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外科秘情 最新章节

2017/12/3 20:17:47 来源:网络 []

书名:外科秘情

第1章 醉酒

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阅读xbxysw.com

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越发让人遐想。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馨香,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一件漂亮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袅袅地走了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妩媚诱人的红润。

看着美丽如同仙女的齐雯,欧阳志远不由得伸出手臂发出轻轻的呼唤。外科秘情 最新章节

“雯儿。”

欧阳志远凝视着美丽的齐雯,喃喃的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脸色一红,深情的道:“志远,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再也把持不住强烈的冲动,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

“雯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忘记了一切。

“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欧阳志远的耳边猛然炸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一个机灵,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头疼欲裂,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阅读xbxysw.com

我靠,又是这个折磨人的春梦,再次把自己折磨了一遍,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郁闷,有种想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春梦,欧阳志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齐雯的时候,这个甜蜜的春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梦中的销魂之爱,梦醒的蚀骨之痛,折磨着他。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忘掉就能忘记的。

齐雯,自己的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朦胧初恋。

这个恋情,如同一根毒刺,深深的刺在欧阳志远的灵魂之中,让他忘不掉,理不清,隐隐作痛。

晚上喝的太多了,好朋友李大鹏的私人侦探所开业了,欧阳志远去祝贺,不经意酒喝多了。外科秘情 最新章节

李大鹏是欧阳志远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为人仗义豪爽,和欧阳志远如同亲兄弟一般,不分彼此。这家伙不久前,从美国最著名的一家侦探学校毕业回来,加入了世界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行列。

福尔摩斯侦探所,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有连锁分社。

年轻人在一起,根本把不住酒杯,几个铁哥们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极好,但和自己的弟兄在一起喝酒,要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和气氛,他没有使诈。最后,自己也喝高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再次做了这个恼人的春梦。

欧阳志远懊恼的拿出抽屉里面自己配制的醒酒丸,还没来得及放在口中,电话铃再次响起。版权xbxysw.com

这让欧阳十分的气愤,半夜三更的,是哪个家伙打的电话?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电话一看,不由得一愣,是医院副院长萧眉的号码。一看是萧眉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妩媚,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忧郁的娇容来。

欧阳志远忙按下接听键。

“欧阳……志远……快来……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萧眉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隐忍的哭泣。

萧眉怎么了?

萧眉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萧眉是谁?傅山县医院胸外科的第一把刀,兼任傅山县医院业务副院长,一位英姿卓越倔强自信的成熟女人。

萧眉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受到了欺负?

“萧院长,你别慌,我这就过去。原文http://www.xbxysw.com/

欧阳志远忙道。

一丝不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猛然升起,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地灌了一气凉开水,冲出了这间自己租住的单间房子。欧阳志远的家在本市的最东面的文化街,而傅山医院,却在龙海市西郊,两者的距离,有10公里路。

欧阳志远上班是三班倒,碰到刮风下雨,就不能回家,所以,欧阳志远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今天喝多了酒,就没有回去。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急速的冲向萧眉居住的医院宿舍。

萧眉住在医院2号宿舍楼东单元三楼。欧阳志远上下找了个遍,竟然没有找到萧眉的影子。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着急。

欧阳志远赶紧掏出电话,拨打着萧眉的电话。

“萧院长,你在哪里?你的宿舍门口没看到你呀?”

“我在光明……花苑……!”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萧眉说的光明花苑,是萧眉的另一个家,离医院有五公里。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子锁好,跑到街道上,等了好一会,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当欧阳志远赶到萧眉的光明花苑,在二楼的东户门前,看到醉酒的萧眉。

萧眉抽动着柔弱的肩膀,趴在自己的门旁,正在哭泣,样子说不出的无助和忧伤。

欧阳志远心中深处的那根,被萧眉忧伤无助的哭声拨动得顿时颤动起来。

萧眉竟然喝醉了?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优雅高贵、风姿卓越、英气妩媚的女院长吗?眼前的萧眉,就是一位受了万般委屈的柔弱女子。

欧阳志远心中一痛,连忙上前扶住萧眉,轻声道:“萧院长,这是二楼,你家在三楼,快起来,我扶你上去。”

萧眉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萧眉醉眼如丝,说不出的幽怨,看着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眼泪扑簌的流下,白皙修长的手猛地一下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有点语无伦次,喃喃的道:“志远,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道:“萧院长,我扶你回家,快点!”

