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漂洋过海来看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9 2:17: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漂洋过海来看你

第十一章我要走了

  九月的天气,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漂洋过海来看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南栀出院的那天,下了一场大暴雨,整个A市一片水泽。

  陆离正好有个十分重要的会议要开,他只能派了几个保镖去接南栀和孩子。

  南栀一大早就起来收拾好了东西,确切的说,她其实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除了她自己,唯一带在身上的,也不过是上学的时候,陆离送给她的一个笔记本而已。

  陆离其实当时想送的人并不是她,而是南青吧,大约是送错了,不好意思要回去……

  南栀苦笑了一声,伸手轻轻抚过笔记本纯黑色的封皮,这么多年了,笔记本被她保管的很好,这是她昨天叫家里的佣人帮她拿来的,就是想在今天离开的时候带走。

  翻开笔记本,娟秀的字体,扉页写着一句话,“等你来爱我……”

  南栀唇角轻轻抽动了一下,觉得自己真是傻极了,怎么可能会等到陆离的爱呢?

  他恨她啊,大约会恨她一辈子吧!

  笔记本里记着她每次见到陆离的心情,高兴,愉悦,悲伤,绝望……

  啪一声,她合上了笔记本,将笔记本放入随身带着的包包里,再看看纤细的指头上,还戴着陆离在婚礼当天套在她手指上的钻戒。

  戒指熠熠闪光,那光亮刺痛着她的心,眼眶有些酸酸的,轻轻一用力,戒指就从手指上摘了下来……

  将戒指放在床头的桌上,连同一封书信一起放好,南栀看了又看,终于,她推门出了病房。

  病房门口是两个保镖。漂洋过海来看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太太,您要去那里?接您的车还没来。”

  “我……我去婴儿室门口看看。”

  两个保镖要跟着过来。

  南栀摇了摇头,“小孩子需要安静,你们不用跟来。”

  保镖们也不敢太为难南栀,当然,他们也没想到南栀会离开。

  南栀看了看病房门口,缓缓地朝着走廊尽头走去……

  …………

  陆离接到保镖电话的时候,他本来漫不经心的脸上陡然多了阴沉。

  “你说什么?”

  “你给我再说一遍。原文http://www.xbxysw.com/

  电话那头的保镖战战兢兢,”陆总,太太她……她不见了……”

  陆离一双眼睛冒火,冷冷道,“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你告诉我,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被人绑架了?”

  “还是失踪了?”

  陆离指尖陡然颤了一下,他想起那天南栀和他说过的话,她要他放了她,还说,如果她死了该多好啊……

  她该不会?

  想到那个“死”字,陆离高大的身影竟然颤了一下,心也跟着咯噔一下,脑海里竟然会浮现南栀那张看上去无辜的脸,那双看上去总是哀伤的眼睛,她说,“陆离,我不是杀人凶手……”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个女人,她就算死了也不可惜的……

  可是下一秒,他收起了电话,猛地朝着办公室门口跑去,像是火箭一样。

  外面是倾盆大雨,他甚至没有拿伞,就那么冲进了雨帘,冲进了停车场。

  车子发动以后,他一刻不敢耽误地往医院赶去,同时给熟人打了几个电话,托付他们查一查有没有南栀的航班,或者是购买火车票的纪录,包括长途客运站,他都托人去查了。

第十二章余生我不打算放过你

  陆离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闯了几个红灯。

  他一直以为,无论如何,南栀都不可能离开他。

  那个女人费尽心力的嫁给了他,她怎么舍得离开?

  更何况,她才生完孩子啊……

  可她到底还是离开了。

  一路飞驰到医院,六个保镖就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医院里乱转。小百姓养生网

  陆离脸色很难看,“人呢?人去那里了?”

  其中一个保镖垂着头支支吾吾说着,“太太她说要去育婴室看孩子,不让我们跟着……”

  “不让你们跟着你们就不跟着了?可真是听话的很。”陆离大步进了病房。

  病房里的一切都很安静,雪白的病床,拉开一半的窗户帘,还有桌上放着的一束满天星,满天星的边上,钻戒熠熠生辉,那光芒刺着陆离的眼睛。

  好半天,他才走过去,伸手拿过钻戒看了一眼,又顺势将钻戒边上的信纸拿过来。

  素白的纸上只写着几行字而已。

  “陆离,放过我,我走了,孩子,你照顾好,愿我们此生永不再见,南栀。”

  此生永不再见?

