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是焰少的情人】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4:56:1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是焰少的情人

第001章 我是焰少的情人

双手撑着冰冷的防弹玻璃,焰寰紧紧地抵着我不着寸缕的身体,我像一只壁虎般随着他激烈的冲撞,雪白的身体颤抖不止。阅读xbxysw.com

由于他的大力,我的双唇死死地贴着冰凉的金属,白茫茫的雾喷出,收入眼底的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国际繁荣大都市。

楼下,霓虹灯交相辉映地闪烁着,斜对面烫金‘大上海’几字刺疼我的双眼。

上海,自古以来,承载了多少少男少女的梦。

我的故事便是从这座城市开始的。

三年前,我被男友带到了这座梦幻一般的城市,当我正做着与男友双栖双飞美梦的时候,他却将我卖进了‘大上海’夜总会。

陌生的世界,我向命运抗争过,但,在我收到哥哥来信说母亲脑子里长了瘤,无钱医治只能等死的情况下,我便咬牙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分心,身体里的撞击更为激烈。来自xbxysw.com

焰寰,他是我入行以来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入行两年多,我与他一直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

这种关系很简单,他给钱,我奉献身体,只要他过来,我便使出浑身解数讨他欢心。

我知道,很多人瞧不起我所从使的职业,为了母亲能活下去,我又有什么办法?

扳过我的脸,他凝视着我,玻璃窗上倒映着两具纠缠的身躯足够令人喷鼻血。

俯下头,灼热的气息喷吐在我的脸孔上,引起我肌肤的阵阵颤粟。

灼灼的凝视,那对深邃如大海的黑眸似乎是想要看穿我。

在他锐利目光的审视下,我几乎无所遁形。【我是焰少的情人】小说在线阅读

心儿怦怦直跳,因为昨晚背着他,我被人带出了台,虽然那客人最后并没有得逞,可是,焰寰一向喜欢干净听话的女人。

焰寰,上海滩踩在金字塔顶端神一般的男人,能成为他的情人,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我应该惜福,昨晚的事实在是太特殊,要不是为了救我的好姐妹妮娜,我也不会……

当他的视线落至我腰间时,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眼睛中闪过的一丝薄怒神彩。

心儿跳如雷鼓,我讨好般将唇凑上,唇才刚刷到他的唇丁点,他却一把将我推开,力道不是很重,但我还是从他身上滚落到地。

难堪的姿势让我倏地一下脸红了。

望着他铁青的面色,我才想起‘唇’是这个男人的禁碰区。

“焰哥。”我轻喊。说明xbxysw.com

他是我的金主,只有讨好他,我才有挥霍不完的钱财,才会有好日子过。

点了一支烟,慢悠悠吸着,伫立在窗前,秀挺的背影衣冠楚楚,而我却毫无一丝的遮蔽物。

就仿若,他是天上的云,而我是地端的泥。

低垂着头,望了望腰际间那枚枚淡淡的红痕,尽管是抹了厚厚的粉也没能遮住。

焰寰的事情很多,一般情况下,他都会周三周五抽时间过我这儿住,其余的时间住在自己南区别墅里。

今天是周二,他却杀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知道,他是在为昨夜的事生气。说明xbxysw.com

拿了衣服穿上,我说,“焰哥,昨晚,那几个人实在是太过份了,你知道的我与妮娜的关系,我不可能……不管。”

我是麻着胆子将这话吐出来的,说完,含笑的视线死死地盯望着他,深怕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

空气里是一阵冗长而压抑的沉默。

半晌后,他扔掉烟蒂,转过身,看我的眸光冰冷冷的,“秦瑟柔,,我喜欢听话乖巧的女人。”

