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凰权:腹黑王爷替嫁妃】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53: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凰权:腹黑王爷替嫁妃

第一章 偷梁换柱的嫁了

雅致的闺房里抬眼望去一片喜色,铜镜前的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正端坐在那里,手指轻轻划过脸颊,一声轻叹在她心里久久散不去。【凰权:腹黑王爷替嫁妃】小说在线阅读

瑾瑜静静地看着铜镜里的秀丽容颜,这张被刻意掩饰了的脸此刻妆容精致又一脸的平静。

这个决定是她早就想好的,嫁给御王留在他的身边,也算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了。呵呵…

如果换作以前,只怕谁也想不到的吧,她本该无忧无虑的和一人终老,或许一辈子都是十指不染阳春水的,可是世事难料啊!

瑾瑜心里蓦地一片冰凉,眼睛里也蓦然泛上了潮气。如今她已经没了选择,她还有要事等着她来做。所以活下去,不惜一切。

“哎呀,你怎么把盖头掀开了!”

一声惊叫从珠儿嘴里喊出,她急步走到瑾瑜身边又把盖头放下。

“姑奶奶,你现在可是我家小姐,把之前的顽劣性子收一收,装的贤淑一点儿,千万别露了马脚出来!”

珠儿满脸的担忧,她到现在也想不通自家小姐是怎么就逃婚了的,不顾皇命和柳家上下人的性命选择在成亲的时候逃婚,她知不知道一旦事情败露,等待着他们的只有一死呀!

瑾瑜隔着喜帕对着珠儿直摇头,“我说珠儿,你就别乱转了,你现在再担忧也是无用,小姐这会儿早就出城去了。【凰权:腹黑王爷替嫁妃】小说在线阅读

珠儿红着眼眶颇有点儿忿忿的意思瞅过来,“你还好意思说,我问你,你到底是怎么鼓吹小姐的,呜呜…她这一走,呜呜…”

珠儿忍不住哭了起来,“且不说小姐会怎么样,单我们被发现了就必死无疑了!传闻御王手段凌厉,咱们这么骗他,这可也算是欺瞒圣上吧!呜呜…”

瑾瑜叹了口气,“珠儿,这俗话说的好啊,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随了小姐的意,这至少能有一对儿是幸福的,她和那御王要真在一起了,啧啧,那可是要痛苦一辈子的,我们就当积善积德了!”

“再说了,御王又没见过大小姐,说不定我还能以假乱真先骗住他一时,就算他日后发现了那又如何?你当柳家会无动于衷?”

珠儿还是不放心,“可要是万一老爷不管我们的死活呢?”

“呵呵,珠儿,是他的女儿逃婚了我们才顶包的,他想撇干净可能吗?”

就算他想,御王会同意吗?这朝局里啊谁都是上面的棋子呢。

“哎呦呦,大喜的日子怎么还哭上了!”

媒婆跟在柳家当家夫人柳凝月的生母韩婉若身后走了进来,瞧见泪汪汪的珠儿她不禁叫了起来。

“可快别哭了,这马上就要上轿了,你再把小姐给引逗哭了呢!再补妆岂不可会耽误了吉时!”

珠儿赶紧抹着眼泪,不经意撞上韩婉若的厉眼她心尖猛地打颤赶紧退到了一旁。

“凝月!”

韩婉若来到盖着盖头的瑾瑜身边脸上堆笑,她唯一的嫡女啊,自小便被调教的要嫁给权贵,如今能嫁给御王也算是了了她的心愿,原本当初御王来求亲时她还怕老爷不同意,没成想柳从安却满口应承了下来。

男人朝堂上的事她不关心,看到女儿能当上御王殿下的王妃她已经很满足了,不,应该是得意才对,可是心里再高兴,她多年来保持的尚书夫人的威仪还是不能被破坏的。

韩婉若想要拉过女儿的手说些闺房话,可是盖头下的人并没有配合,两手交握的扯着手里的帕子,那模样看起来紧张极了。

“呵呵,凝月,你放心,等你嫁过去你就是贵不可言的人物了,到时候你好好伺候御王,再生下个一男半女,以后不管是谁再进御王府的门,都没有能撼动你的位置!”

