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倾世兵团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8:25: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倾世兵团

不详者?

日月大陆,又称明大陆。阅读xbxysw.com

明大陆上主要分布着七个强大的国家:最北面的夜印皇国;与夜印皇国接壤的魔法帝国;最南面的原木帝国;最东面的华盛帝国;西南面的纳托联邦;最西面的落日皇国以及盘居中央的神圣帝国。

夜印皇国因接近极北之地,终年的气候都较为寒冷,九月份的夜印皇国,已是冬雪飘零。冰城是夜印皇国最北面的城市,城内所有的建筑都已砌上银装。

冰城的北部,一座简陋的瓦楼、、、

穷冬的烈风掀起一阵尘土,门房前“孤子”两个门牌被吹得左摇右晃。冰雪和上尘土压在阁楼的楼顶上,像是随时都有塌陷的可能。

楼内一座低矮的泥房,火光点点,两道人影随着火光的晃动而摇曳。一个佝偻的老人紧紧地拥着一个单薄羸弱的小孩,像是要将人世间的冷风都驱挡在外,将仅有的温存都留给怀内的少年。倾世兵团 全文免费阅读

“爷爷、小笙、小笙,你们在吗?”屋外传来一道稚嫩的叫声。老人浑浊的双眼泪光闪烁,颤抖着说道:“少主来了,少主真的来了,希望他可以带你走出这个冰冷的窑堡吧,可怜的孩子。”

当少年冲进泥楼,看见蜷缩在一角的两道人影时,泪水猛然滴下、、、

匆忙跑过去,抱过老人怀里的少年时,无法平静的情绪使他的双臂在不停地颤抖,眼中闪烁着浓浓的疚意。

“小笙,木哥哥对不起你,小笙、、、”狂吼着抱起少年迅速跑了出去。

、、、

“爷爷,爷爷,笙儿是一个不祥的人,你走吧,离开笙儿,你就可以去南国寻觅到温暖的蔷薇了。”少年在梦中断断续续地说道。

“小笙,木哥哥对不起你,三爷爷,你一定要尽全力救他,一定要,算木木求你了。倾世兵团 全文免费阅读”一间偌大的房间,床上的少年面无血色,苍白得已经毫无生气,床边一个少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面上布满泪痕。

旁边站着一个老者,老者花白的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洁白的衣服上绣着瑰丽的金色花纹。

老者脸上闪过一丝的凝重,五指飞快结印,一道金色的六芒星静静飘向床上的少年,淡淡的金光慢慢印入少年的体内。指尖轻轻一点,印法成阵,连续六道阵纹飘出,不停打入少年的体内,少年的身体慢慢地悬浮起来,脚下的六芒星飞出一道道光环,围绕着少年静静地律动,仿若在守卫着他。

“木木,他究竟是谁,竟然要你来求三爷爷,而且他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啊。”老者的声音缓缓响起。

“爷爷,小笙没事了吧?”少年擦擦泪痕,抬头问道。网站http://www.xbxysw.com/

这是一个大概只有5、6岁的小男孩,淡蓝色的眼眸,精致到极点的五官与一头天蓝色的头发确实让人心生怜悯。

老者抱起少年,擦了擦他的泪痕,一脸慈祥地说道:“他虽然受了很重的伤,但有木木要救的人,爷爷是不会让他死的,木木,你还没有回答爷爷的问题啊。”说完还慈爱地刮刮少年的鼻子。

“他是木木的弟弟,他叫易笙,小笙说他没有爸爸,没有妈妈,只有一个自小收养他的爷爷,他们住在冰城的孤子院,小笙从小就没有人和他玩,别人都说他是野狼生的孩子。但是小笙不是野狼的孩子,小笙是木木的弟弟,小笙曾经在巨狼的口中救过木木,小笙是不会伤害木木的。”少年一边哭一边说道。

老者眼中闪过一阵狐疑,随后右指轻微一弹,一道银光直接打碎男孩右臂的衣袖。倾世兵团 全文免费阅读恐怖的一幕出现了,男孩的右臂上竟有四道紫色的符文,整条手臂苍白得没有一丝的血色,光环旋转至男孩的右臂时竟然赫然中断。