  陆离看着那一行字,捏着信纸的手青筋一根一根暴起来。原文http://www.xbxysw.com/

  她一个犯了错的人,罪孽都没有洗清,凭什么对他这个受害人说此生永不再见?

  她没有这样的资格说这些话。

  余生,他也没打算放过她……

  “找,给我找,哪怕翻遍整个A市,都要把她给我找回来。”陆离将手中的信纸狠狠捏成一团,丢在了地上。

  他气的肩膀都在颤抖,可心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这么痛?甚至闷的他想大吼一声。

  她凭什么就这么丢下一张纸就离开?

  凭什么?

  她明明毁掉了他的人生。

  陆离胸口不断起伏着,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脑海里竟然闪过一个念头,或许是南栀打来的呢?

  快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原本略带期许的眼睛瞬间黯淡,电话不是南栀打来的,是他派出去查南栀肾脏的人打来的。原文xbxysw.com

  陆离按下了接听键。

  “查到了吗?”

  电话那头的人说,“查到了,三年前,南家大小姐做了肾脏手术,给她换肾的人,是南家二小姐南栀……”

  陆离捏着手机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脸色一点点发白。

  南青居然做了换肾手术?而供体竟然来自南栀……

  陆离忽然就茫然了,一双眼睛呆呆看向窗外的雨帘,那雨下的又急又快,仿佛要将整个世界吞噬一样。

  陆离脑袋里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不该想什么。

  如果南栀真的一心心想让南青死的话,又怎么会换一个肾脏给南青呢?要知道,没有了肾脏,南青很有可能会死,甚至活不了几年。

  南栀换了一个肾给她,她要南青活下来。

  陆离抬手揉一揉额头,闭上眼睛,南栀那张绝望的脸,平静的语气,“……陆离,我不是杀人犯。”

  “陆离,我不是杀人犯……”

  “陆离,我不是杀人犯……”

  这句话反反复复折磨着陆离,折磨着他的心脏。

  从南青出事以后,他从未听过来自南栀的解释,他恨她,从不给她机会解释,而她,永远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永远是一副对他亏欠的样子……

第十三章你为什么总让我这么心疼

  陆离就那么静静的站在病房里。

  他想到了过去几个月里南栀的所作所为。

  尽管他日日折磨她,可她还是每天为他亲手做早饭,虽然他一次都没吃过,但她还是换着花样的做,像是从不厌烦一样。

  他起床的时候,总会发现床头的位置放着搭配好的衣服,衬衫永远熨烫的一丝不苟,他一直都以为是家里新来的佣人做的,直到南栀住院生孩子这段时间,他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南栀做的。

  她曾流着眼泪对他说过,“陆离,我爱你又有什么错呢?我不过是爱了你啊,我并没有强求你给我爱,不是吗?”

  是啊,她从未强求过他给她爱,一次都未强求过……

  可南青的死,南栀是脱不开干系的。

  如果南栀早些告诉他南青离家出走了,也许,南青就不会死了……

  陆离伸手捏着鼻梁,心中居然泛起苦涩,他甚至有些懊恼,懊恼自己不该对南栀那么冷酷的……

  可南青死了……

  陆离头痛欲裂,他矛盾着,挣扎着,也煎熬着……

  …………

  南栀在李一帆的安排下,还是躲开了陆离的寻找。

  坐在车里,南栀将头靠在冰冷的车窗上,看着窗外越行越远的路,身后的风景终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想,她这一次是真的离开陆离了。

  从此以后,她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不必再受那些折磨,而他,也能放下过去,好好生活吧!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交集了。

  他会再娶别的女人吗?

  南栀想到这些还是会心痛。

  她想,如果陆离有了别的女人,会不会对陶陶好?

  她问坐在她身边的李一帆,“你说,陆离娶了别的女人,会对陶陶好吗?”