“我知道……下不为例,焰哥,好么?”我走过去,纤纤玉指挑开了他胸前的衣襟,在他裸露的肌肤上画着圈圈,竭尽魅惑之能事。

当我听到了粗喘的声音传来,便知道自己挑逗成功。

“欠操。网站xbxysw.com”粗嘎的男性嗓音饱含情欲。

然后,他将我按压在地毯上……

这一次,我心底涌起了一缕小邪恶,我没让他再穿着一身人皮,玉指不停地剥啊剥啊,是呵,凭什么,他隔着一层衫,我就得毫无保留如一颗剥掉皮的葱。

第一次,我与他祼呈相待行尽一切欢乐之事。

第002章 客人点名要我

事毕,他穿上了衣服,男人是天生的衣架子,黄金比例身材,穿什么都能张显他尊贵的气场与男性独特的魅力。

我知道他要走了,我把他送到了门口,站在玄关处,我替他整理着歪掉的领带,他如黑礁石般的眸子幽深望不到尽头, “这个星期没时间过来,记得向我保证过的话。”

我冲着他拼命地点着头,脸上也拼命地挤着笑,“焰哥,放心,我会乖乖的等着你回来宠幸我。”

也许是满意我的态度,拍了拍我的脸,他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向了不远处停靠的那辆豪车。价值两千万的兰博基尼。

他的助手刘瑞杰 ,一个年轻长相斯文的小伙子早已等在那里。

等他上车后,刘瑞杰也坐了进去,车子在我的视线中绝尘而去。

送走他, 我一颗紧崩的心弦才得以松懈下来。

是呵,自从两年多前的一个夜晚上了他的床,每每面对他,我总是提心吊胆,不仅仅只因为他是我的金主,更重要的是,他那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他话不多,我们在一起时,他出口的话也最多不过是寥寥几句。

这样更让我感觉,屋子里空气里的窒息,与他在一起,我是压抑的,我知道,那是天生的自卑心里再作怪罢了。

化了一个淡妆,脖子上清清浅浅的吻痕,让我想起了昨夜他狠厉的惩罚,那可是往死里折腾我,尤其是腰部,淡淡的青色痕迹已经一大片红痕重重盖住,这是他霸道的烙印。

为什么要这样呢?

我想,像焰寰那种家庭出生,那种身份的男人,只不过是觉得自己的玩具被人沾了后的恼怒而已。

选了一条粉白色的丝巾围在脖子上,再挑了一套无袖白色长裙穿上,头发中分披散在肩头,我那如仙女儿一般的气质就出来了。

美丽,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是店里姐妹们羡慕我的地方,再加上我一向话不多,一向总是默默地坐在角落,那份楚楚可怜的忧郁总是能不自禁吸引客人们的眼光。

男人都喜欢保护弱小,这能让他的自尊心得到满足。

也许当初,焰寰就是这样看上我的。

“瑟柔,你可来了。”叫我的是一个身材高挑,混血儿五官,打扮的很是滟丽的女人。

“花经理。”我向她点了一下头。

“瑟柔,你家那位走了?”

“嗯。”我知道她口中‘那位’便是指我刚送走的焰寰,我们这个圈子,被包养的女人都会这样称呼。

“昨儿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知道花灿灿是真的在为我担心,我很真诚地回答。

“不算太生气吧。”

“还不算太生气,瞧你,连脖子都围上丝巾了。” 花经理看向我的目光极其地暖昧。

“焰哥很猛吧?”这种话她可以肆无忌惮地问出口,可是,我没办法直接了当地回答。

“知道他没少折腾你,今儿晚上,让妮娜那小妮子请客 ,都是她惹出来的祸。”

花经理开始数落着妮娜。

就在此时,有一抹撩人的身影跨进了‘大上海’门槛,她的妆化得很浓,看不出五官真正轮廓,头发高高绾于头顶,有些逢松,有两缕还垂在了肩头,她穿的是吊带裙,一根细细的肩夸在了手臂处,胸前的乳沟露得很深,脖子上也印了几个红痕印。

看得出来,是刚刚侍候完了客人归来。

“玉莲回来了。”

没有回答,也没有点头,总之,女人的脸孔很冷。

为自己点了一根烟,玫瑰红的唇瓣开始一个劲儿地猛吸指尖的香烟。

“那老男人劲儿不大,你不爽?”花经理关切地问。

“没几下就完事了,还能怎么爽?”陈玉莲典型的一脸欲求不满。

将一口烟吐到我的脸上,透着烟雾,我看到了她唇际扯出的一抹浅笑,“琴柔,还是你家那位好,长相好,又有钱,就是不知道一夜能有几次?”