“好的,志远。”

萧眉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含着泪笑着道:“志远,咱们回家!”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那种成熟女子的淡雅幽香,让欧阳志远心中狂跳。

欧阳志远稳住心神,搀扶着萧眉来到三楼的东户。

钥匙在那?欧阳志远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串钥匙,竟然象男同志一样,挂在萧眉的腰上。

欧阳志远伸出手,摘下萧眉腰间的钥匙,快速的打开房门。

萧眉这套房子的地址,欧阳是知道的,但没有来过。

这一套房子,竟然是一套装修温馨的新房。

这难道是萧眉的新房?萧眉才结婚吗?在医院里,怎么没有人说过萧眉的丈夫,或者什么?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婚照。身穿婚纱、极其漂亮,一脸幸福的萧眉,依偎在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怀里。

好一对金童玉女。

欧阳看着结婚照上,那个年轻的男子,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

怀里的萧眉踉踉跄跄的倒在沙发上,但两条柔软的胳膊却依然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没有松开。由于欧阳志远本身也喝了酒,步态不稳,和萧眉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身子正巧压在萧眉的柔软的娇躯上。

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猛地推开来萧眉,连忙站起身来,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镇定,镇定,深呼吸。欧阳志远微闭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酒醉的萧眉真的是美到极致,浑身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和致命的诱惑。欧阳志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一个对女人有着原始青春渴望的年龄。

“水……志远……”

一声低低的透着说不出的凄凉委屈的呼唤,在萧眉的嘴里传来,将欧阳志远从愣怔中惊醒。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给萧眉倒了一杯温开水,轻轻的扶起萧眉,让萧眉靠在沙发上,把温水送到萧眉嘴边。

萧眉含着泪,喝了一口温水,抬起让人爱怜的脸来,包含泪水的眼睛盯着欧阳志远的脸,醉眼朦胧,柔情如似,看着看着,萧眉的眼睛里猛然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猛地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的道:“志远,你不要我了吗?你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想你吗?志远,我想你呀,白天黑夜的想你,志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萧眉的称呼,让欧阳志远内心一愣,萧眉怎么会这样称呼自己?萧眉爱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呀?

萧眉一边哭泣,一边嘴里喃喃叫着志远的名字,猛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艳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吻上了欧阳志远的唇。

欧阳致远被萧眉搂住,幽香的娇唇,热烈的亲吻着,欧阳志远不禁心跳加速,全身火热,青春的骚动让他一下子意乱情迷起来,又恍如进入了那个梦中……

第2章 喝多了的萧眉

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真正和女孩子亲吻,显得拙劣而生涩。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酒精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是谁。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自己却泪流满面。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

上午十点左右,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自己整个身子,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顿时吓了她一跳。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到了欧阳志远的胸脯,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顺着掌心,传了过来,让萧眉内心一颤。

萧眉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男孩子正在熟睡,那调皮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纯真笑意。

欧阳志远!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欧阳志远?

萧眉呆呆的发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没有给林志远,竟然给了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但刚一站起身来,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萧眉猛然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喝醉了酒,模模糊糊记得,在梦中,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猛烈而疯狂的缠绵。

萧眉脸色一红,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林志远的忌日,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独自流泪,喝着酒,不知不觉的喝醉了。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萧眉赶紧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的喝了下去,好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加快清晰。

冷水的刺激让萧眉渐渐的冷静下来,昨天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

萧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阵红,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自己怎么会把欧阳志远给叫过来了?自己真是该死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睡梦中,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志远,萧眉不由得叹了口气。

萧眉知道,昨天夜里,自己把欧阳当作了自己的爱人林志远。

欧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萧眉坐在椅子上,点上了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升起来。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内心伤痛不已。

志远,六年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

凄迷的烟雾之中,萧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就像刀子生生剜着萧眉的心。

“眉儿,好好的活着,记住,遇到疼你的、爱你的,就要勇敢的接受,这样,我就放心的走了,记住,你一定要答应我!”

林志远弥留之际,气喘吁吁地拉住萧眉的手,久久的不放,眼里流露出让人心酸的不舍。

“志远,志远,你会好起来的,眉儿离不开你,你也不能离开眉儿。”萧眉流着泪深深呼唤。

“不,眉儿,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

林志远喘息着,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眼里露出了让人揪心的祈求,萧眉知道。志远是放不下自己呀!他虽然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他的心依然牵挂着自己,放不下自己。只有自己好好活着,自己的志远在天堂才会安心,可是,志远,眉儿又何尝能够放下你呀!志远,志远,你不能抛下眉儿。

“志远,志远,你不要离开眉儿,不要呀,眉儿不能没有你。老天爷,求求你,不要嗲走我的志远。志远……”萧眉伏在林志远身边放声大哭,悲伤的哭声连窗外的云朵都黯然神伤。

“萧眉,你就答应远儿吧。”

林志远的父亲林幕雪流着泪,看着萧眉。林幕雪知道,儿子已经不行了,禁不住老泪纵横。

萧眉看着林志远渐渐失去血色见见苍白的脸,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志远,我答应……我答应你!”