老者脸色一阵沉重,摸摸林木的头,说道:“木木,三爷爷有事找你大爷爷,他已经没事了,稍作休息就能够恢复过来,你放心吧,三爷爷先走了。”

林木点点头走到床边一脸疑惑地看着男孩的右臂。

一间简陋的竹房,左右各站着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男子气度儒雅,一身素蓝色的衣衫显得格外出尘,最为恐怖的是男子的右手掌竟然完全是晶蓝色的,淡银色的纹路在其上若隐若现,细望一眼都摄人心神。

他就是林木的父亲,夜印皇国的第一大公爵:林玄,执掌帝国的魔法师军团,他在皇国所拥有的权力绝对可以驾驭皇权的存在。

此时他也是一脸凝重,向着竹林处鞠一躬,然后望向方才为易笙治疗的那名老者问道:“三长老,什么事要严重到召开长老会。”

老者刚欲张口,竹林的深处一道慵懒的声音传出来:“都散了吧,三弟,你留下来。说明xbxysw.com

声音的出现似乎有点突兀,但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人都没有吭声,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微微鞠躬,然后慢慢走出竹房。

“大哥,你已经知道了?那四道紫符。”白衣老者神情肃穆地问道。

“你也出去吧,尽全力保护他,一年后带他和木木来见我,告诉玄子这是我的决定。”慵懒的声音中流露一丝细微的固执,不容置疑。

白衣老者略作思考后微微颔首,“希望到那时他不会忘记这份恩情吧。”说完便走出竹房。

六芒星的金光完全消散,男孩缓缓睁开双眼,那是一双乌黑色的大眼睛,眼珠的深处仿佛有着一点的苍红,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也令男孩的大脑一阵晕眩。

“笙儿,你?呜呜、呜呜,我、我还以为、、、”小男孩看见易笙苏醒过来,激动得似乎有点语无伦次了。

男孩望着林木不停擦眼泪的样子,眼眶不禁通红,林木为他做的一切他都是知道的。从来他都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孤儿,所有人都因为他的右臂而厌恶他,林木是他第一个也是5年以来他唯一的一个朋友,除此之外,他就只有一个痛爱着自己的爷爷。有时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但此刻他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去支撑自己顽强地生存下去。

“木哥哥,你为笙儿做的已经够多了,笙儿一辈子都认你这个哥哥,笙儿是一个不祥者,但笙儿也会尽力把仅有的运气送给你和爷爷。”男孩哽咽地说道。

林木此时已经有些回复过来,说道:“笙儿,即使你真的是一个不祥的人,木哥哥也会永远为你承担那份厄运。”

门外站着两个老人,风声吹过时,两道身影似乎默契地消失于空气中。

彻底击杀

明大陆是一个以武为主的大陆,强大的实力是所有人最大的追求。

大陆上主要修炼魔法和斗气,各自有9个等级,分别是:感应、魔法学徒、大魔法师、练魔者、魔导士、大魔导士、操魔者、魔道师、大魔导师;入气、斗者、斗士、斗者、斗师、斗尊、斗宗、斗王、斗皇。

每个人都只有一次觉醒自己魔印或者斗印的机会,只有成功觉醒印记才能够获得修炼的资格,而不能够觉醒印记的最多也只能成为一名战士。

冬半年夜印皇国的清晨,大雾夹着雪花飘零,但林木和易笙还是很早就起来了,因为今天是他们觉醒印记的日子。

公爵府的大殿上早已经站满了人,大殿的四周铭刻着许多复杂玄奥的铭文,就连由上到下的布局都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形法阵,而大殿的上方是露天的。

大殿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张木椅,林木的父亲林玄站在旁边,左右两旁的各站着5名白发老者,其他人都只能站在大殿的下手位处,林木和易笙就站在大殿的正中。

