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一品诰命夫人:国相枕边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7:46: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一品诰命夫人:国相枕边妻

第1章 讽刺,续弦正好

  “不,不要!”墨云锦猛然坐起,右手揪着心口的衣衫,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打湿,垂直黏在她的脸上,整个空间只听得她大口大口喘气的声儿。小百姓养生网

  “你醒了。”冰冷得没有一丝情感的声音响起,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不耐。

  墨云锦顺着声音循去,也是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处身床上,陌生的房间里摆设简单,一眼看去只有一张圆桌两张凳子。

  圆桌前,那人穿着青色长衫,背对床坐着,墨云锦看不到他的模样,却能感觉他浑身的冰冷气息。

  “既然来了相府,就要守相府的规矩。”如同低声的呢喃,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敲在桌面上。

  ‘笃笃笃’的声音落到她的耳里,还没从梦境里抽离的墨云锦,只觉心脏一紧,连呼吸都是困难的。原文http://www.xbxysw.com/

  相府?

  是了,自己已经嫁进相府。没有八抬大轿,没有十里红妆,甚至没有大红嫁衣。有的,是一身丧服,还有一道充满同情的圣旨。

  “墨将军劳苦功高,因意外离世,特赐将军府嫡长女墨云锦于丞相云殊为妻,以彰其绩,以慰墨将军在天之灵。”

  水云国与相邻的东离开战十年之久,终于凯旋回朝。谁料坚守国土的护国大将军墨祝融,未被倭寇杀害,却是在庆功宴上,因饮酒过量而亡。

  “墨将军尸骨未寒,本应守孝三年,他的嫡长女却要出嫁,真是荒唐。小百姓养生网

  “去你的守孝三年啊,墨家嫡娘子及笄两年之久,年已十七,再守三年都双十了!再说了,那是圣人体恤,能一样吗?”

  “撇去那些不说,我觉得两人蛮般配的啊,国相大人丧妻四年之久一直未娶,墨家嫡娘子曾经被退婚,娶为续弦正好啊。”

  娶为续弦正好……

  想到那些褒贬不一的嘲笑话语,墨云锦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是啊,她被退婚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吧。

  许是太久没得到她的回应,背对着她的人终于转过身来。

  如同上天精工雕琢过的俊脸印入眼帘,温润如玉。纵然神情淡漠,却意外地相融。

  “我已经做到你的要求,安置好将军府的姨娘和将军的遗孤,你该不会连相府的规矩都无法遵守吧。”

  他的话里带着讽刺,似乎在嘲讽她没有人情味。来自xbxysw.com

  也是,饶是谁遇上这种事情,第一时间想的应该是和家人相依为命吧。唯有她墨云锦,在父亲下葬,国相奉旨来娶时,提出要和将军府一刀两断。

  被认为冷血,又有什么错儿?

  思及到此,墨云锦也不解释,径直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条,正穿着绣花鞋时,只听一声冷嗤,“轻浮!”

  脚下动作一顿,墨云锦微微抬头,朝着他的方向看去,双唇微掀,“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这是轻浮?”

  “这是第一个你需要遵守的规矩。”他的声音越发冰冷,凤眼微敛,“我只有一个妻,但绝对不是你。”

  你不过是圣人强行塞到相府的!我不过是忠于圣人!

  墨云锦甚至能听出他心里真正的想法,面色一白,终究还是勉强地扯起嘴角,“早听闻国相大人与发妻情比金坚,果真闻名不如亲眼所见。”

  道完自己的佩服,墨云锦强忍着心中疼痛,甚是不在意地点头,“这个规矩,我守。”

  墨云锦清楚地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愕然,似乎她是多心胸狭窄的人,他也完全没想到她会答应得如此痛快。版权http://www.xbxysw.com/

  那种无言以对的感觉汹涌袭来,墨云锦抿了抿嘴角,“还有什么规矩,国相大人一并说了吧。”

  一句话吐一点,她怕自己会承受不住。

  “不要肖想你不该肖想的,这就是规矩。”简单明了的话从他嘴里说出,如同利箭狠狠地射在她的心口,刺进她的肉里。

  “所以,空有相府夫人的头衔吗。”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心无话可摧,纵然五年时间午夜梦回时,想起的都是他。

