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跟着痞子闯江湖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40:45 来源:网络 []

小说:跟着痞子闯江湖

第一章:流浪

已经不知道在外流浪了多少年,白河川只知道,从自己九岁开始,就一直在外面流浪,漂泊无定居无定所。网站xbxysw.com白河川不知道自己的娘亲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只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孤儿。

细数之下,应该过去七年了吧,曾经的稚嫩孩童已经长大,长成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但是在白河川心中她依旧是七年前的那个女孩,只是外表张大了一些而已。

七年前发生了什么使白河川变成了孤儿,白河川不知道,九岁以前的记忆白河川也不记得了。白河川并不觉得难受,白河川并不想要记得这些,自己想要忘记的自然是不开心的事情,既然是不开心的事情又为什么要记得呢?

白河川每天在这里流浪,在这里寻找自己一天所需要的食物。因为白河川年纪小,而且又是一个女子,没有地方要她做工。整个城市里面,只有一个地方愿意让白河川进去,那就是青楼。

白河川对于自己的脸蛋可是很有自信的,但是也是这张让她引以为傲的脸蛋经常会给她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白河川往往会将自己的脸蛋涂成黑炭色。来自http://www.xbxysw.com/

白河川想活下去,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她更加想要活下去。在这里想要活下去,白河川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手段,尽管白河川不愿意,但却是不得不去做。

一切都只是活了活下去而已。

这一天,白河川和往常一样,双手空空在街上游荡,已经过了好久了,白河川的肚子依旧空空的,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饿。

从上一次进食之后,白河川已经有好久没有吃东西了,而且在路上已经走了好长时间了,白河川觉得再走一步,自己就要在地上倒下来了。

迎面走来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奶奶,白河川凝眸细细打量她一下,看她的穿着应该不是一个穷困的老人,但看她一路走来看那些年轻女人的眼神,应该是年轻丧女的孤寡老人。

白河川最喜欢看到这样的年劳女人了,因为白河川最会做的就是装可怜,而装可怜这个伎俩在这些丧女的老人面前最为有效。说明xbxysw.com白河川想从这个人身上骗回几个包子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如果幸运的话,还可以将这些包子分给行乞的孩子。

这样决定以后,白河川的眼眸中泛上异样的亮光,朝前走了一步,假装绊了脚在那个老人面前摔倒在地上。白河川摔倒之后,马上就有一个仆人打扮的人挡在了老人的前面,一脸警惕的看着白河川:“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白河川缓缓将脸缓缓抬起,瞪大了眼睛,明亮的眼睛中充满了泪水,我见犹怜的模样:“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孤女而已,我刚才绊了一下,所以摔倒了,我没有恶意的。我刚才会摔倒,就是因为我很久没有吃东西了。拜托,你不要打我啊。”

白河川一只手隐藏在身后,死死掐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的眼眶中充满了泪水。自己掐自己掐出泪水,那叫一个疼啊。说明xbxysw.com

老人见到白河川这般可怜,眼神早就已经柔情似水,一手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仆人,走到白河川身边蹲下来,伸手抚上她的脸庞:“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看上去年纪还不大,怎么就一个人在这里流浪呢?”

看到老人很吃这一套,白河川演的更加卖力,泪水跌出白河川的眼眶,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我已经在这里流浪了好多年了,一直受别人的欺负,吃也吃不饱,穿也穿不暖,好可怜的。可能是我生得不好,家里面孩子太多了,爹娘养不起我,就把我丢掉了。老夫人,我看着您特别的熟悉。您一定是一个好人吧,能不能请您给我一点吃的?我不要太多,能够填满肚子就可以了。”

“好好好,这可怜的孩子,要吃多少有多少,你放心跟着我来啊。”老人已经被白河川说的是热泪盈眶,将白河川从地上扶了起来,对着身后的仆人道,“去就近的餐馆里面订一桌菜,要最好的菜,还要多。”

听到老人的话,白河川已经在暗地里面偷咽口水了。原文xbxysw.com好久没有出来骗人,白河川一直都吃一些捡回来的包子之类的,已经有好久好久没能吃一点好东西了。没想到,这位老人家这么大方。

白河川抬起眼眸看着这位请她吃饭的好人,一脸的感激。白河川不喜欢骗人,每一次骗人之后她都会自责很久。但是为了能够活下去,白河川没有办法,只能骗人。

虽然白河川知道骗人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这是她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能让自己活下去的办法了。

