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超级大地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7 20:53: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超级大地主

第1章 常乐村

常乐村四面环山,进县城,只有一条土路,下雨天被车轱辘一碾,就会变的坑坑洼洼。小百姓养生网

“俺靠,人家都是衣锦还乡,老子锦衣夜行,奇葩,谁特么还有老子奇葩!”

王平骂骂咧咧的向着常乐村走去。

当然了,他那身行头也不算什么锦衣,其实就是军大衣。

“哎呦,终于到家了,幸好老子当了四年兵,要不然这身老骨头非散架不可。”

王平根据记忆,来到了自家的房子前,轻轻的推门,发现门被反锁着。

“俺靠,谁占了老子房子,不行,如果房子被别人占了,老子睡哪儿啊!”

王平骂骂咧咧的喃喃自语,随后扒着墙头,三两下就上去了。

这扒墙头,在部队,他可没少干,自然是轻松无比加惬意的蹦了下去。

此时院子里黑乎乎的,循着曾经的记忆,来到了正屋。《超级大地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由于走了一晚上的山路,他也是累了,推开屋门,来到床边,将衣服脱个差不多,就躺床上去了。

“啊,流氓…”

陡然,一声高分贝的尖叫,打破了屋子的沉寂。

王平一听吓了一大跳。

“啵…”

此时才九点,如果被别人找上门自己跳黄河也洗不清了。王平想也不想就用嘴堵住了女孩儿的性感红唇。

女孩儿一下子就傻眼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王平看。甚至连反抗都忘记了。说明xbxysw.com

这可是自己的初吻,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这个混蛋给夺走了,太坏了…

女孩儿越想越是气愤,直接一脚就踢了过去。

王平这时候还在感叹着女孩儿的唇瓣是多么多么的柔软呢!

就被一条白晃晃显得很刺眼的大腿给踢下了床。

“俺靠,这个女人太野蛮了吧,这可是俺自己的家,俺自己的屋,俺自己的床…”

王平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女孩儿就是一阵骂骂咧咧。不过,下一刻,他的双眼就瞪大了。

“俺靠,好大好白…”

虽然是在黑夜,但是,王平的夜视功能出奇的好。

“这特么好深,埋进去恐怕可以让老子窒息。”

女孩儿听着王平的话,赶紧将春光遮了起来,玉指一指门外“滚,拿着你的衣服,给本小姐滚出去!”

女孩儿这时候怒了,今晚不仅仅稀里糊涂的丢了初吻,还被这个混蛋给看光了。推荐http://www.xbxysw.com/

她这用手一指门外,又差点儿春光外泄了。

“混蛋东西…你个色狼,大流氓…”

听到女孩儿那气愤的样子,王平老脸一红,不仅仅亲了人家的嘴还把人家看光了,貌似自己便宜占大了。

想到这里,王平心虚不已,赶紧拿着自己的衣服跑了出去。

“嘭…”

王平一出去,门就被狠狠的关上了。

欧阳月来这个穷山村两天了,是上面派她过来当支书的。

她晚上睡觉认床,而且穷山恶水出刁民,所以晚上根本就不敢怎么睡觉,刚才太困倦,好不容易睡着,却听到动静,一睁眼居然看到有男人爬上了她的床。

她可是一个女孩子,自然被吓了一大跳。《超级大地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王平被关在门外,也很郁闷啊,这可是老子的家啊,怎么可能让别人反客为主?

“喂,小妞,快给老子开门,这特么是老子的家,你这么做啥意思啊!”

王平狠狠的敲了一下门,虽然说现在大夏天,但是,四面环山,夏天的气候也很凉啊!这要是站外面一夜,非感冒着凉不可啊。

“吱呀…”

就在王平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的时候,门被欧阳月打开了。

欧阳月上身穿着一件紫色的短衫,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短裤,将她那曼妙的身材勾勒的玲珑紧致,让人一看,就想扑上去…

脚上拖着一双水晶拖鞋,玉足裸露,小巧而晶莹。

虽然现在是黑夜,但是这一切依然被王平给看的一清二楚,一时间看的呆住了,甚至口水从嘴角流出来都不知道。

美,真特娘的美…

欧阳月看到王平那猪哥样的嘴脸,心中厌恶至极,“你是谁,这地方可是老村长让我住下的,赶紧给本小姐滚。”

欧阳月寒着一张俏丽的脸蛋,对王平冷冷的说道。此时欧阳月已经将王平当作了采花大盗。《超级大地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自己来常乐村好几天了,谁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住啊,大晚上翻墙头过来,能安啥好心?

王平也知道自己现在糗大了,主要是,当兵这四年,自己根本就没怎么见过女人,更别提这么漂亮的了。

虽然这里是自己家,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样子,肯定在美女面前出丑了。

王平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哈喇子,“嘿嘿,美女,这里是俺的家啊,俺四年前去当兵,现在退役回来了,俺也不知道你睡俺家啊!”

王平苦着一张脸说道。

欧阳月听了秀眉微微一挑,“你说的是真的?不会是骗我的吧!”

刚搬到这里时,老村长也说了,房子的主人四年前去当兵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这咋能有假啊,不信你看俺的退役证。”

见美女不信,王平立马从军大衣里拿出了退役证,在她面前晃了晃。

欧阳月听了,这才信了几分。

“这正屋我睡,你就去东屋或者西屋睡去。”

欧阳月从屋里拿了一床被子,扔给了王平。随后玉手一指东西两个屋,对王平说道。

王平看到扔过来的被子,只感觉一阵香味儿传进了鼻端,鼻子忍不住在上面狠狠的嗅了嗅,“哇,好香啊,这一定是美女盖过的。”

看到王平的样子,欧阳月俏脸一红,很想给自己一巴掌,明明是个色狼加混蛋,自己闲的咪咪疼啊,居然还给他被子盖。

虽然欧阳月想把被子要过来,但是,看到王平这混蛋把被子当宝似的紧紧的抱在怀里,就知道,肯定要不过回来了,厌恶的狠狠瞪了王平一眼就转过身回屋继续睡觉去了。

王平来到东屋,就迫不及待的躺下了,这可是美女盖过的被子,一定要好好闻闻。

一夜无话,天刚蒙蒙亮,王平就起床了,这是他在部队中养成的习惯,打了一会儿军体拳,然后跑了一会儿步,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王平来到厨房,看着灶台上的方便面,心中一怔。

俺靠,这女人不会天天煮方便面吃吧!

