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莫非爱情不透光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8 11:47: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莫非爱情不透光

第5章 把心脏交出来

没多久,她的铃声再次响起。阅读xbxysw.com

“离婚协议订好就交给宁霖川吧!”她疲累的吩咐着,可……电话那头却不是律师。

“小言,你说什么?”

“额……没什么……”莫小言一听声音,发现不是律师,立马解释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这才出去一段时间,你们就要离婚了?”对面那边疑惑的问着,眼底却是兴奋的因子。

“陈皓,没什么,我还有事要忙,先挂了!”说完,莫小言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她放下手机,将头深深的埋在手臂中,悄悄的哭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陈皓看着黑掉的屏幕,离婚了?那么说他就有希望了。

宁霖川回到家的时候,莫小言刚好拖着行李箱下楼。莫非爱情不透光全文在线阅读

四目相对,莫小言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离婚协议晚点我会让人给你送过来!”

离婚?莫小言爱他爱得死去活来,怎么会放手?

一定是在演戏!

宁霖川冷着脸,脸色铁青,他双手插袋,挑眉不屑的说道:“离婚?你觉得有可能吗?”

“宁霖川,四年了,我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你也达到了你报复的结果,这样不好吗?”

“呵……想要离婚,不可能!除非你把如若的心脏交出来!”宁霖川冷酷残忍的开口,语气中带着嘲讽。

“好,我会让律师把这条加上。”莫小言紧紧的捏着手柄,脸色冷淡,肩膀微不可察的颤抖着。

她……同意了?没了心脏她就活不了了,她说的是真的吗?

她愿意把如若的心脏交出来,他不是应该高兴吗?为什么觉得心在滴血呢?那样的刺骨的痛,胸口闷着一股怒气。

宁霖川用力一扯,莫小言手中的行李箱到了他的手中,他嘴角勾起一抹讽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没有我的允许,你就别想出去一步。”

说着他用力一甩,行李箱里面的衣服四处散落,就犹如她那颗四分五裂的心。

她直直的站在那里,她就不信,她出不去。说明xbxysw.com

她迈着腿,快步的跑了出去,可门口守着七八个彪悍的保镖,根本就出不去。

她回到房间,一把揪住宁霖川的衣服,冰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宁霖川,你想要这颗心脏,就让我出去!”

“我后悔了,这颗心脏,还是寄存在你这里。”宁霖川脸上扬起一抹欠揍的笑,莫小言差点就要气炸了,她用力的甩开宁霖川,回到了房间。

宁霖川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领,他看着莫小言离去的背影,居然笑了……

莫小言回到房间就把门反锁上,接下来的几天,她都闹绝食,可宁霖川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并且还把房门给撬了。

莫小言想着,反正不是她家,随便他怎么。她就躺在床上,饭不吃,水不喝。整个人活生生的瘦了十多斤,嘴皮干燥的可怕,活活的脱了层皮。阅读http://www.xbxysw.com/

看着她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宁霖川就一肚子气。这一天他找来了人,压制着莫小言,逼迫她喝下了一些粥。

刚喝了下去,她就吐了出来,微微还有血色的脸颊,片刻面如白纸。

他愤怒的遣散走所有人,用力的捏着她的下颚:“莫小言,不要忘了,如若的心脏在你那里,你最好给我活着。”

第6章 恶人先告状

“放我……离开……”她若有若无的吐出几个字,声音就如鸿毛那样轻。

“休想。”宁霖川薄唇动了动,狭长的眸子犀利的盯着她。莫非爱情不透光全文在线阅读

闻言,莫小言撇过脑袋,不去理会他。

宁霖川不恼反笑着:“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比现在还要恐怖!”

“既然你恨我,现在放我离开,眼不见为净不好吗?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纠缠你不放了,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两不相欠!”

她的话没还没落音,莫安安的声音响了起来,失声的叫喊着:“两不相欠?你拿了我姐姐的心脏,你以为离婚就可以了?”

莫小言震惊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莫安安,她姐姐的心脏?什么意思?

莫安安大步走到床边,高傲的撇了她一眼:“莫小言,如果不是你要我去拦截路如若,她又怎么会死?我又怎么会知道,我成了间接杀害我亲姐姐的凶手?”

莫小言愣住了,她什么时候要让莫安安去拦截路如若了?路如若是她的姐姐?这怎么可能?