老人家将白河川带到了一处很近的餐馆,因为老人家不想让白河川走太远,为了能够让她尽快吃上东西,这家餐馆装潢的并不精致,但是对于白河川而言,这里已经是人间天堂了。版权xbxysw.com

老人家点了很多菜,多到整张桌子都放不下了。面对美食,白河川已经没有了理智,大吃特吃起来。看着白河川的吃相,老人家露出一抹和蔼的笑容,替白河川到了一杯水:“慢慢吃,慢慢吃,不要着急,都是你的。”

白河川抬起头,看了一眼老人家,眯起眼睛笑了笑:“我知道了,你真是一个好人。”

“算不上什么好人,请你吃顿饭而已。”老人家拿起一边的筷子,替白河川夹了许多东西,“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跟着我一起回家去,我可以做你的奶奶。”

“我叫白河川。”白河川吃饱喝足之后,将手中的碗筷放在了桌子上,笑着看向老人,“我不可以和你回去的,我还有很多的兄弟姐妹等着我回去呢。奶奶,可以把这些东西打包让我带回去吗?我住的地方还有很多和我一样饿着肚子的人呢。”

“可以可以。”老人家叫来了店家,将白河川吃剩下的东西全部分包装好,交给了白河川。

向老人到了无数次谢之后,白河川拿着老人交给她的吃食,在街上走着,心情大好。可是没过不久,白河川又开始发愁起来。这些东西只够家里的姐妹兄弟们吃一餐,这明天又该怎么办才好?明天总不能让姐妹兄弟们挨饿吧。

为了家中的兄弟姐妹,白河川只能再一次做了自己并不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投钱袋。

白河川现将自己手中的吃食放在一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然后再一次在大街上到处逛着。白河川边走,边垂眸打量周围人挂在腰间的钱袋。

白河川不喜欢偷盗,到了一定要做的时候,白河川就喜欢找一个大一点的钱包。这样的话,做一次不喜欢做的事情,家里的人就可以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生活无忧。那白河川也就可以有很长的时间,可以不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

在大街上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白河川就锁定了自己今天的目标,是一个胖胖的一个贵公子。看他那个样子,白河川就知道一定是个纨绔子弟,就算偷了他的钱袋也算不上是做了一件很坏的事情。

白河川趁着这个贵公子走到一家买扇子的摊铺前面,专心看扇子的时候,走到他的身边,假装不小心撞了他一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情吧?有没有受伤?”

贵公子原本很是生气有人撞了他,但是在看到白河川这么可怜动人的白河川之后,脸上的怒气陡然散去,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没事没事,一点事情也没有,能够被这么美丽动人的小姐撞是在下的荣幸。要不,如果小姐有空的话,在下请小姐吃个饭可好?”

“不用了不用了,不让公子破费了。”白河川陪着笑脸,连连推辞,转过身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泛上了一层奸计得逞的感觉。

第二章:凄凉

走出一段路之后,白河川从身后拿出一个钱袋在手中颠来颠去,在放在撞上那位贵公子的时候,白河川已经顺手将他的钱袋扯了下来,藏在身后。

“我的钱袋,我的钱袋去哪里了?啊,是那个女人,小偷,快抓小偷。”白河川没有走出多远,贵公子就发现自己的钱袋不见了,一猜便知道是白海川偷的,连忙大喊大叫的找人抓小偷。

白海川听到声响,转过头看到三五个人朝着她跑来,连忙转过身撒腿就跑。幸好这些年白海川已经练就了一身逃跑的本领,虽然身后的人追的紧,可是白海川还是躲了过去。

可是没多久白河川就发现情况不妙,那些人还在追着,没有放弃。

白河川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倒霉过,她自打出道以来就没有失手过,呃,除了上次那个意外。

白河川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那些追来的人,嘴里念叨着“各路神仙保佑”的话。

“混蛋。快点抓住那个小妮子。”

刺耳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一群人在后面紧追不舍。

渐渐的,后面的声音越来越靠近自己,白河川心里有些慌张了。

好在这一路上,人群密集,她一个小女子东躲西藏也比后面的那群大男人跑得快些。

“呼,应该不会再追来了吧。”白河川停下脚步,喘着粗气,她快要累死过去了。

“走。你们两个这边,你们两个那边,你跟我来。”

这是个三岔口,带头的大哥分配好人员,就又开始急忙奔走着追起来了。

白河川看着手里的东西,想到有必要这么劳师动众吗?她偷的到底是什么啊,难道就这么值钱,对他们如此重要?

