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都市医圣 最新章节

2017/12/3 23:20:4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都市医圣

第1章背叛

忙碌一整天的实习医生赵晨飞疲惫不堪,身子半瘫痪在墙。说明xbxysw.com可想到自己的女朋友,他在心里默念:瑶瑶,再等我半年,爱情会有,面包也会有的。

  要知道赵晨飞参加市医院的实践活动表现优秀。按照往年惯例,毕业后,是可以进入医院有正式编制的。

  赵晨飞掏出手机,兴致勃勃地给自己女朋友张瑶打电话。

  在一连串的忙音后,赵晨飞微微皱起眉头:“都这个点了,瑶瑶应该下班了,难道还在忙?”

  “晨飞!”

  听到有人叫自己,赵晨飞转身,只见自己的好哥们张奎,一脸沉重地走过来。

  赵晨飞笑道:“奎子,怎么一副苦瓜脸?!难不成在这儿实习几天,看上了哪个名花有主的美女小护士?”

  面对赵晨飞的玩笑话,张奎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忧心忡忡:“晨飞,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冷静处理。”

  “搞什么?弄的跟出了什么大事一样,有话快说!”

  张奎咬咬牙:“我之前听人说,我们来实习的时候,张瑶就被院长的儿子潘旭阳给盯上了。小百姓养生网起初我只当做是玩笑话,可就在刚才快下班时候,我看到潘旭阳过来找张瑶。两个人神神秘秘的跑到仓库保管室,我想过去看一下,发现门被锁上了,听里面的声音,估计他们两个给搞上了,我就赶快过来通知你。”

  赵晨飞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张瑶绝对不是这种人,你一定是听错了。”

  如果不是因为张奎是自己的好哥们,恐怕赵晨飞已经一拳砸在他的脸上了。

  看着赵晨飞愤怒的样子,张奎也是没辙:“晨飞,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可是我怎么可能拿这件事和你开玩笑。不信的话,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我说的真假了。”

  “混蛋!”

  没等张奎说完,赵晨飞转身就朝着那仓库保管室跑去,快到门前,赵晨飞的呼吸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都市医圣 最新章节虽然赵晨飞知道自己的好兄弟不会欺骗自己,但是赵晨飞更不愿意相信张奎说的那是真的。

  “啊,潘少,你弄的人家受不了了,一点都不知道怜惜。”

  谁叫你长得这么大一对,上次看到你,弄的老子每天都想着,你赶快和那个赵晨飞分手,以后就跟着我,老子也天天宠你。”

  “如果我跟了潘少,那我实习生转正的事,潘少能够解决吗?我们的实习期马上就过了,如果不能转正的话,我就没办法留在医院里了,到时候潘少想要我的话,我可是无法伺候啊。”

  “靠,我爹是这医院的院长,你实习转正的事,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今天晚上跟我一出去玩,让我多爽几次,明天我就把你转正的事给你解决了。”

  “潘少你好坏,你那么厉害,一晚上会弄死人家的。网站http://www.xbxysw.com/

  听到里面不堪入耳的对话,赵晨飞再也忍不住,一脚将门给踹开,正看到张瑶被一个人男的压在身上。

  看到来人后,张瑶忍不住惊讶道:“啊,晨飞怎么是你?”

  赵晨飞当即吼道:“张瑶,我对你那么好,你居然敢背叛我,和这个畜生在这里胡搞,你知道不知道他看中的只是你的身体,根本不是真心喜欢你的。”

  看清楚对方只是张瑶的那个实习生男朋友,潘旭阳当即大怒道:“你给混蛋,骂谁是畜生,是不是不想活了。”

  眼看自己的丑事已经败露,张瑶不由得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物,就这样对着赵晨飞冷冰冰地说道:“晨飞,我和潘少在一起是真心的,要知道潘少有钱有势有能力,正是我张瑶心目中的男人。而你呢,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毕业后你难道要我跟你一起踏入社会看人脸色受苦受罪吗?”

  潘旭阳嚣张的说道:“听到没有小子,只要你现在乖乖的和张瑶分手,以后不纠缠她,今次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否则的话,我明天一句话,就取消你的实习资格,让你当不了医生。”

  听着潘旭阳的叫嚣,赵晨飞再也忍不住,一拳砸对方的脸上,吼道:“我去你大爷的。推荐xbxysw.com

  “赵晨飞,你居然敢动手打人,赶快道歉,否则潘少饶不了你。”

  “混蛋,你敢打我,我特么的让你在豫州混不下去。”

  “一对贱人,早晚得到报应。”赵晨飞再也忍受不住两人的狼狈为奸,咬着牙忍气吞声的离开,而走廊的外面,早已经围满了好奇的人。赵晨飞直接拨开人群,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相比他人那嘲笑的目光,赵天磊更为受伤的则是心里上的伤痛。