“小安,不要这么激动!”宁霖川一把拉住失控的莫安安。

莫安安捂住胸口,痛苦不已:“霖川哥,如果不是我,姐姐也不会死!”

他紧紧的揪着宁霖川的衣袖,哭着喊着:“霖川哥,四年前,就是她逼着我去拦截姐姐的车,偷了姐姐的心,我成了杀害姐姐的凶手……”

莫安安的一席话,是要将她打入地狱啊!

震惊之余,莫小言没有忘记为自己辩解。

她努力强撑着身子,下床,步子缓慢的朝着两个人走去,在离他们两个还有三步之遥,她停住了脚步。

由于动了手术,没有好好休息,还闹绝食,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扯动干燥脱皮的嘴皮笑着说:“宁霖川,我从来没有逼迫她去拦截路如若。我当时根本不清楚情况,我只知道,有合适的心脏,便去做了手术。我不是有意取了她的心脏!”

“莫小言,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欺骗了大家?你偷了我姐姐心脏,还想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

莫安安疯狂的怒吼着,她的话,让宁霖川的眉头紧皱着。版权http://www.xbxysw.com/

莫小言还预备说什么,宁霖川立即冷声打断她的话:“莫小言,你给我闭嘴!”

莫小言一愣,宁霖川对莫安安的维护,让她心寒。

莫安安是什么时候跟宁霖川认识的?关系还这么好?难道他们两个……不,不可能!

“宁霖川,我刚才说的全是真的,你宁大总裁这么有能耐,为什么不去调查一下呢?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你这样对我,知不知道,我会心疼?”

“那是如若的心在疼,为你的无耻的举动感到心痛!”宁霖川丢下这句话后,便一把将失控的莫安安,抱了起来,朝外走去。

临出门的时候,莫小言看到了莫安安挑衅的眼神。

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跌倒在了地上。

那是路如若的心在痛!

她无耻吗?

莫安安明显就在陷害她,他难道看不出来吗?

第7章 不要告诉他

她不明白,她一直疼爱的妹妹,为什么会这样仇恨她,甚至陷害她。

趁着宁霖川不在家,她要逃,远远的逃离这个地方。

可A市天大地大,可就是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不能回莫家,那她又能去哪里呢?

算了,先逃了再说。

莫小言在慌忙过马路的时候,体力不支,眼前一片模糊,脑袋晕晕的。

快速行驶过来的车子,却不知怎么硬生生的停在原地。

“吱……”长长的刹车声,地面与轮胎产生距离摩擦,造成了两条黑黑的长线。

噗通一声,莫小言倒地。

“小言……”车内的男人,飞奔而来,稳稳的接住了她。

彻底昏迷之前,莫小言看到了熟悉的脸庞,笑了:“陈皓,带我离开。”

莫小言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陈皓端着一碗温热的粥,一口一口给她喂,碗中的粥见底之后,她舔了舔嘴问道:“还有吗?”

“你等会,我过去给你盛!”陈皓帮她掖好被子,起身去盛粥。

他打算喂莫小言,莫小言却直接接了过去,狼吞虎咽了起来。这一刻,她觉得粥原来是这么的美味。

陈皓拧着眉头,忍着心里的疑问,看着她把粥全都喝完。

“还要吗?”

莫小言摇头,把碗递给了陈皓,抬手要去擦拭在嘴角的东西。陈皓前一秒伸出手,用大拇指擦拭掉嘴角的东西。

“一个月不见,你怎么消瘦成这样了?”

莫小言怔住了,目光躲闪着,她沉默的坐在床上,没有回答!

绝食了这么久,会不瘦吗?连陈皓都发觉了,宁霖川呢?

手下意识的摸上肚子,之前,这里还有一个孩子。现在这样的情况,他没在,少受了那么多的苦吧!

看着她的反应,陈皓诧异的皱眉,她怀孕了?

“还好孩子已经走了……”莫小言双眼空洞的望着肚子,自言自语的说着。

似乎是陈述一件事情,亦或是,再次提醒着自己。

“小言……”陈皓刚才喊出她的名字,她摇头,一脸悲伤什么都不肯说。

蓦然陈皓站起来,准备出门,她干哑着嗓子开口恳求道:“陈皓,不要去找宁霖川,也不要告诉他,我在哪里!”