这么多年来的后院生存已经让韩婉若掌握了太多的可以生存下去的手段,她要把这些都教给女儿,这男人不是对他百依百顺就可以让他永远围着你的,关键时候还是得靠些手段才行。网站xbxysw.com

瑾瑜一直不说话,只是不时会用点头来配合,韩婉若没有多想什么,然后附在她耳边说着晚上的闺房术她该怎么做。

瑾瑜脸色绯红,那些话真是要羞死人了,没想到韩婉若看着一副当家主母的威严模样,然而在床上…呵呵,难怪柳从安有了小妾还常往她房里去,御夫有术呀!

“夫人,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

外面的丫鬟过来通传,被韩婉若换作凝月的瑾瑜缓缓站起身来,细嫩的手一抬,珠儿赶忙过来扶她。

此刻顶着一头重物的瑾瑜想走也走不快,要不是有人扶着,她是真想一头栽下去。

盖头外的喧闹和她更是没有任何关系,她现在就是临时代嫁过去的人而已,当初柳凝月把她从坏人手里救下来还买来做奴婢,事情随后顺利的让她意外,这柳家大小姐也算是有点儿胆量,为了不嫁给御王她居然就那么和江湖好汉私奔了!

不知道御王知道事情后会怎么想,毕竟他也是在朝中呼风唤雨的人物,还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而她这个进了刘府才没多久的小丫头突然没了影子只怕一时也引不起众人的注意吧。

“小姐,马上要拜堂了!”

珠儿扶着她手劲儿很大,瑾瑜眉头微蹙,拜就拜好了,这丫头是要把她的手臂给抠出几个洞出来嘛!

一阵繁琐的礼仪之后新娘被人领回了房间,原本想着到了房间就能把这厚重的饰物给去掉,可是珠儿眼疾手快的给拦住了。

“你不能这样,王爷还没来呢!”

“那你是想让我累死嘛!”

“累死也不行,你现在是柳家大小姐,哦不对,你已经是御王妃了,在王爷没有发现之前你可不能漏了陷!”

“王妃,我求你了,呜呜…我害怕!”

珠儿说着说着就又要哭,她的小命现在可全在这个假的大小姐手里了,能不能过了今晚都还不知道呢,呜呜…

“好了好了,我不动了还不行嘛!”

瑾瑜随后安静的坐着,她不禁在想如果御王看到他的新娘换了人他的脸色该是怎样的多彩。说实话,她很期待。推荐http://www.xbxysw.com/

御王啊,真的等你好久了呢…

第二章 说她没有耐心

天下还有谁不知道御王呢,御王李逸,回京前在军中效力,威望很高,如今又和祁王争夺皇位继承人,虽说他年纪并不大,可是这城府只怕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瑾瑜打起了足够多的精神来等着今晚会来的御王,可是时间过去了好久,珠儿来到门前张望还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这可真是煎熬,珠儿双手合十对着老天祈求她们能平安无事。

相比于她的焦虑瑾瑜倒是很无所谓,反正她和李逸早晚都是要见面的。

“王爷,可是要去新房吗?”

李逸的贴身侍卫青宇跟在带着酒气的男人身侧,看着方向他们该是往新房去的。

前面的男人一身大红喜服加身,长发束在身后端看他的眉眼便让人眼中惊艳,星眸剑眉,气宇轩昂,带着一股肃杀之气,尽管今晚是他的大婚之夜。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怎能冷落了她去。不是说她姿色不错,还才情上佳嘛,呵呵…本王去见识见识。推荐xbxysw.com

李逸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带着少有的嗜血模样,跟他给人的第一眼感觉相差很大,这样的男人说不出的危险和莫测。

“啊,啊,他来了,王爷来了!”

一直守在门前的珠儿看到走廊上出现的人影时惊叫着跑到了床前,那紧张和害怕的样子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慌什么,要怕也是我最怕好不好,淡定一点儿,不然不等他看出来,你就把我卖了…”

珠儿一听好像是这么个理儿,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垂头站在一侧等着御王进屋。

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珠儿在看到来人的衣裳时就迫不及待的跪下去请安,可是来人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场面一时冷凝了下来。

这对珠儿来说才是真正的煎熬,而喜帕下的瑾瑜已经忍不住翻白眼了。

新婚夜不来掀盖头站在那儿做什么,故意的?可恶!这连面都没有照过呢,他就开始给自己下马威了?

“咳咳,”此刻已经是柳家大小姐身份的瑾瑜轻声干咳了下,语气里夹带着绵柔柔的感觉,“王爷,您还不掀盖头吗?”

“怎么,王妃等不及了?”

冷冷的嘲讽从前方传来,李逸索性挥了下衣袖坐在了桌子旁,丝毫没有要有其他动作的打算。

“呵呵,王爷误会了,是我的脖子太疼了,顶着这么重的物件我可吃不消,如果王爷觉得费劲儿的话我不介意自己亲自来!”