  她一直以为只要能嫁给他,心也跟着解脱了。推荐xbxysw.com原来,她也贪心,贪心要得更多更多。

  “我说了,不要肖想你不该肖想的。”话语凌厉如剑,那黑下去的脸似乎能滴出墨,他的眼里盛满了“我就知道你贪心不足!”的字样。

  墨云锦想笑笑不出来,想哭她却早已经没有眼泪,她无比艰难地扯起一个笑容,“好。”

  话落人走,如人走茶凉。他毫不留恋地离开,如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

  腰背挺直而坐的墨云锦,瞧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如同没了脊椎骨,径直跌在床柱上,与床柱碰撞发出“砰”的声响,她却毫无知觉。

  不过一盏茶功夫,门外传来了沉甸甸的脚步声,待到来人进入房间,墨云锦已经若无其事地坐在床边,哪里还有半分颓废模样?

  “夫人,请不要坐在床上。”来人朝着墨云锦的方向,一板一眼地说着。

  那是一个身形极为富态的嬷嬷,大概四五十岁,给人一种古板的感觉。

  墨云锦眉头微拧,“你是谁?”

  “请夫人做好了再跟老奴说话。”嬷嬷抖着身上的肉,说出的话语如同训斥。

  奴大欺主,墨云锦怎么不懂得这个道理?看这嬷嬷也不像个善茬,不照做?是想以后没好日子过?照做?只怕以后的日子打雷下暴雨吧。

  “你确定自己是奴才而不是主人?”欺软怕硬的人墨云锦见多了,一时的妥协只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没完没了的麻烦。

  深知其中道理,墨云锦又怎么会妥协,她目光炯炯地盯着面前的嬷嬷,“有奴才会这样对主子说话的?”

  嬷嬷一怔,眼中有些不明,不是说将军府的嫡长女被退婚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是一个没勇没谋的病秧子吗?

  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啊!

  虽然心存疑虑,嬷嬷依旧坚定自己的立场,“老奴的主子已经不在人世。”所以你根本不是我的主子!

第2章 警告,别忘了你真正的主子

  “所以呢。”墨云锦觉得讽刺,这是在为自己已去的主子讨公道来了?

  “国相大人吩咐老奴前来侍候。”嬷嬷说得理所当然,哪里有半分侍候的模样?

  是他?

  墨云锦显然有些不相信,但相府除了他能做主之外,好像没人了吧,所以只是她自己不愿意相信事实吗?

  自嘲一笑,墨云锦依旧没有妥协,“是吗?那我可得好好地问问国相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了。”

  说完她便从床上站起,作势往外走。

  嬷嬷脸上闪过一丝错愕,眼中夹杂着复杂,大步地拦在她的面前,“夫人,请您不要为难老奴!”

  真真是说得好理直气壮,她这个当事人几乎都要当真了呢。

  站在嬷嬷的面前,她与嬷嬷形成极大的对比,一瘦一胖,一高一矮,仅是身高上的造势,她已经完全碾压嬷嬷。

  不言语便有被压迫的感觉,嬷嬷有些喘不过气儿,她呼哧呼哧地说道,“夫人,请您不要为难老奴!”

  嬷嬷依旧坚持,只是语气不同于刚才的凌厉,反倒有种求饶的味。

  然而,墨云锦依旧不说话,她只是静静地站着,亲眼看着面前的嬷嬷从一开始的细汗,到后来的大汗淋漓。

  看似饱满的双唇微掀,墨云锦神情淡漠,“你若觉得为难,便让国相大人评评理,再不济,自己请辞不做。相信国相大人深爱他的发妻,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嬷嬷喉咙一紧,干涩得连唾沫都没有一星半点,国相大人当然没有亏待她……

  “要不,我现在亲自去与国相大人说明,相信他愿意让你安享晚年。”

  墨云锦当真绕过嬷嬷往外走,倒是嬷嬷脸色一变,再次拦住墨云锦。不过这一次她在左侧,倒是没有刚才的霸道。

  “是,是老奴过分了,还请夫人恕罪。”无法想象这些话被推到国相大人面前,会引起什么样的事情,她不能丢了这份差事。

  得饶人处且饶人,墨云锦深知不出意外,自己大半辈子得在相府耗着,面前人虽然是个奴才,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纵然身份低下若是倾尽全力,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麻烦。