王平无语的很,只好打开门走了出去。

在山村最不缺的就是野菜和野味儿了,没过多长时间,王平就提着很多野菜回来了,有苋菜,有野蘑菇,另一只手还提着一只野兔。

王平很麻溜的将野兔开膛破肚褪皮,在砧板上剁成块…

第2章 牛叉的厨艺

半个多小时后,几道小菜就被王平做好了。

有炒苋菜,蘑菇炒兔肉,红烧兔肉,以及野兔子汤,三菜一汤,一股股菜香味儿充斥了整个院子,闻上一闻就让人食欲大开。

王平将几道小菜放到了院子里的石桌上,没过多久,欧阳月也起床了,蓬散着头发,睡眼惺忪的推开了正屋的门。

那紫色短衫配着欧阳月慵懒的样子,王平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欧阳月,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卧槽,大清早的别这么诱惑人好不好。

此时欧阳月并没有发现王平的猪哥相,而是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石桌上的几道菜,喉咙处不断的滚动。好久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石桌上的菜肴。

“这,这都是你做的?”

欧阳月对着王平说道,在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不过,当她顺着王平的眼睛看向自己胸口时,脸色瞬间变的通红了起来。

“哎呀,你,色狼!”

欧阳月赶紧捂住了泄露出来的春光,气的跺跺脚就又冲进了屋子。

王平这时候回过了神,脸色也是大窘。他没想到,见了女人定力居然这么差,自己可是一名军人呢,怎么能这么差劲儿?不过,那个女人那里确实很好看,尤其想到昨晚的场景,王平更是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欧阳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俏丽的脸蛋红扑扑的,显然对于刚才的事情,她依然很羞涩。

欧阳月本来蓬散的头发这时候已经盘在了脑后,白皙的脖颈裸露在外,那短衫也被她换成了淡绿色的连衣裙,如同是一朵处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般,显得高雅无比。

王平一看,眼睛顿时一亮,这美女穿衣服,穿什么都好看啊。

欧阳月狠狠的瞪了王平一眼之后,拿了一个凳子,就坐到了石桌前。

闻着那香喷喷的菜香味儿,欧阳月美眸中异彩连连。

“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欧阳月的声音空灵如若百灵鸟鸣叫一般。

人美声音也好听,这绝对是极品啊。

王平在心中美美的想到。

王平曾经有一个屌丝梦想,那就是能和美女在一起吃一顿饭,没想到自己退役后就实现了这么伟大的梦想。

“对,对,是俺做的,美女,尝尝哥的手艺如何?”

欧阳月听了,也不在乎王平言语中占自己便宜了,她其实早就想吃了,不过,出于女人的矜持,一直忍到现在。

听到这色狼让自己尝尝,哪里还能忍得住,抄了一筷子的苋菜,放进了性感的红唇中。

苋菜入口,欧阳月美眸大亮。

“呀!这野菜太好吃了,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野菜!”

欧阳月说着,又抄了一筷子蘑菇炒兔肉。

一入口,欧阳月差点儿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那味道,简直太美了。

红烧兔肉肉嫩骨酥。

野兔子汤汤鲜肉美。

欧阳月一开始还小口小口的吃着,不过,王平加入战局之后,立马将自己的淑女风度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喂,美女,你,你饿死鬼投胎的啊,慢点儿,慢点儿吃。”

王平看着欧阳月狼吞虎咽的样子,满头的黑线。

这吃相,简直没谁了。

不过,看着欧阳月的样子,他肚子也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咯…

到最后欧阳月一边摸着小肚子,一边儿打着饱咯。

而桌子上一片狼藉,盘子倒是干干净净的。

王平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月。

“俺的大小姐,是不是比你那红烧牛肉面好吃啊!嘿嘿。”

欧阳月听了王平的话,俏脸上浮现一抹红晕,随后心中暗恨,这混蛋,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难道不知道本小姐不会做饭,只能吃方便面吗?

欧阳月媚眼如丝白了王平一眼,对于这个夺了自己初吻又看光自己的家伙是又恨又爱。

“昨晚的事情你可不能说出去,要不然本小姐一定把你的舌头割了!”

欧阳月说着对王平一阵张牙舞爪。

“啥事啊,俺咋不记得了?”

哼!算你小子识相。

“你是说俺亲你的事不能说,还是俺看光你的事不能说啊。”

欧阳月本来还对王平另眼相看呢,以为这家伙转性了懂事了,谁知道这家伙居然转眼间露出了本性。

这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好气啊,深呼吸,老娘要深呼吸…

王平看着欧阳月那里一颤一颤的,眼睛再次瞪了起来。

“看什么看,再看老娘将你的眼珠子抠出来。”

此时欧阳月已经被这个混蛋给气疯了。

然而,王平却不为所动,眼睛仍然盯着欧阳月的胸口看,脸色更是变的凝重了起来。

“欧阳月,你先冷静一下,俺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看着王平认真的样子,欧阳月也冷静了下来。

尤其王平那认真的样子,欧阳月觉得王平说的事一定很重要。

“你说吧,什么事情啊。”

王平听了一指欧阳月的胸口。

“你的左胸上正有一只苍蝇在占你的便宜…”

欧阳月听了脸色顿时绿了,老娘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亏得老娘那么信任你!