  自己出身农村,张瑶是村长的女儿,两家情况相差极大。但是两人一起考上了市里的重点医学院,一度被村里人传为佳话,甚至被人催捧成一对。来自xbxysw.com入学后,两人由于初入异地环境,经常相互照顾,再加上赵晨飞长得英俊,张瑶也慢慢喜欢上了对方走在了一起。原本赵晨飞还感叹自己时来运转,可是没有想到,就在自己为人生规划目标的时候,现实的残酷将自己打回了原形。

  走出医院大门,赵晨飞骑着自己的那辆二手自行车,一路骑的飞快,好似只有这样才能宣泄自己的愤怒。赵晨飞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是向着城区郊外人少安静的地方,想要独自一人静一静。

  “靠,我给你几百万,让你帮我弄一个古董宝贝来,你就给我弄来这几个破珠子?这东西能值个屁钱,马上就是我家老爷子的大寿了,我那几个兄弟姐妹们,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在老爷子的寿宴上献殷勤,你这破玩意能有什么吸引的。”

  豫州海滨浴场附近的河道上,一辆崭新的宝马轿车正在急速飞驰着,单看那车型就是价值不菲,车里面坐着两个人。其中车主是典型的富二代,看着副驾坐上另一人手中捧着的古董宝物,忍不住怒气道。

第2章神秘传承

“林少,你先别生气,这东西表面看起来虽然没有什么,但它可是大有来头的。这东西是相传是古时帝王时期的九龙戏珠的三灵珠,是具有很强的灵性,老爷子那么喜欢古董宝物,肯定能够一眼看得出这里面的玄机。”

  “有灵性?你特妈忽悠我吧。”

  “林少,以你的身份,我哪里敢欺骗你。”

  “算你聪明,到时候老爷子寿宴,我就拿着这个东西去。你如果要是敢骗我的话,我就找人废了你,然后在把你丢进这海里喂鱼。”

  “林少,小心前面有人——”

  “砰,咣当——”

  虽然有了下人提醒,但到林少反应过来,已经为时已晚。宝马汽车狠狠地撞击到对方,然后滑行了很远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

  此刻天色昏暗,这里又是海滨浴场,晚上天气较冷,所以附近没有一个人。车祸现场,林少和那下人,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惊呆了。只见一人,半个身子撞进了宝马车的前挡风玻璃里,还有一辆自行车也挂在了宝马车前车盖上。最为渗人的是,那人的头部正在不断的滴着血,正滴在那林少手中拿着的九龙灵珠上。

  “林少,你撞到人了。”

  “你特妈的给我闭嘴,老子知道。这可怎么办?眼下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正在争夺老爷子公司的继承权,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下捅出篓子,一定会被那几个家伙抓住把柄。你赶快给我想办法,都是这破玩意才害得老子撞人,真实是倒霉。”

  听到林少的愤怒,那下人也是吓坏了,连忙下车四处看了看,再次钻进车里,对着林少说道:“林少,这附近没有监控,而且这家伙还是一个人。我们不如直接连车带人,一起扔进海里,然后林少赶快回去,去一个人多的地方玩上一夜,这样就有足够的人,给林少做不在场的证据。到时候,就算有人想要查到林少的身上,以林少的财力和势力,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能摆脱干净?”

  “好,就这么办?”说着那林少一踩油门,将车子向着海边开去。

  “林少,这家伙的血渗透到这珠子里面,把这三颗珠子给毁了。”

  林少当即咬着牙气狠狠的说道:“混蛋,还特妈的有灵气,简直就是晦气,居然沾上血了,连它一起扔了,留着也是一个祸害。”

  “噗通。”

  随着一声响,两人直接把车子给弄到海里,看着车子沉下去,两人这才离开现场。林少早在之前就用手机叫了一名私人司机,然后开着车,前往市区最繁华的迪吧俱乐部。在酒精、音乐和现场美女的刺激下,林少早已经,将先前的事抛之脑后。

  “少年,今日你我有缘,你得我医武玄学传承,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运用,不要辱我之名,否则的话,必遭天谴,切记,切记。”

  “谁在说话?”听到那声音,赵晨飞不由得大惊失色,只因那声音来源于体内。

  不过今次没人回应赵晨飞,医学武道玄术三种不同的信息量,瞬间便涌入赵晨飞的脑海中,信息量之大,足矣让赵晨飞昏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晨飞只感觉一股耀眼的光芒,不由得慢慢睁开眼睛。

  “我这是在哪里?”