  她只想安心过日子罢了,自然不想把人得罪透了。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很抗拒我的到来,但皇命所致,我再不济对外也是相府的夫人,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清楚。”

  她是喜欢云殊,甚至有种爱而不得却也要努力得到的念头。但这个时候嫁给云殊,又何尝是她心中愿意。

  “是。”嬷嬷本来觉得她狐假虎威,可是越往下听她心里越发发怵。

  就算是国相大人不喜,也不能明目张胆对新进的夫人太过分,不过是把夫人安排在离正房极远的西边院子,眼不见心不烦也是为了防止招来事端。

  她一个奴才,不过是侍候过已逝的主母而已,树倒猢狲散,何况她一个小小的老奴才!

  墨云锦能察觉到,嬷嬷在听了她的话后思考一番,也有了一丝忌惮,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在一边的圆桌坐了下来。

  而她所坐的凳子,正好是云殊坐过的。

  ……

  一晃眼的时间,墨云锦来到相府已经第三天,生活好像没什么变化,她一直窝在苑里不曾踏出门一步,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曾经她也是期待如同在天空翱翔的雄鹰般,领略大江南北的景色。

  苑落里的地方并不大,清简得只有一张石桌,两张石凳。墨云锦自己也会收拾,直接在苑落的一棵树下,给自己做了一个极为简单的秋千。

  云殊前来时,正好看到她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微风拂过她的脸,散落在她面前的青丝飘起,她的脸上似乎有着化不去的哀愁。

  “夫人,大人来了。”刚从屋内出来的嬷嬷,瞧着她们的国相大人正站在院门口,连忙上前提醒墨云锦,而后快速地走到云殊的面前,恭敬地开口道,“大人,您请进。”

  果然,这个夫人还是有一定潜力的,纵然国相大人对小主人情深,可国相大人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啊!对上这样一个美貌的妻,难不成还不动心?

  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思及到此,嬷嬷心里抱满了对墨云锦的希望。

  “让她准备一下,本相要带她回门。”云殊在心里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踏进苑里,反而转过身子,背对着嬷嬷。

  已经从秋千架上下来的墨云锦正欲上前,瞧着他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背影,终究还是默默地缩回自己抬出的脚。

  “夫人,上去跟大人打个招呼啊。”辗转回来的嬷嬷连忙劝着墨云锦,“男人嘛,不都是希望自己的妻端庄善良又体贴吗,您服个软,说不定大人……”

  “够了!”

  “好了。”

  两个不同的声音响起,前者夹杂着怒气有着隐忍,后者则是风轻云淡,毫不在意。

  “别忘记了你自己的主子是谁!”掺杂着怒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只见云殊的脸上深沉不已,捎带着愠怒。

  嬷嬷浑身一颤,直接跪倒在地上,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是,是,老奴不敢忘,不敢忘。”

  她倒是希望能忘,巴不得忘记!但是,她忘不掉,午夜梦回她还能清晰地看到那张脸出现在面前!

  “起来吧。”低叹的声儿响起,云殊似是怀念又似是感叹,“泽儿在世时,对你这个奶娘是最好了,若是她还在,见到今日这般情景,该怪我了。”

  墨云锦没离开,她亲耳听见他的感叹,亲眼看见他说起“泽儿”时,眼中满满的深情和怀念,似是那人没有离去,依旧活在他的心中。

  她看到他宽容地把嬷嬷扶了起来,完全没有一个国相的架子。心在一瞬间抽痛,墨云锦不由自嘲,你不是早已经知道他对那个女子深情似海吗?

  你不是告诉自己,只要嫁给他就可以了吗就满足了吗?现在呢,现在你心里还这么想吗?

  墨云锦不由一遍又一遍在心里问着自己,是不是嫁给他就宽心了,是不是嫁给他心里那股积压多年的不甘心就烟消云散了。

  然而,她得不到答案。

  “不是说了,要你回去准备一下,我带你回门吗?”极其不耐烦的话语落下,墨云锦抬头,瞧着他哪里还有刚才的宽容,有的是不耐和厌恶。

  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既然不愿意,没人强迫你陪我回门。何况,嫁进相府之时,我已经说过和将军府毫无干系!”

第3章 震惊,重兵把守!

