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诡道阴阳路 最新章节

2017/12/3 17:20:3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诡道阴阳路

第1章:神秘的棺材

有一种人,能去祸免灾、驱邪避凶、普怨度灵、识破天机、断人生死、游走于阴阳两界,一个接一个的邪灵恶煞会出现于他们的面前,一件又一件的奇异诡事会发生在他们的身边,于是这种人通常被称作:阴阳先生。小百姓养生网

我的名字叫岑若思,九岁即随湘西赶尸世家林海舟学习移灵走脚,驱邪避凶;十五岁认罡仙神婆白善琦为师,学习顶仙,识阴阳福祸、懂神通诸法。因此,我也获得了《应地尸经》和《通阴仙经》两部阴阳秘籍。

我就是一名阴阳师,与我一同走南闯北赶赴阴阳大会的朋友叫做高天意,他乃是《奇门心易法》的传人。

我每当想起在此之前发生的那些事,心中就会感觉到无尽的酸痛和沉重,连我自己有时候都不敢置信,我真想认为自己是记错了,但是事实终究还是事实。因为那是一段悲惨的故事,那是一段离奇而又暗黑的生活,充斥了太多的残酷。

我本是家里的独女,可我却无法享受正常的、幸福的童年生活。我从小就被人们认为煞命克人,因我出生时就克死了亲娘,七岁时又克死了亲爹,后来就连把我引向阴阳行当的两位师父林海舟和白善琦也先后因我而死。网站http://www.xbxysw.com/为了破解我的命局,我唯有得到四部秘籍找到破解的法门。

现在我所讲述的故事,就是从两位师父先后离我而去、认识高天意以来所发生的事。这一段令我喘不过气来的恐怖景象,直到眼下,也还没有结束的真实生活:

一九八八年,季秋,湘西狮牌县城南郊外。

今天,是我和高天意在狮牌县滞留的第三个夜晚,也就是今晚,我们就要去小农庄见一个神秘人,因为:他,有一份礼物要赠与我!

小农庄坐落在一片平坦的地面上,周围种了不少的树。我和高天意走到了房屋前打量起来,只见这房子倒是咱们湘西农村很常见的土坯瓦屋房子,前面有院子,正房和两边厢房并起来有五大间。

不过这房子却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连屋顶都没有了,只有颓圮的墙身,一看就知道是个很有些年头没有住人的了。

我们正要顺着微光进去的时候,高天意却拉着我的手说:“这四下一片荒凉,院中杂草丛生,房子毫无一点人气,且隐隐有一股阴气缠绕,只怕是个凶宅!”

高天意的意思我明白,而且我也感觉到了这个小农庄的不对劲,的确像是一个凶宅。小百姓养生网在我们阴阳行当里认为,凶宅一般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由于风水的原因而形成的自然大凶,住在里面的人不是生病就是离奇死亡;第二种则是宅子中本有过横死之人,怨魂在里面徘徊不去,住在里间的人便容易被阴魂缠身;第三种则是被人下过邪术,多为鲁班术中的厌胜之术。

我双眸紧锁,皱起眉头道:“管不了那许多了!今天我一定要见到那个神秘人,看他到底耍什么花样,约我来这种地方又有什么礼物要给我!”

说完,我就隔着栅栏踮着脚尖朝里面望去,借着苍凉的月光一看,只见院子里面果然长满了杂草,很是荒凉,当然没有发现一个人,奇怪的却是院中居然亮着一丝泛黄的油灯光。

我和高天意分别拿出罗经与八卦仪以检测此处的阴气,但我却没有发现我的罗经的指针上有任何异常反应,当然,高天意的八卦仪也没有。

接着我们就推开院门,走了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破损的大水缸倒在杂草中,乍一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人蜷在那里呢。接着就看到院子当中摆着两条又长又高的凳子,长高凳子上又架着一副长方体的像柜子一样的东西,外面用特大一块红幔子罩着。凳子下,点着一盏陈旧的油灯。诡道阴阳路 最新章节

高天意蹙了蹙眉,满腹狐疑地问道:“难道这就是那个所谓的神秘人所送给你的礼物?我看着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当时我也没和他打话,只是朝四面大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然而并没有什么人回答我,破院子里和屋子里也没有丝毫的动静,此时我也不由有些紧张起来。但我总感觉这周围有什么人在监视着我,或者就躲在断墙后也说不定。

这个时候,高天意就走到了那长凳子的旁边,一把扯开了那块像床单一样的大红布,顿时一副黑漆漆的棺材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顿时吓得一怔,紧接着从外就吹进一阵凉风,长凳下的油灯光也瞬间熄灭,周围一下子变得幽暗起来,与此同时只听“哐当”一声,院子的栅栏门也紧紧关上了。