  看着四周,赵天磊回忆起昨天的事,在自己撞见张瑶和潘旭阳鬼混后。因伤心难过,就骑车跑到海边散心,忽然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给撞个正着,自己当场昏死。

  当自己奄奄一息,那两个家伙居然想要毁尸灭迹,把自己丢进了海里。可是自己现在怎么完好无损的躺在沙滩上?除了衣服破损还有些血迹,其他并无大碍。要说自己没有掉海里的话,那兜里的手机掏出来,已经被浸泡的开不了机了。

  “这两个混蛋,早晚有一天我要抓到你们,居然敢想要撞死我,还毁尸灭迹。”赵晨飞咬牙切齿道。

  看着此刻的天色,赵晨飞也不知道几点了,眼下只能先回去换换衣服,顺便检查下自己有没有内伤。一路上不知走了多久,当回到医院宿舍后,上午的实习课程已经结束。作为自己的主管医生,得知自己缺课不由得大怒,可是在看到自己衣衫破烂,而且还沾有不少血迹,想骂人的话,也就咽了回去。

  市医院主治医师王元杰,也是负责管理实习生的主管医生,对着赵晨飞就是沉声道:“赵晨飞,你身为一名实习生,居然连我的课也缺席,你是想被取消实习资格吧。”

  “随便。”赵晨飞抛下两个字,头也不回的走回自己的宿舍,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穿上。

  “晨飞,你没事吧,我找了你一晚上,打电话一直都是关机,你这是去哪了?”看到赵晨飞回到宿舍,哥们张奎连忙说道。

  对于张奎的关心,赵晨飞的内心里多少好受一些,应道:“我没事,只是在海边吹了吹风,手机不小心掉进海里,开不了机了。”

  张奎连忙笑着安慰道:“晨飞,那件事过去过去吧,张瑶那种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以你的长相和人品,只要毕业后找个工作,还会愁找不到女人吗。”

  赵晨飞回应道:“奎子,你放心,我没事,张瑶以后和我没关系了,那种见利忘义的女人,还是趁早分手为好。”

  张奎再次说道:“嗯,你能够想开就好,不过昨天你打了潘旭阳一拳,那家伙十分气愤。在你走了以后,一直叫着不会放过你,我看你实习这一关就很难通过了,更别提实习后进入这医院里工作了。你还是赶快想想办法吧,这可是关系到你未来的工作啊,我们好不容易熬到快毕业。”

  “我知道了,或许这就是我的命,不过想要让我向那潘旭阳个狗杂种道歉,我宁愿去死。”赵晨飞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陈飞,你可要想好啊。”

  “走吧,别说了,反正医院里现在还没有下通知,要取消我的实习资格。更何况,现在已经下班了,我们去吃饭。”说着,赵晨飞拉着张奎,就向医院的食堂里走去。

  “医生,赶快来医生,给我救人,急救啊——”

第3章玄天术七星续命

正当赵晨飞和张奎两人,刚走到医院大厅时,忽然听到一阵急切的吼叫声。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只见从外面抬进来一个人,胸前一片血迹,更为让赵晨飞惊讶的是这伙人的服饰,居然是警察。

  得到神秘人传承的赵晨飞,仔细的望向那受伤的警察,只见他体内的一股气息正在逐渐流失。赵晨飞立即便知道那是人的生气,也代表着一个人的生命力,一旦生气流失完,这个人就彻底的与死亡划上勾了。

  “你们是不是医生,赶快救人啊。”这些人一进医院大厅,便看到身穿白大褂的赵晨飞和张奎,连忙一把拉住两人的手说道。

  “可是,我们只是实——”

  没等张奎说完,赵晨飞已经快速上前,单手搭上那人的脉搏,心中一惊,连忙说道:“子弹打中伤者的左胸部位,子弹距离心脏只有一公分左右,情况十分危急。而且伤者的气息,非常微弱,恐怕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必须赶快救治。”

  “怎么回事?”忽然一个声音响起,赵晨飞不看也知道,是自己的主管医生王元杰。

  一看到王元杰,那些警察立即惊慌道:“我们局长抓捕毒贩时中了枪,赶快进行救治,如果我们局长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听到这话,那王元杰顿时大惊,这公安局长亲自抓捕毒贩中枪,那是英雄人物。一旦事情被媒体曝光后,肯定会在全市引起不小的轰动,如果自己接受这个病例,并且把人成功救活的话,那自己也将名气大涨。

  “赶快送进手术室,通知院长和秦老。”王元杰大喊道。

  忽然赵晨飞一声大喊道:“不行,来不及了,从这里送到手术室,在安排人进行手术时间太久。伤者根本等不了这么久,如果再超过三分钟的话,伤者就会流血窒息而死,必须就地进行急救。”

  王元杰听后不由得咬着牙,患者的情况他也看到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正如赵晨飞所说的,时间根本来不及了,可是眼下又没有其他办法。但是如果自己不行动的话,也会落个失职,所以王元杰的决定也不算错。