有意思!好像跟他了解的有点儿不一样的感觉。原文xbxysw.com

李逸淡笑不语。

珠儿抖着身子把头都贴在了地面上,浑身冷汗直流,而李逸身旁的青宇眉眼间也带着稍有的惊讶,听说柳家大小姐可是温柔有礼的美人,可是眼前这个自己想要掀盖头的人是不是…

他都起了疑更别说向来观察人入微的主子了,不过李逸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的王妃,对于她刚才的举动不置一词。

还真打算让她自己来?

“王爷,您打算一直坐到天亮吗?”

瑾瑜决定主动出击,不然还不知道这个御王要同她耗到什么时候去。

李逸将手边的酒倒了一杯自饮自酌,还是没有回答她的话。

传闻还真的只是传闻,眼前同他说话的人怎么能跟那个知书达礼自幼受了良好教育的人相提并论呢,别的不说,就她那个说话语气就不像是柳家能教导出来的。

他在吃东西吗?瑾瑜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咽了咽口水。

按她原来的计划,他们先是掀了盖头再喝过合卺酒以后想个理由把御王给打发了的,可是这个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当初去柳府求亲的可是他哎!不是说爱慕柳凝月的么?

“王爷?夜深了…”

就不信他不懂这个意思,他要是还不动作那就是摆明了要和自己过不去了。

“呵,本王倒不知道王妃是这么没有耐心的人。”

李逸轻呵一句,听不出是不是在讽刺她,瑾瑜不乐意了。

“那王爷现在不是知道了,本王妃确实没有那么好的性子等着王爷来吃饱喝足。”

珠儿现在恨不得咬舌自尽,王妃是怎么了,她不会是忘了自己是个冒牌的吧!怎么能跟王爷这个态度说话!

瑾瑜可没打算住口,打了个哈欠她很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王爷,你要是饿了本妃不介意你把盘子也带出去,麻烦你把门从外面给我带上,多谢了。”

青宇的好奇快要爆表,他侧眸看了眼还端坐在椅子上的主子,似乎这是第一次有人轰主子走吧,而这轰人的还是刚拜了天地的王妃,王妃难道不知道要想在这深宅大院里生活下去,有王爷的仰仗才是最重要的吗?

李逸转着手上的扳指良久才缓缓起身,“既然王妃累了,那本王就先告辞了。”

“嗯。”

懒洋洋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靠在床榻边缘的瑾瑜看似真的要睡着了。

等到李逸走后珠儿才颤巍巍的站起来,可是没等她站稳脚下一软她就跌坐在了地上。

“呜呜…”

瑾瑜的困意被她的哭声给清扫了无影踪,抬手拽掉喜帕瑾瑜过来搀住她。

“哭什么?我们这不没事嘛!”

“呜呜,你还说,你刚才为什么和王爷那样说话,一点儿也不像小姐,你就不怕惹恼了王爷我们都被咔嚓掉!”

“呵呵,”瑾瑜似乎胸有成竹,“傻丫头我们哪有那么容易死,现在熬过了御王这一关,等到三天之后回门,我们就更不会死了!”

“那你也不能那个态度对王爷啊!”珠儿依旧不乐意,“王爷身份尊贵,你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

“什么?”珠儿仿佛见了鬼似的看着她,“你,你…”

“我,我…”瑾瑜学着她笑道,“至于嘛,谁规定我见了他就得春心萌动情意绵绵的,告诉你,我还看不上他呢。”

瑾瑜过来把敞开着的房门合上,殊不知藏在暗处的人把她的样子还有那丫头的话都给看见听了去。

珠儿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御王何等的人物,她家小姐逃婚她就很想不通了,现在连王妃都说看不上王爷了!她们都是怎么想的?

“王妃,你就算不喜欢王爷也不能惹怒他的,咱们以后还要靠着王爷生活呢。”

瑾瑜笑而不语,靠男人么,好像一直都不是她的作风呢。

第三章 这就开始下马威了

“爷,她们好像很怕您呢!”

站在暗处的角落里青宇淡淡说道,尤其是那个丫鬟。虽然对于她们的聊天听的不很清楚,可是那句不像小姐他们可是听到了。

他们看到的柳凝月确实不像传闻中那样的大家闺秀,行事作风中总带着一丝江湖气,试问谁家的千金小姐会是她那样的。

李逸却和他关注的不同,那张一闪而过的面容怎么看也跟他之前看到过的画像有很大出入。

看他不顺眼么,看不上他么,呵,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居然还有人敢不把他这个御王放在眼里的,韩婉若那个女人不应该教她怎么讨好自己的丈夫吗?!