“谁!”我下意识地大叫一声。

喊声一落,院子里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此时此刻,一种浓厚的、离奇得难以形容的恐惧感,就以惊人的速度在我全身的血液中就开始奔流了。

高天意打开了他的小手电,微弱的灯光照在黑漆漆的大棺材上,我们仔细一端详,居然还看出问题来了。阅读http://www.xbxysw.com/原来这棺材的棺尾并不像一般棺材那样用朱笔写一个“夀”字,而是有人写着“无常索命,阴帅勾魂”八个血红大字。

我顿时一愣,这下我哪里还能不明白啊,分明是仇家来找我了。

高天意长吐一口气道:“若思!看来你平常没少得罪人啊!”

我脑中开始飞速回想自己在什么什么时候得罪了人,或者在无意间破了行规解了别人的法术,但我至始至终怎么也想不到,这时候高天意又提示性地道:“会不会还是以前的那个叫邹鸣的小子?”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心里也是猛地一怔,那家伙确实好久没出现了,或许还真的是他。他倒是喜欢玩这种神秘,玩背后设道道。不过,他又怎么会在狮牌县呢,或者又怎么知道我在狮牌县呢?

尽管我有些紧张担心,但是我越发的好奇起来,那人到底是谁,什么来头,我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心里总觉得有个梗。于是我说:“也许是,也许不是!我们再找找看,说不定还有什么线索。”

高天意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想揭开棺盖,看看里面有什么,我连忙阻止了,然后敲了敲棺材身,发现是空的,看来那人还真是为我准备的呢。诡道阴阳路 最新章节

接着我们就在棺材周身转悠了起来,结果就在棺头的小角上发现棺盖压着一张纸条,取下来借着手电微光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礼物既收,那就速来五里坟场!”

第2章:五里村坟场

当时一见了那纸条,我的心里又是一怔,顿时一股不好的预感就涌上心来,我感觉这是有人在向我下战书斗法。

高天意说:“若思,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指不定人家正设了什么局正等着你去呢。”

其实高天意说的我心里也想到了,不然那人何以送我一副大棺材还为我留下这么一张挑衅的纸条呢。但是我仍想弄明白那人到底是谁,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于是我坚定地道:“我要去!你还是回去吧,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没有必要牵扯进来!”

高天意闻言顿时薄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咱们不是早就约定好联手找到四部秘籍打败共同的敌人的嘛,咱们现在是盟友更是朋友,作为朋友我又怎么忍心让你一个女孩子去冒险呢!一起去吧!”

他说的这话,让我感到很是欣慰,老实说,我打心底还是希望他能陪我一起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去了会发生什么,于是我说:“好!谢谢你!”

他笑了笑,没再说话,然后就带着我出了小农庄院。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五里坟场在哪里,应该怎么走,于是决定先在这附近找户人家打听一番。

天已经黑的深沉,若不是有微弱的月光照亮,我们实在难以赶路。偶尔吹起一丝丝凉风,周围的树叶也婆娑作响,本来就有些紧张的心情现在又多了几分沉重。

我们往南继续走了一段路,然后就看见了一个小村庄,依稀中还有许多人家没睡,屋子里也亮着灯,于是我们随便找了一户人家。

那是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者,头发已经十分稀疏,半黑半白的,天都黑了还在门口坐着。我上前恭敬地打了招呼,然后问他去往五里坟场的路。

但是那个老者却什么反应也没有,嘴里也不说知道,也不说不知道,就那么愣愣地盯着我和高天意,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痴呆老年。

高天意顿时就有些不耐烦了,拉着我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要让我再去找别家问问。我想想也对,这老者想来还真是个痴呆或者聋哑呢,要不然怎么会这般不理人呢。

可是正当我们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只听背后的老者突然又开口道:“你们这么晚要去哪里不好,偏偏要去那五里坟场!”

一听这话我们就顿时止住了脚步,我心说这话有来头啊,看来这个老者一定知道五里坟场的具体位置。于是我连忙回转过来再次朝他作了一揖道:“老大爷,我们要去五里坟场找个人,如果您知道在哪就请告诉我们吧。”

那老者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看你们两个年轻人不像是本地人,还是打哪来的回哪去吧,五里坟场那地方可不是你们能去得了的!”