白河川想想,重新揣好物件,小心的挪着脚步。

她其实很害怕被发现,她记得以前跟着别人去偷去抢被发现的时候,是多么的恐怖。那时的她年纪尚小,被抓了也就毒打一顿,好在自己生命力顽强才没有死在毒打之下。

白河川清晰的记得那天她们被发现之后,那个大姐姐的下场。那么多双乌黑的手伸向了大姐姐。大姐姐是咬舌自尽的。她记得大姐姐和她说“我们偷东西是为了生存,但是女孩子如果没了贞操,那么还不如死了。”

大姐姐就这么离开她了。大姐姐是多么惜命的一个人啊。

弱小的她紧紧的抱着大姐姐的尸体,那一晚,冰冷彻骨。

白河川不敢再去想了,她摸索着走进了一条巷子,这个巷子很荒芜,很阴暗,同时也适合躲藏。

“吱吱……”是老鼠蹿过。

白河川不以为意,她不是没见过老鼠,在她记忆中有比这个更加凄凉的场景。

踩在巷子厚重的落叶上,悉悉索索的碎叶声音让白河川心里一惊。这里太荒芜,以至于轻轻的一脚,回声就显得格外突兀了。

“老大,这里有条巷子。”

声音,近了。

白河川一惊,好在巷子昏暗,外面的人一时半会儿之间还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姐姐,这边。”

轻轻的声音,白河川下意识去看,发现角落里有个小女孩在向自己招手。

白河川急忙蹦了两脚,踩的落叶碎声更加响了,一时间慌了神。好在外面的几个人说话声挺大,倒也没有太在意里面的的声音。

“姐姐,跟我来。”

白河川跟着小女孩往里走,却发现有个缺口正好可以容纳下她和小女孩的身影。

“这里是死人巷。估计那个小女娃也不敢进去。走吧。去别处找找看。”老大的声音声若洪钟,这会儿听在白河川耳里却是天籁之音一般。

又是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白河川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原来那群人去而复返,难不成是知道了她的藏身之地。

白河川不敢乱动,屏气凝神的听了会儿,却发现一双鞋就在不远处。

“哎呀,老鼠。”

一个男的急忙跳脚,他拍拍身上的衣裳,像是在去晦气一般。“老大,这里没人,尽是些老鼠蜘蛛。走吧走吧。想必这小女娃也没有胆量进来。”

“罢了罢了。要是她真进来,我们也不用管她了。这里是死人巷,晦气死了。走了走了,去喝酒。”

又是一阵脚步声,声音却是越来越小。小女孩示意白河川待着,自己拨开稻草钻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小女孩的声音响起:“姐姐,姐姐,他们走了。没事了。”

白河川放下悬着的心,问小女孩“什么是死人巷,你为何一个人待着?”

小女孩随意的坐下,不顾身边蹿来蹿去的老鼠,有些神伤:“姐姐是初次来到这里吧。这条巷子就是死人巷。前些年犯了瘟疫,这里本来就是穷人的地方。官府也管不了那么多,就命人将这里封了起来,由得大家自生自灭。”

白河川内心一阵悸动,她明白这些,官府太残忍,便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

“后来大家敌不过瘟疫,就基本死光了。官府看了这样,就把尸体运到了城外,一把火烧了。”

小女孩神色平静,只是眼睛里透露出浓浓的悲伤。她不是不以为意,只是,心痛久了,也就麻木了。

白河川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拍拍小女孩的手背。

小女孩摇摇头:“姐姐,我不知道你的故事,但是一看就知道那些不是好人,都是恃强凌弱的一群人。姐姐,天快黑了,你走吧。”

白河川不明白为何小女孩要她离开,只好从包袱里掏出两个饼给她,说道:“姐姐穷,没有东西给你,你,多保重。”

保重。多么美好的两个字,只是在这一刻化为了无有。

白河川走了两步,再回头就发现小女孩已经倒在了落叶之中。

白河川看着小女孩变白的脸庞,有些紧张了。她害怕,是的,她最不希望的事情发生了。

小女孩呵呵一笑,最后还是没了生息。

白河川抱着小女孩,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她难受,很难受。

小女孩的那个家——就是她刚刚躲藏的地方,还是那么清晰,那么明亮。

白河川多么希望小女孩还是和她说这话,叫她姐姐啊。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排在前面,却是最让人痴怨的话语。