“王平,老娘和你没完…”

王平一看欧阳月这架势,就知道大事不妙,一溜烟的就在院子里跑了起来。

而欧阳月也紧追不舍。

可是,这院子就这么大,没多大会儿,两人就撞在了一起。

欧阳月一个不慎就要滑倒在地,王平见了眼疾手快,抓住对方的手,一拉,两人就抱在了一起。

王平抱着欧阳月的小蛮腰,轻轻的抚摸着。

“这特奶奶的柔嫩…

“支书,支书,在家吗,支书…”

就在欧阳月惊魂未定,王平搂着对方占便宜的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从外面响了起来…

第3章 你这样治标不治本

“呀,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继续”

外面走进来一个老汉,看到王平居然和支书搂搂抱抱的,一脸尴尬的就要出去。

欧阳月如同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挣脱了王平的怀抱。脸色更是红的如同熟透了水蜜桃一般。

“张叔,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和王平啥都没发生。”

那老头一听摆摆手,“噢噢,知道知道,年轻人嘛,谈谈恋爱很正常。”

欧阳月一听张叔的话,心里更急了,知道,你知道个咪咪啊。老娘都说了和王平没啥…

欧阳月这时候也算明白了,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

王平看着老头,嘿嘿一笑。

“张叔,什么事这么火急火燎的啊。”

张叔一听王平的话,一拍大腿,

“哎呀看你们闹得,我差点儿把正事忘了,支书,出大事了,小燕被山上的毒蛇咬了,村长让我来通知一下你,现在正在卫生院呢!”

欧阳月一听,心中一惊。也顾不得上尴尬了。

“那还等什么啊,赶紧走啊。”

王平也不敢怠慢,小燕他可是知道的,当初那个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跑,一边流鼻涕,一边还说长大之后要嫁给自己。

常乐村也不算小,五百多户人家,而村卫生院在村中心,紧挨着村委会。

此时卫生院已经围了很多人,每个人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在这个小山村,民风淳朴,一家有难,全村都会被惊动。

“哎呀,小燕多好一个女孩儿啊,怎么被蛇咬了啊!”

“是啊,多好一个女孩儿,老天爷不应该这么狠心将她收了啊。”

“唉!真是可惜,据说把小燕咬的那蛇,是眼镜蛇,毒性强的很,小燕这次我看是凶多吉少了。”

“胡说什么呢,小燕这妮子,善良可人,一定福大命大。”

没过多久王平和欧阳月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听着一众村民的议论声,王平的眉头皱了皱。

尤其是听到小燕居然是被眼镜蛇给咬的,眉头皱的更是深了几分。

“那个,大家让让啊,让我和支书进去看看。”

王平在人群外面大声的喊道,声音之洪亮,瞬间压过了众人的议论声。在部队可不是白呆的。

一听说支书来了,大家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

王平和欧阳月赶紧走进了卫生院。

这时候也有很多村民认出了王平,纷纷对王平打着招呼。王平也一一点头致意。

走进卫生院之后,王平就看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拿着手绢哭哭啼啼的,一旁,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大汉蹲在地上,闷闷的抽这旱烟卷。

王平一看两人,立马就认了出来。

“赵叔,赵婶,你们先别伤心,小燕一定会没事的。”

赵叔和赵婶自然是小燕的父母,两人看到王平之后,勉强对王平笑了笑。

“哎呀,王平,参军回来了?四年不见壮实多了。”

赵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对王平说道。

“赵叔,赵婶,不要着急,我进去看看小燕的情况。”

欧阳月冲着两人点点头,然后和王平一起走进了治病室。

治病室中,就两个人。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王平看了看,长的蛮好看的,虽然穿着白大褂,但依然挡不住诱人的身材。这个时候她正在忙前忙后的,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王平和欧阳月的到来。

而另一个,却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这老头一身的中山装,显得无比干练,这正是常乐村的村长。

这老头名叫刘德福,在常乐村干村长一干就是三十年,算得上德高望重了。

“刘爷爷,哈哈,四年不见了,您老老当益壮啊。”

刘德福听到这道似曾相识的音调,一张充满皱纹的老脸上满是笑容。

“王平,你回来了?哎呀呀,四年不见精壮了不少啊。看来在部队里训练没偷懒。”

刘德福一巴掌拍在了王平的肩头上,对王平说道,随后又看向了一旁的欧阳月。

“欧阳支书,你来了啊!”

欧阳月冲着刘德福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正在抢救小燕的美女医生。

“苏菲,小燕怎么样了?”

苏菲听到欧阳月的问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月姐你来了啊,小燕的情况很危急啊,毒素已经**了她的血液里了,恐怕很难清除,如果达到她的五脏六腑,我也就无能为力了!”

王平听了苏菲的话,向病床上看去,只见一道窈窕的身影躺在病床上,四年前这丫头还是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跟屁虫,没想到才四年的时光居然出落成了一个大美女,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不过,王平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发现,小燕的脸色都变的黑紫了起来。

一般被蛇咬的话,最基本的就是将蛇毒给吸出来,可是,看小燕的情况,血液里蛇毒恐怕已经占了大半,如果再吸,根本就无法吸干净了。

“这位美女,你这样做恐怕不行,那个有没有艾叶啊,给我找一些艾叶过来。还有半边莲、九头狮子草、鸭跖草、鬼针草……”

王平一下子说了十几种药草。

苏菲听到有个男人居然质疑起自己的能力,这让她很是不爽。

她是一个西医,她哪里知道这些中药。

“这些中药我听都没听过,我现在正在给病人抽离毒素,我看病时不希望有人对我指手画脚,你赶紧给我出去。”

苏菲可是天都医科大学毕业的硕士生,对于西医,她已经超越了很多的专家,硕士毕业之后,她就瞒着家里人,来到了常乐村。担任常乐村卫生院的医生。

要不是这里医学器械简陋,小燕早就醒了。

“我说小姐,你这样是治标不治本的,蛇毒虽然抽离了,但蛇毒的邪性根本就没有被剥离开,用不了几天,毒性就会继续发作的。用艾叶再配上十几种药草泡澡,才是祛除蛇毒的最正确方法。”

苏菲听了秀眉紧皱,邪性?现在什么年代了,还邪啊妖的怪的?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赶紧给我出去,我不希望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要不是家教好,苏菲早送他一个滚字了。

“你知道小燕到现在为啥还没苏醒吗?就是因为没有除掉小燕体内的邪毒。”

蛇是有邪性的,中毒如果轻的话,自然用不着那么麻烦,不过,如果蛇毒渗入血肉里,那就不是把蛇毒吸出来那么简单了。

这些在中医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何况是一个二十四五的年轻西医?

