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盛世王妃:医女有点萌 最新章节

2017/12/3 23:32: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盛世王妃:医女有点萌

第一章 贫家温馨

重生之后的洛清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能再活一回!

  她本是现代商界的传奇人物叶清心,第一次单独陪客户吃饭,居然躺枪,被杀手错认成某重量级的千金给暗杀了!

  魂穿到这片没听过的大陆,成为天爻国的丞相嫡女沐清瑶,穿过来的时候她才十二岁,是丞相老爹手心里的宝,更是天爻国的未来太子妃!

  天爻太子对她也是宠得不得了,她即便不动心,那也想过得舒心一点,于是,她便尽心尽力为未来夫君谋划,谁曾料想新婚之夜却换来这“好夫君”与她堂妹给她的致命一击,她莫名其妙的再一次升天了!

  哎,老天爷果然对她还是很眷顾的,这一回,她直接魂附天爻国东边的东临国边境田家村的农家女洛清浅身上,重生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

  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快要塌下来的房顶,她已经这样看了几个时辰了,脑袋里晕晕的,但是,她却是清晰的掌握了大脑里传来的所有信息,想来,她真是忍不住叹气!

  洛清浅的记忆,她也有,不过,有跟没有都一样!

  因为,洛清浅是个傻子!

  一个傻子,你能指望她有多少记忆吗?

  “浅浅醒了,阿娘,浅浅醒了呢!”穿着满身补丁衣服的阿姐端着面盆进屋来,瞧见炕上的洛清浅,不由得激动的放下手中面盆,急急的朝着外面奔去,留下一连串的脚步声。小百姓养生网

  她皱了皱眉,艰难的转头朝门口看去,却啥也看不到!

  脑袋疼,身上也疼,这具身子昏迷了一个月,可是身上的伤好像完全没好似的,所以,她这才好难受!

  一个月前,这傻姑娘跟着自家外甥女在外面玩,就因为别人说小外甥女是野种,这傻姑娘便是卯足了劲,跟人家掐起架来,结果,重伤躺床上,昏迷了一个月,这不,醒过来,就变成她叶清心了!

  不过现在,她就是洛清浅了!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阵声响,三个人争先恐后的进了屋来!

  阿娘,大哥,阿姐……

  阿娘安氏,是田家村老苏家的三儿媳妇,地地道道的农家妇人,基本上农家的淳朴品质都能在她的身上体现。

  “浅浅……”安氏一开口,眼泪便是盈满了眼眶。

  洛清浅动了动嘴唇,伸手按着身下的炕,极力的想起身,无奈身上又疼又无力,根本动不了。

  阿姐瞧见洛清浅的动作,忙上前来,急急的说道:“浅浅,你别急,阿姐扶你起来。”

  阿姐苏敏儿,被休弃妇,前段日子才带着六岁的女儿小萝莉回了娘家。

  苏敏儿说着,便是已经到了炕边,伸手小心将她扶了起来,让她靠着炕后面的墙坐了起来。

  “谢谢阿姐。盛世王妃:医女有点萌 最新章节”洛清浅动了动唇,小声说了一句。

  这一声可惊坏了苏敏儿,苏敏儿怔怔的看着洛清浅,半天都说不出来话。

  “浅浅,你……你不傻了?”大哥倒是反应过来了,指着洛清浅,怔怔的问道。

  大哥苏焕之,家中顶梁柱,二十八岁,有个八岁的儿子小豆芽,小豆芽的娘亲在生下小豆芽没多久,便嫌弃家贫跟人跑了,如今苏家便是靠苏焕之打猎维持家中的生计。

  洛清浅微微一笑,转头先是看向震撼中的安氏,随后看向苏焕之,再是苏敏儿,挨个的唤道:“阿娘,大哥,阿姐。”

  “浅浅,你真的……好了?”安氏一低头,眼泪便是落了下来,赶紧上前来,到了洛清浅面前,坐在炕边上,眼睛不眨的看着她,生怕自己是在做梦。

  “阿娘,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醒过来,也便清醒了。阅读xbxysw.com”洛清浅勾唇浅笑,伸手去握住安氏的手,温和的看着她。

  即便曾经的洛清浅是个傻女,但她也知道谁对她好,谁对她坏,这个家,家贫,却处处是温馨,对她而言,实在是太重要。

  她叫洛清浅,可是,这家人却是姓苏。

  她不是也不是苏家的女儿,也不是安氏的女儿,她的身世,凭着记忆找不到任何信息,但是,她却知道,安氏对她却是特别的好,即便她是个傻子,安氏也从来没想过丢弃她!

  不仅安氏如此,就连苏焕之苏敏儿兄妹也是如此!

  安氏反手握住洛清浅的手,含泪点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洛清浅微微一笑,稍微动了下,又牵动着全身,顿时,不由得又是痛得拧眉。

  “浅浅,你别乱动了,好好躺着,阿姐给你按按,舒缓下筋骨……”苏敏儿说着,便是要扶洛清浅躺下,不住的说道,“你躺的时间太久了,身上痛也是正常的。”

  “谢谢阿姐。”洛清浅顺从的躺下,感激的对苏敏儿道。来自http://www.xbxysw.com/

  “一家人谢什么啊!”苏敏儿连着摆手道。

  安氏便是转身,对着苏焕之道:“石头,走,跟阿娘去将你打的兔子剥下,给倾染补补身子。”

  “哎,好!”苏焕之连连点头,顺从的跟着苏氏出门。

  洛清浅安静的躺着,任由苏敏儿灵活的手指从她的手臂到肩膀的按摩。

  “浅浅,这样会痛吗?”

