同神龙见首不见鬼,多少皇亲贵胄富家大家,不知散尽多少医资才能求得他一救。

  却无人知晓,玄医谷白温竹有一个得意弟子,尽得他的真传,此人便是他面前的女子,轩辕皇朝镇国将军洛擎天的女儿,洛九卿。说明http://www.xbxysw.com/

  “自然,”洛九卿扬眉一笑,黑色的眸子如同晶玉,闪亮逼人,“老师要走了,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做徒弟的总要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才是。”

  “就这个?”白温竹显然不太满意,微皱着眉头掠了掠亭中石桌上的那个酒坛。

  “不,”洛九卿微微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只这一壶。”

  亭中气氛如春风。

  三里之外的一处密林中箭如雨发。

  “嗡!”

  箭头穿破空气,带着凌厉的杀机,直扑在前面骑马狂奔的七人--原来一行人有二十个,一路死伤,连带着最前面的那一位,只剩下七人。

  夕阳落得很快,天边方才还是一片绚丽的晚霞,转眼间便飞快的散去,只余下一层薄薄的红,无力的覆在深蓝色的天边,穿过枝叶茂密的树木,映得那些飞驰而来的箭头越发森凉。阅读xbxysw.com

  六人一路退一路保持着队形,保证最前面那人的安全,最后一人肩膀上中了一箭,他的身子微微一晃,咬着牙对其余的人道:“我断后!你们快护送主子走!”

  其余的六人目光中如刀,眼底深处的恨意怒火翻涌成海,动作却快速而果决,都按着那人所说的去做,布满血丝的眼白,再次被兄弟身上迸出的鲜血染红。

  余下六人。

  “冲出密林去!”最后一名有人自动的补上去,一路的追杀与奔逃,一路的鲜血淋漓,只为换得主子生还的机会。

  黑马的身上早已经有了潮意,千里良驹一路不停歇,此时也已经有疲态,它背上的男子额角淌着汗,脸色苍白,一双剑眉微微皱起,乌黑的眸光映着远处的残霞和近处的血光,浓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淡淡的暗影,他紧抿着唇,嘴角有淡淡的血丝。

  此次出来的匆忙,不成想偏偏就遇到了袭击,这一路的奔逃,自己手下的人折损大半,自己也受了伤,他咬着牙关,把满腔的怒意沉沉压下,目光一遍一遍的扫过那淋漓的鲜血和属下的尸首,那尸首上的箭,像是钉住他的心底。

  “快到了!”他身边的护卫喊了一声。

  只要穿过树林,就要京郊的官道,那些追杀的人便是再大胆,也不敢在此处动手了。推荐http://www.xbxysw.com/

  男子微微的出了一口气。

  此时的望风亭中洛九卿把壶里最后一杯酒倒上,瞄了一眼对面的白温竹道:“师父,玄医谷此去路途遥远,您一路上要多珍重才是。”

  白温竹闻言挑了挑眉,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你这是在赶为师走了?也罢,时候不早,我这就上路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竟头也不回,抬腿上了路边的马车,车帘放下之前他的步子微微一顿,却依旧没有回头,“卿儿,你也要好好珍重。”

  “是。”洛九卿一笑,压下心头的不舍与酸涩。

  马车很快远去,车轮之声渐渐消失,洛九卿正要转身吩咐手下人离开,忽然听到官道之上有马蹄之声如怒雷狂奔而来!

第2章 相杀

  五匹快马扬起马蹄,激起地上的层层尘土如翻涌的薄雾,雾中最先那一人身披玄色斗篷,斗篷上绣着银色的螭纹,随着斗篷在风中翻卷,似要冲破斗篷腾空而起。推荐xbxysw.com

  斗篷下是月白色长袍,看得出来质地华贵,只是此刻却沾染了尘土和鲜血,鲜艳的血色如天边沉下去之前最后一抹霞光,于无声中透出肃杀之气来。

  那人脸色苍白,额角的发被汗水湿透,越发显得漆黑如玉,乌眉长而浓,飞扬入鬓角,眉下的眼睛似冰山下的寒潭,沉沉看不见底。

  他紧紧抿着唇,唇角微有血色,一只手紧紧握着缰绳,手指干净修长,此时却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的腰间挂着宝剑的剑鞘,宝剑被他握在另一只手中,剑身长而宽,比一般的剑还要大上两个号,此时剑身上的血也挡不住剑的华光,剑尖的滴落的血珠如同绚丽的花朵在夜色中悄然绽放。