林志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笑意,微微抬起手,伸出勾起的小拇指。林志远已经说不话来。

第3章 心痛往事

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真正和女孩子亲吻,显得拙劣而生涩。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酒精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是谁。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自己却泪流满面。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

上午十点左右,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自己整个身子,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顿时吓了她一跳。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到了欧阳志远的胸脯,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顺着掌心,传了过来,让萧眉内心一颤。

萧眉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男孩子正在熟睡,那调皮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纯真笑意。

欧阳志远!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欧阳志远?

萧眉呆呆的发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没有给林志远,竟然给了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但刚一站起身来,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萧眉猛然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喝醉了酒,模模糊糊记得,在梦中,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猛烈而疯狂的缠绵。

萧眉脸色一红,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林志远的忌日,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独自流泪,喝着酒,不知不觉的喝醉了。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萧眉赶紧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的喝了下去,好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加快清晰。

冷水的刺激让萧眉渐渐的冷静下来,昨天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

萧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阵红,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自己怎么会把欧阳志远给叫过来了?自己真是该死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睡梦中,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志远,萧眉不由得叹了口气。

萧眉知道,昨天夜里,自己把欧阳当作了自己的爱人林志远。

欧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萧眉坐在椅子上,点上了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升起来。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内心伤痛不已。

志远,六年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

凄迷的烟雾之中,萧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就像刀子生生剜着萧眉的心。

“眉儿,好好的活着,记住,遇到疼你的、爱你的,就要勇敢的接受,这样,我就放心的走了,记住,你一定要答应我!”

林志远弥留之际,气喘吁吁地拉住萧眉的手,久久的不放,眼里流露出让人心酸的不舍。

“志远,志远,你会好起来的,眉儿离不开你,你也不能离开眉儿。”萧眉流着泪深深呼唤。

“不,眉儿,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

林志远喘息着,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眼里露出了让人揪心的祈求,萧眉知道。志远是放不下自己呀!他虽然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他的心依然牵挂着自己,放不下自己。只有自己好好活着,自己的志远在天堂才会安心,可是,志远,眉儿又何尝能够放下你呀!志远,志远,你不能抛下眉儿。

“志远,志远,你不要离开眉儿,不要呀,眉儿不能没有你。老天爷,求求你,不要嗲走我的志远。志远……”萧眉伏在林志远身边放声大哭,悲伤的哭声连窗外的云朵都黯然神伤。

“萧眉,你就答应远儿吧。”

林志远的父亲林幕雪流着泪,看着萧眉。林幕雪知道,儿子已经不行了,禁不住老泪纵横。

萧眉看着林志远渐渐失去血色见见苍白的脸,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志远,我答应……我答应你!”

林志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笑意,微微抬起手,伸出勾起的小拇指。林志远已经说不话来。

第4章阴差阳错

萧眉知道,林志远是想和自己拉钩,这是两人之间经常玩的游戏。萧眉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拉住了林志远的小拇指,两人的手指,拉在了一起。

医生们全力抢救,但林志远的伤势太重,抢救无效,终于还是走了。

欧阳志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昨天夜里,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很多。欧阳一眼看到,萧眉正坐在椅子上,那张凄美的精致脸庞上,还隐现淡淡的泪痕,眼睛里,透出一种让人揪心的孤独和忧伤。

医院里,那个高雅、自信、果断的萧院长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连忙找自己的衣服,可是,由于昨天的狂乱,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了。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醒了,在找衣服,没有说什么,脸色微微的发红,走到客厅,在地上找到了欧阳的衣服,拿了进来,把衣服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接过衣服,在被子下,手脚慌乱的穿好,猛然发现床单上,几片鲜红的痕迹,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天哪,萧眉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欧阳的脑海里,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进入时候的那层阻力。怎么会这样?萧眉结过婚了呀?