  李一帆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揽住了南栀的肩膀,“南栀,既然要离开,就不要再想这些了,好不好?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会保护陶陶的,会把陶陶抢过来,会让她跟着你。”

  李一帆喃喃说着,“南栀啊南栀,为什么你总是让我这么心疼呢?”

  南栀避开了这个话题,对李一帆说,“你该下车回去了,陆离找不到我,肯定会怀疑你的……”

  李一帆很舍不得南栀,他说,“再送你一段路吧。”

  南栀却执意要他下车,“一帆,总要离别的,我不想连累你。”

  南栀叫司机把车开在了路边上,给了李一帆一把雨伞,“谢谢你一帆,如果你有时间,就来看我……”

  李一帆觉得眼睛酸酸的,他只能重重地点头,冲着南栀挥手,“保重……”

  “好,你也要保重。”南栀笑了笑,关好了车窗让司机继续开车。

  南栀就那么看着李一帆一点一点消失在视线里,她分明看到李一帆伸手擦了擦眼睛,他哭了,他总是那么善良……

  南栀心里酸酸的,她将头重新靠在车窗上看着远处的风景,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

  陆离把整个A市都翻了一遍,就是没有南栀的影子。

  他朝着电话怒吼着,“找,继续找,直到找到为止。”

  南栀离开已经三天了,三天里,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和关系去找她,可就是找不到她。

  那天他调了医院的监控,南栀是从医院的后门离开的,背影单薄而孤单,她上了一辆面包车,但那辆面包车很快消失在监控的死角里,之后就再也追踪不到她了,那天的雨实在太大,从交通这方面查,根本无从查起……

第十四章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陆离想到了李一帆。

  那天傍晚,他冒着滂沱大雨,将车子开的飞快,一路飞驰到李一帆的律师事务所楼下。

  李一帆的律师事务所在八楼。

  陆离直奔八楼。

  “先生,您找谁?”

  “您不能闯进去……”

  “先生,您不能闯进去……”

  事务所里几个工作人员看到陆离来势汹汹的样子,以为是不是谁家官司打输了,要来报复李一帆,吓得赶紧阻拦。

  陆离沉着脸,只丢下两个字,“滚开。”

  他闯进了李一帆的办公室。

  李一帆正坐着喝一杯咖啡,对于陆离的到来,他表现的并不惊慌,只责备一同追进来的几个员工,说,“谁允许这个人进来了?”

  “是……是这位先生硬闯的……”

  “那保安是干什么吃的?”

  “李一帆,你告诉我,南栀,她人在那里?”陆离双眼烧着两团火焰,死死盯着李一帆。

  李一帆冷哼了一声,顺势扬手说,“都出去工作吧,没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进来。”

  “你告诉我,你把南栀藏在什么地方了?”

  陆离上前,一把捏住了李一帆的喉咙。

  李一帆扬着眉仍旧冷笑着,“你不是说南栀是你的老婆吗?连自己的老婆都看不好,你不觉得丢人吗?”

  “要找老婆,你自己找去,别在我这里撒野。”李一帆捏着陆离的手,一把甩开。

  陆离被甩了一个趔趄。

  他赤红着眼睛,双眸迸发着冷意,再问李一帆,“李一帆,我最后问你一次,南栀,她到底去了那里?”

  “我不知道,不要找我要人。”李一帆顺势拉过桌上一叠文件,垂下头冷漠地说,“你一直都那么恨南栀,她离开了,你不是该感到高兴吗?”

  陆离的嘴角微微抽动。

  是啊,他是那么的恨南栀,这个女人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不好吗?

  为什么他会这么用力的去找她?

  是为了找到她再继续折磨她吗?

  李一帆不看他,淡淡说道,“从我这里你找不到她的,我要工作,你回去吧。”

  陆离眼眸沉了一下。

  他知道,从李一帆这里,他确实是问不出什么了。

  南栀,你究竟躲去了什么地方?