  她也许是有情绪的,却被她的冰冷所掩盖,能够听到和体会到的,皆是她的无情。

  云殊面色一冷,横眉冷眼,“你当真以为本相闲着无事?”若不是圣人特意交代,他怎会前来陪她回门?!

  “不然呢,难不成还有人强迫你不成?”墨云锦冷嘲,“没有强迫你娶我,没人强迫你让你逝去发妻的奶娘照顾我,更没人强迫你陪我回门!”

  站在一边的嬷嬷脸色跟着一变,她连忙朝云殊的方向瞄了一眼,直接走到墨云锦的面前,低声地哀求道,“夫人,您真的别说了,老奴陪您进去换衣服……”

  “不用换了!”云殊直接甩袖转身:“这般无情无义之人,不需要回门!”说完,他当真毫不留情地离开。

  站在一边的嬷嬷,在云殊离开后顿时懊恼地嘟囔,“夫人,您这是何必呢,跟大人怄气,对您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您倒不如顺着大人,以后也有好日子过啊。”

  她可是还盼着,能够跟着这个新主子过上好日子啊!

  “他并不愿意把你安排到这里。”陈述般的语气,没有一点温度的双眼落在嬷嬷的身上,看得嬷嬷心里都跟着冷凝,“为什么要主动来到我这里。”

  她似在询问,语气笃定不已,哪怕是经历生离死别的嬷嬷,对上她的话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说!”

  一个字却积压了许多情绪,如同下一息会崩盘而出,嬷嬷哆嗦不已,根本不敢对上墨云锦的眼,“是,是老奴主动要求前来照顾您的。”

  “老,老奴本来是想为难夫人,让夫人知难而退离开相府。”越说嬷嬷的脑袋越是低得厉害,或许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做法实在过分吧!

  “后来你觉得,让我离开相府倒不如让我留在相府,说不定我哪天入了他的眼,你的好日子也跟着来了,是吗。”

  不知道是她的话戳中了嬷嬷的心思,还是嬷嬷本来就心虚,听着她的话,嬷嬷用力而肯定地点点头,“是。”

  “我还真为你的主人感到不值。”墨云锦呵了一声,转身养上房走去,没一会的时间她的身影消失在嬷嬷的眼底。

  嬷嬷出了一身冷汗,肥硕的身子跌坐在地上,等到墨云锦出来时,已经换过一身素服。

  还没等嬷嬷反应过来,她已经径直踏出院门,头也不回地离开。

  “大人!夫人离府了!”

  虽然对相府的格局并未有一点了解,甚至连嫁进相府时,都是昏着被抬进来的。但是难不倒墨云锦,因为她的方向感、辨识度高于常人。

  哪怕把她放在一个陌生的大丛林中,她也能够根据自身条件,选择最有效的方式离开。

  小小一个相府,只要她愿意还真的无法困住她。

  出了相府,墨云锦直奔一个方向而去,那里是她的将军爹爹墨祝融的坟地。

  坟地向来处于高处的山坡,墨祝融是水云国的护国大将军,坟地所在之处也是皇帝精心挑选好的。

  不管是风水还是地方,都是极佳的。

  墨云锦徒步来到坟地所在之处时,居然看到有重兵把守。她眉头轻蹙,心里浮起一种怪异的念头。

  “站住!你是何人!”墨云锦刚出现,那守在墓园前的守卫直接把剑架在墓园前,作势拦住墨云锦。

  心底疑窦重生,墨云锦轻掩思绪,敛着眼眸轻声道,“我是来拜祭将军爹爹的。”墨云锦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守卫的面前,以示自己的来意。

  “拜祭?”守在墓园门口处的两个守卫面面相觑,低着头交头接耳。

  墨云锦隐隐听到几个字眼,“圣人、国相、一起、命令”……

  虽然听得不大清楚,但仅凭几个字眼,逻辑性极强的墨云锦大概已经联想出来。

  皇上下了命令,国相大人会和夫人一起前来!

  墨云锦心底的疑惑越发大了,不是说将军爹爹是饮酒过量而意外身亡吗?为什么墓园还有重兵把守?

  “不行,你不能进去。除非你能证明你自己的身份。”经过商量,守卫最终做出决定,似乎担心墨云锦会误会,他们特意又添上了一句。

  证明自己的身份?祭拜将军爹爹居然要证明自己的身份?