王平之所以知道,那是因为他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因缘巧合下,继承了远古的传承。

这远古传承可是不简单,里面包含了中医,透视,种植,相术,秘法,配方。

正因为这远古传承才让他在一次次危险境地中活了下来,而中蛇毒过深用艾叶的方法,也是从远古传承中看到的,对于这远古传承,他深信不疑。

第4章 超牛叉医术

苏菲听了王平的话心里大怒,不想和你计较,你倒好,居然给本姑娘蹬鼻子上脸了。

“赶紧滚,卫生院我才是医生,你在这里瞎扯什么?”

苏菲恶狠狠的瞪着王平,声音中透着无边的怒意。

指手画脚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没完没了了。明明中了蛇毒,你倒好,居然说什么用草药泡澡祛除邪性。这不是庸医害人是什么?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病床上的小燕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本来紫黑的脸彻底的变成了黑漆漆的。

苏菲一个不过行医几年的女硕士哪里见过如此一幕,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手足无措了起来。

“这,这怎么回事,刚才脸色不是变好了吗?怎么突然…”

王平见了,脸色也是大变,他知道这是蛇毒的邪性突然复制了蛇毒,打破了小燕的身体平衡,毒素已经开始向心脏蔓延了。

王平知道,一旦毒素攻心就算大罗金仙来了也白搭。

“快,快拿银针过来。”

王平这时候不敢怠慢,快步来到病床前,对着小燕的胸口点了几下,然后冲着苏菲吼道。

苏菲虽然是西医,但是扎针多少也涉猎了一些,比如孩子吓着了给孩子扎手。所以,银针,她还是有的。

苏菲这时候已经慌了神,没有了自己的主见,见王平冲着自己吼叫要银针,她也不多想,赶紧去拿。

苏菲翻找银针的时候,王平也没有闲着,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小燕胸口再次点了几下。

然后对刘德福和欧阳月说道“刘爷爷,你去收集五斤艾叶过来,和我刚才说的几样药草。其他药草有些就可以,艾草必须搞五斤。”

艾草是祛除蛇毒的主药。其他药可以缺斤短两但艾草无论如何也不行。

然后王平又把目光看向了欧阳月。

“欧阳月,你去找一个浴桶过来,越快越好。”

刘德福和欧阳月听了也知道现在没有别的选择,见王平如此的镇定自若,他们心中没来由的对王平多了一丝信任。

两人点点头,就离开了。

苏菲这时候也拿过来一盒银针递给了王平。

“快,把小燕的衣服给脱了。”

王平接过苏菲递过来的银针对苏菲说道。

“全脱掉吗?”

苏菲也不知道是被王平吓得还是怎么回事,声音小的如同蚊子。

“对,全脱掉!”

“可,可,你是一个男人啊,看了小燕的身子,你不是毁了人家的清白吗。”

尼玛啊,王平满脸的黑线,都什么时候了,这女人是怎么成为医生的。难道不知道生命最重要的道理?

“苏医生,你难道就不给男人打针?你给男人打针看了人家的屁股,不是毁了人家的清白?”

王平翻着白眼说道。

苏菲听了,俏脸一红,然后呐呐的点点头,随后就开始拖小燕的衣服。

没过多久,小燕的衣服就被苏菲给脱光了。

小燕本来白皙的肌肤,此时已经漆黑一片。只有心口处的肌肤还是白皙的。很显然,毒素并没有扩散到心脏处。

这让王平暂时舒了一口气,要是毒素扩散到心脏,就算他的医术再高超,也无能为力了。

王平拿出几根七寸长的银针,轻轻的捻进了小燕心脏的边缘处。

苏菲看到这一幕俏脸一变,赶紧出手阻止王平。

“王平,你这是要针灸?开什么玩笑,如果被扎出个好歹,我怎么向她的父母交代?”

一开始小燕毒素发作,苏菲慌了手脚,王平要银针,也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当看到王平居然要给小燕针灸,苏菲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要知道,针灸可是中医中最为高深的学问,没有几十年的针灸经验怎么能随便给别人扎针?王平才多大啊,充其量也就和自己一般大,怎么可能会针灸,他要是胡乱弄一通,出了事咋办?

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被这个蠢女人给拦住,这让王平很是不爽。

“苏菲,你懂个屁,如果不针灸,小燕的命就没了,滚开!”

王平也不管苏菲是不是美女,是不是需要怜香惜玉了,直接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她的翘臀上。

苏菲被这一巴掌给打蒙了,只感觉屁股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苏菲羞愤交加,“你,你居然敢打我!”

王平正在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柔软弹力呢,听到苏菲的话,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充满怒火的脸色,王平心中一阵后悔。

貌似打的有点儿重了啊,管它呢,反正已经打了。

“闭嘴,小燕如果一会儿出了什么事情,我一人负责。你给老子老实点儿,再阻止,老子再打你屁屁。”

听王平如此说,吓了苏菲一大跳,赶紧闭上了嘴巴。

王平见苏菲害怕了,心里小小的得意了一把,女人就该这样,不打她,以为都围着她转呢。

苏菲此时心里很委屈,本小姐阻止你,还不是为了你好啊,不让你乱来嘛?你你你,居然敢打我的屁股,不知道女孩子的屁股不是随便乱打的吗?苏菲咬着银牙,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王平看着小燕心口的急促,满脸都是凝重之色,一根银针,插进了小燕心脏的边缘。

心脏正好在胸口处,在行针过程中,难免碰触一下,不过,王平知道,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摒除杂念,一会儿功夫就将心脏边缘处插满了银针,就好像在保护心脏一般。

做完这一切,王平这才呼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随后又拿起一根银针,双眼微凝,然后朝着小燕肚脐之下三寸处扎了过去。

王平这时候已经满头大汗了,他毕竟是一个男人,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不管是小燕心脏处,还是小燕肚脐三寸之下的地方,都是女孩子的敏感之地。也是最为吸引男人的地方。

王平又不是什么柳下惠。

“俺去,真特奶奶的折磨人!”

