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老公头条见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9:20:36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老公头条见

?第一章 把贱女人扔出去

  昏黄的浴室内,雾气蒸腾。总裁老公头条见 全文免费阅读

  曼妙的酮体在笼罩下若隐若现,此刻她双目紧闭,修长的眼睫微微抖动沾着水珠,像是黑色蝴蝶的翅膀,忽闪忽闪。

  她没有睡着,应该实在考虑着什么。

  好一会儿,‘哗’的一声她从水中站了起来,慵懒的拿了一块宽大的浴巾将身体齐胸裹上,赤脚走到镜子前。

  镜子里,女孩儿大概二十岁的年纪,脸因为刚跑完澡,粉嫩粉嫩滴血一般,让她看起来既清纯又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诱惑力。

  沈麦麦看了自己好一会儿,垂下眼眸,小鹿一样的眼睛微微红了红。

  “砰”

  门突然被打开,三五个穿着白色大褂医生打扮的女人,在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女管家带领下闯了进来。

  沈麦麦一惊,连忙拽紧裹在身上的浴袍,惊恐的问道:“你们想要做什么?

  “对不起了小少奶奶,您嫁到薄家已经半年了,肚子还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老爷让我来确认一件事情。网站xbxysw.com

  女管家说完朝着后面的人一挥手,三五个人一拥而上,两个人拉住沈麦麦的胳膊,两个人扒开沈麦麦的腿,然后她感觉一个冰凉的器具探进了她的身体。

  沈麦麦用力挣扎着,可是她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她挣脱不了,一种极度的羞辱感涌上心头,眼泪不争气唰得滚落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应该是检查完了,四个人松开了她,她瘫软在那里,紧紧的裹住自己的身体。

  负责检查的人站起身来走到管家的身边耳语了一声。

  管家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看了看她,冷声道:“果然和老爷猜测的一样,少奶奶竟然还是完璧之身。”

  沈麦麦惊恐的颤抖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向管家。这半年来,薄震总是经常找人来检查她有没有怀孕,今天还是第一次来检查她的……

  “我……”咬着下嘴唇,沈麦麦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版权http://www.xbxysw.com/

  管家依旧是面无表情,像是机器人一样一字一字说道:“老爷让我来提醒一下小少奶奶,薄家不养闲人,而且花在您身上的钱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

  “您还不能给薄家生一个儿子,您会失去现有的一切,不管是薄家给你的,还是你自己的。”

  沈麦麦脑海中闪过那张愠怒的肃穆的脸,心里一阵阵的发亮,微微点了点头:“我、我知道了。”

  管家这才微微鞠了一躬,朝着她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少爷今晚会回来,少奶奶把握机会。”

  “我会的。”

  一行人转身离去,沈麦麦把自己埋在臂弯里。

  她来薄家已经快半年,目的就是为了给薄家生一个儿子,虽然她并不知道家大业大的薄家为什么会挑上了她。

  可是她太需要薄家这颗大树了。版权http://www.xbxysw.com/

  而管家说的那些话,也一定是说到做到的,薄家的耐心已经没有了。

  眼泪滑过脸颊,哭了一会儿,强迫自己勇敢起来。

  擦干眼泪,沈麦麦坐在化妆镜前,给自己敷了眼膜,眼睛看起来没有那么肿之后,她给自己画了一个精致而不妖冶的妆容。

  最后还到衣帽间,挑了一件丝质粉色吊带连衣裙,直接套在了身上,发丝散落披在肩头,内里真空,诱惑至极。

  无论如何她要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无论薄情说什么做什么,她也要让他碰他。

  准备好一切之后,她躺在了薄情的床上,缩进了被窝里。

  这半年来,薄情会回来,但是都会把她外间的沙发上,不准她靠近卧室半步。网站xbxysw.com

  沈麦麦的心几乎就要跳出来,害怕是肯定的,薄情就是一个魔鬼,她清楚的记得新婚夜,她被扒光丢进卫生间锁了一晚上差点冻死的情景。

  黑、冷,安静。静的连她呼吸和心跳声儿都可以引起回声。

  她整整那样被关了一个晚上,无论怎样哀求,薄情都没有给她开门。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第一次见面的人,即便是不喜欢她,不愿意这桩婚事,也不该这么恨她才对。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一步一步,铿锵有力。