  忽然赵晨飞说道:“我先给伤者做个急救,止住伤者的血,挽住伤者的性命,然后在进行下一步的手术。奎子,你来帮我,给我当助手。”

  “你只是个实习生,开什么玩笑?”王元杰大怒道。

  赵晨飞并没有理会王元杰,而是转头对着那几名跟随而来的警察说道:“你们的局长只有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要不要我出手救人,你们自己看着办?我愿意用生命担保。”

  赵晨飞的话可谓是犹如一个重磅炸弹,不到三分钟,这等于是不到手术室里就会牺牲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敢拿定主意,忽然一人站出来,拉住赵晨飞的胳膊说道:“我们局长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救活他。”

  “奎子,伤者是B型血,立即去血库取血给伤者进行输血。”

  “晨飞,你不验血怎么——”

  赵晨飞顿时吼道:“快,救人要紧,照着我的话去做,出了事我承担。”

  张奎见状,咬了咬牙,转身就向着血库站跑去。

  一旁的王元杰,也不由得气得哆嗦道:“赵晨飞,你个实习生简直就是在胡闹,你一不给伤者做检查,二不给伤者验血,你这是在那伤者的生命开玩笑。你以为你是谁,出了事,你能承担吗?”

  赵晨飞对着身旁的警察说道:“警察同志,麻烦你们把这个家伙给支开,我现在要给你们局长就地进行急救,如果有外人打扰的话,我害怕会影响。”

  话音一落,两名警察立即架着王元杰给扔向一旁,气得王元杰大吼道:“你们干什么,我是医院的主治医师,他不过是一个实习生,你们放开我——”

  赵晨飞随即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针袋,赵晨飞之前当实习生的时候,就是喜欢中医,尤其是对针灸独好。感觉针灸就好像是玄幻小说的那些武功仙法一样厉害,没想到今次居然派上了用场,针袋打开,二十一枚银针暴露出来。

  赵晨飞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拿起一根银针,深吸一口气,运用一股真气汇聚两指之间,并且慢慢流入银针之中。随即一阵快速扎入伤者左胸中枪的附近,随着第一针刺入后,赵晨飞一共连下十三针。然后再次提起真气,运至手掌,轻轻走游着伤者的身躯,正是所得传承中的玄天术——七星续命。

  “呼,你们局长的已经止住了,命暂时保住了。”赵晨飞松了一口气道。

  “晨飞,我拿了两个B型血血袋。”此时张奎已经拿着两个血袋过来。

  赵晨飞连忙接过张奎手里的一个血袋,对着张奎说道:“赶快给伤者输血,这样能够更加保证伤者的生存几率。”

  两袋血刚刚输入伤者体内,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急切的奔跑声,只见为首的几人一来到警察身边便惊慌道:“高局长人怎么样?”

  一名警察说道:“这位医生刚才给我们局长做了急救,看样子,命是暂时保住了。”

  忽然王元杰,从一旁跑过来,对着为首一人喊道:“潘院长,你们快来看看,这个实习生赵晨飞,蛊惑这些警察把我支开。也不给伤者做检查,就给伤者进行救治,还在没有给伤者检验血型的情况下,就随意给伤者输血。”

  赵晨飞由于刚刚利用真气施针,又给伤者灌输了玄天术真气,一脸疲惫的对着那潘院长说道:“潘院长,伤者的情况已经稳定了,而且我已经给伤者输了血,暂时无大碍,只是那些银针千万不能拔掉。一旦拔掉的话,伤者就会有生命危险,甚至会当场死亡,等到你们手术取出来子弹后,在拔掉那些银针。”

  哪知潘院长当场大怒道:“胡闹,谁给你这个实习生给伤者救治的权利,你有医师资格证吗?我现在就取消你的实习资格,你给我滚出医院,别让我在看见你。伤者最好不要有事,有事的话,我一定让你和你的学校都吃不了兜着走,让你一辈子无法当医生,甚至让你去坐牢,给我滚。”

第4章迪吧应聘

听了那潘院长的话,赵晨飞冷眼望着对方,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下来直接扔到一旁道:“就你这种医院,我早就想离开了,儿子是个畜生,当爹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完,赵晨飞转身离去,留着一群人大眼瞪小眼,那潘院长更是气得咬牙切齿。

  “潘院长,伤者在哪里?情况怎么样了,检查结果有没有出来。”

  就在赵晨飞刚离开,忽然一个年纪花甲的老者,穿着白大褂,引着两名助理快速的走了过来。

  一看到来人,潘院长连忙说道:“秦老,你来的正好,刚才有个混蛋实习生,擅自给伤者做了急救,在伤者身上扎了一堆破针,还在不验血型的情况下,随意给伤者进行输血。”

  在潘院长话音一落,王元杰连忙对着身旁的几名护士吼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把伤者手上的输血针管拔掉。不知道随便输血,如果输错血型的话,会对伤者造成血管内溶血反应吗?”