王平暗骂一声,继续针灸。

苏菲看着王平专门朝小燕的私密地方扎针,心中轻啐了一口。

这明明就是一个大色狼吗,哪里有专门朝女孩儿私密地方下针的,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许久之后,王平才停止了针灸,而小燕浑身都扎上了针。

艾叶这东西在常乐村很常见,满山遍野都是,没多大功夫,刘德福就凑够了五斤艾叶,其他的药草虽然不多见好在量少,倒是被他全部找到了。

而欧阳月也找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浴桶。让两个壮汉抬了过来。

“刘爷爷,你把这些药草全部碾碎了,扔进浴桶里,欧阳支书麻烦你将浴桶的水蓄满。”

王平指挥着两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欧阳月美眸白了王平一眼,她从小可是还没有被别人给使唤过呢,这家伙居然敢使唤自己,不过,为了小燕,她认了,谁让自己是村支书,小燕是自己的村民呢!

药草碾碎扔进了浴桶,水也蓄满了,王平抱起小燕那柔弱无骨的身子放进了浴桶之中,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

“王平,你这法子管用吗?”

欧阳月忍不住问道。

“俺也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用,可能会管用吧!”

额?

刘德福和欧阳月听了,满头黑线的看着王平,又是找药草,又是碾碎的,又是蓄水的,你你你,居然说不知道?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苏菲一声不吭,坐在一边儿生闷气的,这时候她的臀部依然是火辣辣的,“希望你的土法子管用,要不然本小姐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尤其是欧阳月,这时候她差点儿就暴走。

“如果不管用,我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苏菲恶狠狠的说道,一想到这个混蛋打自己屁股,气就不打一处来。

“当球踢?便宜他了,我要把她的头当椅子坐。”

呃?当椅子坐?貌似才是便宜我吧,想到欧阳月那挺翘的丰臀坐在自己的脑袋上,心中就是一荡。

“咦?怎么忽然感觉好冷啊!”

就在王平意淫的时候,刘德福忽然说道。

“咦?还真是啊,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冷!”

欧阳月这时候也发觉了,轻咦一声说道。

“我出了满胳膊的鸡皮疙瘩。”

苏菲皱了皱眉头说道。

王平听了眼眸一亮,这说明,艾叶起效果了,蛇本来就是冷血动物,如果你被一条蛇一直盯着,肯定有一种阴冷的气息。

这便是蛇的邪性,尤其是眼镜蛇这种毒性非常强大的蛇,其邪性更大。

众人之所以觉得屋子冷,那是因为眼镜蛇的邪性正在被艾叶一点一滴排出小燕的体外。

只要屋子不冷了,也就是小燕醒来的时候。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四人在焦急的等待着。知道王平是第一次用之后,他们就觉得王平很不靠谱,心中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奇怪?怎么突然不冷了!”

欧阳月惊咦不定的声音传进了王平耳中,王平赶紧走到了浴桶面前。

王平惊喜的发现,小燕那乌黑的身子变的白皙了,甚至那长长的眼睫毛都颤动了起来,显然这是快要苏醒的节奏。

忽然,小燕睁开了美眸,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兴奋的看着自己,随后往自己身上一看,却是发现自己居然光着身子在浴桶里面。

“啊…”

一声高分贝的尖叫从小燕的口中传出。

玉手一指病房的门,“王平哥,你,你可以先出去吗…”

第5章 夸上天的美白膏

“王平哥,你,你可以先出去吗?我,我要穿衣服…”

小燕那羞涩如蚊蝇般的声音,传进了王平的耳中。

王平听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喂,没听到小燕让你出去吗?还呆在这里干啥!”

苏菲瞪着美眸,对王平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愠怒。

虽然如此,但是,心中更是翻了惊涛骇浪,他,他居然真的将小燕给救醒了,这让她很是震撼,都说中医的治疗效果没有西医好,可是,为啥他可以这么快就将小燕给救醒?要知道,自己利用西医可是足足用了一个半小时都没有将小燕给救醒!

“哼,这次算你走运,打本小姐屁股的事本小姐就不追究了。不过,你也别传出去,要是被我从别人那里听到了,本小姐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苏菲来到王平身边悄声恶狠狠的说道。

王平听了苏菲的话,呐呐的走出了卫生院的病房,刘德福也跟着走了出去。

王平和刘德福走出病房就被小燕的父母给拦住了。

“哎呀,小燕是不是没事了啊,我刚才听到了小燕的声音,我没有听错吧。”

张婶拉着王平的手说道,一旁的张叔也是一脸的希冀。

“小燕已经得救了,一会儿她就出来了。”

小燕的父母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笑容。

“这事你们一定要好好感谢王平啊,如果不是王平,你们恐怕再也见不到小燕了。”

小燕的父母在听了村长刘德福的讲述之后,对王平那是一阵感恩戴德。

“哎呀,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居然连医术都会了。”

“今晚上来我们家,我们一家人好好感谢感谢你!”

小燕父母很是热情的对王平说道。

不多时,小燕在欧阳月和苏菲的搀扶下红着脸从病房里面走了出来。

“平哥,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我不该骂你!”