  薄情回来了,接受过军事训练的他,走起路来向来如此。小百姓养生网

  沈麦麦屏住呼吸,不敢轻动,身体僵硬的揪住被子。

  门把手被拧开,薄情没有开灯,他好像总是喜欢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下,像个恶魔之子。

  他走到了欧式的置物架前,潇洒的将领带扯下来慵懒的挂在一边。站立片刻,如鹰的目光在卧室搜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满意地转身走向浴室。

  浴室在卧室内,平时也是沈麦麦不被允许步入的地方。

  “哗哗”的响起流水声。

  沈麦麦心一缩,紧张的咬了咬唇,仔细的倾听着薄情的一举一动。

  好一会儿,浴室门再次拉开,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沈麦麦的心跟着一下一下跳的越来越重。

  被窝一角被掀开,一个充满男性荷尔蒙气息的身体钻了进来。

  沈麦麦浑身僵硬。

  薄情猛然发觉不对。

  沈麦麦率先抓住机会,一咬牙,一个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压着唇整个人贴了上去,按照之前管家请人教她的方法,摩挲着薄情的敏感部位。

  动作明显的稚嫩而别扭,胡乱的啃噬,甚至让薄情觉得嘴里一阵腥甜。

  薄情怒火陡然升起,猛地瞳孔放大,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用力一掌将沈麦麦狠狠地掀翻在地。

  沈麦麦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还是被巨大的力甩了出去,砸在墙上,然后摔在地板上,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蜷缩在那里,猛地一阵咳嗽。

  薄情伸手拉开床边灯,一眼就看见衣衫不整的沈麦麦,面色苍白,秀发散乱披散在精致的裸肩上,一副精心装扮过的样子。

  顿时,就好像吞了一颗绿头苍蝇,恶心的恨不得将隔夜饭都吐出来。

  薄情掀开被子,站起身来,上身没有穿衣服,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腹肌结实,身材好得没话说。

  只是,现在沈麦麦可没有时间欣赏。

  薄情正眼睛赤红的看着她,随即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怒呵:“滚!”

  这是他最后的耐心。

  沈麦麦被这虎吼骇得一抖,已经害怕的不行。

  可是一想到管家刚才的话,心一沉,咬着牙缓缓的站起来,调整了心情,努力的扯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楚楚动人的祈求道。

  “薄情,我什么都不要,求求你给我一次,一次就够了。”

  她卑微的语气,此刻比小姐还不如。

  薄情浓黑的眉头皱了皱,幽静如深井的眼睛猛地透出危险的气息,朝前走了一步,威压逼近!

  “看样子,上次的事情,没能让你长记性。”

  说完,他弯下腰来逼迫的看着她。

  “你、你想要干什么……”沈麦麦朝着后面退了一步,感觉自己要是再不逃,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就像那次……那次新婚夜的时候……

  一连退了几步,沈麦麦的后背抵住了墙,没有办法再退。

  薄情的身体离她不过一寸的距离,强烈的男人气息霸道的钻进她的鼻孔,让她难受的很,脸瞬间变得血红。

  薄情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笑,猛地伸手抓住了她的肩带,然后‘撕拉’一声,由上至下薄薄的丝质睡衣碎成几片。

  沈麦麦瞳孔放大,已经明白了薄情想要做什么,不安的朝着后面退着,无力的摇头:“不、不要……”

  祈求无用,沈麦麦吓得腿一软,滑到在地。

  薄情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猛地把她从地上拽起来,捏着她的皓腕,一路拖着朝外走去,‘砰’猛地一丢,沈麦麦被丢进了门外的过道里。

  未着寸缕!

  背被膈得生疼,但是和此刻的屈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忽然,一双黑色的矮跟皮鞋,出现在沈麦麦的眼前。

  沈麦麦抬起头,左管家双手环胸,身后站着两个女仆,带着轻蔑摇了摇头看着沈麦麦。

  “左管家,我……”沈麦麦捂着重点部位,蜷缩在那里,要不是有人在,几乎快要哭出来。

  管家朝着身后勾了勾手指头,其中一个女仆将一件宽大的袍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看样子只靠少奶奶,是没有办法给薄家生一个儿子了!”