陈玉莲曾是‘大上海’夜总会的台柱子,像明星一样,曾红过一时,据说,当年捧她的男人很多,不过,这个圈子就是这样,谁又能保自己永远受男人们的青崃与喜欢,纵然是再红,风一吹也就过了。

在得知我被焰寰包下的那一天,我知道她嫉妒的眼眶发红。

她不喜欢我,只是碍于我身后有焰寰,不太敢明目张胆地欺负我。

我不太喜欢与人谈论有关焰寰的事,所以,对她的提问,只是礼貌性地回了一记淡笑。

花经理凑上前悄声告诉我。

“琴柔,888号包厢里的客人点名要你去,我知道焰哥早就打过招呼,可是,琴柔,罗总这次也没办法……”

花灿灿没说完,我已明白,即然来的客人连罗总都没办法挡,也不惧怕焰寰的势力,那这拔客人就真不是一般普通人了。

我冲着花经理点了点头。

便举步向花经理所说的包厢方向而去。

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焰哥’二字。

“明天晚上,我有几个大客户需要谈,你带几个得力的姐妹过来。”

低沉浑厚的男人嗓音是我熟悉的。

“好,焰哥,包在我身上,一定给你搞定。”

“别太想我。”

“要想啊,怎么办?焰哥。”

我故意嗲声嗲气地回。

“小妖精。”他在电话另一头骂。

“安份点,不然,看我不弄你个死去活来。”

言语间尽显暖昧,也带着浓郁的告诫,我知道昨晚的事情并没有过去。

焰寰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男人,我真的怕有一天他会找我算总债。

毕竟,我现在也正做着他不喜欢的事情。

“不会,焰哥,嗯。”

收线时,我听到身后有一记酸酸的话传来,“烂成那样,小心有一天被焰寰给操死。”

我知道这是陈玉莲的声音,可是,我采取了漠视的态度。

对于这个女人,我向来都不想与她去争抢什么。

尽管暂时有焰寰为我撑腰,但,我还是不想去招惹她这种心狠心辣,连自己孩子都可以掐死的女人。

来到888号包厢,轻叩了门,在得到里面的人许可后,我推门而入。

“唉哟,我的小祖宗,你终于来了。”

向我迎来是一个穿着灰色西服的男人,他理着小平头,年纪大约在三十左右,是‘大上海’的常客,曾经带过我的好友妮娜出场。

是一家中型公司的老板,名叫刘张军毅。

因为妮娜的关系,张军毅与我还算是熟悉,这个圈子,我就像是身上帖了标签,谁都知道我是焰寰的女人,这样的身份,让许多垂延我美色的男人们就算有色心,却没有色胆敢动我。

张军毅便是其中一个。

我随他进去后,一眼就看到了紫檀色沙发上坐着的另一个男人,一身白色的西服,看起来有些冷酷,修长的腿叠起,左手臂搭在沙发椅靠背上,右手则端着一杯红酒,模样看起来随性又优雅。

从他身后站着的一排高大庄严又严肃的保镖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出色的男人,无认是长相,或是他身后的背景。

镜片后那双眼睛有着洞察人心的能力,更像是一口枯井,让人一眼望不到尽头。

不知为何,被他这样看着,我感觉背脊有些生寒。

“许哥,这就是秦瑟柔小姐。”

张军毅向男人报备,也不敢随便开口,站在一旁唯唯诺诺地等待着,似乎,没有男人指示,都不敢有下一个动作。

自古上海滩很乱,让张军毅如此马首是瞻的男人,连罗总都应付不了,甚至连面都不跟我见的逃辟态度看来,这个许哥定然是上海滩与焰寰势力不相上下的大人物。

房间里很是安静,静得连针落地都能发出巨大的声响。

“秦瑟柔,大上海的红牌。”

男人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明灭的光影不时映照在他的脸孔上,我能清楚地看到他薄畔勾起的那抹不怀好意的浅意。