  看到这样的情景,洛九卿微微挑眉,心中已经有了大概,从衣着和他手中的长剑俨看,此人定当身份不凡,而且武艺超群,但是现在如此狼狈,倒像是被人追杀的模样。

  他身后的那四个护卫也是伤痕累累,鲜血和尘土混合着身上的汗,让他们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辨别不出本来的模样,但他们的眼神明亮,冷静如铁。

  不管如何,洛九卿也不愿管这些闲事,与自己无关的事,她并不想多费心神,她看了看身后的两个小厮,低声说道:“走。网站xbxysw.com

  岂料她不想多事,却有人逼得她不得不多事,头前那个用剑的男人早已经看到了亭中的洛九卿和她身后的两名小厮,举起手中长剑,剑尖直指洛九卿。

  “休走!”一声沉喝,伴随着他眼睛里的冷光,直奔洛九卿而来。

  洛九卿心头不禁涌起怒意,她站定,挑眉看着那柄长剑,沉默站在那里,一言未发。

  男子看到她那双含了冷意的明亮眼眸,心头闪过一丝别样的感觉,但是手中的剑却依旧没有放下--他不能让人知道他会武,如今被这亭中的三人看到,那么,他们必须要死!

  心中早已经有了主意,所有没有半点犹豫,只是那女子的眼神轻轻扫来,似一道冷光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也只是一瞬间,马便到了亭外,他手中的长剑直逼洛九卿的喉间!

  剑风冷烈,激起洛九卿脸上的面纱,面纱轻轻一摆,隐约有精致的线条一闪,如一抹轻柔的月光,突然间便冲破了云层,让这已经暗下来了天色都似亮了亮。

  男子的眸子一缩,心中的那丝别样感觉再次涌来,剑势已去,已经无法收回--他也从未想过要收回,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只是轻轻一侧身,便躲开了他的长剑,锋利的剑锋滑过,虽然惊险,却伤不到女子半分毫。

  他心底一诧异,手腕一翻,已经变了招势,往回一收,从女子的头顶再次呼啸而来!

  女子并不慌张,她一个仰身,乌发轻摇,似是流开去的泉水,忽然在身后一荡,柔软纤细的腰肢如一张柔韧的弓,弯出漂亮的弧度。

  男子心中的诧异更浓,接连两招都不中,他不禁起了几分兴趣。

  这两招来得极快,洛九卿身后的小厮已经快步奔来,他们明面儿上是小厮的装扮,实际上却是一等一的高手,一出手便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何况眼前的男子招招下手不留情,两个人也下了狠辣杀机。

  “住手!”洛九卿清楚自己的手下,立即喝道,“此人留给我,你们去制住他们!”

  她一边说着,身上的动作并未停下,身子未起,腿却绷直,带上了不小的力道,狠而准的踢在了男子的手腕!

  男人长剑虽然凌厉,但此时身力不足,又加上受了伤,剑势无法收发自发,这一踢,便被踢了个正着。

  长剑脱了手,女子一个漂亮的翻身翻起,如一只灵巧的燕,伸手轻巧巧的接过了即将落地的剑。

  她巧然一笑,眼睛里波光一闪,长剑落在她的手中,剑风一变,已经被她用着直奔男子的要害而来!

  一切只在转瞬间。

  男子不想攻击不成反倒丢了剑,心中又惊又怒,只觉得后背的冷汗“呼”的一下子出了一身,最后强撑着的那一股力气终于到了尽尖。

  他双眼一闭,身子一晃,便倒了下去。

  洛九卿一愣,急忙收住了剑,伸出手搭在男子的手腕上,一摸其脉息,不由得皱了皱眉。

第3章 相救

  洛九卿注视着眼前的男子,近距离的细看,发现此人愈发的英气逼人,肌肤此时虽然苍白如纸,但细腻光洁,乌眉紧皱,浓密的睫毛垂下,如静静栖息的羽翼。

  洛九卿正细细瞧着,只听一声低喝道:“你想要怎么样?休对我们主子无礼!”