  陆离茫然地坐了电梯下了楼,再次消失在大雨里……

  …………

  南栀并不知道她离开后陆离会满世界的找她,更不知道陆离每个夜晚都会辗转反侧,会想到她……

  她去了西部一个十分偏远的山村,村子在深山里头。

  深山里手机信号十分不好,平常连打电话都很困难,每次都要走上一个小时的山路,手机才会有信号。

  这里的孩子很需要老师,她留下来,成了一名英语老师。

  白天她是快乐的英语老师,没心没肺的对着孩子们笑着,晚上她就是失了魂魄的人,安安静静躺在昏黄的灯光下,脑子里全是陆离的影子,她也会想起孩子,只是她怎么都拼不出来孩子的那张小脸……

  南栀总是会在半夜里压抑的哭,每天早上起来,枕巾上总会有斑斑泪痕,但一旦面对班里的孩子们,她又会笑,笑的无比灿烂……

漂洋过海来看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漂洋过海来看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以命念你的微情12章

    原标题:以命念你的微情12章小说书名:以命念你的微情第12章身死两天后的午时,侧妃温秋兰在贴身丫鬟的陪同下来了孟熙雯的院子。大概是怀孕了的关系,温秋兰的身材显得有些臃肿,进入孟熙雯的房间后她阴阳怪气的开口:“王妃可真是命大啊,这样折腾竟然也没有死,竟然还能怀上王爷的骨血。”孟熙雯看着温秋兰淡淡的一笑,“温侧妃今天来可是有私密话想对我说?”“是,我的确有话对你说。”温秋兰示意丫鬟退到门外,自己在孟熙雯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堂堂相府千金落到这种地步真是可怜啊!”孟熙雯嘴角的笑意隐去,“为什么要害我?”

  • 唯一神话12章

    原标题:唯一神话12章书名:唯一神话第十二章扎枪君原本溜达一圈就能走的事儿,在另类青年和星宿老仙动手以后,彻底演变成了一场乱战。但我和新佑卫门,李水水三人并没有直接亲自参与,站脚助威当拉拉队都不算,只能算打酱油的旁观者,因为这仗打的节奏略微有点快......当星宿老仙的惊天板砖拍完,对伙领头壮汉被干倒以后,老仙也根本刹不住脚,直接冲进了人群。他还没等脚落地,起码三根镐把子,同时高举,蓬蓬蓬三声闷响过后,他像在空中飞舞的棒球一样,被粗暴的抡了下来!“噗!!”于此同时,另类青年到了,这是我看见他扎的

  • 一同挥洒的热血12章

    原标题:一同挥洒的热血12章小说名称:一同挥洒的热血第012章感情升华第二天,我陪着然逛街,我们俩人合一起只有300多块钱,但是过的很开心。晚上的时候。我故意跟她逛到很晚,我使用了各种计策,终于成功的把我们回学校的时间卡在了宿舍关门之后。到了学校大门口,然看着我:“你看你,你看你,都怪你吧,要不是你,就在宿舍关门前回了宿舍了,你说现在怎么办。”说完一甩头,就不理我了。我从后面抱着然:“乖乖,别生气,又不是没地方住哦。你们那查宿舍么?”然说:“不知道,碰运气呗,有时候查,别人说我去厕所就能帮我躲过

  • 潜龙再归12章

    原标题:潜龙再归12章书名:潜龙再归第12章小试牛刀这下瓦格得瑟了:“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操家伙!格老子的!快动手!”瓦格一脚踹翻扛火箭筒的家伙,一把抢过火箭筒瞄准对方,洪利也缴了杀伤力不容忽视的一把榴弹枪,五名兄弟抢了自认为杀伤力大的武器,调转枪口齐对着他们喊杀声一片。“都给老子放下武器!”瓦格憋了这么久,现在总算轮到他发威了。“放下武器!”其他的兄弟也缓过了神,吼声如雷。看来悍马车里坐着的人物非同寻常,他们平时听惯了他的颐指气使,他一旦遇到袭击,这伙人就成了无头苍蝇,失去了战斗力。这是独裁