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打发的男人,我踩着五寸高跟鞋迎上前。

“许先生,我是秦瑟柔,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为了向您陪罪,自罚三杯。”

说着,我便为自己倒了三杯酒,一口气连灌了自己三杯。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没有酒量是不敢上台陪客人。

而在跟焰寰之前,我曾坐过三个月的台。

俗话说,女人天生带三分酒量,再加上,三五不时,我还会与姐妹们小聚一下,酒量自然早练出来了。

“秦小姐果真是女中豪杰,来,肖小姐,咱们一起敬许哥一杯。”

张军毅执起杯子,向我递了一个眼色。

我立刻跟着他端起了杯子。

在我们举着杯子,都略显有些尴尬的时候,姓许的才慢悠悠端起了面前的杯子,象征性地冲着我们扬了扬,连杯子都没碰到,把酒杯递到了自己的唇边,唇沾了一小口后就将杯子放下了。

“肖小姐真是魔鬼身材,天使脸蛋,难怪能将焰寰迷得神魂颠倒。”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果然是冲着焰寰而来。

第003章 今儿就点你台

“许先生,我是陪过焰先生几次,可是,我与他之间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不疾不徐的解释。

焰寰是一个有老婆的男人,他的妻子大有来头,我不清楚这个姓许的男人真实的身份,也没弄明白他与焰寰之间的关系,更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矛盾。

跟了焰寰两年,我们之间除了床上关系外,再无其他。

我从不过问他工作与家庭之间的事情。

当然,在跟他的第一天,他就警告过我,让我别妄想从他身上

想得到不该得到。

尤其是爱情与名份。

而我的隐密身份便是焰寰的情人。

我的回答,并没让他吃惊,他只是一瞬不瞬地望着我。

片刻后,笑了,“不愧是焰寰,连跟他睡过几次的女人,都能这样维护着。”听得出来,这并不是真心的表扬,而是酸楚的讥讽。

这时候,我非常庆幸焰寰不在,他那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肯定接受不了这男人的讥诮表情与酸不啦叽的话语。

“张总,有些渴,让服务生去拿些果汗进来。”

“是,许哥,我马上去。”张军毅是聪明人,知道这是在故意支开他,便屁颠屁颠赶紧离开包厢。

一排黑衣保镖也在男人的挥手中退走。

包厢华贵的门扉阖上了,偌大的空间就独独盛下了我与他两个人。

孤男寡女的相处总是令人尴尬的。

幸好我不是普通的女人,面子矜持对于我们这种女人来说值不了几个钱。

在他撑起身向我走过来之际,从荼几摆放的水晶果盘里,我随手捞了一颗葡萄递过去,“许先生,吃颗葡萄。”

垂下眼,瞥了我指尖的紫葡萄一眼,他扯开了薄唇,悄无声息地笑了。

那笑,不染尘埃,云淡风清。

突地,他的长指捏住了我的下巴,抬高,头埋到了我的肩胛骨处,因为他突如其来的靠近与无礼的动作。

我不自禁地挣扎了一下。

没想,他捏握的力道加重,疼得我几乎眼泪都快滚出来了。

“在为焰寰守身?”

“不……不是,许先生,您真的误会了,我与焰老板真的不是很熟。”虽是解释,可是,我并没有太慌乱。

“好,即然如此,我相信你,脱了。”

他最后吐出的两字吓得我心肝俱裂。

“听不懂人话?”修长的指节伸进了我的衣裙领口。

并没让他往下,我便抓住了那几根游离如蛇的指节。

“许先生,我虽因母亲病重而坠身风尘,可是,来这儿消费的客人都知道,我是卖笑不卖身的。”

其实,这也是我长久以来坚持的原则,当然,除焰寰外。

焰寰始终是一个特例,因为,他保住了我的母亲,让人医治好了我母亲的病。

也许是报着感恩的心态,也或者还有其他的什么因素。

“好个卖笑不卖身。”男人狭长的眸子微眯,这时候,我才看清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波光鳞鳞,如一汪深幽的玉泉。

眸子深处的轻蔑与鄙夷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今天,我偏要上你呢?”语气是霸道而张狂的。