  “我,我会想办法的,请再给我一些时间。”沈麦麦手里紧紧抓着袍子,哀求道。她的心里是惊恐的,她能猜到左管家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左管家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告诉她,她没有什么机会了。

  “左、左管家,我……”

  “唰”一声,房门再次被拉开。

  白色的被子裹着床单被丢了出来,扔在沈麦麦的身上。

  薄情阴沉着脸,周身笼罩着寒气,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那里。

  左管家和两个仆人连忙恭敬的鞠躬,喊了一声:“情少爷。”

  “安排人把卧室重新清扫一边,里外消毒!”声音冰冷,宛若从幽深的地底传来,寒气逼人!

  话毕,薄情的眼光淡淡的扫过沈麦麦,停顿数秒,那墨褐色的瞳孔里所透露出来的,不加掩饰的嫌弃和厌恶,让沈麦麦再次坠入冰层。

  “砰!”

  房门被关上。

第二章 要努力怀孕

  沈麦麦跪坐在地上,处境尴尬,不知道该继续这样跪下去,还是该站起来跑走。

  左管家倒是先开口了,还弯下腰顺手扶了一把:“看见了?少爷这么厌恶你,小少奶奶一个人努力怎么行呢?所以,还是先回自己平时睡觉的地方,休息去吧。”

  沈麦麦站起身来,裹着袍子,转身准备去主卧侧房休息室,还没抬起脚又收了回来,朝着左管家问道:“这次失败了,左管家……爷爷、爷爷那边会怎么做?”

  沈麦麦口中的爷爷说的是薄家的当家人——薄震,她此刻急切的想要知道薄家会怎么处置她这个办事不利的人。

  然而,出乎意料的左管家拍了拍她的肩膀,浅浅的笑道:“别急,慢慢来,先去休息吧,明天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沈麦麦回主卧侧房休息室去了,身心疲惫,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沉沉睡去。

  半夜。

  不知道为什么,沈麦麦怎么也睡不着,腹部涨的难受。

  起床准备去上厕所,才想起来她得去楼下公共区域的卫生间才行,因为卫生间在主卧里,而那里是薄情不允许她踏足的地方。

  叹了一口气,沈麦麦披上衣服,朝着楼下走去。

  没有开灯,晚上的薄家还是金碧辉煌的感觉,很多镶嵌在墙壁上的宝石幽幽的泛着淡淡的光,可以照的看得清地面。

  这个季节还是有些凉意,沈麦麦脚步加快了一点。

  到了一楼,上了厕所,大概是快要来例假了,所以肚子疼的厉害,还好有准备,电商护垫准备回去。

  却看见,南边一个房间灯却亮着。

  这是薄震的书房。

  这么晚了,怎么会还有人在薄家老爷子的书房?沈麦麦觉得很奇怪,好奇心作祟,沈麦麦不知不觉的走了过去。

  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爷爷,这么晚叫孙儿过来有什么事?”

  是薄情的声音。

  这声音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薄情薄义没有一点点的热度。

  原本她以为薄情只有对她是这样,却没有想到对自己的爷爷竟然也是这样的语气。

  薄情此刻是很不满意,老爷子这个时候叫他来书房的。

  虽然老爷子薄震是他在世间唯一的亲人了,可是对于薄震,薄情敬重有余,却实在是亲近不起来。

  薄震此刻靠在沙发背上,鹤发梳的整齐,川字眉微拧,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雄踞一方的人物。

  薄震打量自己这个孙子,越来越出色了,甚至超过了当年他爸爸的风韵,赶上了他年轻的时候,让他终于觉得薄家不是后继无人了。

  可是,薄情偏偏也是这么不让他省心,竟然在外面找了个身家不清白的女人,难道不记得当年他爸爸的事情了么。

  “你自从结婚之后,早出晚归,从来没有在家里吃过一顿饭,我作为你的爷爷,想要找你谈谈话,这么晚不应该么?”薄震声音洪厚,严厉的说着。

  “应该!只是这么晚,孙儿要休息了。”薄情恭敬的回答,说完却不留情面的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沈麦麦看见薄情回头,吓了一跳,想要找个地方躲一下。

  薄震却先开了口喊道:“等一下!”

  “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就急着要走,真实越来越有规矩了,还知不知道要尊重长辈?”