  “不疼。”

  “嗯,力道阿姐会控制下,你要是觉得疼可要说出来,知道吗?”

  “好,谢谢阿姐。”

  “不谢,你先闭上眼休息一会……”

  ……

  听着苏敏儿的话,洛清浅便是闭上眼,却是浅浅的入眠。原文xbxysw.com

  梦里,那些错综的画面浮现,爱恨交织,一点点的撕裂她的心,成了永远的梦魇。

  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那么对她,明明……一点征兆都没有啊!

  可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也许,朝谋真的不适合她,她看不透吧!

  再度醒来时,已是过了一日,昨天苏敏儿给她按过之后,她觉得身子是好了很多,至少,可以下地走走了!

  她自行起身,坐在炕沿,手撑在身后,有些无力。

  这屋里,可真是够简陋的,巴掌大的地方,一个睡觉的炕,一张破旧断了一只腿用石头垫着的木桌,几张破烂的凳子,墙角打的地铺,堆满墙边的杂物,再没有其他了!

  家里总共只有两间房,一间卧房,就是她现在看见的地方,还有一间堂屋,同时也是苏焕之父子睡觉的地方,当然,也是打的地铺。

  她起身,先是站稳了身子,随后,却是朝着外间走去。

  外间的堂屋里,一张稍微好些的四方桌,一张破旧的长条几,墙角一些农用工具和一些打猎用的弓箭,再有就是苏焕之睡觉用的地铺。

  屋子的上方,蜘蛛网都挂满了,屋顶似乎随时都会塌下来一样。

  这土瓦房,质量可实在太差了!

  院子里,侄儿小豆芽和外甥女小萝莉闹腾的声音传来,她不由得勾了勾唇,朝着堂屋的门口走去。说明http://www.xbxysw.com/

第二章 都是欠扁的货

扶着门框,便是看见院子里的一切。

  院子不大,也没有院墙,只是用的木栅栏围了一圈起来,院门的地方也不过是个简单搭了顶棚,同样的木头做的小门,连上锁都不可能。

  挨着堂屋,外面还砌了个矮小的瓦房,那是他们家的厨房!

  “姑姑,姑姑……”

  “咦,姑姑,你出来啦!”

  两个小孩子本是在院子里拿着树枝画着图画,瞧见洛清浅醒来,忙丢了手中树枝,笑嘻嘻的朝着洛清浅走来。

  外甥女小萝莉本该喊她“姨娘”的,不过,苏敏儿现在被休在家,便是自家人了,也便让小萝莉喊洛清浅为“姑姑”。

  洛清浅微微的笑了笑,抬脚跨过门槛,走到了屋外。

  安氏此时在厨房里忙活着,苏焕之出去打猎了,苏敏儿去池塘边洗衣服去了,院子里,就只有这俩小家伙。

  “姑姑,你身上还疼吗?”小豆芽先是担忧的问道。

  洛清浅摇了摇头,蹲下了身,伸手一左一右,将这俩小家伙搂进了怀里。

  这俩小家伙都好瘦,他们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是严重的营养不良,看着面黄肌瘦的模样,煞是让人心疼。

  “姑姑,你要是哪里疼就告诉小萝莉,小萝莉帮你呼呼就不疼啦!”小萝莉稚气的声音响起,惹得洛清浅一阵心暖。

  这个家,命运多舛,可是,却很温馨!家虽贫,欢乐也多!这是从前的洛清浅的感触,自然也是现在的洛清浅的感触。

  “姑姑不疼。”洛清浅温和的笑着,说道。

  “姑姑笑起来好漂亮!”小萝莉眯起眼,看着洛清浅,欣喜的道。

  身穿围裙的安氏从厨房里走出来,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瞧见洛清浅,不由得笑道:“浅浅啊,你身子刚复原,要多休息,别陪着两个小家伙闹了,免得累着了!”

  这俩小家伙闹腾起来,可有得洛清浅忙的。

  “放心吧,阿娘。”洛清浅转头看向安氏,温柔的笑了笑,说完,她又想起来苏敏儿和苏焕之,不由得问道,“对了,阿娘,大哥跟阿姐呢?”

  “你大哥进山打猎了,估计要几天才回来吧!你阿姐去池塘边洗衣服去了,有一会儿,快回来了,等你阿姐回来,咱们可以吃饭了!昨天给你炖了兔子肉,你睡着了便没喊你起来吃,等会你可要多吃点。”安氏回答着,又是转身去厨房里忙活去了。

  花浅然听了,便是起身,伸手牵起两个小家伙的手,道:“你们俩呀,等会要吃饭了,先跟姑姑去洗手。”

  “好。”两个小家伙忙应声,他们只感觉现在的姑姑好温柔哦!

  洛清浅正要领着两个小家伙去厨房,却听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三婶,三婶,不好了……”

  她一转头,便是瞧见一个村民急急的奔来。

  安氏也是听见了声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三婶,你们家玉儿落水了……”那村民到了门口站定,便是急切的说完后面的话。

  “砰”的一声,安氏手中的木盆便是应声落地……

  听到这村民说苏敏儿落水,洛清浅忙放开那两个小家伙的手,转身对安氏说了一句:“阿娘,我去找阿姐。”

  那个村民浑身一抖擞,诧异的看向洛清浅,心中狐疑:这丫头不傻了?