只要他不知道,她就还能收住那颗卑微爱他的心。

只要他不知道,他就不能毁掉她对他那唯一的希望。

所以,不能让他知道她在哪里。

莫小言的恳求,陈皓一向是不可能拒绝的,就如,他爱了她八年。

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不过就是陈皓爱莫小言,莫小言爱宁霖川。

当年,莫小言知道宁霖川是恨她的,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从那一刻起,陈皓便知道了,爱情是不能强求得。

可他内心还是希望两个人分开,那样他就有机会,有机可乘。

可现在两人分开了,看到她如此的闷闷不乐,,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陈皓将莫小言安排在郊外的一栋别墅内,整整照顾了两周,她的脸色才微微好转起来。

他每天陪着莫小言聊天,都尽量避开宁霖川这三个字。

莫小言每日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逗弄着那只可爱的拉布拉多犬,很多时候,看着看着,她便走了神。

“小言?小言……”

“嗯。”莫小言回过神来,看着陈皓。

“你跟宁霖川到底怎么了?上次电话里,你说离婚?”

第8章 找上门

陈皓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她。

听到宁霖川三个字,莫小言的脸色失去血色,看得陈皓心生不忍。

空气一下子宁静了下来,纠结再三,陈皓打破了气氛:“算了,不想说就算了!”

沉默许久,莫小言开口了:“莫安安是路如若的妹妹……她说,是我指使她去拦截路如若的。”

陈皓惊讶的看着莫小言,莫安安是路如若的妹妹?她指使莫安安去拦截路如若?理由呢?

“宁霖川相信了?”

莫小言点头,是啊,在他心里,她的分量比不上一个莫安安。是不是很可笑,他现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连他的心似乎也瞎了。

陈皓眉头紧皱,胸腔有着一股怒火燃烧着。

莫小言苦笑着:“陈皓,我是个狠心的女人对吗?”

“傻瓜,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路如若的死与你无关,你不要背负这样沉重的责任。”

闻言,莫小言的泪珠啪嗒啪嗒的掉落。

宁霖川你听听,别人都说路如若的死与我无关,而你却因为莫安安的话,将我打入地狱?

无论我怎么解释,你都不相信,难道真的要我把这颗心挖出来送给你,你才能相信吗?

“可是,无论我怎么解释,他都不相信我。我知道,我当初不应该要她那一颗心脏,可但是的情况,不是我能逆转的啊。如果我知道那是路如若的心脏,宁愿死,都不会接受。”

“陈皓你知道吗?他把我的孩子,打掉了,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你说他怎么能那么狠心?那好歹是他的亲骨肉啊!”

闻言,面对莫小言的哭诉,陈皓震惊了。

他知道宁霖川恨莫小言,一直以来,对她也是冷冷淡淡的,却不知他竟然这么狠心。

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孩子拿了?这个世界上,谁的冷酷无情,能比的上他宁霖川?

陈皓愤然的站了起来,那架势就是要跟宁霖川打一架。

“混蛋,老子去揍死他!”

“不要去,陈皓!”莫小言急忙拦住他。

“他这样对你,难道还有理吗?”陈皓气得胸口上下起伏着,怒吼道。

莫小言吸了吸鼻子,深吸一口,让自己冷静下来,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笑:“陈皓,我不想再跟他扯上任何关系,我想要离开,去国外。”

“只有这样,我才能忘记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所以请你帮帮我!”

那天,宁霖川把莫安安送回去之后,发现莫小言并不在家中。

他找遍了她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

两周后,他找到了陈皓着这里。

“嘭……”门被狠狠踹开。

餐桌上的两个人视线都落在站在门口的男人身上。

陈皓站起来,把莫小言拉到背后。

这个动作,深深的刺痛了宁霖川的双眸。

“过来……”简单,简短的两个字,带着十足的威胁。

莫小言躲在陈皓的背后,猛烈的摇着头,眼底都是害怕跟恐惧。

宁霖川的心一窒,他从来没有想过,她原本那双总是带着爱恋跟着迷看着他的眼睛,会变成这样。

第9章 一刀两断

“宁霖川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了?自己的孩子都能下的去手?”陈皓紧紧的保护着莫小言,恶狠狠的盯着宁霖川。

“陈皓,要还是兄弟,那就把她交出来。”他狭长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陈皓,嘴角带有若有若无的冷笑。

“交给你?呵……让你回去继续折磨她?”