  她抬眼望去,见自己的手下已经制住了男子的属下四人,四人皆是怒目而视,紧紧盯着自己。

  洛九卿冷声一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无礼?对于动不动就下杀手的人,无礼都是便宜他了!”

  她抽回搭在男子手腕上的手,“他伤得不轻,若不及时医治,恐怕命不久矣,亏你们还在这里对着本姑娘大呼小叫,无个礼都气成这样,怎么不见你们动手为他医治?”

  几个人都紧紧闭上了嘴,眼神中却流露出急切来,洛九卿其实根据他们的情形也能够想明白,一路上逃避追杀,看他们身上的伤口想必也是高手所为,能够一路奔逃出来已是万幸,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疗伤。

  洛九卿想着此人不分清红皂白就要杀自己,让他吃吃苦头也是活该,忽然听到男子昏迷中似乎低声唤着什么,她不由得一愣。

  慢慢俯下身去,男子嘴唇微动,声音凄切中带着几分焦虑,他一声一声的轻唤,似露珠敲在心间,“母亲……母亲……”

  洛九卿心头一动,她垂下眼睫,看着男子紧皱的眉头,忽然想起自己无数夜里梦回,也曾在心底深处声声呼唤“母亲”,只是……她苦笑了一下,自己连母亲是谁,是什么样的容貌都不知道,每每梦到,也不过是一团模糊的影子。

  心头的怒意被这男子此时低低的呼唤而冲淡,她微微叹了一口气,罢了,看在这男子的母亲份儿上,看在他一片孝心的份儿上,便不与他计较了罢。

  想罢,她站起身来,对自己的人说道:“放开他们,我们走。”

  两名小厮收回了招式,男子的四名手下得已解脱,他们无暇去想为什么这么两个小厮装束的人居然就轻易的治住了他们,一颗心都在他们的主子身上。

  几步奔到亭子中,看着晕倒在地的主子,又想着方才洛九卿所说的话,彼此对视一眼,急急的跪了下去。

  “姑娘!”四人齐声一唤。

  洛九卿转过头来,看着四个人挺拔的腰背,微昂的下巴,晶亮而急切的眼神,眉心微微一跳。

  “姑娘!”其中一人跪走了两步,叩了个头道:“姑娘,但望你能够施手,救救我们主子吧!求求姑娘了!”

  “求求姑娘了!”其余三人齐声道。

  他们的声音朗朗,铿锵有力,似沉沉的重锤落地,洛九卿的眼神在他们四人的身上滑过,最终落在晕迷男子的身上。

  “姑娘!”之前那人又道:“我家……主子身份贵重,如今出城办事为人所害,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不计前嫌,救一救我们主子。”

  他的声音顿了顿,垂下眼睑看了晕迷的男子一眼,眼睛里的光芒一闪,他从袖间抽出一把闪亮的匕首搭在喉间,“姑娘!若然您能答应救我们主子,方才的冒犯之罪,在下愿意以死相抵!”

  他说着,手上竟自一用力,那锋利的刀刃丝毫不留情的朝着咽喉抹去!

  洛九卿一惊,急忙手指一弹,乌光一闪,“啪”的一声,打在那人手背上,他的手一颤,刀下也失了准头,但是方才极快又极狠,还是割破了皮肤,鲜血刹时间便流了出来。

  那人一愣间,洛九卿道:“也罢,今天姑娘我心情好,便救救他吧。”

  四个人皆是一喜,眼底爆出希望之色,洛九卿心中多少对方才这男子所做之事有些芥蒂,她转头看到桌子上的酒坛,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伸手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盖子,便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对着掌心一倒,便有三颗暗红色的药丸滚了出来,味道极是清香,让人的精神一震,那四人仔细瞧着,竟觉得自己身上的疼痛似乎也轻了些。