“爹爹,你再不帮木木觉醒超级强大的印记,木木就走了,找爷爷揍你。”林木略带稚嫩的声音打破大殿的宁静。

林玄的脸色微微扭曲,其他人也强忍着笑意,他们都知道林木这个小魔头可不好对付,真正发作起来恐怕整个公爵府都不是他的对手。

“木木,不得无礼。”下方一个秀美的妇人呵斥道,但脸上却是一脸笑容,她就是林木的母亲。

林木望了望妇人,鼓起小嘴说道:“娘亲,你要是帮爹爹,木木就将你和爹爹那天晚上在木木床上干的秘密告诉大家。”

台下的众人再也忍不住了,噗嗤地笑了出来,妇人的脸上一片羞红,显得更为美艳动人。林玄的脸上此时一阵青一阵红,怒斥道:“木木,今晚你到后院、、、。”

“好了,自己做错了,还敢来责罚我的小祖宗,今晚你去后院对壁。”林玄话没说完,就已经被一道威严的声音打断。

一道虚影渐渐凝形,落在殿上的那张木椅上,那是一名老者,老人的头发蓬松,身上只是一件简单的灰色布袍,简陋的衣着着实与这座大殿有点不相容,但他的出现却令大殿上的气氛顿时肃穆。

殿内所有人单膝下跪,齐声道:“拜见尊者。”

老人微笑地望着林木和易笙说道:“都起来吧。”他就是林木的爷爷——林修,修为已经突破100级的尊者,也可能是夜印皇国真正的最强者。

老者的目光扫过林木后就直接停留在易笙的身上,四目相对时,易笙只觉得一股洗透骨髓的寒意直渗入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唯独是他那可怜的右臂仍然全无知觉。

老者双手轻震,一道晶蓝色的符文悬空出现,一个淡蓝色的六芒星出现在易笙的脚下,直接将旁边的林木震晕,老者双手牵引,符文直接落在六芒星的上方,纹路迅速链接,一座晶蓝的宝塔直接将易笙锁在里面。

晶蓝色的符文不断打入易笙的体内,他仿佛觉得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直接破碎,浓烈的蓝色在不停破坏他的身体,所到之处直接摧毁焚灭,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逐渐地离开这个世界。

老者的声音淡淡响起:“结阵。”

前方的六名老者腾身而起,晦涩的符咒像梵文一样在他们各自的身边凝聚,空中慢慢浮出一轮弯月,六名老者同时结印,身边的符咒刺芒大放,竟然在慢慢地融化,最后连成一道道古怪的纹路,同时射向那轮弯月,弯月诡异地将所有光芒内敛,那些古怪的纹路在不停地扭曲,竟似涅槃般的在成长。

所有人的灵魂都轻轻一颤,一对瑰丽的银色翅膀在空中渐渐成型,与那轮弯月遥遥相对。这是林家三大护法大阵的其中一个:月芒,它是月亮女神脱落的翅膀,它的存在意味着灭芒。

它在这个世界上是第二次出现,它第一次的出现直接抹杀了一个宗门,从此凶名震惊大陆。

曾经替易笙治疗过的那名老者也在结阵者之列,此刻他望了望木椅上的那个老人,老人只是轻轻一点头。

老者微微一声叹息,一条恐怖的银龙围绕其身盘旋而上,一柄神圣的法杖出现在他的手上,“远方悲啸与净化的存在,月芒,契。”平淡的咒语不带一丝情感地吟唱而起。

晶蓝色的宝塔迎光巨涨,那对银色的翅膀直接透过宝塔,落在易笙的背后,高空之上,那轮弯月的光芒仿佛只是眷恋于易笙的存在,一束冰冷的银光打在他的身上。

蓝色的符咒依旧在不断摧毁易笙的身体,背后轻轻一震,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直接从身体上剥夺开来,一片银光轻轻泻下,原本隶属灵魂那道颜色被慢慢同化,易笙此刻算是真正明白了死亡的知觉。

易笙的意识慢慢陷入一片迷糊,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像是无主的孤魂,在识海中飘荡,只留下无尽的虚弱感。