  两名护士,连忙跑上前,快速的将高展强左右两手的输血管给拔掉。

  王元杰再次吼道:“还有伤者身上的那些破针,也一并拔掉,搞什么玩意,这么严重的伤,以为扎几根破针就解决了吗?”

  “慢着。”

  就在一名护士,刚准备伸手去拔针的时候,忽然一声威严的声音响起,正是被称之为秦老的主任医师秦国正。

  在秦老的一声威严下,那护士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秦老慢慢走上前,看了看高展强的状况,以及扎在他身上的十三枚银针,忽然露出一丝惊讶道:“鬼门十三针?这是谁给伤者施的针?”

  秦老从医数十年,之前一直以中医为主,直到后来西医普及后,这才开始中西医合并。甚至到后期,也主要从事西医技术,而对于中医的一些知识,也偶尔运用。但是有些中医知识,秦老虽然不会,却不代表他不知道。

  今次在看到高展强身上这针,插的位置很是怪异,而且越看越眼熟。秦老不由得数了数,一共是十三针,然后又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是自己研究中医时,所看到的中医针法鬼门十三针。秦老当即不由得大为震惊,没有想到自己医院里,既然有如此高超的中医医师。

  鬼门十三针是针灸穴中博大精深的一种特殊治疗法,是中医针灸中最神奇所在,在古代是医玄之家不传之秘,是张天师所创,祛病除邪,愈后永不复发,堪称医学神级。

  秦老再次激动道:“你们怎么不说话啊,这是谁施的针?”

  王元杰连忙说道:“是那个赵晨飞的实习生,他刚才擅自给伤者就诊,已经被潘院长给开除了,滚走了。”

  秦老不可置信道:“什么?实习生?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真厉害,幸亏是他给伤者施针,保住了性命,否则的话,这个高局长的情况,根本撑不到我们动手术可能就不行了。现在伤者的情况已经稳定,赶快送进手术室治疗,在手术结束之前,这些针千万不能动,否则的话,伤者很有可能会当场死亡。”

  “什么?这不可能?”王元杰怎么也想不到,刚才那个赵晨飞居然有这么大能耐。当即把目光转向一旁的潘院长,只见院长的脸早已经黑了下来,要知道医院里有这样的一名人才,那可是求之不得的。只是刚才自己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他给开除滚蛋了,如果在请回来,他这个院长的脸面可是挂不住啊。

  “秦老,我们还是先给伤者做手术吧,其他的以后再说。”王元杰连忙说道。

  “进手术室。”

  且说,赵晨飞在被潘院长赶出了医院后,踩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医院。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赵晨飞不由得一阵哀叹,没想到自己的命运这么波折。先是女朋友抛弃自己,任何又被人开车撞了抛尸,现在又被取消实习资格,甚至以后永远不能在那医院里工作了。

  看着身上的百十块钱,赵晨飞头疼了,不管怎么说,现在学校里的同学们都去实习了。自己如果现在回到学校,怎么去面对老师,而且这件事更没法对父母说。想了想,赵晨飞觉得还是先找份工作,顾得上自己这个月的生活费再说。

  走了一路,咨询了很多家店铺,没有一个人招人的,毕竟现在就业很困难。特别是自己这种学生,所有人都知道干不长,也没有什么技术,根本就没用。

  忽然赵晨飞路过一家迪吧,名字叫做凤舞,正看到迪吧门口挂着一个招牌。招聘服务生,不限男女,年龄18-30岁之间,长相五官端正,月工资1600加提成和奖金。

  看到这,赵晨飞不由得升起一丝想法,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唯一不需要什么学历证和资格证的东西了。只要年龄和长相差不多,就可以应聘,当即赵晨飞深吸一口气,向着迪吧里面走了进去。

  迪吧的正常工作一般是晚上,而现在是上午,所以里面有些冷清,除了一名迎宾外,还有两名吧台服务员和一名端盘的服务生。

  看到赵晨飞走进里,那迎宾还没有开口,赵晨飞便抢先询问道:“我看你们这里的牌子写着招人,我想问找谁应聘。”

  “里面走,找强哥,坐在沙发上穿制服的就是。”

  “谢谢。”

  赵晨飞慢慢走过去,正看到里面沙发上,有一个穿着迪吧制服,但是比那些服务员多了一件小西装的男子。正坐在那里,搂着一个姑娘有说有笑的,赵晨飞慢慢走过去,站在对方面前,喊了声:“强哥,我是来应聘的。”

  孙强,凤舞迪吧服务员领队,原本正在调戏新来的小美女调酒师。看到有人打扰,心中多少有些不爽,皱着眉头冲着赵晨飞不耐烦的说道:“没有成年的话,趁早滚蛋。”

  “强哥,我今年21了,成年了。”

  “以前有没有在迪吧、酒吧干过?会调酒吗?”