  四人心头微定,平时受伤也是常有的事,对于一些常见的药物他们也是清楚的,如今见这姑娘手中的药,显然不是俗物。

  他们正要上前接过,再好好的相谢一番,那些谢人的话都到了喉咙里,还未开口,却见洛九卿手掌一翻,“咚”的一声微响,那三粒药丸便落入了石桌上的酒坛中。

  四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齐齐一愣。

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星耀九天 或 纨绔王爷圣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风拂梧叶满地殇》之第7章 有了答案【7】

    原标题:小说《风拂梧叶满地殇》之第7章有了答案【7】小说名称:风拂梧叶满地殇第7章有了答案“不可以……”她惊呼出声,挣扎间,衬衣的领子已经被他另一只大手扯开一大半,衣服瞬间被撕扯的不成样子,让她又羞又恼。可惜对方似听不到她的声音,失去理智般在她身上横征暴敛,直到精疲力竭。洛轻云不知道整个过程持续了多久,当男人从她身上离开,翻身沉沉睡去,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重型机械碾压过一般,酸痛难耐。泪水在她脸上已经干涸,形成斑驳的泪痕,惊慌过后的她转头瞥了一眼身边熟睡过去的男人,昏暗的灯光下,男人脸上没了

  • 小说《岁月忧伤情难负》之第7章 恶毒【7】

    原标题:小说《岁月忧伤情难负》之第7章恶毒【7】小说名:岁月忧伤情难负第7章恶毒最后,柳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的。当她回过神的时候,第一个想到就是要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地方。就算不能见到沈东明也好,但是如果她带着孩子继续留在这里,迟早会被蒋爱想尽办法给弄死。柳絮连忙拿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行李,把该带的都收进去,钱和身份证之类的极为的重要。当一切都准备好,即将要出门的时候,柳絮听见客厅外传来开门的声音。因为担心自己要离开的事情被发现,柳絮将行李给藏了起来,然后从房间走了出去。沈东明确实回来了,但是

  • 小说《曾深爱,何放手》之第7章 避孕【7】

    原标题:小说《曾深爱,何放手》之第7章避孕【7】小说名称:曾深爱,何放手第7章避孕宋斯曼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撞碎了,这个禽兽!“顾少霆!你生什么气!你在乎我吗?你在乎你仇人的女儿跟别的男人上床吗?哈哈!你笑死我了!”“你可千万别说你心里有我,我现在回来找你,是因为我的案底没有公司愿意要我,我找不到工作,缺钱而已。”顾少霆压着宋斯曼,原来宋斯曼说的话也可以如此恶毒,她以前就像只又妖又嗲的猫,永远在他面前挑逗,微笑。她何时这样来讽刺他?他闭上眼睛,狠狠的发泄,最终释放。他不会为了这个仇人的女儿难受,下床

  • 小说《卑贱之爱:水中月儿》之第7章 你满意了吗?【7】

    原标题:小说《卑贱之爱:水中月儿》之第7章你满意了吗?【7】书名:卑贱之爱:水中月儿第7章你满意了吗?“啪”的一声脆响,方丽娜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到了她,夏一涵白皙的脸上很快现出清晰的五个指印。她没看方丽娜,而是直直地看向叶子墨。她的眼光分明在说:“这下,你满意了吗?”叶子墨的眉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只一瞬就神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转回头继续在跑步机上运动。管家连忙冲方丽娜喝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站回队伍里去!”方丽娜能亲手打夏一涵,别提多解气了。赵天爱和孙萌萌看着夏一涵的脸上被掌

  • 小说《花欲美人》之第7章 酒馆夜话【7】

    原标题:小说《花欲美人》之第7章酒馆夜话【7】书名:花欲美人第7章酒馆夜话经过这么一闹,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在宿舍楼里面也陆陆续续的有了声音,但是无一例外,所有的声音都是女的,连一个男的都没有。我起初还开着门,想通通风,可没过一会儿我就把门关上了。因为每个路过我门口的女人都会看我几眼,还有更过分的来回转几圈,每次都盯着我看一会儿,李主任的事情让我心有余悸,我现在还不想跟她们多做接触,于是我也只能选择关上门逃避。又坐了一会儿,我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中午本来就没吃多少东西,我的食量又大