“对不起,许先生,我笨手笨脚的,恐怕侍候不了你,要不,我去叫其他姐妹来,挑‘大上海’最美清纯最解风情的姑娘来。”

“价钱随便你开。”说着,他从西服口袋里摸出一本支票以及一支墨水钢笔。

一种羞侮袭上心头,强压下这种感觉。

对于一个坐台小姐来说,这种感觉根本不应该存在。

我维持着职业般的微笑“许先生,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

“秦瑟柔。”陡地,他就发怒了,将支票薄砸在了地上,指着的我鼻子狠狠地骂,“别以为有焰寰为你撑腰,你就扬武扬威,告诉你,焰寰回洋人街,现在自顾不暇,没功夫来解救你,问你意愿,那是给你面子,即然这面子你不要,我许墨绝不会再给。”几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低沉的声音冲着外面的人冷喝,“把罗辰给我叫过来 。”

我是焰少的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是焰少的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活动预告|彭学明长篇纪实散文《娘》(全新修订版)首发式即将举行

    活动预告|彭学明长篇纪实散文《娘》(全新修订版)首发式即将举行山东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昨天点击山东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关注著名作家彭学明2018年7月21日上午10时,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彭学明长篇纪实散文《娘》(全新修订版)在第28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期间,将于深圳会展中心举行新书首发式暨现场签售会,隆重与读者见面。封面绘者、素有“中国毕加索”之称的著名画家熊庆华,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文艺评论家李掖平教授,也将应邀出席首发式。作为一部当代《孝经》、亲情《忏悔录》,《娘》曾先后四次受到新华社重磅推荐,

  • 做一个快乐的有钱人

    昨天晚上Stella给我来了个连环call,她说第三针HPV开放了,赶紧去预约。我在APP上面提交完之后,松了一口气,因为把时间定下来之后,我就可以安排后续的一些行程和计划了,去完香港之后打算回下广东看奶奶,陪老人家过个生日,再者给自己放一个假期,只想晒晒太阳,看看书。6月份开始美国默沙东(MSD)药厂停止供应HPV9合1疫苗,去年我去打的时候,很多小伙伴没有去,但是在今年想去打的都打不上了,4500人民币三针,今年也涨到近万元,仍然一针难求。女性90%的问题基本来自于乳腺和子宫问题,去年动了个

  • 根据自身五行,风水鱼养几条最好?

    很多人越来越喜欢在家里养风水鱼,或者在办公室也同时会养鱼,那么在养风水鱼的时候,大家知道养多少条才是最好的呢?纳音如何去决定风水鱼的数目呢?下面一起来看看吧。风水鱼一般养几条,纳音决定风水鱼数目宅主出身年份为1924、1925、1932、1933、1940、1941、1954、1955、1962、1963、1970、1971年的:其纳音属金,适合养4条、5条、9条、10条、13条或15条鱼。宅主出身年份为1926、1927、1934、1935、1948、1949、1956、1957、1964、1

  • 根据自身五行,风水鱼养几条最好?

    很多人越来越喜欢在家里养风水鱼,或者在办公室也同时会养鱼,那么在养风水鱼的时候,大家知道养多少条才是最好的呢?纳音如何去决定风水鱼的数目呢?下面一起来看看吧。风水鱼一般养几条,纳音决定风水鱼数目宅主出身年份为1924、1925、1932、1933、1940、1941、1954、1955、1962、1963、1970、1971年的:其纳音属金,适合养4条、5条、9条、10条、13条或15条鱼。宅主出身年份为1926、1927、1934、1935、1948、1949、1956、1957、1964、1

  • 中国青年报:一匹活着出来的狼(吴雨浓)

    灾难发生30多年后,野灰狼群已经是切尔诺贝利辐射区真正的主人。它们奔跑在被森林重新占领的街道,潜伏于废弃的农场深处。2014年,美国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的迈克尔·拜尔纳团队为14只狼套上了GPS定位项圈。那年11月,一只不满2岁的小狼离群而去。在最初3个月里,它每天移动不超过5公里,之后逐渐增加到每天16.8公里。第二年2月,它的定位光标闪烁在离家396公里的地方,突破了切尔诺贝利隔离区的边界。最近,随着研究团队论文发表,人们的视线被狼的脚步再次带进那片“死亡禁地”。1986年春天,苏联切尔诺

  • 他与徐悲鸿是好友,可以边弹琴边画画,画的花太美了太震撼!