  “我是大学实习生,没有什么事,所以想来找个工作干干,这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工作。”

  “去吧台上找玲玲,以后帮她给客人端酒。”

  “谢谢强哥。”

第5章性感的老板娘

“是玲姐吗?强哥让我过来,说是让我以后帮你给客人端酒。”

  走到吧台,赵晨飞只看得一个女孩穿着制服在忙碌着,应该就是玲玲,赵晨飞连忙说道。

  听到赵晨飞的话,那玲玲停下手中的活,笑着看了看赵晨飞说道:“长得还不错,是帅哥一枚,以后跟着我吧。”

  “好,那玲姐我现在要做些什么?”

  “我先带你去后面把衣服换了,上班是要穿制服的。”说着玲玲拿着钥匙,带着赵晨飞向着后面服务员换衣服的地方走去。只见玲玲看了看赵晨飞的体型,随便找了两套衣服出来,递给他说道:“这是以前那些走了的服务员穿的,别嫌脏,拿去试试看看哪个合适。”

  换好衣服,玲玲引着赵晨飞重新回到吧台,对着赵晨飞简单讲述了一些迪吧的规矩。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要赵晨飞多长眼色,绝对不能得罪任何客人,更不能多管闲事,如果麻烦必须赶快自行解决,解决不了就通知强哥。

  简单的记住了几点要求后,赵晨飞便开始打扫起迪吧里的卫生,直到下午的三四点的时候,只见有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紧身连衣裙走了进来。看到那女子,赵晨飞的目光瞬间被吸引过去了,只见那女人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皮肤白皙如玉,一对弯眉搭配着水灵灵的大眼,一头秀发搭在身后,显出一身的女人味。

  更为值得一提的是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可谓是前凸后翘,特别是那一对山峦,简直是赵晨飞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大的一对。红裙裹着臀部,下面是一对包裹着黑丝的修长双腿,直叫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把。

  赵晨飞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性感艳丽的女人,居然会跑到这迪吧来,难不成是来这里买醉的?

  “红姐,你来了?”

  性感的女人,一来到吧台,玲玲连忙对她毕恭毕敬道。

  “嗯,玲玲,今天迪吧里没有什么事吧?”那红姐开口说道,声音极具有磁性。

  “红姐,今天来了一名新的应聘人,强哥已经同意了。因为是学生,以前也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所以暂时帮我在吧台负责给客人端酒。”

  随着玲玲的话音一落,那红姐不由得把目光移向赵晨飞,上下打量了一下,微微笑着说道:“不错,我很佩服你们这些勤学检工的学生,好好干吧,红姐我不会亏待你的。”

  看着赵晨飞那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玲玲连忙提醒道:“傻子,还不赶快谢谢红姐,红姐可是我们这里的老板娘。”

  “啊,这么好看的老板娘。”赵晨飞一听,对方居然是这家迪吧的老板娘,当即不小心脱口说道。话一出口,赵晨飞就绝对后悔,连忙说道:“谢谢红姐。”

  红姐笑了笑,随即离开吧台说道:“好了,你们忙吧。今晚我有个重要的客人要来,把二楼最好的那个房间给我留着,到时候备好水果酒水。”

  “红姐慢走。”

  目送漂亮的老板娘走后,玲玲瞪了赵晨飞一眼道:“怎么,我们红姐是不是很性感,很女人啊,看看想一想就得了,可千万别打什么小主意。要知道,追我们红姐的男人,可以从这里排到海边。”

  “红姐这么漂亮还单身?还有我们红姐叫什么名字啊?”赵晨飞惊讶道。

  玲玲说道:“红姐全名叫做郑红嫣,有过一次婚姻,结果那个男的抛弃了红姐出国了。红姐离婚后,自己带着一个女儿,现在孩子还小,据说今年刚刚上幼儿园。红姐一个人经营着这家迪吧,也很不容易,但是红姐对我们这些人,都特别好。”

  夜间十一点左右,正是迪吧生意红火的时候,这里面聚集了城市里各色各样的年轻人。有过来消遣图刺激的,有的因为伤心过来买醉的,也有的是被朋友拉来玩耍的。听着那舞台上震撼的音响声,以及看着舞池中那些舞动的身躯,赵晨飞也不由得沉迷其中,逐渐抛开了之前的一切不愉快。

  赵晨飞在送了几桌酒水后,忽然看到红姐引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而那个男人一看就是上了年纪的人,圆圆的脑袋只有几缕头发,穿着肥大的西装,笑起来根本看不见眼睛。一路上,一只大肥手搂着红姐的腰际,有意无意的磨蹭着,而红姐始终面带微笑,不敢有一丝的得罪。

  赵晨飞空闲时间忍不住询问道:“玲姐,这家伙是谁啊,红姐怎么这样巴结他?”