  洛清浅也不管别人什么想法,直接奔向门口,推开门,无视了那村民,抬脚便是朝着村里那口池塘奔去。

  村民风中凌乱,看着洛清浅的背影,又想起刚刚洛清浅那冰凉的眼神,不由得直冒冷汗,清醒过来,立刻跟了上去。

  安氏紧接着反应过来,木盆也不捡了,赶紧的也朝门口跑去。

  小萝莉一听自家娘亲落水了,便是吓哭了,念叨着“娘亲”,抬手抹着眼泪。

  “小萝莉别哭了,哥哥带你去找大姑姑。”小豆芽说着,便是牵着小萝莉的手,也是朝着门外跑去。

  田家村不大,也不过三十来户人家,处在东临国边境的镜花城水月镇郊区的花萤谷口,四面都是山,倒是有几条通往外界的山路。

  村里只有那么一口野生池塘,供村人洗衣服洗菜之类用的,至于村里的饮用水,村头倒是有一口井。

  洛清浅赶来池塘边时,便是瞧见池塘中央挣扎着的苏敏儿,池塘边上围着几个浣衣妇,还有一些路过的村民,可他们都是在指指点点,议论着水里的苏敏儿,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搭救,不然,也不至于让苏敏儿从水面直接挣扎到了水中央啊!

  这世情是有得多冷漠!

  洛清浅二话不说,鞋子都顾不得脱掉了,直接跳进了池塘里,朝着水中央的苏敏儿游了过去!

  苏敏儿的挣扎越来越弱,已经看不见动作了!

  洛清浅更是着急的,抓紧往水中央游着,她水性其实不算好,能保命而已,若要救一个人,也不知道行不行!

  这池塘水不算太深,只是,这个时候才不过三月天气,池塘里的水入了体,带着一股彻骨的寒意。

  她努力的游着,总算是到了苏敏儿的身边,伸手先是将苏敏儿扶稳,让她浮出水面。

  苏敏儿面色苍白,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看得洛清浅更是心疼。

  洛清浅一咬牙,拽着苏敏儿的一只手,绕到自己的脖子上,伸出一只手抱住苏敏儿的腰,一手划着水,侧身拖带着苏敏儿往岸边游去。

  她若是迟来一步,苏敏儿绝对是没救了!

  安氏还有先前去他们家报信的那村民也赶了过来,那村民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一把年纪了,也不怪他除了去报信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安氏到了池塘边,瞧见洛清浅拖着苏敏儿上岸,与那先前报信的村民一起,赶紧伸手将到了水里的洛清浅与苏敏儿拉上了岸,此时,安氏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想洛清浅怎么会游泳之类的事了!

  “玉儿,玉儿……”安氏紧张的喊道,眼泪扑簌直流。

  洛清浅上了岸,忙翻身起来,将苏敏儿的身子平放,头后仰,口向上,她伸手探了下苏敏儿的鼻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有气!想着,她便是伸手捏开苏敏儿的嘴,将苏敏儿的舌拉出,保持呼吸道通畅。

  有呼吸有心跳,那就简单得多!洛清浅想着,便是将苏敏儿翻了个身来,让她俯卧,顺手拿起旁边的木盆垫在苏敏儿的腹部,伸手轻压苏敏儿的背部,排出苏敏儿肺、胃内积水。

  众人瞧着,显得很是惊讶,他们更惊讶的是,洛清浅居然不傻了!

  洛清浅此时浑身湿透,衣服都在滴着水,但她的眼中只有苏敏儿的安危。

第三章 出气

那俩小家伙也跑了过来,小萝莉刚想过来,却被先前那个报信的村民给拉住了,现在洛清浅正在对苏敏儿进行施救,不能被打扰才对!

  苏敏儿“哇”的一下吐出了几口水,整个人咳嗽着醒了过来。

  “阿姐,你怎么样?”洛清浅心头一喜,焦急的问道。

  苏敏儿咳嗽了几声,听见了洛清浅的声音,不由得摇头,有气无力的道:“浅浅,阿姐没事。”

  洛清浅这才放心了下来,轻轻揉了揉苏敏儿的背,瞧了瞧四周,方才问道:“阿姐,你怎么会落水?”

  先前来的时候,她一心记挂着苏敏儿的安慰,自然也没有留意到别的。

  可如今,苏敏儿平安了,她四处瞧了瞧,当然瞧出了些端倪。

  苏敏儿腹部垫着着的木盆是先前装要洗的衣服来的,可是这岸边,衣服都被扔在泥土之上,有的衣服上面还有些脚印,看样子,苏敏儿八成是被人欺负了!

  苏敏儿双手撑在地上,努力的爬起来,摇了摇头,道:“浅浅,阿姐没事,咱们回家吧!”

  安氏抹了把泪,也不说什么,只是过来扶苏敏儿。

  “一家又是寡妇又是弃妇又是傻子的,活该被人欺负!”

  “就是啊,要想洗衣服半夜三更来洗才对嘛,跟我们抢什么抢,瞧瞧,掉水里了吧!”

  “活该!”

  ……

  洛清浅听见旁边的议论声,不由得冷眼扫了过去。

  这池塘边有几处洗衣服用的大石头,想必是苏敏儿来得早些,便占用了一处,其他人来得迟了,便想赶苏敏儿走,继而将苏敏儿给推下了池塘。

  苏敏儿垂眸,也不予争辩。

  洛清浅松开苏敏儿,猛地起身,朝着那几个议论得最欢畅的浣衣妇走去,沉声问道:“是谁推我阿姐下水的?”