  • 爱似烈酒,见你封喉12章

    原标题:爱似烈酒,见你封喉12章小说名:爱似烈酒,见你封喉第012章如果还能温暖你简子安从回忆中挣扎出来,坐在沙发上苦笑,但旋即想起了锦遇今天吃醋的种种表现,知道锦遇还是在乎她的,心中暗自开心了起来。这么多年,自己不好过,锦遇也不好过的吧?要不是自己伤了他的心,他也不会单身这么多年。想到这儿,简子安暗下决心,不管受多大委屈,都要温暖锦遇的心,找回那个温柔善良的男人,努力的弥补那时她所做错的事。嗯,新婚快乐什么的还是会有希望的!简子安暗自加油鼓气,先从小事做起,一点一点地温暖他好了!有了目标有了希

  • 幸得与你共悲喜12章

    原标题:幸得与你共悲喜12章小说名字:幸得与你共悲喜012早晚没区别我揣着钱回到家里,父亲依旧不在家,母亲去了外婆家里还没回来。我满屋子找可以藏钱的地方,家徒四壁,找个地方还真是不容易,最终只得将钱藏在了我的木板床下面。藏好钱我便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手捧粉色的运动服,心里依旧是温暖的。手指从布料上抚过,我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笑容。衣服被我折叠得整整齐齐,宝贝地放进我唯一的箱子里。我无法忘记我收到这衣服时心房所发生的颤动,它将是我要珍藏的礼物。听到外间开门的声音,我冲了出去。进门的父亲看到我一副兴

  • 拂过的悲风12章

    原标题:拂过的悲风12章小说名称:拂过的悲风第12章纵身一跳这一夜陆思琪靠在病床上一夜没有合眼,天刚微微亮,突然听见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呀!八床的病人跳楼了!”八床?这不是母亲的床号吗?陆思琪猛的爬起来,鞋都没有穿好就冲了出去。楼下草地上,陆母仰面朝天,满身是血躺在地上,有几个医护人员在急救。陆思琪双腿一软一下子跪了下去,她看着陆母那副惨样,浑身都在抖。医护人员检查了一下摇头:“心跳呼吸都停止了!没有用了!”陆思琪脑子嗡嗡作响,控制不住的往后倒,在晕过去的时候她听见了冷俊寒焦急的声音:“思琪!

  • 爱你难如摘星辰12章

    原标题:爱你难如摘星辰12章小说书名:爱你难如摘星辰第12章最好给我乖一点她这样消极抵抗让顾晨宇又气又恨,晚上的时候他又狠狠的折腾了林小乔一次,林小乔被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得死去活来。后来顾晨宇的电话响了,他放开林小乔去接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满脸喜色,看起来高兴得不得了。挂了电话他又伸手来搂林小乔,林小乔觉得顾晨宇是有病。从前她那么喜欢他,那么对他温声细语委曲成全他对她没有一丝的好脸色。现在她不想和他过下去了,只想离他远一点他却非要来折腾她。她打开顾晨宇的手拖着酸痛的身子去了浴室,洗澡出来

  • 错爱沉迷12章

    原标题:错爱沉迷12章小说:错爱沉迷第12章孩子保不住了!孟文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这样!人不由得趔趄了一步,声音一字一顿像是从牙齿缝间发出一般;“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孟总,我们一个不注意,苏小姐,她就跳楼了!”保镖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看之前孟总的安排,似乎对这个妻子完全不在乎,谁会选择让那么多男人强暴自己的妻子呢?而莫晚小姐又催着他们加速行动,以孟总对莫晚小姐的重视程度他们哪敢不从,所以他们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哪里会想到苏夏那个女人会这样果决。竟然会选择跳楼,而看现在孟总电话里的声音,

  • 绝品战龙保镖12章

    原标题:绝品战龙保镖12章小说:绝品战龙保镖第12章挡箭牌全场震撼中,俩人亲在一起。陆天龙本来只是想逗一下这妞儿,来个蜻蜓点水似的吻就行了。可嘴巴一接触到苏凌月那略带冰凉的娇嫩双唇,看着面前绝美的脸,闻着她身上诱人的人,顿时就跟吃了炫迈口香糖,根本停不下来!苏凌月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意外来的太突然,小嘴儿被亲上瞬间,就觉得脑袋轰一声响,大脑完全一片空白,都忘了挣扎和反抗,傻傻站着,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天龙。趁着她惊讶张嘴的功夫,陆天龙毫不犹豫直接伸出舌头钻了进去,和她的小巧香舌纠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