对于之前的事情,欧阳月和苏菲都一五一十的给她讲了。

她知道,如果不是王平及时出手,自己现在恐怕已经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王平听了摆摆手,“没事,没事,你是我的跟屁虫嘛,哥怎么可能让你出事?现在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多多休息几天。”

小燕听了点点头,在欧阳月和苏菲的搀扶下再一次回到了病房之中,小燕的父母和一众乡亲也一窝蜂的挤进了病房之中,对小燕嘘寒问暖。

王平看着热情的乡亲们,微微一笑。

他退役之后,其实能够在大城市里当警察的,正因为这些淳朴热情的乡亲们,所以他毅然决然的回到了常乐村,他要用自己的双手,带领这些可爱的乡亲们奔向小康之路。

见这里没有了自己什么事,王平就离开了卫生院,回到了自己的家。

虽然说要带领乡亲们致富,但,却没有一点儿思路呢。

而要想带乡亲们致富,他自己必须先富有起来,要不然肯定没人跟着他干。

在他的脑海中,有无数的传承,现在盛夏时节,村子家家户户都种着小麦。根本就没有闲散的田地,种植暂时不可能了。只能找一些药方配制出来卖了。

无数的配方如同骑马观花一般,在自己的脑海中回放了起来,陡然,眼睛一亮。

“嘿,这个不错啊,主药,辅药都容易找,就这个了。”

白茯苓一年生草本植物,这便是这个配方的主药,在山上随处可见,王平很容易就找到了,随后又找了白芷,枸杞,等一些辅料,就下山了。

王平回到家,然后拿出一口大锅,通过脑海中的配方,倒了大半锅的水,然后将药材适量的倒了进去,开水煮了三个小时。

忽然,一股股清香扑鼻而来,王平闻到这股清香心中一喜。

随后赶紧打开了锅盖,看到一滩粘稠的白色液体。

这粘稠白色液体晶莹剔透,清香之味儿更加浓郁了几分。

王平看到这白色液体,心中大喜。

按脑海配方显示,这可是极品啊。

王平赶紧找了几个瓶子,将这些液体给装了起来,随后找一块布将其包裹了起来,随后提起来兴冲冲的出门了。

“嫂子,嫂子在家吗!”

王平来到对门,对门是一个寡妇,名叫周娟,五年前结婚的,但在结婚第二天周娟的丈夫就死了。

王平记得她家里有一辆三毛车,是时风牌子的,当初王平去城里,都是借周娟的三毛车代步的。

王平来到对方家的时候,周娟正在草鸡圈里捡鸡蛋呢。看到王平来了,周娟从鸡圈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好几个鸡蛋。

“呀!这不是王平吗?你啥时候回来的啊,回来也不通知俺一下,俺好开三马车去接你啊!”

周娟看到王平很是高兴,赶紧将王平让进了家里。

看到周娟如此热情,王平笑了笑,“昨晚回来的,当时太晚,怎么好意思打扰你去接我啊。那个,你家的三马车还在吧,我要去县城一趟,借我用一下。”

周娟听了,一指敞篷里的三马车,“在呢,在呢,赶紧去吧,那个,路上你要小心点儿啊。”

“嘿,嫂子,你放心吧,俺可是老司机,别说区区三马车了,就算是飞机大炮,俺也敢给你玩儿几下。”

周娟一听王平说自己是老司机,脸蛋忍不住红了红,幸亏她常年种地,所以皮肤是小麦黄,就算脸红,王平也看不出个啥。

王平开着三马车上路了,这山路坑坑洼洼的,颠簸的他屁股都差点儿开花了。足足走了三个小时,他才来到县城。

现在都已经快十二点了,王平花了七块钱,找了一个面馆吃了一碗面条,随后找了一个人比较集中的地方摆了摊。

“极品美白膏啊,涂抹三分钟见效,没有效果不收钱。”

王平扯着嗓门大声的喊道,没过多久,就吸引了几个女人过来。

“喂兄弟,你这是美白膏,真的三分钟见效?”

众人看了一会儿,有一个身穿淡蓝色职业套装的女人大声的问道。这女人三十多岁,脸上已经出现了灰斑。

“对,三分钟见效,如果没有效果,你把我这些东西全部没收掉。而且我这美白膏不仅仅可以美白,还可以祛除脸上的斑纹。”

王平看到有人询问,赶紧卖力的介绍着自己的极品美白膏。

“额,小伙子,你可真能吹啊,你咋不把它吹上天,我看看这是啥牌子的。”

那女人拿起一瓶极品美白膏左看右看愣是没找到是啥牌子的,心中顿时愤怒了起来,显然已经将王平当作了骗子。

“小家伙,看你这么能吹,本来以为是多了不起的美白膏呢,没想到连个牌子都没有啊,你这样做骗我们,真的好吗?

第6章 货比货得扔【上】

芳华美白公司,最近研制了新品的美白霜,效果那是一流的好,为了吸引更多的客户,于是也来到了县城中心,准备来一波现售,为新研发的美白霜打一波广告。

这芳华美白公司在盛安市都是响当当的美白化妆品公司,虽然他们的美白霜很贵,但质量可靠,抹上去就立竿见影,这让很多贵妇们青睐不已。

“芳华公司新品美白霜,比之前所有美白霜效果更好,试销售,五折优惠,每瓶一千!”

一辆大货车缓缓开来,甜美的女声从喇叭上扩散而出。

那些本来围着王平的女人们全部呼啦围向了一旁的货车。就连那个身穿淡蓝色职业套装的中年女人也不听王平的解释,向一旁的货车走去。

货车在王平不远处停稳之后,一个西装革履青年很是傲慢的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他叫张晨,是芳华美白公司的总经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托关系想要和自己搞好关系,自然是有傲慢的资本。

“这次新研发的美白霜,比之以往的美白霜好上很多,现在是试销,五折优惠一千一瓶。”

张晨看着自己的车一停下来就围了很多女人,而且里面还不乏几个青春美少女,心里那是得意极了。

一旁不远处的王平听了张晨的话,心里那是吃惊不已。

一瓶美白霜需要一千?还是打的五折?如果不打折一瓶岂不是需要两千?俺滴个乖乖啊。

王平暗暗乍舌不已,显然是被这价格给吓得不轻。

“你们芳华美白公司我们还是信得过的,不过,价格是不是定的太离谱了啊!”

“就是,你们可是直销公司,研制销售可是一条龙,怎么比那些代销公司还要贵!”