“去查!”

李逸冷冷吩咐道。

青宇没反应过来,“查什么?”

李逸嘴角溢出一丝狠意,黑眸犹如寒潭能够瞬间冰封万物。

“她不是柳凝月!”

她不是柳凝月!

如此肯定就断定了瑾瑜不是柳家的大小姐柳凝月,李逸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终于开始有点儿不一样了不是嘛,如果事事都处在他的掌握之中,虽然看戏的感觉很美,可是也很单调呢。

不过,对于掌控外的事物他还是要把他们攥到手里来,不想他们乱挑事,也不想让自己太费事。

青宇尚在震惊于主子的话,如果屋子里的人不是柳凝月,那柳家不就是诓骗了主子吗?他们这是有多大的胆子敢这么做!

“爷,这柳家胆子也太大了,他们怎么敢!会不会是那位授意的?”

李逸讽刺一笑,“他还不敢跟我硬碰硬,要知道这事本王追究下去的话,柳家可就完了,你说他会冒着牺牲掉柳家的风险也要让本王成为别人的笑柄吗?因小失大,我猜他不会做的。”

“那那个人怎么办?”

李逸知道他说的是谁,看着刚才还亮着灯的房间现在陷入了黑暗里,他的神情更加冷漠,“先查再说。”

一夜相安无事,瑾瑜美美的睡了个好觉却被早早就起来的珠儿给叫醒了。

“王妃,王妃!”

“干什么呀!”

瑾瑜不满的翻了个身,“别吵,正做着美梦呢!”

现在的她经过两年的刻意为之行为礼节已经大不同于从前,就像现在她两腿夹着被子形象全无。

“哎呀,我的王妃娘娘,今早要进宫给皇后娘娘敬茶的,王爷下了朝就留在了宫里,传话说要娘娘您自己入宫呢!”

进宫?瑾瑜翻身坐起,“还不快给我梳妆!”

速度之快让珠儿咋舌,她就一点儿不担心吗?

“王妃,宫里规矩多,你可千万别露馅了,虽然大小姐之前一直呆在深闺未曾出过府,可是你…”

瑾瑜转过身子眼神幽怨,“你是有多怕我不会露馅,干嘛总把我是假的挂在嘴边,你现在要相信我就是真的,真的懂不懂?”

“是是是,”珠儿赶紧将她长发挽起一个发髻来,碧玉簪插上,虽说这个假的大小姐容貌上不及小姐,但是精心装扮过倒也是可人一个。

一路上低头敛目瑾瑜走的漫不经心,余光偷偷观察着宫中场景她忍不住心下赞叹,真大啊!

快到皇后宫中时瑾瑜低声问了下珠儿,“不是说御王也在吗?怎么没见到影子?”

“可说呢,会不会已经在皇后殿里了?”

珠儿也觉得奇怪,可是眼下没有时间给她们思考,宫人径直把她们带了进去。

原本还有说有笑的殿内倏忽安静了下来,视线纷纷投向低着头小步走来的御王妃细细打量,能让御王亲自说亲的人肯定是个能让英雄折腰的美人吧。

“臣媳凝月拜见母后,母后万福金安。”

坐在首位的人并没有出声,谁不知道皇后娘娘最看重的就是祁王了,祁王自幼在她身边长大形同母子,这关系自是不用说了。

“你就是御王妃!抬起头来!”

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传来,话中的高傲不言而喻。

“玉儿,不得无礼,这是你的三皇嫂御王妃!”

不紧不慢的解释从首位人的口中发出,皇后看着规规矩矩跪在地上的人情绪不明,御王求娶柳家的女儿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呢。

“御王妃起来吧。”

这时负责伺候的宫娥端来了茶水,瑾瑜接过来近前几步复又跪下,“请母后用茶!”

“嗯。”

皇后刚接过茶从门外就来了宫人禀报,“启禀皇后娘娘,御王殿下托信过来,说是皇上留御王还有祁王相商政务,不能给娘娘请安了。”

“无妨,公务要紧。”

瑾瑜却是不乐意了,自己和他好歹也是新婚第一天吧,见婆婆这事还得让她自己来应付,这不是欺负人嘛!