白河川将小女孩轻轻的放在地上,用落叶给小女孩作冢。她的心,很疼,却又是那种抓不住的疼。

“嘿嘿,果然躲在这里。”

白河川再次走出死人巷,脑海中全是小女孩的瘦弱的身影。她偷来的东西放在小女孩的家里,打算过两天再来取。

白河川走到巷子口,却发现那几个男人等在那里,朝她笑的猥琐。

“滚。你们都给我滚。”

白河川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嘶声力竭的喊。

几个男人被白河川突如其来的吼声给吓得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却是对白河川拳脚相加。

白河川练过功夫,却是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一些小毛孩还可以,但是对付眼前这几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却是有些吃力。

“你们都给我滚,都给我滚。”

白河川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力量,搅着蛮劲,不顾一切想要冲出去。

“你们害了那么多人还不够吗?滚啊,都给我滚。”白河川嘶声力竭的吼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刻的自己是多么的可怕。

俗话说:蛮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疯了疯了,这个小妮子疯了。老大,啊!”

白河川把一个男人的手臂生生的咬下一块肉。她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她只想眼前的人死掉。

满眼通红的她此刻看在男人眼中就像一只发疯的狮子,而自己迟早都是这只狮子的猎物,迟早会被她咬死。

跟着痞子闯江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跟着痞子闯江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妖孽兵王4章

    原标题:妖孽兵王4章小说名:妖孽兵王第004节、打烂这小刺喽的脸!另一边。张浩乘坐电梯,直接而下。“姥姥的,想离婚?本少好不容易来一趟月城,总得赚点儿什么吧。钱,或者色,都是可以的。”嘴角一撇,他又暗想着:“我刚到这个繁华的城市,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地浪一浪,这不立马结婚也是挺好的,免得把本少给绑死了,浪一浪都不行。”“据说,月城乃是美女最多的城市之一呢!”“既然来到了月城,怎么说也得多多泡几个漂亮的妞才行吧?”张浩纯洁地计划起来┈┈电梯刚刚下了一层,在五楼停下。外面走进来一个抱着文件的,穿着一身黑

  • 和厂花的日子4章

    原标题:和厂花的日子4章小说名称:和厂花的日子第4章第二天一早我便来到了工厂,刚一进入更衣室的走廊,迎面便撞上了拉长孙颖,想到昨晚的尴尬场面,我一时不知如何面对她。然而孙颖却是一幅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模样,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换上工装就进车间了。我心里稍微有点失落,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理,说不出来的感觉。我走进更衣室打开衣柜,准备换衣服。当我打开自己的衣柜时,却发现工装不翼而飞了。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昨天下班后就把工装换下来,放在衣柜里的,为什么会不见了呢?“谁见到我的工装了吗?”我朝身边的工友问道。没有人

  • 中了相思的毒药4章

    原标题:中了相思的毒药4章小说名称:中了相思的毒药第4章怀孕了这场惩罚,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霍叶歌在期间,痛的昏过去多次。直到结束,男人无情的丢开她离去。……第二天,霍叶歌浑身酸痛的醒来,周围陌生的房间让她惊恐。挣扎着爬起来,霍叶歌腿软的站不稳,“嘭”的一下摔在地上。尽管脚下是松软的地毯,霍叶歌还是痛出了泪珠。“叶儿,你没事吧?”霍叶歌耳畔传来一道温润又急切的声音,是慕哥哥!慕千城急急忙忙把霍叶歌抱起来,轻放在床上。“你怎么下来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慕千城语气满是焦虑,他风风火火的从

  • 山村鬼医4章

    原标题:山村鬼医4章小说名称:山村鬼医第四章爷爷的尸体被挂在树上我的爷爷,被我的父母剥光了衣服,挂在我家门前的老梨树上。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我捂住自己嘴的手开始发抖,最后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而我的父母,在听到我的叫声以后,手一滑,我的爷爷的尸体再次从老梨树上跌落到地上。“小森,别看,快回屋去。”恍惚中,我听到我母亲带着哭腔的声音:“我们也不想这么做啊,只是不这么做,我们、还有我们的村子都会...”母亲的声音有些哽咽,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而我的父亲,用他的大巴掌将我的脸挡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