“陈皓,你要是想为了我的妻子,跟我斗,那我不介意对陈家动手。”

闻言,莫小言从陈皓的背后走了出来,怒瞪着宁霖川:“我跟你回去,这一切都跟陈皓无关,你不要动他们!”

看着她对陈皓的呵护,一股无名的怒火充斥在他的胸膛,他忽然笑了,那抹笑,看着有点渗人。

莫小言知道,宁霖川真的怒了。

她深吸一口气,淡淡的开口:“要我跟你回去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那就是不要迁怒与陈家还有陈皓。”

“小言,不要跟他回去!”陈皓急了,莫小言好不容易逃离了出来,现在又要为了他回到宁霖川的身边。

这无异于自投罗网,要是她再一次回去,面对她的又是什么?

宁霖川上前一步,把莫小言拉回自己的怀里,死死的控制在怀中,冷峻着脸,眼角带着笑意反问:“我的妻子不跟我回去,难道要在这里跟你苟且?”

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莫小言浑身颤抖着,苍白的嘴皮动了动,她怒道:“宁霖川,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跟陈皓是清白的。”

他嗤笑一声,眼底都是冰冷的渣子:“你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挑明吗?”

宁霖川扫了陈皓一眼,抱起莫小言往外走。

陈皓刚想抬腿追上去,紧接着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什么?”陈皓震惊的看着宁霖川,大声的吼道:“宁霖川!”

宁霖川停下脚步,冰冷无情的声音传了过来:“如果,想要整个陈家陪葬,那就放马过来!”

莫小言没想到宁霖川居然可以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那可是他的兄弟啊!二十多年的交情,他竟然这么狠心,一定要陈家家破人亡才行吗?

他的心到底有多狠?

宁霖川并没有将她带回宁园,而是安置在了林园:“从今往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太太迈出大门一步。”

莫小言震惊的看着宁霖川,他这是要做什么?

“莫小言,别痴心妄想离开,不要忘记你欠了我什么!”

莫小言呆滞的望着宁霖川,她瞬间崩溃了,歇斯底里的伤心的怒吼着:“宁霖川,你无情的把我的孩子拿掉,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你凭什么囚禁我?”

宁霖川本来要离开的,可听到这些话,转过身来,戾气布满他的脸庞。

莫小言跪在地上,绝望而无助的恳求着:“宁霖川我们离婚好不好?我把这个位置空出来,你想给谁就给谁,我不霸占着宁太太的位置。我不想爱你了,我们从此一刀两断好不好?”

离婚,一刀两断?

不爱他,爱谁?陈皓?

“不想爱我?莫小言那你想爱谁?”宁霖川蹲在她的面前,用力的捏起他的下巴,薄唇冰凉的开口:“爱陈皓?”

第10章 他同意的

莫小言别过脸,声音格外的冷淡:“宁霖川,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无耻?我跟他之间,清清白白,你凭什么侮辱我们?”

宁霖川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

莫小言想,她应该这辈子都忘不了宁霖川这一刻的眼神。

“莫小言,不想陈皓出事,那就给我绝了你的念头。”

说完,只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

自那以后,宁霖川都没有在回来。

莫小言想要离开,可每次都被门口的下人给拦住。她知道,这是宁霖川下的命令,她不好为难下人。

她不能留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她不会这样。

整整一个星期,宁霖川都没有回来,打他的电话,都处于关机的状态。

莫小言觉得着自己快要疯了,她本想着打电话问问陈皓,现在什么情况。可是想到宁霖川临走前的威胁,她放弃了。

第九天,别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莫安安看着莫小言,打量了一会,嘴角噙着一丝邪魅的笑:“莫小言啊莫小言,没想到霖川哥哥将你养在这里,看来恢复的不错嘛!”

“你来干什么?”莫小言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莫安安。

莫安安没有回话,自顾自的找到位置,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她抬眸,那双桃花眼似乎在笑:“莫小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她顿了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浅浅的抿了一口:“你忘记,霖川哥哥说过,要离婚可以,把我姐姐的心脏交出来!”