欧阳致远疑惑的看着墙上悬挂着的那张结婚照,心里纳闷不已。慌乱的道:“萧姐,对不起,昨天喝多了!”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沉声道:“欧阳,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都喝多了,过了今天,我们都把这件事忘掉吧。”

欧阳志远看着一脸泪痕的萧眉,想起来这一个月以来,萧眉对自己的关心,昨天夜里自己竟然侵犯了萧眉,这也太不应该了吧。

萧眉看着欧阳致远在看墙上的那副结婚照,轻声道:“那是你林大哥,他在车轮下,救了两个孩子,而自己却永远的走了。”

萧眉说着话,站起身来,伸出手,抚摸着照片上的林志远。

“什么?林大哥去了?”

萧眉的话,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看着墙上的照片,一种敬意在心里升起。

“恭贺萧眉、林志远新婚愉快。”

欧阳志远在旁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字。

林志远?林大哥叫林志远?和自己的名字,重两个字,怪不得,昨天夜里,萧眉叫自己志远,萧眉肯定把自己当做林志远了。

难道,两个人还没来的极举行婚礼?林志远就……?

看着萧眉柔弱的背影,欧阳志远想着昨天夜里,自己和萧眉的热烈缠绵,内心那种强烈的爱意,再次升腾起来。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去年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直到一个月前,欧阳志远才进入傅山县医院上班,认了萧眉当师傅。

之前的一年之中,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再次学习了一遍,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欧阳志远已经做到闭着眼睛,盲针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自己在大学期间,厂商和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已经开始做大做强。

父亲欧阳宁静,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一身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医德极好,无论穷人富人,一视同仁,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在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背汤头歌。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一次夜诊,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迹斑斑,步态踉跄,随身带着的药箱,也消失不见,神情变得极其憔悴,一言不发,从此后,不再行医。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定居下来。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个大院子,作为栖息之地,但全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欧阳宁静本来就没有积攒下多少积蓄,很多老百姓看了病没钱付药费,欧阳宁静就自己贴出去了。

好在母亲墨瑶,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靠着给人家做衣服,补贴家用,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

欧阳宁静,不再行医,去到街上,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压力不轻,欧阳宁静不得不在澡堂子里,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

第5章太像了

欧阳致远的初中、高中,都在极其清贫中度过的,一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欧阳志远和人合伙开发了几个医药项目后,生活才好转起来。

这期间,李大鹏没有嫌弃欧阳志远的贫穷,和欧阳志远结为生死弟兄。

两个月前,好朋友李大鹏,终于托到关系,找到在傅山县卫生局上班的远房叔叔李坤,欧阳志远拿出了母亲给自己的一块玉佩,送给了李坤。

虽然李坤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值多少钱,但从玉佩身上发出的晶莹剔透的宝光来看,绝对是好东西,而且是一件古物。

李坤找了一位鉴宝专家看了以后,虽然专家说,东西一般,不值什么钱,但李坤是什么人?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官场的老油子,一眼就看出鉴宝专家眼里的那抹一闪而过的贪婪,他就知道,这块玉佩,绝对不简单。

李坤回到家后,悄悄的把玉佩珍藏起来,请了县卫生局局长王国栋一顿,王国栋给傅山县医院院长赵备飞打个电话,把欧阳志远安排到了傅山县医院心胸外科。

李坤和王国栋的关系,非同一般。

别看李坤只是一个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但这个人的路子极广。去年傅山县卫生局长王国栋,成功击败三位县卫生局副局长,荣升为正局长,李坤出了大力。

欧阳志远学的就是心胸专业。

欧阳志远第一天报道,就碰到了风姿卓越、身材修长、长相漂亮的萧眉。

萧眉长相极美,漂亮的脸蛋,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清灵妩媚,特别是她那天鹅一般白皙修长精致的脖颈,透出一种圣洁的知性高雅,让欧阳志远内心十分的惊奇。

好漂亮的一位女医生。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更没想到,她就是传说中的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同时萧眉还是县医院业务副院长。

龙海市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在整个山南省都是很响亮的。

“欧阳志远!”

萧眉坐在办工作后,看到这个名字,内心一跳,一股无言的酸楚,在心里升起。怎么会这样?这个名字怎么会和自己故去的爱人一样?都叫志远?