    画家常玉本名常有书,1900年10月14日生于四川顺庆(南充市)的富商家庭,1910年即与赵熙习画,长于书法的他,1917年入上海美术学校就读,1919年常玉与徐悲鸿、林凤眠以留法勤工俭学的方式前往巴黎,并于1919年赴日时在东京展出其书法作品。常玉的一生大起大落,在艺术上坚持我行我素。1966年在巴黎因煤气泄漏去世时仍默默无闻、不被赏识。而今,西方公认他为世界级的绘画大家。常玉的艺术观点与很多艺术家不同,他不进美术学院进修,常在咖啡馆里一边看《红楼梦》或拉着小提琴一边画画。常玉的作品究竟如何呢

  • 黄花塘镇推进现代农业示范园建设

    【江苏消息】盱眙县黄花塘镇按照“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园”、“国土土地整治示范园”、“现代农业示范园”三位一体的发展思路和争创国家级园区的发展目标,结合现有资源优势和产业发展现实情况,多领域、全方位、高规格对国家级现代农业示范园区进行规划。该镇将以现代农业为抓手,高品味打造产业,加大土地流转力度,进一步创新土地流转模式,盘活存量土地,筑巢引凤。一方面,鼓励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折价入股,与龙头企业、合作社联合参与园区建设和经营;另一方面,通过“增减挂”或土地整理腾出建设用地指标。积极开展对外招商,按照“

  • 当《最后的晚餐》被“创意”,会怎样

    《最后的晚餐》是记载在《新约圣经四福音书》中的一个事件。耶稣和他的12个门徒共进晚餐,他说:“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出卖我了。”于是一桌人当即哗然;忠诚与背叛,平静与惊惶,悲剧就在不远处等待。古往今来的艺术家们都乐于描绘这个故事:古典艺术家们反复锤炼晚餐的构图,安迪.沃霍尔却把达.芬奇的构图印了60遍;曾梵志让小学生们在圣洁的餐桌上吃西瓜,俄罗斯艺术家PavelGrishin则把人、神和桌子一并裹了起来……不只达.芬奇画过《晚餐》为什么画过《最后的晚餐》就有希望成名?那些穿着袍子的画师会一板一眼地告

  • 西班牙漫画家重口味重塑三观的内涵漫画,结局一定想不到

    你可能不知道他是谁,但你一定看过他的漫画。每个人物的脸上都带着微笑却皱着眉,仿佛很开心又好像有股忧愁。这就是西班牙漫画家JoanCornellà的图像标志,带着诡谲微笑的人物肖像奠定了他诡异的黑色幽默创作基调。谁是JoanCornellà?出生于1981年巴塞罗那的JoanCornellà,从小热爱画画,作品色彩明艳、线条俐落。可能受画恐怖漫画的祖父影响,他的作品常以悲剧或灾难为主题,车祸、火灾、争执、坠海、谋杀、自戕⋯⋯几乎你能想到的所有衰事都会出现在他的作品里,他以穿透世情的艺术家之笔,嘲讽

  • 写在生日这一天

    (一)每年生日基本都是悄悄地过,其实我不敢说的是我真的害怕过生日,感觉到特别的神烦。二十多年来也从来没有办过生日PARTY之类的,我知道狂欢之后估计都是寥落。是啊,不只是因为年龄上又大了一岁,而且很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做,好多的梦想也没来得及实现。我知道自己每天为工作和生活持续付出,但还是深度不够,目标很多但是做的太少,留下各种遗憾,总是想拍大腿跟自己说,可以做得更好啊……即使我从来没有提过,也觉得自己不需要过生日,说实话过生日确实是个可以忽略的行为。但是关心自己的家人朋友每次都会提醒我,闺蜜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