  那几个浣衣妇瞧见洛清浅这般,略微有些惊讶,但是,却并没有害怕。

  “就算是老娘推的又怎么样?”其中一个浣衣妇叉着腰,冲洛清浅凶道,“本来就是啊!你们家又是寡妇又是弃妇的,凭什么占用我们的石板?你们洗衣服,我们就不用洗衣服了?”

  洛清浅听了这话,不觉笑了,表情却泛着古怪的冷意。

  “从前是个傻子,被打成重伤反倒不傻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啊!”

  “就是啊,不过,就算不傻又能怎么样,一门孤寡,她必定也是命里带煞!”

  “说不定下次再被打几下,又会傻了呢,呵呵!”

  “对嘛!”

  ……

  那些浣衣妇丝毫不觉得她们推人下水有什么不对,反倒是更加肆无忌惮的调笑着。

  “闭嘴!”洛清浅冷喝一声,几步上前,甩手就给了那笑得最欢畅,最先叉腰对着洛清浅挑衅的浣衣妇一耳光,直接扇得她身子一歪,叉在腰间的手放了下来,头晕乎乎的转了几下。

  其他几个浣衣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一惊,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更是不可思议的看向洛清浅,又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

  “谁推的我阿姐,给我阿姐道歉,否则……”洛清浅轻哼一声,冷冷的扫过她们的脸。

  那被打的浣衣妇总算是回过神来,立起身子,暴跳如雷,冲着洛清浅怒道:“你个小贱人,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

  说罢,那浣衣妇便是朝着洛清浅冲来,洛清浅冷笑着闪开,一伸手,一把抓住那浣衣妇的手腕,往池塘边一扯,直接将她扔进了池塘边上的浅水里。

  “啊!救命啊,杀人啦!”那浣衣妇扑腾的在水里挣扎,高声叫喊着。

  论身材,这浣衣妇的身材可是比洛清浅魁梧得多,可是,洛清浅一出手,竟是将她制得死死的,她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浣衣妇挣扎了片刻,却是在水里站稳了身子,顿时脸色又难看了起来,这水才不过到她的大腿处,她居然叫“救命”叫了这么久!

  岸边围观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皆是惊惧的瞧着洛清浅,心中狐疑着:这傻丫头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

  “姑姑好棒!姑姑加油!”小萝莉瞧见洛清浅将欺负自家阿娘的坏女人给扔进了池塘,不由得停住了眼泪,高兴的叫起来了。

  洛清浅倒是没怎么在意,只是看向剩下那几个浣衣妇,厉声说道:“到底是谁推我阿姐下水的?是自己站出来,还是要我一个个扔你们去体验一下?”

  那些个浣衣妇听见洛清浅这话,不觉有些恐慌,莫名的都觉得脖子上一凉。

  一个傻女能有这样的魄力,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水里的那浣衣妇扑腾的爬上了岸,浑身发抖,俨然是被冻着了。

  “你个小贱人,你以为你不傻了,就能横行霸道了吗?”那浣衣妇抱紧了自己的身子,冲着洛清浅骂道,岂料,因为浑身发冷,说话都不大利索。

  洛清浅瞧了她一眼,只道:“要让村长来评理吗?好啊,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几个扔我阿姐下水,你们有什么理可占!”

  那几个浣衣妇听见洛清浅这番话,不由得也是深思了起来。

  原本想着这傻丫头从前就只知道蛮力,每次谁欺负了她的家人,她只会冲上前来打人,当然,结果都是自己被打得半死。

  而如今,她居然知道去跟村长告状了!

  要知道,平常她们闹着也就算了,要是真闹到村长那里,这事可就不好说了!

  “你个小泼妇,老娘今天就好好教训你!就你,你还想去找村长告状?想都别想!”那先前被扔进池塘里的浣衣妇听了洛清浅的话,非但没有半点认错的态度,反而一手叉起腰,一手指着洛清浅,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冲洛清浅凶道。

  这浣衣妇是村里的张卢氏,四十多岁的年纪,未嫁前是邻村卢屠夫的女儿,十多年前嫁给了村里的张木匠,是个全村闻名的悍妇及长舌妇。

  这张卢氏原本脾气就火爆,如今哪里受得了一丝一毫的委屈,尤其,洛清浅从前没少被她欺负,这一回她却被洛清浅欺负,她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

  洛清浅神情淡定的看着张卢氏,并未回答什么。

  同样是浑身湿透,张卢氏就不停的发着抖,洛清浅却是站那,丝毫没动。

  安氏与苏敏儿也有些惊讶,她们只是知道洛清浅不傻了,可哪曾想到洛清浅居然这么厉害了?