“哦,对了,你应该知道霖川哥哥为什么会这么恨你吧!就是因为你害死了她深爱的女人,其实我也恨路如若,恨她丢弃了我,得到了霖川哥哥的爱。”莫安安笑了:“但是她死了,所以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废话不用多说了,我今天来,就是带你去做手术。把我姐姐的心脏,取出来!”

做手术?

莫小言黝黑色的眸子缩了缩,她吓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莫安安:“我没有同意捐赠心脏,莫安安你不要太过分了。”

“哈哈……我过分?莫小言这件事情可是霖川哥哥同意的!”

莫小言愕然,她愣在原地。

宁霖川同意的?他同意的?

呵,对呀,宁霖川恨不得她死,现在把她的心脏取走,有什么关系呢?

她摇头,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她嘴里咛喃着:“不,不……我不相信!”

莫小言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后,睁开眼睛:“让宁霖川亲口来跟我说,不然我不会同意的!”

宁霖川消失了整整一个星期,她给他打电话都没接,现在却让其他人带她去做手术?

莫安安很自信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宁霖川的电话:“霖川哥哥,莫小言有话要跟你说!”

莫小言瞪大了眼睛看着莫安安,不可置信的盯着她手中的电话。

从宁霖川离开的那一天,她每天都有给他打电话,手机都是出于停机状态。现在,莫安安的电话直接接通了!

宁霖川,你当真恨我到如此的地步?连我的电话都不肯接?

莫安安将电话递给她。

莫非爱情不透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莫非爱情不透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一天只有2小时休息时间,你还要我接受冷冻卵子?

    注意:本文不讨论冷冻卵子的是非对错,只讨论现象。北上广深谁最忙?社科院调查:广深居民休闲时间位列倒数除去工作和睡觉,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较三年前(2.55小时)有所减少;特别是一线城市居民,“休息时间不充分”更为明显:深圳、广州、上海、北京居民每天休闲时间更少,分别是1.94、2.04、2.14和2.25小时。美好的女子都会有美好的时光,但美好的时光,必需只能在职场中吗?可能每天忙碌于工作的人们,很少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人类社会目前已经进入知识和白领高级奴隶时代。白领

  • 【心经讲记】了生死必须具备般若智慧

    般若是智慧,我们说“空”,就是空的智慧。我们要出生死,这个智慧是必须具备的。《心经》第一句,“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如果照不到五蕴皆空,这个生死还出不了。我们修大悲观世音菩萨,称名、持咒,就能救苦,这是暂时救一下苦,并非彻底,还在三界流转之中,这个苦刚灭掉,那个苦又来了,不断的受苦,因为我们造的业太多。末法时期的人,大部分是造恶业多。如果善的多,可能就到他方净土去了。因为恶业造得太多了,尤其在末法时期的娑婆世界,所以说方便的办法,是持名、持咒,但是最究竟的办法、彻底的办

  • CCTV“超级星主播”少儿主持人大赛全国正式启动

    中国网讯(兰齐)报道:2018年7月15日下午15时,CCTV“超级星主播”2018中国国际少儿主持人大赛新闻发布会在广州·逸丰酒店隆重举行,并取得圆满成功。CCTV“超级星主播”2018中国国际少儿主持人大赛由中央电视台、国家广电总局中广联合会栏目剧(微视频短片)委员会为指导单位,CCTV《闻道》栏目、CCTV《感恩中国》红色之旅组委会联合主办的大型国际少儿赛事。旨在加强少年儿童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展示我国少年儿童深厚的艺术素养和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丰富少儿

  • 中药、中成药是中国人吃不起“天价药”的罪魁祸首之一!

    中药、中成药是中国人吃不起“天价药”的罪魁祸首之一!为什么中国人吃不起昂贵的救命药?因为中国的药企不争气,中国人只能去买昂贵的进口药,只能从外企那里买药。为什么中国的药企,不去研发生产国产药,来取代进口药,同外企竞争?因为从经济上来说,不划算。如格列卫这样的药物,从研发到上市,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经历临床前研究、临床试验审批、临床试验、新药上市审批、上市后研究、上市后再审批等等流程。一款新药,需要花费几十年时间,消耗几十亿美元,才能成功。这里说的药物,指的是西药。没错,是真正有治疗效果的