突然,空中的那轮弯月光芒刺放,易笙只感觉全身剧震,只剩最后的那道灵魂也轰然破碎。

“不好”,空中施法的老者叫道,“大哥,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老者望着木椅上的老人怒声喝道。

老人并没有回应,只是站了起来,神色凝峻地望着塔内的男孩。

大殿内,所有人盘地而坐,极力守住自己的灵魂,同时紧张地注视着殿中的少年,虽然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两名家族的老祖宗要用如此强大的阵营去将他彻底击杀。

塔中的易笙喷出一口血雾,七孔不停地渗出血丝,然后全身慢慢瘫软,像粉尘一般倾倒在地,林木的母亲已经泪流满面,她到底不明白这个一向乖巧的小孩为什么要承受如此残忍的灭杀。

“玄子,宣布进入一级戒备状态。”林修前所未有的严肃地说道。

林玄并没有多问,他深知自己的这位老父亲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肃穆过,当即双手一印,一朵晶蓝色的罗兰花直接射向林家的上空,大殿上的铭文仿佛顷刻间被点亮了一样,恐怖的气息迅速链接,十二个法阵同时升空,共同守卫着空中的蓝色罗兰花。

倾世兵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倾世兵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都让我的人生更加的五彩斑斓

    有时候我们怕的东西太多了,反而裹足不前。难道我们怕生,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怕死,就不会离开这个世界吗?有句话说得好,生亦何欢,死亦何惧。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在今晚会如此深刻地进入脑海中。人的一生都有那么一两次近距离的体验死亡的时刻,正是这些死亡体验让你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更让你对死亡进一步地增强了免疫力。人这一辈子能做多少事早已是命中注定,我们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正是这个使命赐予了我们每个人目标和方向。在实现目标的途中,你会遇到很多的人和事,也许当时你会以为这些人和事都很重要,常常为了做出一

  • 男人最吃女人这一套。

    女生的头发有时候是有致命的吸引力的。说致命的吸引力,不是说一切男子都会因此而拜倒。而是说,从头发,可以看出一个人很多。一个人是温柔,还是干练,是媚情千种,还是萌态可掬,细致的人,从头发上,就可以约略推断出来。头发的亮泽,可以见出生活的精致。头发的香气,又可以彰显出品位与审美。今天为大家推荐「植观」氨基酸洗发水,是你惊艳时光和温柔岁月的神助攻。作为一个安心有效的氨基酸洗护品牌,他们打造了一款添加高浓度植物精华的氨基酸洗发水,圈粉无数,还一跃成为天猫氨基酸洗发水No.1。植观氨基酸洗发水在社交平台上

  • 李健:爸爸让我原谅他,但我永远无法释怀

    可读作者饺子图ins来源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有生之年,能够为父母做到的,就尽量去做吧。15月18日,柳岩发了一条微博,告知了父亲去世的消息。我们感觉到了她作为女儿面对父亲去世时候的伤痛,但更多的,是没有遗憾,是一种拼尽了全力之后的释怀。她已经做到了最好。柳岩一直是全家人的支柱,当年她没有红起来的时候,恰逢母亲患上癌症,为了替母亲筹钱治病,她参加了光线传媒主持人选秀赛,原因很简单,为了那1万元的奖金替母亲治病。后来,条件慢慢好起来,她在北京买了一套大房子,将父母接到身边。即使没

  • 东珠朝珠拍卖成交价格过千万的缘由

    经过几千年的积累,我们文化中对珠子的认知程度应该说是非常高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愿意说“珠圆玉润”、“珠光宝气”、“珠联璧合”。现代人,尤其女性,比较喜欢装扮,喜欢佩戴有珠子的首饰;其实现在男人也有很多戴首饰的,比如手串。只不过我们今天对珠子的理解跟古人的理解有一点点差异——今天一般认为珠子一定是圆的,而实际上还有方珠子;另外圆也有两种,一种是标准圆的,还有一种是扁圆的,比如算盘珠。再早期的珠子,比如说辽代盛行的管形珠,就是长形的。所以珠子的概念是逐渐演化的,“圆”不是珠子的第一个概念,后来“珠”