  薄情回头,目光凌厉的回视薄震:“爷爷,在你不择手段绑架雪儿,逼着我娶那个女人的时候,就应该猜想到这种结果。”

  薄震眼睛低垂,微微叹了一口气:“爷爷,老了,爷爷只是担心……”

  “我不会像我爸爸一样,喜欢不清不白的女人。”薄情先一步打断了薄震的话,不给薄震开口的机会。

  门外的沈麦麦惊讶,终于有一点明白了,薄情为什么新婚当天没有出现在婚礼上,却在当夜出现在了婚房内。

  原来是薄震绑架了薄情的女朋友,威胁了他……难怪了,薄情这种骄傲的性格,不恨她才怪了。

  可是,这“不会像我爸爸一样……”又是什么意思呀?沈麦麦满脑子的疑惑。

  只听见房内薄震又说道:“晴雪是怎么样的人暂且不管,那你为什么又那么讨厌沈麦麦,按照你的性格,即便是我绑架了你晴雪,你也不会迁怒沈麦麦,最多不理睬而已,可你对她却多次下了狠手,这是为什么?而且……”

  “而且,我在挑选她的时候,特意挑选的和晴雪有五分相像,却又比晴雪更加漂亮更加清纯,你不应该讨厌才对!”

  “五分相像?更加漂亮?更加清纯?”

  薄情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手指不自觉的捏紧拳头嘎吱作响。

  “爷爷,觉得那个女人能够比得上雪儿?呵……孙儿觉得,她连婊子还不如!”

  说完,薄情再次露出厌恶的表情,就好像想到了最恶心的脏东西一样。

  沈麦麦心里一酸,她做什么了?竟然连婊子都不如?她是因为钱所以才嫁进了薄家,她嫁进薄家也确确实实只是为了给薄家生一个孩子,可是……这就说明了她是一个婊子?

  沈麦麦起身,已经不想再听下去。

  却一个没留神,脚尖不小心踢到了墙边的花盆,疼的低呵一声,倒抽一口气。

  门被唰一声拉开。

  沈麦麦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薄情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高大伟岸的身子压迫在她面前,就好像是一堵高墙。

  “你竟敢偷听?”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薄情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只是什么?”

  “只是习惯了做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就像你卑贱的身份一样?”

  沈麦麦被逼问的哑口无言,她确实出生卑贱,这是她没有办法选择的事情,垂下眼眸不再辩解:“对不起,我偷听了你们说话。”

  薄情微愣,尔后低吼一声:“滚!”

  沈麦麦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瘦弱的背影在羸弱的灯光下显得卑微可怜。

  薄情看了一会儿,嗤笑一声,回到了书房。

  薄震一副洞悉的表情,静静的看着他,说道:“看,你对这个沈麦麦绝对是一样的,她能轻易的让你失去理智,激动起来。”

  “是么?那你猜对了,你最好期待你选的孙媳妇能够熬得下去,不被我逼疯。”

  “别忘了,我的一个博士三个硕士学位中,有一个就是心理学。”

  薄情的语气淡淡,慵懒的就好像是在说谁家的猫儿不听话,需要关进笼子里教训一段时间一样,毫不在意。

  薄震听了心里都差点失了平稳,不禁感叹这个孙子比他年轻时候的手腕更加冷酷了。

  不自觉的语气柔软了很多,像是一个可怜的老人一样,倚老祈求道:“小情,爷爷老了,爷爷想要趁着自己还没有老到走不动的时候,再抱一个重孙子,这样都不行么?”

  “行,只要你愿意接受雪儿,不要一年就可以。”

  薄震听到这里,脸色猛地一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怎么说什么都没用呢?谁都可以,就是那个女人不行!”

  “晴雪做过什么?爷爷要这么不能接受她?”

  “那沈麦麦做过什么?你怎么就不能接受她?”

  祖孙两个人一样的脾气,一样的倔强,僵持在那里,气氛凝滞。

  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最终还是薄震软了下来。

  “你真的想要气死爷爷么?你爸爸不争气走的那么早,你妈妈又……整个薄家我辛辛苦苦撑了这么多年,你就、你就不能让我这个老头子享几年福么?”

  说道这里,薄震的老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起来,气息强烈的起伏着,情绪很激动的样子。

  突然,一口气没有接的上来,薄震开始大口气的喘了起来。

  薄情以为薄震在故意装病胁迫他,看了一会儿,薄震的脸色开始发白,额头冒着冷汗。

  “药、药……”薄震指着柜子的一个抽屉,无力的说着。

  薄情猛地反应过来并不是装的,立即跨着步子到抽屉里翻找着,果然翻出了一瓶白色的药罐子,看了一下,倒出了两粒塞进薄震嘴里,拿了杯子让他喝下。

  吃了药的薄震,脸色好了很多。

  薄情伸手轻轻拍着薄震的背,顺着气。

  薄震心里些微得意,果然自己的这个孙子,吃软不吃硬,不来点真的不行啊!