而皇后将接过的茶随手放在了一旁,被换作玉儿的公主忍不住窃笑,这女人就算是成了御王妃又怎么样,注定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存在!

皇后的动作瑾瑜自是也看在了眼里,不过她也无所谓,也没想过要和谁搞好关系,如果能顺带着给御王找点儿麻烦她也乐见其成。

别说她坏,她已经不想再做好人了,好人的定义是什么呢?好人就能活命吗?事实证明,当个好人太难了。

“好了,本宫还要去诵经,你们都回吧!”

皇后下了逐客令,瑾瑜随后和玉公主一同走出了皇后的寝宫,入宫一趟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要走了,瑾瑜还是实难相信的。

可是这玉公主可不是省油的灯。

“你站住!”

玉公主拦下了身旁的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瑾瑜看着要找事的人轻轻一笑,“莫不是玉公主么,早听闻公主聪明伶俐深得父皇和母后的疼爱,今日一见确实如此呢!”

玉公主小脸一扬得意至极,她可是母后的掌上明珠,又有父皇和祁王哥哥的疼爱,自是其他公主比不了的。

可是她也有怕的人,就是那个总是不苟言笑眼神讳莫如深看你一眼都不敢让你乱动的御王殿下,她的三皇兄!

“柳凝月,你和御王是怎么认识的啊?”

玉公主八卦道,虽然女子不问政事,可是谁不知道御王和祁王是政敌来的,而且这柳家是她的五哥祁王的支持者,怎么能让柳凝月嫁过去呢?

凰权:腹黑王爷替嫁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凰权 或 腹黑王爷替嫁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卿本思华年18章

    原标题:卿本思华年18章小说名:卿本思华年第18章识破凌轻衣的预感没错,飞龙卫确实是冲着她来的。她忙不迭地提起裙摆要逃跑,心里哀叹自己怎么如此倒霉。去三王府库房里拿宝贝,险些被楚慕寒掐死;吃个早饭,赶上了飞龙卫出来抓人;逛个古玩市场,又被飞龙卫给盯上了……凌轻衣欲哭无泪,果然这次下山前没有看黄历,倒霉事一串一串吗?此刻她还尚不知道,连她予以厚望、等着他来拯救自己的师兄也被她连累了一把。凌轻衣逃出三王府的那刻,恰好风笛落刚找到三王府翻墙进去。抓捕她的三王府守卫把师兄当成刺客逮了个正着,还让他负了伤

  • 一念君倾心18章

    原标题:一念君倾心18章小说书名:一念君倾心第18章打点用的钱其实这些天我只要有空,都会到店这里溜达一下,只是不敢靠近,而是在离得几十米外偷偷的瞅上一眼,就赶快离开。店的大门一直关闭着,除了门口一直留守的两个警卫,我就没有看到过别人。以前我是不敢靠近的,不过今天有许律师在,我就大着胆子,让许律师去跟警察说说,让我进去拿点东西。开始提这个要求的时候,我还有些担心许律师办不到,也许是我那话里透出了不相信,让许律师当时瞪着我连着冷哼了三声。车子停到了门口后,许律师带着我下了车,只跟那警察说了两句话,警

  • 志途18章

    原标题:志途18章小说书名:志途第十八章四桶油段昱望着李梦雪的背影有些失神,这才想起没问李梦雪要电话号码,李梦雪气质如此出众,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自己与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以后应该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吧,或许这只是人生当中一次很偶然的邂逅吧,自己还是想想怎么完成这次来省城的任务来得实际些。段昱摇了摇头,似乎想把心中那淡淡的失落摇掉,从座位下拖出那四桶茶籽油,提在手上也下了车,向出站口走去。省城汽车站同样是人挤人,段昱提着四桶油艰难地挤出人群,来到出站口,就见出站口的回廊上停了一辆十分拉风的白

  • 潜水诡事18章

    原标题:潜水诡事18章小说书名:潜水诡事第18章开启墓穴搬山道人带着两个跟马大胆体型差不多的小伙子,估计是他收的学徒之类的,其中一个脸上有个斜斜的刀疤,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没想到说出话来却很温柔,这种反差让人印象很是深刻。另外一个则是慈眉善目,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等人到齐后,搬山道人取出了好几件东西,我也看不懂是什么,有的像铲子,还有一些火折子。这估计就是他们行业内的几件装备了,就跟我们窜江子的捆尸绳类似。“走吧,今天可能会辛苦一点,这是来帮忙的两个小兄弟,你们路上互相认识一下。”搬山道人将各种