  洛清浅低头瞧向苏敏儿,微微一笑,道:“阿姐,你先回家换身衣服吧,可别着凉了。”

  “你的衣服也湿透了啊浅浅,我们一起回家吧,别管她们了!”苏敏儿忙道。

  洛清浅摇头,道:“放心,我没事。”说着,她便是转向安氏,道,“阿娘,你带阿姐回去换身干净的衣服,阿姐身子骨不好,会生病的。”

第四章 谋生路

安氏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洛清浅,终究只是点了点头,小心的扶着苏敏儿起来。

  “快回去吧,这木盆和衣服等会我带回去。”洛清浅微微扬唇,温和的对她们说道。

  即便她的脸上布满了痕迹,看不清楚本来的相貌,可是此刻,她的模样落进村民的眼中,却还是让人觉出了一种奇怪的美感。

  从前的洛清浅动不动就跟人打架,所以身上时常是伤,就连脸上都常年布满伤痕,甚至残留着疤痕。

  亦是她这骨瘦如柴的身子,让张卢氏更多了几分自信。

  安氏扶着苏敏儿回家,小萝莉和小豆芽也便跟着回去,两个小家伙还忍不住叮嘱洛清浅早些回去。

  待他们离开,洛清浅这才转向其他人,只道:“我改变主意了,谁欺负的我阿姐,将来要是有什么事,那就自己去我家求我阿姐原谅吧,否则,我一定会见死不救的!”

  张卢氏听了这话,顿时朝着洛清浅走来,怒道:“你就横吧,你就一张嘴会说!她苏敏儿就是我欺负得怎么样?你还能咬我不成?”

  “咬你?呵,我觉得揍你比较靠谱!”洛清浅轻飘飘的说着,瞧见张卢氏过来,却是猛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上前脚一勾,便是将张卢氏放倒了。

  众人一惊,完全看不出她是怎么做到的!

  张卢氏可是比洛清浅胖很多,洛清浅个子不算矮,但是瘦得不得了,两个她都不见得有一个张卢氏重,可是,就是这样,洛清浅却将张卢氏放倒了!

  洛清浅一手抓着张卢氏的手臂,一手按在张卢氏的肋骨之上,双膝顶在她的肚子上,直接将她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个小贱人,快放开!”张卢氏拼命挣扎,想动却动不了。

  洛清浅按住张卢氏肋骨的手忽地松开,紧接着,一巴掌便是扇了过去。

  “你再骂一句看看?”洛清浅瞪了她一眼,恶狠狠的警告。

  “你个小贱……”张卢氏还没骂完,只听“啪”的一声,洛清浅又是给了她一巴掌,直将她扇得眼前直冒星星。

  “我告诉你,从今往后,谁敢再欺负我的家人,我一定让你们生不如死!”洛清浅说着,便又是微微转头,冷眼扫过所有看热闹的人,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警告。

  浣衣妇们欺负苏敏儿是事实,路过的人不搭救反而看热闹更是事实!今日苏敏儿是没出什么事,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她可保不准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虽说她来自法制社会,但是,在这里呆着的那些日子里,她早已学会了残忍!

  她松开张卢氏的手,起身来,冷冷的扫了张卢氏一眼。

  张卢氏躺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口中念叨着,一定要找村长做主!

  她可懒得搭理张卢氏了,只是蹲下身,捡起木盆,又将那些被踩得满是泥土的衣服捡起来塞进木盆里,端到了池塘边去洗,留给身后一众人一个冷傲的背影。

  其他人瞧见她那凶狠的模样,倒是不敢再折腾什么了,浣衣妇们端起自己的衣服,甭管是洗了的还是没洗的,都悻悻的回家了。

  那些看热闹的,自然也只能散了,只是,一个个对洛清浅性情大变的模样充满了好奇,有的甚至在说,洛清浅是不是中邪了,怎么性格变得这么多?

  “倾染哪,大伯回家让你大娘熬点姜汤,等会送到你家去,你等会可得早些回去,免得着凉了啊!”那先前去他们家报信的那村民何大伯便是探头,对洛清浅说道。

  洛清浅回头看向那大伯,勾唇微微笑着,点头道:“谢谢何大伯。”

  何大伯一家都比较亲和,平常对他们家也还不错。

  何大伯点点头,看洛清浅没什么事,也便放心的转身离开了,回去让老婆子给熬姜汤去了!他也知道,洛清浅家里穷,估计姜都没有的!

  那张卢氏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估计也觉得无聊了,便是慢吞吞的起身,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端起自己的一盆衣服,也离开了。

  洛清浅认真的洗着衣服,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做都做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回家的时候,何大娘已经将熬好的姜汤送来了,正跟安氏说着说,而苏敏儿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也喝了一碗姜汤,整个人的气色算是好了一些。

  瞧见洛清浅进门,苏敏儿赶紧去接过那一木盆的衣服,着急的道:“浅浅,你先去喝一碗姜汤,然后把身上这衣服换下,干净衣服阿姐已经放在炕上了。”

  洛清浅微笑着点头,安氏忙将一旁准备好的一碗姜汤上面罩着的碗拿下,捧着姜汤递给洛清浅。

  洛清浅走过来,接过那碗姜汤,便是对着何大娘道谢道:“谢谢何大娘,谢谢阿娘。”

  “不谢不谢,这都是小事。”何大娘温和的看着洛清浅,一双眼睛里写满了怜意。

  从前她就觉得洛清浅可怜了,刚出生便被亲生爹娘抛弃不说,还天生是个痴儿,平素洛清浅被人欺负,她若是看见了,还会帮上一帮,在何大娘看来,即便洛清浅是个傻的,却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姑娘。

  如今,洛清浅不傻了,何大娘更是越看越欢喜,想着,是不是可以让自家儿子娶了洛清浅当媳妇呢?