  “为什么。”纵然知道自己询问也不会得到答案,墨云锦依旧多余地问出口,“我不过是要祭拜自己的爹爹,你们有什么资格不让我进?”

  她的话语格外的清冷,却透露着一种倔强,凤眼眉梢上挑,她径直往前迈进一步,“我要祭拜将军爹爹!”

  守卫哪里想到她会如此坚持,先不说他们守在这里根本没人前来祭拜吧,就说有人前来,瞧着他们都赶紧夹着尾巴逃了。

  反倒是面前的女子,一身素服,三千青丝披在身后,手中拿着简单的纸钱,一副你不给我个说法我非进不可的架势。

  守卫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以剑为十字架拦在墨云锦的面前,一言不发。

  墨云锦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本来以为将军爹爹真的是意外身亡,可现在连墓园都重兵把守!若说其中无鬼,她绝对不信!

  心里的信念一下下扩大,墨云锦一步一步逼上前。守卫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甚至厉喝出声,“再上前一步,别怪我们不客气!”

  “我说了,我要祭拜将军爹爹!”清冷却笃定,她眸色里尽是坚定,素色绣花鞋再次往前一步。

  锵锵!

  佩剑出削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守卫二人径直把刀剑放到墨云锦面前,警告之意格外明显。

  然而这一招并没有吓唬到墨云锦,她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更上前一步,依旧是那句不变的话语,“我要祭拜将军爹爹!”

  守卫脸色都变了,只见她要突破界限,有命令在身的守卫也顾不上她是个女子了,手中的佩剑直指墨云锦!

  眼见剑尖直指她的脖颈,千钧一发之时,只听一声:“剑下留人!”

一品诰命夫人:国相枕边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一品诰命夫人 或 国相枕边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邪咒鬼探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咒鬼探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邪咒鬼探第十一章玫瑰诅咒话是这样说,但我还是心知肚明,现在外边儿乌漆麻黑的,就算她敢走,也没处可去。我偷偷瞄了她一眼,果不其然,这丫头刚把门拉开,看见外边黑漆漆的夜色,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畏惧。她可能是想起红毛鬼的事情,连忙把给门关上,一溜小跑跑到我面前:“喂,折腾人也不带这样干的吧,荒山野岭的你让我上哪儿去?”“我可没折腾你。”我淡淡地说一句,继续看着我的书:“现在还早,你可以再睡几个小时,天一亮我委屈一下,带你去省城。”“你……”她气得咬牙切齿,

  • 小说诡案七宗罪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诡案七宗罪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诡案七宗罪第十一章:殡仪馆惊魂(二)什么声音!声音很是细微,但是由于停尸房内犹如死一般沉寂,而黑暗更能够衬托出寂静。所以任何声音,都可以在此刻的停尸房内被不断的放大。这不是幻听,轻微的敲击声响没有规律杂乱的传来。而陈颖,很明显也是听见了这不断的敲击声,目光朝着四周不断看去。很明显,停尸间内此刻就我和陈颖两人。可那不断传来的异响,究竟是怎么来的。“应该是闹耗子吧!”莫名声响的传出,让此刻的我脊背一阵发凉。“咕嘟”一声吞了一口口水,很明显的我能够感

  • 小说凶案现场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凶案现场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凶案现场第11章血腥现场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等待,过了几分钟,一辆警车在我面前停稳,陆江坐在副驾驶,脸色铁青,对我使了个眼色,我赶忙钻了进去。车内,没有看见杨秒的身影,大概是牵扯到内鬼,陆江也怀疑到杨局长身上。陆江驾驶,没有第一时间开始,转回头,看了看我和汤文军,“你们吃夜宵了没?”为什么要这么问我们,晚上临睡觉的时候,吃了一碗泡面,有什么问题吗?汤文军显得死气沉沉,经过了解,天都市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凶杀案。国内一线歌星——安艳艳,首场演唱会安

  • 小说徒罪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徒罪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徒罪第十一章直播视频因为被谁下了药导致的,有人故意不想让我们知道某些事情,但是结果令人有些沮丧。“刚才一番体检下来,单陵没有你们说的吃了什么药或者被人施了蛊什么的,应该就是正常的神经问题,我介意你们带他去精神病医院看看,我们这里只能帮他取出针管把伤口包扎一下。”医生说着开出了几件涂伤口的药。“医生,他昨天还好好的,今天突然就发疯胡言乱语,你知道这个是什么造成的吗?”骆松将单子交给了其他两位警员命他们去拿药。“这个我也不好说,可能是惊吓过度,也可能是别的原