  • 苦情伊人18章

    原标题:苦情伊人18章小说名字:苦情伊人第十八章报仇的感觉豹哥的脸色不是很好,人都瘦了一圈,看着凤姐的眼神像是在看救命稻草。凤姐带着我逛了一圈,然后问豹哥,怎么没有看见小曼。豹哥说小曼姐在房间里面,凤姐让豹哥带我们去找小曼。小曼在办公室,也没有化妆,看起来特别老,凤姐跟她打过了招呼,然后就让豹哥带着她好好转转,让我跟小曼叙叙旧。我知道凤姐这是让我报仇的,等他们走了,我就走到小曼面前,说:“最近过的怎么样?芊芊她们呢?小曼姐你怎么也不化化妆,你以前告诉我的,女人呢不化妆就丑了,你看看你现在,好丑啊

  • 宫廷小御医18章

    原标题:宫廷小御医18章书名:宫廷小御医第十八章苏雅来了“小宇哥,你和赵老师刚才说啥事情啊!”陈蓉小声的问刘宇怎么回事。刘宇害怕陈蓉又在误会他,他不敢说马上有个女的,需要脱了衣服给他治病。刘宇急中生智说了一句:“赵老师让我去学校教孩子卫生保健。”陈蓉知道刘宇家是中医世家,基本的医疗保健知识自然不在话下。陈蓉也不再过多的问,只是默默地碰了一下刘宇的手。“小宇哥,早饭吃了吗?”刘宇在村中来回的散步,肚子里的食物自然也消化了不少。刘宇答应了陈蓉;“还没有!”“我在家弄好了早饭!去为家吃吧!”“嗯!”两

  • 秀色可餐18章

    原标题:秀色可餐18章小说名称:秀色可餐第十八章代销点寡妇王木兰听到王木兰的喊话之后,席晓东顿时扔下了饭碗,然后瞬间就跑到了王木兰跟前。王木兰看到席晓东这么快的速度,完全愣在了哪里,等到席晓东站在自己眼前,才反应过来。王木兰笑道:“你的奔跑速度可以去参加奥运比赛了。”席晓东没有跟王木兰开玩笑,走到屋子里面,就接起了电话,是黄舒珊打的电话。黄舒珊买了一部手机,还办了一张卡,现在就是用这张卡打的电话,而且还把号码告诉了席晓东。席晓东心中兴奋莫名,知道黄舒珊心中有自己,但是现在这代销点里面,有王木兰在

  • 校园重生超级兵王18章

    原标题:校园重生超级兵王18章小说名称:校园重生超级兵王第18章奇葩的林风“除了125分的分数之外,什么都没有啊。”林风再一次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自己的试卷,这的确是他的试卷,自己做的试卷,难道出了什么问题?“林风同学,你不要装傻,你自己做的试卷,你还不知道?”讲台上,曹颖冷哼了一声,有些生气的样子,继续说道:“你看看你试卷的最后,呵呵,两个作文,你居然一个都没有写,这是怎么回事?!”吸!全班所有同学,瞬间倒吸一口冷气,林风居然没有写英语作文?那他怎么可能考到125分!杨涛傻傻的伴着指头计算:“两个

  • 贴身男秘有春天18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18章小说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八章:半路杀出箫连赫箫连赫伸开手拨拉了几下,把拦在自己面前的小混混统统扒拉到一边去,径直走向人群中间的薛妮妮。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妮妮包起来:“丫头,地上凉,起来。”妮妮听到这个自己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猛然抬起头,看着昼思夜想的这张脸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小萧哥哥,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箫连赫帮妮妮紧了紧外套,又擦了擦还挂在她小脸上的泪痕:“好妮妮别怕,是我,小萧哥哥。”“哇——小萧哥哥,我没有做他们说的那件事儿!我真的没有!

  • 我和绝色女上司18章

    原标题:我和绝色女上司18章小说名字:我和绝色女上司第十七章秘密资料九点多的时候王纯清才掀开门进来了,脸上有几块青疤,脸色看起来不大好,看了赵得三一眼,话也没说,径直走进了自己的休息室里。赵得三给他倒了茶水端过去放下就拉上门出去,坐在自己办公桌前,又开始百无聊赖的等待下班了。来煤资局上班这几天,王纯清还从来没给他安排过什么工作,他早就听说公务员一天到晚就是喝茶看报,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清闲是清闲,但闲的蛋疼就让他感觉有点难受了。等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猎物进去,赵得三心想,这一天应该是白过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