  “小情,爷爷老了,爷爷经不起折腾了,爷爷就只剩下你了,所以爷爷不希望你步你爸爸的后尘,你就答应爷爷吧,早晚回来吃饭,你现在不喜欢沈麦麦,我不强求你,你只要对她稍微好点,慢慢的相处,好么?”

  薄情惊讶了一下,薄震什么时候这样软弱过?难道真的是年纪大了,性格变了?

  薄情看着自己的爷爷这些年确实老了很多,此刻眼圈红着,心也软了一下,想着只要不是再强迫他和沈麦麦在一起,回来吃个饭有什么困难的?

  这样一来,他也可以多努力让爷爷接受晴雪,一举两得。

  “好,我答应!”

总裁老公头条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老公头条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男神,咱们领证吧15章(第15章 别脏了他的眼睛)

    原标题:男神,咱们领证吧15章(第15章别脏了他的眼睛)小说名:男神,咱们领证吧第15章别脏了他的眼睛“哦,他也来了啊。”林悦尔随口问。“他是二部的爱将,二部当然会带着他来了!哦对了,听说,等会顾小总也会来。”林悦尔脚步一滞,“顾忘川?他也要来?”“是啊。”杨柳点头,笑着朝她挤挤眼睛,“他来了,部长可高兴坏了!有顾小总这金主在,咱们部长这回可以保住荷包了。”一听顾忘川要来,林悦尔先前那点勉强的心思都没了,站在大厅门口踌躇着,不太想进去。她记得很清楚,当初进GL的时候,顾忘川可是凶巴巴的警告过她,

  • 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宠15章(第15章不想再忍)

    原标题: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宠15章(第15章不想再忍)小说: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宠第15章不想再忍蓝雅不可置信的看着蓝兮,蓝兮竟然真的听信别人的话打了她,虽然知道蓝兮这四年一直恨着她,可是却从没动过手。就连当初,她抢了蓝兮的男朋友未婚夫,蓝兮都只是大哭大闹了一番,在没有得到任何有利的结果后,渐渐变的隐忍了许多。如今,时隔四年,蓝兮身上的那种大小姐气势,仿佛再次迸发了出来。“蓝雅,人至贱则无敌,不要以为,我会一直容忍你。”蓝兮一字一句的开口说到,冷冷的声音让蓝雅一下噤了声。南宫琳惊讶的看着突

  • 白首约:总裁的契约娇妻15章(015 孤立无援)

    原标题:白首约:总裁的契约娇妻15章(015孤立无援)小说:白首约:总裁的契约娇妻015孤立无援顾若若穿的是一件黑色礼服,依旧很美,可最夺目的却是她脖子上那条项链。宝蓝色的钻石,周边镶着无数颗小碎钻,设计独特,做工更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这世界上,再也没有谁能比唐若初熟悉那条项链了,那是她的妈妈下的遗物,也是专门为她准备的嫁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条项链,居然戴在顾若若的脖子上!唐若初只觉得有一股气血,猛地涌上头顶,直接将她的理智烧得干干净净。她脸色非常难看的拨开人群,走到顾若若

  • 况少,不服来战15章(第15章 梦中骂人)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15章(第15章梦中骂人)小说名:况少,不服来战第15章梦中骂人“我不知道,嘤嘤我不知道,他说如果我不嫁给况雷霆,就让我哥横尸街头……呜呜,我不要,哥,哥你在哪里,我不再爱况雷霆了,我讨厌他呜哥,我不会再缠着他害你和他打架了,哥……”戴依涵痛苦地哭泣着,声音颤抖,小脸皱得紧巴巴的,两只小手在空中胡乱挥动着想抓住什么东西。该死,戴宗禹,敢设计我?凭你也配?况雷霆愤愤地握紧拳头。可看到戴依涵继续凄怆的哭闹,她在梦中好像醒不过来的样子很痛苦,只是听到她说她讨厌自己时,况雷霆的脸冷

  • 情定终身:娇妻太迷人15章(第十五章 两个梦)