  玲玲有些气嘟嘟的说道:“哼,那家伙叫王大锤,是这一条商品街的房东,我们这个迪吧就是租的他的房子。这家伙很精明,和人签合同,都是一年一年的签约。眼下这条街的生意火起来,很多做生意的人都盯着这里。今年我们的房租就快要到期了,可是这家伙一直拖着不和红姐签约,红姐送了各色各样的礼都没用,不得已只好请这家伙来了。”

  “红姐既然送那么多东西,而且也不差他的房租,这家伙为什么不续约?”

  玲玲瞪了赵晨飞一眼说道:“小帅哥,你是真的没有接触过社会啊,你没看到我们红姐长得多性感吗?而且如今又是单身,那王大锤岂能不知道?王大锤这家伙根本就不缺钱,他就是想得到红姐,在追红姐这么久,红姐始终没答应他,但是又无法狠狠拒绝他,要不然我们这迪吧租期到了,就无法续租了。”

  “正好你是新来的,那王大锤对你眼生,你端着这两杯我调制的酒,送到红姐包房里。顺便看看红姐的情况,千万不能让我们红姐吃亏,进去后,记住看红姐的眼色行事。”

  “我吗?”看着玲玲递来的两杯酒,赵晨飞端着它,慢慢的向着迪吧的二楼走去。

  走到门口,赵晨飞敲了敲房门,便推开走了进去。正看到那王大锤拉着红姐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抚摸着,而红姐却因无法得罪对方,只能勉强的陪笑着。一看到赵晨飞端着东西进来,连忙趁机挣脱,上前接过来。

  赵晨飞趁机说道:“红姐,王老板,今天迪吧里新进了一批不错的水果,一会切好我给你们送过来?”

  王大锤当即冷哼说道:“哼,我和你们老板娘正在谈生意,你没有什么事,不要进来打扰,坏了你们老板娘的生意,我保证你们也不好过。”

都市医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都市医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小说相思满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相思满心目录预览:第二章爆炸性新闻第三章一夜御十男第四章检查身体第二章爆炸性新闻“著名影星张慕菲深夜幽会男人,与七人共度良宵,图片与视频均已被拍到。”“其丈夫赵云天表示,愿意相信妻子张慕菲,并愿意等待张慕菲的答复。有夫如此,张慕菲能否回头?”电视机里传来播放的声音,张慕菲苦笑:有夫如此,哈哈,有夫如此,我张慕菲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瞎了眼看上赵云天!电视屏幕上播放着昨夜的照片,弹幕区更是一片汪洋,密密麻麻的文字铺满整个屏幕,自然是一片骂声,其中包括她的粉丝

  • 小说倾世皇妃之妾意不可违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倾世皇妃之妾意不可违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倾世皇妃之妾意不可违目录预览:第002章倾国之色第003章生或者死第004章主上第002章倾国之色一股刺骨的冰凉传来,林星影幽幽转醒。她忍不住咬紧牙关,想要大声咒骂那个胆敢在这么冷的天里朝她身上泼冷水的人。可是她还来不及发怒,却已经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大脑也开始恢复了运转,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刚才她人还在秘道里,在走了长长的一段路之后,终于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现在看来就是眼前的这些人了。看到这些人看着自己的贪婪表情,林星影缩紧了身体,

  • 小说霸道男人放了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霸道男人放了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霸道男人放了我目录预览:第002章机上奇遇第003章祸不单行第004章还敢再惨一点么第002章机上奇遇却原来那个男人在扑倒蓝欢颜的那一刹那,是把她整个人护在怀中的,他的双手正好护住了她的头,好巧不巧地袖扣勾住了她的头发。“啊,好痛!”因为推的太大力,所以那股推力全化成了对蓝欢颜头发的拉扯力,这简直就是自讨苦吃。“别动!你越动就缠得越紧!”那男人说话了,声音很好听,因为说的是英语,所以蓝欢颜听懂了。想想他说的也对,所以乖乖地一动也不动,可是他接下来的

  • 小说将门狂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将门狂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将门狂妃目录预览:第001章老天爷,你混蛋第002章冤家路窄第003章狭路相逢第001章老天爷,你混蛋南国朝阳城。旭日半边天,丛林歌声鸟。湖面明如镜,微风卷涟漪。如此仙境般的美景,却出现了一个衣衫褴褛,满头青丝蓬乱,面部脏得让人看不清的女子。只见她站立在湖岸旁,一双水灵灵的眼眸隐隐闪现黯然之意,突然放声大喊道:“定元十七年!啊……啊……我穿越了,我居然狗血的穿越了。”声音划破了此地的祥和,草花黯然失色,湖中原本还在嬉戏的鱼儿,一下消失在了湖面上。如乞丐般