  • 佣兵之王4章

    原标题:佣兵之王4章小说:佣兵之王第4章提及叶山去世的事宁洛看着叶天眼中闪过一丝同情的神色,此刻她才忽然意识到,这个比自己还小两三岁的男孩已经失去了父亲,她的母性光环一瞬间涌上心头,柔声问叶天,“说来话长,你吃饭没有?没吃的话我先去帮你煮碗面!”刚刚发生的那些尴尬事本来宁洛很生气,但看到叶天孤伶伶的坐在客厅,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心中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不由自主的关心起叶天来。叶天从下飞机一直都是在马不停蹄的赶路,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但他没什么胃口,心中想得最多的是自己父亲的死因,没弄清楚这个之前他哪

  • 爱上女上司4章

    原标题:爱上女上司4章小说:爱上女上司第4章不好骗张文定另一只手也伸了出去,很轻易地抓住她第二只手。“放开我。”徐莹冷冷地盯着张文定。张文定一看这样子,似乎不太合适,只能说:“行,我放开你,但你别生气,我们都冷静一下,好好聊聊。”徐莹狠狠地盯了他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张文定就松开了徐莹的手,然后真诚道歉:“徐主任,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刚才我真的……其实我……”“你什么?说!我听着!”徐莹定定地望着张文定。“有酒吗?”张文定苦笑了一下,“徐主任,有些话,不喝点酒,我还真没胆

  • 乡村小神农4章

    原标题:乡村小神农4章小说名:乡村小神农第4章一门亲事说话间,一位面色黝黑,嘴角处长着一颗黑痣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一脸嫌弃的看着叶小凡。“我早就知道,你这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出息。哪像我家文豪,才比你大二岁,不但考上了大学,连找的女朋友都是城里人。我看你,一辈子就等着打光棍好了。”“连楼房都盖不起,还想娶媳妇。”这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正是叶小凡的二婶,说话一向尖酸刻薄。一直看不起他,每一次见到叶小凡,就喜欢拿她很优秀的儿子跟他做比较。在她的眼里,叶小凡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一个连高中都没念完的人,又能有

  • 乡愁4章

    原标题:乡愁4章小说名称:乡愁第4章史丽丽顿时一愣。不待她说话,我的胳膊往回一拢,她整个人的前身,就全部贴在了我的身上。史丽丽一声惊呼:“小俊你干啥呀你?快松开……”她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没有挣扎,也没有用手来推开我。顿时,我心里有了谱。我搂着她的屁股,直接站起来,两手直接上移,端住了她那张光滑的脸蛋上。这一下,史丽丽的脸瞬间就红了。直勾勾一脸懵逼的样子看着我:“小俊,你……你要干啥?”看着她那一副楚楚可怜任君轻薄的柔弱样,我的雄性进攻荷尔蒙在提一个台阶。不由分说,也没有说什么,我直接将自己的

  • 家有鬼妻4章

    原标题:家有鬼妻4章小说名字:家有鬼妻第4章得到了全世界看来,我是真的要跟玲玲成婚了,真的没有别的可能性了,我很清楚我现在的处境,更知道我该怎么做,如果说我现在再不娶玲玲的话,那我就真的不是人了,而且,现在我们两个也算是绑在一起了。我很清楚,绑在一起的手是不可能再分开的,而玲玲也会是我的妻子,一直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这根本就不会改变什么,我呆呆的看着我面前的玲玲,感觉我的大男子气概又不知道是从何处冒了出来。现在的我更坚定了想要跟玲玲在一起的这个想法,至少她保护了我,至于大师说的那个补齐了我身体里欠

  • 我当冥婚师那几年4章

    原标题:我当冥婚师那几年4章书名:我当冥婚师那几年第四章鬼夫现身“能感觉到他在,却看不到,也察觉不到他的气息。”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呵,我有点期待了啊。”玄零笑了一下,但是他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轻松。门敲响了三下,有人推开了门,是明玉,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盒子,“老板,有人送来了这个。”“什么东西?”我掀开被子,走过去。“谁送来的?”“不知道,一大早的就有人放在门口。”明玉把盒子递给我,“还没打开看,但是上面有张纸条只说是送给老板的礼物。”又是礼物,所谓无功不受禄,这礼物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