  • 【人物】:法国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Ingres,1780年8月29日-1867年1月14日),出生于法国蒙托邦(Montauban),新古典主义画家、美学理论家和教育家。自小父亲就培养他对艺术的兴趣,那时,他非常热衷追求原始主义。由于他用功、认真,17岁的安格尔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画家了。当时,达维特正担任拿破仑的首席画师。1834—1841年,他再度赴罗马,深刻地研究了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古典大师们的作品,尤其推崇拉斐尔·桑西。经过达维特和意大利古典传统的教育,

  • 全面解析测光的作用和模式

    测光一直是新手学习摄影的一只拦路虎新手往往不明确测光的作用加上很多人将测光和对焦混在一起总让人难以搞明白我们就从七个方面帮你搞定测光!今天先讲测光的作用和测光的模式1、测光的作用相机可帮助衡量测光区域的亮度,精确知道你测光的区域到底是什么亮度。拍摄时,面对的画面亮度往往都不一样。这个地方是比较亮的还是比较暗的,人只能知道大概。相机通过自己的测光功能,测试你想知道的地方的亮度,并且提供一组参数,给你设定曝光参数作为参考的依据。▲精确评价测光区域的亮度注意:测光不同于曝光,测光和曝光模式(光圈优先、

  • 机遇与挑战并存:唐山商业正蓄势待发

    编者按:城市作为“神圣、安全、繁忙”之地,自古以来与发达的商业经济息息相关。而作为现代城市的核心标志,商业场所则是连接人们与城市的桥梁。每一座城市都有这样一些商业项目,它们从出现到发展,始终以独特的影响力改变着这座城市。尤其是在商业较不发达的非一线城市,一个优质商业的出现,对城市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它小到改变城市人的消费观念,大到引领一种新的城市商业模式。但由于处在非一线城市,行业的关注度不够,这些优质商业常常被忽视。对此,赢商网独家策划《点亮一座城被忽视的非一线城市商业地产“领路人”》系列报道,

  • 盱眙县官滩镇党委召开县委巡察组巡察村(居)工作动员会

    【江苏消息】7月19日上午,盱眙县官滩镇党委在镇计生站三楼会议室召开县委第五巡察组巡察官滩镇村(居)工作动员会。参加会议的有镇三套班子成员、16个村(居)“三大员”(支部书记、村长、会计)及各站所的负责同志。官滩镇党委书记张春林、县委第五巡察组组长王瑞宏、副组长程如亮、胡松柏在主席台就座。会议由张春林主持。会议首先由县委第五巡察组组长王瑞宏作动员讲话。他在讲话中重点提出三点意见:一要认真学习盛会精神,深刻认识巡察工作的重要意义;二要突出“六个围绕”,发挥巡察利剑作用;三要强化责任担当,确保巡察工

  • PVC电线管规格以及壁厚你都知道吗-一起来研究呗

    PVC电工套管的分类,分为L型(轻型)M型(中型)H型(重型)执行标准:JG/T3050-1998产品规格:分为轻型-205、中型-305、重型-405三种。轻型-205外径¢16mm-¢50mm中型-305外径¢16mm-¢50mm重型-305外径¢16mm-¢50mm公称外径分别为:16、20、25、32、40的产品厚度如下:1、16外径的轻、中、重厚度分别为:1.00(轻,允许差+0.15)、1.20(中,允许差+0.3)、1.6(重,允许差+0.3)。2、20外径的中、重(没有轻型的)厚

  • 蔚县曲协发起的曲艺惠民演出,慰问孤寡老人文化扶贫行动,将走进下元皂陈家洼

    蔚县文联、蔚县曲艺协会、宝玉文学社、河北义工蔚县志愿者协会,走进英雄故里,曲艺惠民演出,慰问孤寡老人文化扶贫行动,将于2018年7月28日在蔚县陈家洼乡下元皂村、陈家洼村举行。走进英雄故里-------写在赴陈家洼乡曲艺惠民慰问演出前夕壶流河绕村而过,清泉水咕咕流淌,富饶而美丽的田乡,养育着勤劳善良的父老和儿郎;英雄儿女----马宝玉,九十多年前在这里出生、成长,又从这里出发,胸怀革命理想,踏上抗日的战场。他是4000多名报名参军、走上抗日战场的、蔚州儿女们的杰出榜样。今天,我们将怀着崇敬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