  “何嫂子,你们家长生呢?”正当何大娘如此想着的时候,安氏却是这样问了一句。

  此时,洛清浅已经喝完姜汤,将碗放回一旁的小凳子上,浅浅一笑,对着何大娘道:“何大娘,您先给阿娘聊着,我进屋换身衣服去!”

  “哎,好!”何大娘连连点头,目送洛清浅离开,看着洛清浅的背影,那是越看越喜欢,这丫头从前纯良着,现在不傻了,性子更好了,温柔又礼貌的。

  安氏也是个聪明的,看着何大娘这般模样,便是明白了何大娘心中的想法,微微一笑,道:“何嫂子,回头带长生过来见一见浅浅吧!”

  何大娘顿时笑逐颜开,忙点头道:“哎,好!”

  苏敏儿在院子里晾着衣服,两个小家伙蹲在一处画图玩耍,听见安氏与何大娘的话,苏敏儿不由得出声道:“阿娘,这事你要不要跟浅浅说下啊?”

  安氏微笑着摇头,道:“不用,我是让长生过来,又不是一定要有什么结果,一切当然得看他们俩的意思了。虽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阿娘会遵从浅浅自己的心愿。”

  “对对对。”何大娘也忙点头应声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苏敏儿这才点点头,道:“那就好!其实长生不错啊,知根知底,是不错。”

  安氏也点头,长生这孩子她是看着长大的,秉性纯良,确实不错的。

  何大娘听了这话,也不由得笑眯了眼,自家儿子一直是自家的骄傲来着。

第五章 毒草之患

“那就这么定了,等过几天长生从镇上回来,我就带长生来看你们,我先回去了啊!”何大娘说着,便是拾起凳子上的两只碗,笑盈盈的说道。

  “好嘞,何嫂子您慢点!”安氏忙道。

  “嗯嗯!”何大娘心情大好的离开了院子,她要赶回家告诉老头子这个喜讯,老头子肯定也是愿意的!

  苏敏儿心中却是有些疑惑,不由得看向主屋门口,心头笼起一团迷雾。

  “小萝莉,小豆芽,你们俩去门口玩吧!”苏敏儿低头对着俩小家伙说道。

  “嗯嗯,好。”小豆芽连连点头,拉着小萝莉的小手,带着小萝莉出去了。

  苏敏儿这才走到安氏身边,有些纳闷的问道:“阿娘,浅浅怎么会水的?”

  安氏眼神有些飘忽,看向苏敏儿,却只是微笑着摇头,道:“玉儿,你放心吧,浅浅还是咱们的浅浅,不会变的。”

  “嗯,我知道,只是,我怕村人有异议,若说浅浅被妖邪附体什么的,那浅浅可就会有麻烦了啊!”苏敏儿皱起眉,有些担忧的说道。

  安氏叹了口气,道:“这点你也不用担心的,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几年前,有个游方郎中来过村里,他说,浅浅十七岁的时候会恢复心智,如今,浅浅不正是十七岁吗?”

  苏敏儿恍然大悟,顿时想起了这件事,忙道:“哦,对!是呢,我居然忘记了!对对对,那游方郎中医术很是高明,他说的事,村人肯定会记得的。”

  安氏点头,伸手握了握苏敏儿的手,点了点头,道:“是啊,这样,就算到时候村长知道这件事,我们也是可以这样说的,村长他们没有理由不相信的。”

  “嗯,对,还是阿娘你考虑得周全。”苏敏儿这才放下心来。

  对她们而言,洛清浅是他们的家人,对他们一家,实在太过重要。

  还在说着的时候,洛清浅便是从无力出来了,此时,她换上的是一件洗得泛白的青色长衫,衬得她的皮肤有些发白。

  “浅浅衣服换好啦,那咱们吃饭吧!”安氏连声说道。

  “好,我去叫小萝莉和小豆芽。”苏敏儿忙道,说着便是转身往门外走去。

  洛清浅浅浅的笑着,便是走到安氏身边,随她到了厨房。

  吃过午饭之后,洛清浅便是陪着苏敏儿将屋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看着家里穷得叮当响,洛清浅便是想着要想点什么办法。

  凭着记忆,洛清浅知道,田家村整个村都算是比较穷的,村民们都是大多都是靠着手艺过活,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田家村的田地少。

  每家差不多才几分的田地,水田里种出来的谷子还得交一半上去,剩下的谷子根本撑不了一家几口人过一年。

  尤其,现在三月初,正是快种早稻的时节,去年屯了一年的粮食吃到现在也基本上所剩无几了。

  村外是还有一大片荒地,但是,那荒地也是出了奇,杂草横生,根本无法清除,最主要,那些荒草还带着毒,十多年前是有村民去决心开垦那块荒地,结果回家之后,生了场大病,从此半身不遂,瘫痪在家,也有不信邪的村民也跑去开垦荒地,结果闹出了人命,自此,那块荒地也成了村民心中的噩梦,再无人敢靠近。

  洛清浅想,发家致富第一步,自然是要靠土地了。

  他们是农家,农家的本分,自然是种田种地。

  可是,他们家原本仅有的一分田地早就被老三家拿走了,还能怎么办?

  安氏其实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老大苏焕之,老二苏敏儿,老三苏宝,只是,这苏宝从小便是过继给了二伯家,如今,也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前两年娶了镇上的大户人家的女儿,越发的看不起他们家了,到家里来闹了一通,便是抢走了他们家仅有的田地。

  安氏从小便是没有照顾过苏宝,当然是觉得亏欠了苏宝的,所以苏宝提出要田地,安氏也没有阻拦,就那么白送给他了!