  • 小说殄官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殄官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殄官011.提灯小鬼原本整个村子就静个非常阴森,突然,我们身后来一句你们找谁。我跟叶倾城回头一看,两人都吓了一大跳,一个穿着麻衣的小女孩不知何时站在我们身后不足两米的位置,手里还提着灯笼,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我咽了咽口水,问,小妹妹,请问刘越老叔的家在哪里?她指了指我们身后,说那就是,说爷爷去年就开始没回过家,奶奶也躺在床上大半个月不吃不喝。刘越去年开始就没回过家,这怎么可能,还有,谁能躺在床上大半月不吃不喝的?除非是死人。看这小女孩撑死也就五六岁,也许

  • 小说鬼魂的名义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魂的名义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鬼魂的名义第十一章逼上梁山就在鬼差即将推门进来之时李达反而将他推了出去,然后把门给关了,然后自己和鬼差在外面理论。“刘俊,还看什么?我们快点藏起来吧!”零零一焦急道。我走到门边听着外面的情况说道:“往哪躲啊?要真进来搜肯定能找到我们,所以就别白费力气了,还是看看外面的情况吧!”“牛哥,你总算是来了,你这鬼差新招来的吧?连我的房间也敢搜?”李达在门外说道。牛头哈哈大笑道:“哟,这不是李达老弟吗?这么久不见我还以为你已经投胎了,怎么又来我这了啊?也不跟

  • 小说魍生殿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魍生殿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魍生殿第十一章蹊跷的意外此时虽然阳光明媚,秋风清凉,但是李夫人满脸惊恐地直往后退。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让她的面容更加的可怖,我和美少妇一时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猫叫还在继续,一声一声,如同重锤重重地击打着李夫人。李夫人对着我和美少妇凄凉一笑,然后用头去猛撞墙壁。“是她……是她回来了……”殷红的鲜血顺着李夫人的额头流了下来,因为一声猫叫,李夫人突然失去了理智,彻底的疯了。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太过诡异,银爪黑猫李夫人不是第一次见,也不是第一次听到它的叫声

  • 小说凶宅笔录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凶宅笔录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凶宅笔录第0011章十点公交车这世上肯定没有卖后悔药的,就算现在转头回去,煮熟的鸭子也飞了!我们之间注定没有结局,甚至就是我一个人在想入非非而已。我所在的这家公司专门做房产交易,放在桌面上的文件里城里各个区域的房价都有标注,只要上门的房子比这个价格低,公司就有钱赚。我今天来的这个区域,别看偏,当年也是繁华一时,而且这里的房子多是那种跃层或者是别墅,随便一间至少一万以上,刚刚看完的那间老宅子少说也有二百平,折算下来几百万。我靠,几百万,我怎么就没这么一

  • 小说诡棺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诡棺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诡棺第11章面对可是没走多远,发现身后总是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无法消散,却变得更是严重。我就在想,究竟是怎么啦?一回头,看到的是小翠那张十分可爱,俏丽的脸蛋,连同她那曼妙,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真的十分唯美。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正好小翠也看到了我,我们四目相对,那一瞬间总感觉有一股暖流,已经变得灌注在了我的全身。这感觉真的挺不错的,我就想要这样的感觉。小翠问我,到底怎么啦?我也想说点什么来着,可是却忘记了,完全就是一副色迷心窍的样子,我也知道这样的样子真

  • 小说尸魂录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尸魂录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尸魂录第十一章玉米地里的一幕我没有脚!刘笑笑的话如同一道霹雳震的我有些发懵,震惊中我瞪大眼睛顺着裤腿朝下望了望,这一望更是吓得不住颤抖。我的身子是飘着的,小腿以下空荡荡的,整个人就那样的悬着。怎么会这样,小时候听上了年纪的老人说过,只有人死后成了鬼魂才会如同雾气一样的飘着,才会没有脚!鬼魂是飘着的,鬼魂没有脚!我死了吗?我成了一个鬼魂了吗?我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我怎么一点的不知道!怪不得我和王奶奶打招呼她不搭理我,怪不得站在陈寡妇的面前,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