“是啊,张总便宜点儿呗,如果那么贵,我们可就去一旁的小摊买了。”

一旁的小摊?张晨一望,还真是,有一个农民工打扮的家伙正摆弄着瓶瓶罐罐,不过,那些瓶子连一个商标都没有打。

张晨不屑的撇撇嘴。

这样的质量好才叫见鬼了,而且抹脸上,说不定会出什么问题呢!如果毁了容,他们连投诉谁都不知道。

“一分价钱一分货,如果你觉得对方比我的质量好,比我的便宜,你们就去买啊。我不拦着…”

张晨眯着眼睛看了看王平那边,不屑的说道。

自己公司在全市都算出了名的,一个小农民,能搞出什么好东西来。

张晨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随后计上心头,推开围观的人群,向王平走了过去。

嘿,对不起了兄弟,谁让你跟我卖一样的品种,活该你倒霉。

张晨来到王平跟前,顺手拿了一瓶美白膏。

“小子,这里是100块,借你的美白膏打一波广告。”

不等王平回话,张晨丢下钱拿着王平的美白膏就走。

王平也不阻拦,只是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讥讽的微笑。

想要利用老子研制的美白膏,来体现你那美白霜的效果?

呵呵,老子也是这么想的。

张晨回到自己的车上,然后用自己的喇叭扩音器大喊,“为了体现我芳华美白公司研制的美白霜神奇的疗效,我呢经过那位小农民兄弟的同意,将他的美白膏也带来了,咱们对比一下就知道我芳华美白霜的神奇疗效了,请问,大家谁来试试啊!”

张晨话音一落,那位刚才质疑王平美白膏没有商标的中年女人就走了出来。

张晨看了眼睛一亮,这女人已到中年,皮肤都开始褶皱,甚至眼角都出现了鱼尾纹,褐斑也多了不少。虽然气质上看是一个贵妇,但确实有点儿人老珠黄的感觉。

虽然自家公司的美白霜不能让对方瞬间成为时尚靓人,但效果一定会比以往的美白霜好上很多的,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女人,他的美白膏才会凸显效果。

“哎呀,这位大姐,来来来,您中间来,这瓶是我家公司新研制的美白霜,这瓶是那位农民兄弟的。”

说着还将自己的美白霜高高的举了举,让更多的人看清。

这美白霜的瓶子的确很精致,瓶身上还有一个歌星头像,那是芳华美白公司的形象代言人,据说是出了一百万才请到这位当红歌星的。就凭这小巧精致的瓶子都可以摔王平那瓶好几条街。

那中年女人伸出双手的手背,示意张晨可以涂抹了。

张晨先把自家的美白霜倒出一点儿,然后拍打在女人的手上,过了一会儿,涂抹的手背变的白皙了些许。

虽然只是白皙了些许,但是,也让很多人惊讶不已。

毕竟这种效果可是用肉眼都可以看出来的,在以往的美白霜中,没有个十天半月哪里能看出来啊!

“哎呀,果真白了些呢!虽然只白了那么一点点儿,但,以前的美白霜可是十天半月才能有此效果吧!”

“啧啧,不愧是芳华美白公司出品的美白霜啊,看来美白行业,芳华美白公司将会是领头羊。”

“不行,今天是试销,打的五折,一定要多买几瓶才行!”

张晨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心下得意极了。

“哈哈,想必大家是看出效果了吧,我就给小农民留点儿面子,不试他的美白霜了。”

众人听了顿时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在他们看来,这么牛逼的美白霜,整个世界恐怕都没有人比得上。

“咳咳,俺只是一个小农民,俺的面子不值钱,不用给俺留啥面子,你尽管试!”

王平这时候来到人群中。很是憨厚的的说道。

张晨看着王平的样子,微微撇撇嘴,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老子就成全你,哼哼,这样才会更加的凸显老子的美白霜是多么的牛逼。

“呵呵,既然这位农民兄弟都如此说了,我就尊重他的意见。”

张晨说着就打开了王平的玉瓶,一股药草清香瞬间扑鼻而来。

众人还从来没有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鼻子不断的耸动了起来。

张晨这时候脸色也变了变。

这农民工的美白膏貌似很不简单啊!

只是,已经到了这一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当张晨把王平的美白膏,涂抹在那中年女人另一个手背上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顿时傻了…

超级大地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超级大地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步步诱宠,总裁疯狂索爱5章(第5章 你说两个男人谁更有魅力)

    原标题:步步诱宠,总裁疯狂索爱5章(第5章你说两个男人谁更有魅力)书名:步步诱宠,总裁疯狂索爱第5章你说两个男人谁更有魅力惊魂未定的秦洛又吓了一跳,看见是乔蕊,她更加紧张了,呼吸都窒住了,呆呆看着她。她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嫂子……”乔蕊叫了她一句。“嗯?”秦洛一脸无措,心,快要跳出来了。“你让一下路,我给少尊洗个杯子。”“啊?碍…不好意思,我一时走神没注意到你手上的杯子。”秦洛躲开身子,面向墙壁,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嫂子?”乔蕊再次出声。“嗯?”秦洛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乔蕊,深怕自己

  • 宠宠欲动,总裁缠上小甜妻5章(第5章 真的逃出来了)

    原标题:宠宠欲动,总裁缠上小甜妻5章(第5章真的逃出来了)小说书名:宠宠欲动,总裁缠上小甜妻第5章真的逃出来了“……”然而姜北辰并没有再说话,而是抿着唇不回答她的话,用他那极其凌厉的目光一遍一遍的扫过她的身上。这种高频率的扫描,让宋小雅觉得自己像是被看穿了一样,莫名的开始觉得有些心里发虚。“大哥哥,其实……我是被人给暗算了,要不然……你先放我回去,等我报了仇,再来任你处置,你看这样好不好?”宋小雅说完之后就怯生生的看着姜北辰的表情,希望他不要拒绝。沈浩,这个王八蛋,她一定不会放过他!“我放你走…

  • 最强魔妃5章(第五章 生死轮回兽)