  他们三房和二房的关系速来不咋地,二房看不起他们,若不是因为他们家生不出儿子来,更不会将苏宝要过去养着了!

  洛清浅想着,便是打消了将田地要回来的想法,也罢,那些田地就当作是安氏补偿给苏宝生而不养的愧疚吧!

  思前想后,洛清浅还是想将心思放在那块荒地之上,她一定得去瞧瞧,瞧瞧那块地究竟有什么猫腻。

  打定主意,洛清浅便是跟安氏和苏敏儿说了声她要去村里走走,便是出了门。

  洛清浅出了门,便是往村子的西边走去。

  他们家是村东口,花萤谷的入口不远处。

  关于这花萤谷,听说也是个不详的地儿,里面毒虫什么的太多,去谷里一趟,回来的时候必定得病几天,身上更得痒几天,久而久之,这花萤谷也没人敢去了。

  那块荒地是在村西口外,村西和村南皆有路通往城镇,只是四面是山,想出去,倒是要走一段路,村民们出门,基本上都赶的牛车。

  洛清浅往村西口走去,半路上还遇上了那张卢氏,那张卢氏此时也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了,只是,脸上青紫得厉害,瞧见洛清浅的时候,那张卢氏有些心虚了躲了躲,没跟洛清浅直接撞上。

  洛清浅只不过冷淡的瞧了她一眼,然后,向着村外走去,相当的淡定。

  也有些村民看见洛清浅,便是聚集在一起,胡乱的猜测着。

  “这倾染是要做什么去呢?”

  “难不成要走到镇上去吗?太远了吧?”

  “这西路就只能到镇上了,倾染八成是要去镇上的。”

  ……

  洛清浅自然听见了村人的讨论,只是,她并没有回应,就连脚步都未曾停下,只是一直走着,向着那荒地而去。

  她走的这条路两旁倒是有些水田,此时,大部分水田里都隔了一小块播了种,发了嫩芽,只等下个雨天将这些稻秧拿起来再拿去移栽了。

  走了不远,水田便是看不见了,两边有着较高的山坡,这路也跟着陡了起来,而越过这处高坡,洛清浅便是瞧见了片荒地。

  两片山坡之下,是连成片的荒草,那些草,颜色多样,十分奇特。

  她瞧见了,拧了拧眉,便是小心的跨过左边路边修的护栏,朝着那荒地而去。

  正逢有几个村民驾着牛车从镇上回来,经过这里,瞧见洛清浅的身影,均是惊讶至极。

  “咦,那不是苏三婶家的倾染丫头吗?”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村民眯了眯眼,认真的瞧着,有些意外的瞧着。

  “对对对,就是那傻丫头呢!那傻丫头跑那去干嘛哪?”另外一个壮年男子说着,也很是不解的看着。

  “那荒地可邪得很,可不知道这傻丫头想做什么!”

  “咱们下去看看去……”

  “对对对,下去看看。”

盛世王妃:医女有点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盛世王妃 或 医女有点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隐婚蜜宠:捡来个男神18章

    原标题:隐婚蜜宠:捡来个男神18章书名:隐婚蜜宠:捡来个男神第18章018陆太太的关心]“这都是过去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不用再谈了吧。”这男人怎么这么难缠,比她还执拗。“结婚前不是你说我们之前不是很了解吗?我现在就是在试着了解关于你的一切,陆太太还请你认真配合。”莫暖懊恼,她一向觉得自己不算木纳,口才虽不算太好,但也常把各种各样刁钻难搞的客户说到开不了口,怎么今天脑子就一片空白,被人说到哑口无言。莫暖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严重,直觉她会栽在这个男人的手中。丫头,莫暖,陆太太,就不能统一成一个称呼吗

  • 错婚姻缘:娇妻要休夫18章

    原标题:错婚姻缘:娇妻要休夫18章小说名字:错婚姻缘:娇妻要休夫第十八章嘲讽,你想干嘛一通气说完,黎晓曼将电话挂断。她挂断没一会,霍云烯就打了过来,她直接拒接。刚拒接,手机又响了起来,她再次拒接。霍云烯连续打了五次,黎晓曼便拒接了五次,然后直接关机。没打通电话的霍云烯正在公司的总裁办公室里,他见黎晓曼不但拒接电话,还关了机,气的差点摔了手机。坐在她身旁的夏琳见他接完电话,气的脸色铁青,连他都分不清他到底是在气什么。“云烯,怎么了?爷爷是不是知道我们又在一起的事了?姐姐明知道爷爷身体不好,还把我们

  • 傅少独宠契约妻18章

    原标题:傅少独宠契约妻18章小说名:傅少独宠契约妻第18章:我们之间的距离不等佣人再问什么,江清洛人已经走到大门换了鞋子直接离开了。佣人看着江清洛还穿着睡衣,想到江清洛估计是以为先生把昨晚的女人留下过夜了……眼镜男杜珩来到大宅的时候,傅御笙也刚好洗漱好,下楼用餐不见江清洛,不禁冷哼一声道:“去喊她起床。”佣人一听傅御笙的话,有些为难开口:“先生,夫人已经出门了。”“出门?去哪?”傅御笙一听佣人的话,看了时间,这么早就出门,这女人想做什么?“夫人没有说,她说午饭会在医院吃。”佣人也不敢多说,只把江