  • 小说爱无过往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爱无过往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爱无过往目录预览:第2章妹妹的嫁妆第3章给我跪在地上第4章黑屋囚禁第2章妹妹的嫁妆房门重重摔上,又恢复了寂静。江芸艰难的从地毯上撑起,浑身像散了架,连站都站不起。她捡起支票,忍不住苦笑。自从七年前,父亲把私生女领进家门,江家的家产、父亲的**爱,还有未婚夫楚离,全都变成了别人的东西!明明是联姻的未婚夫,却从来就没有爱过自己,究竟是命运弄人,还是自己太没用?桌上传来手机的振动。江芸连忙撑起身体,拿过手机。“芸芸,你妈出车祸了!”手机里传来父亲的声音。“什么

  • 小说情深如旧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情深如旧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情深如旧目录预览:第2章他竟然在外面有女人第3章她的老公取走了她的肾第4章走投无路第2章他竟然在外面有女人“俊寒!”突然出现的陆思琪让冷俊寒愣了一下,可是他脸上没有害怕和惊恐的神色,很平静的看着陆思琪。“你怎么在这里?”“她是谁?”陆思琪指着那个依偎在冷俊寒怀里的女人身子在微微的颤抖。“秦小姐,你不认识我了吗?”女人把头从冷俊寒怀里探出来,对着陆思琪甜甜的笑。“叶佩佩?”陆思琪下意识的吐出三个字。叶佩佩,这个女人竟然是冷俊寒的初恋叶佩佩,可是不是说叶

  • 小说念念不忘为君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念念不忘为君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念念不忘为君安目录预览:2、顾昭寒,让我看看孩子!3、下跪赎罪4、不堪折磨2、顾昭寒,让我看看孩子!余婉得意地勾起嘴角,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道:“你继续给昭寒生孩子,直到生下个儿子为止!”余念看着那白纸黑字,顿时觉得浑身胆寒,甚至觉得恶心。余婉都把她的排卵期都算好了,为了让她更好的怀孕。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回国的行踪那么隐秘,还是和顾昭寒撞见了。原来一切都是有人暗中设计。她回国的消息只告诉父亲一人,现在余婉却知道了……或许她早该醒悟,这个家早没有自

  • 小说亲爱的,你在哪里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亲爱的,你在哪里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亲爱的,你在哪里目录预览:第2章殷红的血第3章真相第4章子宫移植第2章殷红的血虽然声音还是那么冷,但至少他松了手。宁晓楠不禁心中一喜,忙不迭的点点头,“是,我想生我们的孩子。”她的泪水还没褪去,脸上已经重新浮现出期待。因为爱他,所以只要他施舍一点点阳光,她便如获至宝,欣喜若狂。然,下一秒,她的下巴便被他狠狠的钳住。男人如同被触了逆鳞,嗜血的面容瞬间阴云密布,薄削的唇吐出淬了寒冰般的三个字,“你不配!”宛如从云端跌进深谷,宁晓楠所有的欣喜全僵在脸上

  • 小说答应我你要好好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答应我你要好好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答应我你要好好的目录预览:第2章他是谁?第3章她是谁?第4章念念第2章他是谁?海川国际,周年酒会。阮无双租了礼服仓惶赶到现场,她迫不及待要去找墨子枭,去见念念,可又怕突然出现会吓着他。纤细的高跟鞋,哒哒敲击着地面,每走一步就感觉离人间更近一点。刚进会场,正和客户碰杯的墨子枭就看见了她。面色不改,长腿迈开,一切都化成了背景,将左顾右盼的阮无双扯进怀里,惊喜异常。“怎么不先打个电话?”阮无双礼节性抱了抱墨子枭,从他怀里退开,极力掩着此刻的心急,扯

  • 小说我们再也回不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我们再也回不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我们再也回不去目录预览:第2章饥不择食第3章还爱着他第4章开玩笑第2章饥不择食苏子晴的爱,卑微又渺小,得不到傅斯年的丝毫眷顾。即便知道他只是把她当玩物,用令她屈辱姿势,苏子晴仍然不由自主地卖力迎合着他。痛,并快乐着!即将临界时,苏子晴把傅斯年当作救命稻草般,紧紧抱住。脸埋进他脖颈间,带着希冀低声问道:“如果我的心脏不是你姐姐的,你是不是早就把我赶走了?”傅斯年浑身一颤,力气乍泄,偃旗息鼓地趴在了傅子晴身上。他急促喘息片刻,毫不留情地推开身下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