  • 【言情书吧】热搜小说《曾深爱,何放手》全文免费阅读

    终于,唐以熙小朋友出场了,他步履从容,不慌不忙的走到舞台的中央,朝着几千个观看宾客礼貌的一弯腰,巨大的屏幕上,他的面容放大在整个屏幕,360度无死角的面容。令台下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气,好漂亮,好帅气的孩子啊!此小说在公众号已更新完毕,标题前四个字为公众号。回复022就可以阅读全文.......顾少霆警告自己,一个月后,桥路各归,所以关于宋斯曼的一切,他都不会去查。他不在乎她,凭什么去查?《曾深爱,何放手》宋斯曼每天晚上都会到顾少霆的别墅陪他上床,仅限于上床,两个人都不问对方近况。宋斯曼会躲着顾少霆

  • 金昌市2018年“春雨工程”全国文化志愿者边疆行活动|“祁连心象”金昌市书画作品交流展在成都画院隆重开幕!

    5月20日上午9点30分,金昌市2018年“春雨工程”——全国文化志愿者边疆行活动“祁连心象”金昌市书画作品交流展在成都画院隆重开幕。金昌被誉为“祖国的镍都”,成都为人们称誉“天府之国”,此次展览不仅促进了两地文化艺术的进步,同时也为彼此搭建了一个城市交流的平台。嘉宾签到开幕式现场开幕式由成都画院专职画家向洋女士主持从金昌专程赶来的参加本次开幕式的嘉宾有:张新才金昌市文广新局副局长王晓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金昌市美术家协会主席、金昌市美术馆馆长茹可金昌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金

  • 茶是一个人的狂欢,酒是一群人的孤单

    ——————江蘇書協——————正所谓: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酒是媒介,借以远离现实,忘却一切。茶是一种情调,一种欲语还休的沉默;一种热闹后的落寞。喝茶的时候,都是在聊怎么过生活,都觉得自己静,琢磨怎么生活。茶越喝越清醒,思路越来越开阔。酒桌上喝酒的时候都是在吹,都觉得自己比别人行,必须让别人知道。喝完吹完回家睡觉,第二天继续喝,继续吹。喝茶,喝的是一种心境,感觉身心被净化,滤去浮躁,沉淀下的是深思。茶是对春天记忆的收藏,在任何一季里饮茶,都可以感受到春日那慵懒的阳光。坐在一个人的房间

  • “陕西话读陕西名著”丨主播逍逍客带您共赏《长河落日》

    今天是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本期“陕西话读陕西名著”,主播逍逍客为您朗读吴克敬作品《长河落日》。我陪同姑奶奶席扶风辗转上了中条山,走遍了二十里岭,在胡武功与八百勇士牺牲的孤崖上站了很久。从黄河望不到尽头的古道上刮来的风,还像六十年前姑奶奶来这里看望慰问胡武功时一样,湿漉漉,潮润润的,扑到人的脸上,让人有种想要痛哭流泪的感觉,迎风站了一会儿,眼睛里便泪眼汪汪,迷迷蒙蒙。我和席扶风迷蒙的泪眼前,是生长在黄河浅滩里的一片荷花。在我和席扶风访问在这里的百姓时,听他们说了,原来这里是没有荷花的。八百

  • 有没有一个人为你遮风挡雨 | 树洞

    请直接在公号底下留言

  • 跪在轮椅上的超人

    “其中有位病友对李哥开玩笑,“你不是想自杀吗?你可以从这个斜坡直接下去,到时肯定能死成。”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66个故事一“陈超人,你等会开车去接个病友来我家吃晚饭。”我满口答应。打电话的是位病友,他是我们“轮友交流群”的成员。两年前,我从楼上摔下来,双脚脚踝以下就算用刀划开一道口子,也感觉不到一丁点疼痛,成了一名残疾人。傍晚,七岁的儿子拿起车钥匙,打开后备箱。我起身扶着轮椅向前挪移,双脚像挂在身体上的多余部件,它没有带来便捷,反而成为负担。腿抬起时,脚会晃来晃去,走路我尽量叉开,避免打晃的脚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