  • 萌宝归来:冷峻爹地无限宠18章

    原标题:萌宝归来:冷峻爹地无限宠18章小说:萌宝归来:冷峻爹地无限宠第18章正反是季家的种“呵,想偷我的种?有可能吗?”季枭寒讥讽一笑,觉的这是天大的笑话。“那你怎么解释,这两个小孩子长的跟你那么相似?要不是你的种,就绝对是你弟弟的……”“嗯,有这可能,不管怎么说,肯定是你们季家的后代就是了,赶紧查……”洛赫宁也一副严肃的神态。季枭寒原本只当是笑话,可见自己的两个好友一副绝不开玩笑的表情,他立即生气的一拳砸在椅扶上:“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早就警告过他,让他别在外面乱来,竟敢给我弄出孩子来,看我怎么

  • 甜蜜宠婚:总裁,温柔点18章

    原标题:甜蜜宠婚:总裁,温柔点18章小说名:甜蜜宠婚:总裁,温柔点第18章你这是什么意思下午白雅做了一个手术出来,回自己办公室。顾凌擎靠在她办公室外的墙上,安安静静的。看到他,白雅微微一惊。以他的身份,院长都会到门口去接的吧。他怎么会低调的等在她的门口。白雅朝着他走过去,看到他手臂上纱布包的很丑,有些都叠加在一起,“你们军区的医生水平好像不怎么样?”他睨向她。其实是军区的那些护士看到他都心不在焉。那些秋波他看的烦躁,就自己动手随意的包了。他锁向她的嘴唇,黑瞳深邃起来。她嘴唇上的伤明显是咬的。他指

  • 不凡保镖18章

    原标题:不凡保镖18章小说名称:不凡保镖第十八章:老师许晓晴(二)“叶凌天,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许晓晴看了看,然后叶凌天说着,自己率先走了出去。“各位同学,你们先坐一下”叶凌天对另外一个学生打了个招呼,便也跟着走了出去。“许老师,什么事?”跟着许晓晴走到了楼梯口的位置,叶凌天问着许晓晴。“你为什么不要?你傻还是什么?就算是你已经筹集到了叶霜的治疗费用,难道你们就不需要钱了?叶霜下个学期的学费呢?生活费呢?以后的营养费呢?这可都不是一笔小数目。即使你能够赚到,但是还有嫌钱多的吗?这笔钱又不是你偷

  • 兵王传奇18章

    原标题:兵王传奇18章书名:兵王传奇第018章说好今晚去我家去医院看望?“不用不用,这个真不用,我表妹她休息两天就可以了。”张凯斌连连摆手,他的情妇表妹可没躺在医院里,而是正在家里用刀子捅枕头呢!“那我就去家里探望吧,希望能够给她减轻一些创伤。”林福章摩挲着茶杯,话锋一转,问道:“另外,不知道把张局长表妹给电晕的那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是谁?”“据说他是一个新来的员工,叫苏锐。”张凯斌冷笑了一下,看林福章这态度,估计这个该死的苏锐肯定会被开除!等他灰溜溜的从必康滚蛋之后,自己再找人狠狠的收拾他一顿!至

  • 傅少的亿万甜妻18章

    原标题:傅少的亿万甜妻18章小说名:傅少的亿万甜妻第18章:傅少终于出现李思云一直保持很淡定的表情,也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微妙,然后上前不太相信地看着时源道。“时助理,您确定没有认错人吗?傅少要你带的人确定是她么?”“对呀,不会找错人了吧?”“应该不会吧?”“你确定她是你要找的人吗?”李星爱掀开自己身边的人上前,气愤地指着顾清歌道:“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女人,真的是你们傅家的人??”这么嚣张跋扈的态度,让时源不由多看了李星爱一眼,然后勾起唇露出笑容:“请问这位小姐是?”“本小姐坐不改名站不改姓,我叫李

  • 冷酷总裁的逃婚新娘18章

    原标题:冷酷总裁的逃婚新娘18章小说书名:冷酷总裁的逃婚新娘第18章好想好想自从和苏希慕开始简讯,洛霏儿每天都习惯性地跟苏希慕短信。刚开始是绞尽脑汁想简讯话题,后来聊得便比较随意些。这几天,洛霏儿没有跟苏希慕联系,因为苏希慕早告诉她,他要去M国一个星期。她担心会打扰到他,所以她也没给他发信息。每天眼巴巴地望着日历上的日期,还有五天回来,还有四天,还有三天……洛霏儿感觉自己是中了魔障,每天都提不起劲。如果林艺不是忙着一个很重要的设计图,只怕她早就被她给骂得狗血淋头了。五点半准时下班,洛霏儿无精打采

  • 移情别恋:贤妻遇真爱18章

    原标题:移情别恋:贤妻遇真爱18章小说书名:移情别恋:贤妻遇真爱第018章被赶出家门“哎呀,我算不活了。我儿媳妇打我了,真丢人!肖胜春,你就在那儿看着你媳妇欺负你妈,打你妈?你还是不是人啊?”她这手还没等碰上婆婆的手,却被她一把挥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这还得了?肖胜春被他妈说得,脸一阵红,站起身蹿到何晓初面前,一手扯起她,另一手抡圆了,结结实实地扇了她两大巴掌。他力气很大,这两巴掌下去,直打的何晓初头嗡嗡响,眼前顿时闪起细细碎碎的金光。脸迅速地红肿,手指印清晰地印在她白皙的脸上,血也顺着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