    原标题:最强魔妃5章(第五章生死轮回兽)小说名称:最强魔妃第五章生死轮回兽暗地里的人还是继续跟踪,她却莫名其妙的得罪了公主。秦父碍于面子肯定不会把她白白交出去,但是,她的生活估计更难了!“shit!”出了魔法世家,秦落落再次爆出口!“落落,你说什么呢?”一句话把秦落落拉回冥想,她才意识到还不知道手中的魔宠蛋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是啥东西?”“什么东西!老子才不是东西!”秦落落哈哈一笑,“你不是东西,嗯,我知道的!”“落落欺负人……”声音又变得可怜兮兮的了,变换的速度比刚才公主变脸的速度还快!“好好

  • 总裁前妻很抢手5章(第5章这股味道很好闻)

    原标题:总裁前妻很抢手5章(第5章这股味道很好闻)小说名:总裁前妻很抢手第5章这股味道很好闻她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包包,转过身,准备跑到冷傲风的身边将他怀里面的女人推开,冷傲风是她的男人,她不允许冷傲风碰触别的女人。可是,当她刚刚转过身抬起脚的那一刻,她很清晰的看到了冷傲风眼底深处那一抹浓烈的厌恶的神色。她忍不住一笑,已经抬起的脚缓缓地放在地面上,她刚刚太过于急躁激动了,甚至忘记冷傲风有洁癖了,冷傲风是个非常爱干净的男人。他只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其他女人他根本不屑碰触,就像现在,他深深地吻着那个女孩

  • 最强狂少5章(第五章 好心,犯了错)

    原标题:最强狂少5章(第五章好心,犯了错)小说:最强狂少第五章好心,犯了错白冰转头看着项杰,道:“你也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沉默……项杰木讷的站着,连眼珠子都没有转动一下,好像白冰问的是别人一样。白冰也听说了项家的事,几乎学校里的老师都知道,项杰年纪轻轻十几岁就没了父亲,现在更是一无所有。而且,还受了刺激,成了一个傻呆之人。身为项杰的班主任,白冰也觉得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帮助项杰恢复正常。今天的事,就算是项杰的责任,白冰也没打算处罚他。只是,当着众多学生的面,不管一管以后难以服人,这才把两人叫过

  • 痞子师长爱萌妻,爱你没商量5章(第5章   待会儿就带你回家)

    原标题:痞子师长爱萌妻,爱你没商量5章(第5章待会儿就带你回家)小说名:痞子师长爱萌妻,爱你没商量第5章待会儿就带你回家小婶儿?楚思轩一脸不敢置信。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生活,让楚大少爷根本不需要隐藏情绪。一般情况下都是,有仇当场就报了,有憋屈当场就发了,哪儿轮得到别人给自己委屈受。今天这憋屈受的,活像吞了只苍蝇一样难受。“小婶儿?慕珏,你还要不要脸?你为什么嫁给我小叔?为什么我之前一点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告诉我!”他还有脸来质问自己?简直是倒打一耙!虽然是叔侄,但和他叔叔一比,差的不是十万八千里,

  • 纨绔帝后5章(第五章:皇室图谋)

    原标题:纨绔帝后5章(第五章:皇室图谋)书名:纨绔帝后第五章:皇室图谋哪知心儿的话还未完,舒展云便出声道:“不见,就说我累了。”“小姐?”心儿错愕,转而似乎又明白了什么,低头拭泪,略微哽咽道:“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禀报管家。”舒展云听心儿的声音,便知道这丫头想歪了,不过她并不想解释,就随她去吧。……这边送走了三皇子,舒长风就迎来了舒家的几位长老。“长风,展云的伤怎么回事?”其中一名年纪最大,白发如银的老者,更是舒家的大长老舒万谷开口便问道。其余六名长老,纷纷目光灼灼看向舒长风。对于舒展云,他们都

  • 一只红杏出墙来5章(第五章 手机里的秘密)

    原标题:一只红杏出墙来5章(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小说名称:一只红杏出墙来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心脏咚咚的跳着,陈当手指颤抖着拨弄韩香的手机。他是来找韩香出轨的证据的,但是在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一丝幻想。若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该有多好!韩香静卧在沙发上,面色有些疲惫,修长的玉颈下,低低的领口隐约露出高耸白皙的一对。裙下一双雪白的修长而丰润,那光滑柔嫩,在电视机闪烁的灯光照射之下,显得晶莹剔透。有这样一位美丽而又贤惠的老婆相伴一生,是陈当心里最骄傲的事情。以前工作不忙的时候,甚至经常搂着老婆四处炫耀。但如

  • 一顾倾城,从心而安5章(第五章 求你轻点)

    原标题:一顾倾城,从心而安5章(第五章求你轻点)小说书名:一顾倾城,从心而安第五章求你轻点他的吻霸道火热,带着浓浓的惩罚意味,吻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不想被这样对待?他指尖加大几分力道,疼的她立刻低呼出声。求你轻点……她无措的望着他,因为疼痛、恐惧,她睫毛微微颤抖着。他下意识的想停止这样的逗弄,心念电转间他变了主意,这个女人,最擅长伪装了,这幅可怜无辜的样子只是来博取他同情的。他怎么可能着了她的道。这样想着,沈从安手上的动作也越发暴虐,粗鲁的扯开顾倾城的衣衫,将她胸/衣往上一推,张口,咬住了她被

  • 我想和你好好的5章(第5章幼稚给你看)

    原标题:我想和你好好的5章(第5章幼稚给你看)小说名称:我想和你好好的第5章幼稚给你看徐漫在医院陪父母吃会晚饭后,一句话也不说。李敏看着出神的女儿,叫了她一声:“漫漫啊,家里就亦深一个人,你早点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你爸就行了,医生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再呆会儿。”他怎么会一个人呢?现在应该和沈心暖在一起呢吧,她自嘲的笑,可心里的痛,只有她自己知道。“吵架了?”徐庭毅看着女儿,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还是知道一点,他们感情并不是很好,当初娶自己的女儿时,陆亦深不乐意,他看的清楚。她怕父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