    原标题:情定终身:娇妻太迷人15章(第十五章两个梦)书名:情定终身:娇妻太迷人第十五章两个梦林宇辰被像发了疯一样的林景致吓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林景致连忙冲过去将林宇辰抱在怀里哄:“宇辰乖。宇辰不哭,宇辰不哭。”那个女人将面膜撕下来,露出一张美丽的脸来。傅清泓和姜寒几人大惊,那个女人长了一张几乎与林景致一模一样的脸。想到调查出来的那些事情,姜寒了然,原来林景致的姐姐就住在这里。傅清泓却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不是林景致的姐姐林景依,而是她的母亲,虽然她保养的很好,身材也很不错,但眼角还是有几分老气,

  • 医哥15章(第十五章 我做你老婆好不好)

    原标题:医哥15章(第十五章我做你老婆好不好)小说名称:医哥第十五章我做你老婆好不好“啊……怎么了清哥……”光头强吓得不行,生怕陈清返回。“钱还没留下呢。”“哦哦哦……我都忘了这茬了……”光头强松了口气,急忙叫小弟将收上来的钱完璧归赵,所有的邻居都看的懵逼了。光头强只有收钱的份,什么时候给别人发过钱啊?而且,在还给别人钱后,光头强朝着众位街坊不断鞠躬:“对不住了各位,对不住……小弟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是清哥的地盘,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觉得差不多了,陈清挥了挥手,光头强如释重负,急忙带着众多

  • 冰山女神爱上我15章(第15章少女心)

    原标题:冰山女神爱上我15章(第15章少女心)小说名字:冰山女神爱上我第15章少女心陈思琦呼了口白气出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心有些酸涩,真的好想,好想给哥哥打电话。就算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但是,不能打,哥哥是部队的人,有保密系统。前天哥哥晚上打电话来时,爷爷就已经住进了医院,她没有告诉哥哥,不想哥哥分心。所以,所有的苦楚都由她一个人来背负。“思琦”后面忽然传来女孩的叫声。陈思琦回过头便看见死党钟嘉雯跑了过来。钟嘉雯跟陈思琦并不是一个班,不过初三年都是同桌,所以感情特别深厚。钟嘉雯16岁,老爸是教

  • 我的极品女上司15章(015 时刻都记住)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上司15章(015时刻都记住)小说书名:我的极品女上司015时刻都记住说完后,柳月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阿峰,我上次给你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记住了,我时刻都记住的,我绝对不和她接近,绝不对得罪她……”“很多事情有时候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不可能坐到绝对不接近,但是,心里一定要时刻提防,说话,做事情,要有数,有分寸,一定不要得罪她!”“嗯……我知道了,姐,这梅玲很厉害吗?好像刘飞对她很忌惮,很尊敬。”“嗯……你刚来还不了解,慢慢你就知道了,她不是一般的厉害,别看她是办公

  • 少爷的迷萌娇妻15章(第15章 弄脏,他的衬衫)

    原标题:少爷的迷萌娇妻15章(第15章弄脏,他的衬衫)小说书名:少爷的迷萌娇妻第15章弄脏,他的衬衫“不准哭!”头顶再次传来皇甫七封的声音。夏洛玥哭哭滴滴的冲他喊道:“凭什么不让我哭,我就哭一小会不行吗?我都变成无家可归的人了,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孤儿了,凭什么不然我哭?”夏洛玥不满的嘟着嘴巴。这家伙真是小气,不就是在他的地盘上哭一会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刚在心里抱怨完,身体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醇厚动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不是孤儿,你一直都不是孤儿。”听着她有些自暴自弃的话,皇甫七封感觉自

  • 传奇小兵痞15章(第十五章.你快道歉)

    原标题:传奇小兵痞15章(第十五章.你快道歉)小说名:传奇小兵痞第十五章.你快道歉因为詹姆斯先生的事情,张智艺今天加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晚上七点多才正式下班。下班之后,他就马上赶过去跟女朋友约会的地点。眼看着马上就赶到了,他却接到了女朋友的电话,说是被人欺负了。张智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因为长得漂亮,所以性格有点儿固执任性。很容易就与其他人发生争执,所以就匆匆忙忙地赶到了那儿。张智艺一走进去寿司店,就听到了女朋友的招呼:“智艺,你快过来。”紧接着,站在林淮跟向晴面前的那个女人就摆出了一副高傲的表情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