萧眉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前来报到的这个男孩子,萧眉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动,眼睛有点湿润。

太像了,怎么会这样象?特别是这双深邃漆黑的明亮眼睛,竟然和志远的眼睛极其相似,简直就是同一双眼睛。

志远已经走了六年了,眼前这个极其阳光帅气的男孩子,怎么这么像志远?就连名字都重复两个字?这个男孩子,竟然也是山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和我们毕业于同一座山南省的重点医科大学。

志远,你走了六年了吧?你怎么会忍心撇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开这个世界?你不想我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眼睛湿润了。

萧眉的爱人叫林志远,是萧眉的大学同学,两人在毕业后,本来要留在山南省的省城南州市,但由于父母不看好林志远,极力反对,萧眉和林志远远走他乡,进入龙海市的傅山县医院工作,林志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政府机关。

萧眉和林志远的感情极好,历尽千辛万苦,冲破家庭的阻挠,两人在工作一年后,就准备结婚,新房子就在光明广场。

但就在两人照过婚纱照,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林志远在斑马线上,推开了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后,自己却被醉酒司机撞飞了十几米,永远的离开了萧眉。

两人虽然谈了这么长的恋爱,两人只是亲吻抚摸,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两人都要在新婚的最神圣的时刻,互相拥有对方,可惜,天不作美,硬是拆散了这对恋人。

这个致命的打击,让萧眉几乎崩溃绝望。萧眉消沉了一年多,每天都泪流满面。

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的结果,萧眉的父母也很是后悔,但萧眉还是倔强地自己走出了生活的阴影,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发表、获奖,一个又一个的大型手术,在她手里获得成功。

经过五年的拼搏,萧眉获得了整个傅山县医院的认可,被提升为主管县医院心胸科的主任,业务副院长。

萧眉凄美柔弱的情绪变化,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猛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爱怜,他第一眼,就感到了,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他看到了这个华光四射的成功女人,背后隐藏着的深深的忧伤,这种忧伤,让欧阳志远的灵魂都感到强烈的颤抖,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女人。

外科秘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外科秘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哪个是西游记中胆子最大的妖怪?

    哪个是西游记中胆子最大的妖怪?(西游说禅之七十三:慧眼观世)人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明知道是陷坑还要跳下去。今天,唐僧看到别人挖的大坑,竟然奋不顾身跳下去。很多时候,豺狼虎豹是看得见的,即使没看见,人也是心里畏惧。唐僧师徒又来到了一座高不见顶的大山,“忽闻虎啸惊人胆,斑豹苍狼把路拦”,困难摆在前面,唐僧“一见心惊”。不用惊,因为他身边有的是人才,不需要孙大圣出面,就是白龙马也能够吓退。而看不见的,那些看似祥和的地方,却隐藏着千艰万险。火虽凶恶,却很少烧伤人;水虽温柔,却经常溺坏人。他们见到了一座宝刹

  • 老树 | 廿四节气 大暑(今日05:00:16,大暑)

    大暑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太阳位于黄经120°。大暑期间,中国民间有饮伏茶,晒伏姜,烧伏香,喝羊肉汤等习俗。《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大暑,六月中。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大也。”其气候特征是:“斗指丙为大暑,斯时天气甚烈于小暑,故名曰大暑。”大暑节气正值“三伏天”里的“中伏”前后,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期,气温最高,农作物生长最快,同时,很多地区的旱、涝、风灾等各种气象灾害也最为频繁。【大暑】倏尔一阵微风,夜空划过流星。天地从来如是,人世却总多情。

  • 苏轼书法《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

    《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拓片尺寸:83cm×62.5cm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八月山东济南长清博物馆藏一九六五年拆除舍利塔塔基时发现于地宫。塔铭记述了元丰八年(1085年)苏轼由登州奉诏回京,途经长清真相院,将其弟苏辙所得舍利捐献为父母祈福之事。收录于《苏轼文集》卷十九。文辞优美,禅机毕见。刻工精细,字字清晰,由于久埋地里,无一字残损,完美保存了苏东坡书法的真实面貌,堪称其传世小楷的代表作。

  • 美文美图美情(周延锋诗歌) : 努力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爱我

    美文美图美情(周延锋诗歌):努力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爱我(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最美丽的美丽在你脸上我遍赏百花,只摘取你这一朵最春天的春天在你笑容里你生命内外的阳光交汇于两靥照亮我的夜晚、我的梦爱上你,我坠入思念的时空用孤独谱写绝世的恋曲一片冰心放进玉壶静静地等爱上你,我临溪照镜洗涤污垢努力地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好好爱我我为你准备的世界,足够你邀游一生种子饱满,雨水充沛千里沃土种满幸福的果苗星星散落花间,飞花环绕月亮浪漫情怀,到了深秋也用黄叶为