  • 小说《不爱江山爱美人》之第7章 劣徒苏漓【7】

    原标题:小说《不爱江山爱美人》之第7章劣徒苏漓【7】小说名:不爱江山爱美人第7章劣徒苏漓从马车上走下来的那个男人,一身玄色缂丝长袍,身上还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而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此人那一张俊美无双的脸。苏漓拿眼瞟了一下,就不敢再看。传闻淮王殿下乃是京城第一美男,然而在此人面前,淮王只怕也会失了颜色。只是此人身份实在是太高,寻常的人,哪敢拿此人开玩笑,莫不是嫌命长了?秦夜寒几步走到了苏漓的面前,见她低垂着头,只敢盯着自己的鞋尖看,便只扫了她一眼,便与她擦身而过,进了内院。一直到秦夜寒走得远了

  • 小说《乡村爱情故事》之第7章 在家么【7】

    原标题:小说《乡村爱情故事》之第7章在家么【7】小说名称:乡村爱情故事第7章在家么“好了,别哭了。快点去吧,你的身体还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去了你雪梅婶家嘴甜些,让她再给你检查检查!”李玉凤叮嘱着。“嗳!我知道了!”李强心想就算你不说雪梅婶都会给我检查的,可是嘴上却不敢说,朝李玉凤挥了挥手,说:“婶,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可能会迟些时候回来!”离开了家门,走在村子里,这张雪梅家住在村子东头,她自己在卫生所上班,她男人更是村里的主任,权利大着呢,家里的条件相比较来说还算很好的。红墙黑瓦,院子被红砖砌的老

  • 小说《农妻玲珑:家有状元郎》之第六章以正清名【6】

    原标题:小说《农妻玲珑:家有状元郎》之第六章以正清名【6】书名:农妻玲珑:家有状元郎第六章以正清名里正拿着罪状看了一眼族老,直到对方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他这才埋头加上。写完以后,族老让人给陈赖皮按手印。李心慧强撑着,这会子风大,她仰头咳了咳,感觉胸口闷得很。族老拿过罪状给李心慧看,突然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小寡妇貌似不识字。然而就在他准备收回来时,只见李心慧拿过罪状细细地看了起来。字还是那个字,不过是繁体而已。字句简洁,却多了文言文的韵味。李心慧的嘴角抽搐几下,然后递给族老。眼见众人都有些愕然地看

  • 小说《爱上你,放过我》之06 和厉御南离婚我养你【6】

    原标题:小说《爱上你,放过我》之06和厉御南离婚我养你【6】小说名:爱上你,放过我06和厉御南离婚我养你末笙紧抓住厉御南的手臂,吃力的说,“是。”厉御南满眼血红,痛恨的目光注视着末笙,有失望,也有厌恶,“要是我再晚去一步,她就死了!”什么?末笙震惊,怎么可能会这样?末笙不太明白,昨晚纪向晚明明还好好的,哭着喊着要厉御南去陪她,她只不过挂了电话而已,就酿成这样大的事?“我不知道。”“是你见死不救,向晚向我求救,她被人抢劫,差点遭到强奸,在最后一刻打电话给我,你接了,你不但不救她,还不报警,如果不是

  • 小说《一见深情:顾少请负责》之第6章 今晚,就是你的了【6】

    原标题:小说《一见深情:顾少请负责》之第6章今晚,就是你的了【6】小说名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责第6章今晚,就是你的了“以她昨天的功绩,是应该的。”尚中校附和着说道。“还有,”顾凌擎的眸色更深,“今年的特种兵里特招两位医生,确保以后不会再紧急用上普通老板姓。跟歹徒斗阵是我们军人的职责。”“是。”尚中校恭敬地惟命是从。“今天的行程安排是什么?”顾凌擎利落的穿上了军装。那套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一身正气,光芒万丈。尚中校仰望的汇报道:“回首长,今天九点军区那边有一个会议,下午,是去观看内部阅兵仪式,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