  • 现代诗美文美图(周延锋): 与美为伴,心境比天地更大

    现代诗美文美图(周延锋):与美为伴,心境比天地更大(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一树繁花请我留步欣赏清风导演的落英缤纷花树上飞来几只小鸟圆润的歌喉唱亮了心空美景美情不相信孤独婀娜秀丽的白云仙子请我飞翔山岳抬高起飞的平台我张开双臂,让心灵展翅我大声歌唱,添一双歌声的翅膀我越飞越高,高出了尘世的忧愁天大地大,何如心境之大与美为伴,在心梦中自由遨游在欢乐中拥抱自己,是多么幸福一丛小草,教会我笑傲大树一条泉流,鼓励我自我澄清一枚果实,叮嘱我春花秋实……

  • 问鼎之道:汪国连陆留远分获水晶雕刻大赛一二等奖

    唐风7月14日下午,连云港市华丽典雅的花果山大酒店,首届水晶雕刻大赛命名表彰大会在这里举行。会议由连云港市经信委领导主持,连云港市政府、东海县政府领导到会为获奖者颁发了证书、奖金。来自淮海玉雕联盟暨连云港市水晶玉石雕刻行业协会的汪国连、陆留远不负众望,力拔头筹,分别获得大赛的一、二等奖并由连云港市政府授予“连云港市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不仅为大赛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也为自己人生的雕刻历程树立了新的里程碑。两个月前的5月15—16日,由连云港市经信委、东海县政府主办的“首届水晶雕刻大赛”于东海中

  • 美文美图(西双版纳周延锋):勐腊县曼崩村箭毒木,守卫幸福的大树

    美文美图(西双版纳周延锋):勐腊县曼崩村箭毒木,守卫幸福的大树一片森林倒下去一个城市站起来一座小山被剃光了头只留一根长发在空中飘传说中你是死神的家毒汁浸箭,箭到人亡现实中你是生命的榜样独顶一方天空不惧暴雨雷电挡住四面来风(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你的剧毒是回忆中的战争你的枝叶是和平的旗帜你是一棵箭毒木你是守卫幸福的寂寞英雄

  • 拉歌——军旅作家杨国胜作品 12

    拉歌“指挥所呀么嗬嗨!”“来一个呀么嗬嗨!”“你们的歌声西里里里嚓啦啦啦嗦罗罗呔!”“唱得好呀么嗬嗨!”“修理中队!”“来一个!”“来一个!”“修理中队!”随着修理中队副队长和指挥所副指导员两个人的轮番指挥下,两个连队你来我往、此起彼伏。谁都知道这两个连队的主官其中一个今年要提拔,就看谁的工作表现更突出、谁的全面工作更优秀。所以两个人常常会暗地里较劲,只要是两个连队碰到一起,就一定会撞出美丽的火花。这不,电影没开始,两个连队先飚上劲了,演出了一场明争暗斗的好戏。修理中队清一色的男兵,平时干的都是

  • 《百年孤独》:拉美魔幻主义文学的经典之作

    《百年孤独》着重一种“孤独”精神,在某一层面上,这种精神代表着一种倔强的自信,也代表着一种愤怒的抗争。全文开篇处,作者以一句“多年以后”展开描述,从未来到过去,全面展开了布恩迪亚家族的生活,在这个家族中,人们彼此之间没有沟通,没有信任,孤独感笼罩着每一个家庭成员。他们也曾试图打破这种局面,但由于缺乏统一的力量让所有人朝着这个方面奋进,他们的努力最终经失败宣告完结。这正象征着当时拉丁美洲的现状,相对于当时较为先进的西方文明而言,拉丁美洲即是一种孤独的存在。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缺乏共同的信仰,当外来文

  • 【钧瓷网】钧宝堂苗占军:用单杯盛放梦想

    点击上方“钧瓷网”可订阅哦!文李小琼钧宝堂的钧瓷手工单杯,不仅古朴雅致、法度自然,而且各式各样、釉色各异、美轮美奂。在神后镇杨岭村一个普通农家小院里,笔者见到了谈吐文雅、举止稳重大气的艺术总监苗占军大师。苗占军近影苗占军今年44岁。1992年开始进入钧瓷行业,先后在孔家钧窑、荣昌钧瓷坊(现为大宋官窑)等窑口任职,一直是技术骨干。为了实现自己的钧瓷梦想,去年年底,他离开大宋官窑,创办了自己的窑口,开始了全新的钧瓷创作之路。正值壮年的苗占军干事创业激情万丈,创意张力无限!为了使钧瓷个性单杯真正进入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