一听这话我就感觉五里坟场是个有问题的地方,这也更让我好奇于神秘人约那个地点的用意了。见老者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们,高天意的急性子上来,对我道:“算了!咱们还是去找别人问吧,反正现在还没睡的人还有很多!”他说着就要拉着我走。

但就在此时,那老者又冷笑道:“那个地方,村里的年轻人铁定不知,只有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人才知道一二,但老头子我好心劝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啊!如果老头子我告诉了你们,不仅不是在帮你们,反而是在害你们呢。”

老者话说的不明不白的,更加激起了我的探究之心,于是我问:“老大爷,五里坟场到底是个什么邪乎的地方,真的有您说的那么可怕吗?可是有人的确是约我在那里见面,而且我估计是一个邪师,如果我今晚不去的话,不知道他会对我施展什么邪法呢。”

老者听我这么一说,略微一惊,然后又长叹一口气,接着在身上缓缓地摸出一根烟,擦火柴点燃,然后像是陷入遥远的回忆一般朝我们慢慢讲述起来:

原来,五里坟场离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小村庄并不甚远,只要继续往南走上十来里就到了。据老者所言,五里坟场起先并不叫这个名字,而在解放之前就叫五里村。

那村子里当初也住着一二百来人,只是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那村长得罪了隔壁山里的土匪头子,于是土匪头子在一夜之间就洗劫了五里村,全村上下无一生还,村子也就变成了坟场。虽然后来解放了,人民解放军剿尽了那里的匪,但是五里村仍旧成了一个怨气冲天的地方。

后来外界的人都不敢去那地方,据说是闹鬼闹得挺凶。可总有一些不相信的人偏偏要打那经过,之前就有一个打猎的有次晚上从那里经过,于是那晚就看见许多人在里面搭台唱戏,十分的热闹,回去之后还把自己所看到的讲给自己的老婆听,没想到第二天就变得疯疯癫癫痴呆傻笨,又过了没几天就死球了,这可不是见到鬼了吗。

那件事传开以后,就更没有人再敢去往那里了,虽然时不时还是会有外地人误经那里,结果可想而知,都没落个好下场。再后来就基本没人往那里去了,而且年数多了,年轻一辈的人估计都没再听说那个地方了。

听到这里,我猛然想起我小时候迷路误闯进了一个荒废的村子,也看见过鬼唱大戏,后来被林师父所救,才告诉我那是死阴槽。我估摸着那五里坟场应该也属于是死阴坑吧。

讲完这一切之后,老者又抬头凝重地看着我们,轻声问道:“这下,你们还要坚持去那个地方见人吗?”

说实话,听老者这么一说,我心里的确是有些惧意了,当年要不是我命大,亏了已逝的吴老爹帮忙,只怕我压根都没法遇见我林师父咯,更别说活命了。

但此时此刻,我今夕已不同往日,遂朝高天意苦苦一笑,又对老者说:“谢谢您老了!但是我没有办法,今晚我必须去!”

说完,我和高天意就按照刚才老者给我们的方向开始赶路,这第一次去赴别人的局,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完好地回来……

第3章:女鬼唱大戏

我和高天意出了村子之后就没有了较为平坦的大路,只有错综的羊肠小径,我们只是望着那个方向也不择路地前行。走上几里路之后,我们眼前就出现了一块爬满青苔的青石碑。

那块石碑约有两米来高,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了不少的风吹日晒和雨淋的,给人一种年代十分久远的沧桑感。借着高天意的手电筒一照,上面却刻着“五里村”三个大字。

看到这,我不由再次皱起眉头,心里也更加的紧张起来。不过此时既然已经来了,我就不能打退堂鼓了,因为现在的我一旦退缩,就会成为他人狞笑和嘲弄的资本。我已经经历了不少的事,早已明白人的一生,或多或少会经历许多惊险和磨难。

正当我陷入沉思的时候,高天意忽然指着前方咋呼道:“若思,你快看,前面有灯亮!”

他这一声咋呼十分的突兀,我猛地抬眼一看,果见前方百来米处隐隐约约灯火通明,顿时我的心就揪了起来。要知道五里村的人可是早已经死绝了的,这突然出现的灯火能不古怪嘛,于是我问:“你说那些鬼火灯是此处的阴魂作的怪,还是那个神秘邪师捣的鬼?”

高天意冷静地点了点头,说:“两者皆有可能,但是不管是鬼魂作怪还是邪师作怪,咱们去往村里一定要小心一些!”

我默然不语,然后我们各自掏出了护身符,首先保证一般的阴魂不敢近身,然后继续往村里面走去。

我们翻过一座小山坡,映入眼帘的首先是茂密的杂草丛,一片荒凉,一片死寂。我们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提心吊胆地缓缓前行,忽然我就被什么硬物给绊了一跤,差点没摔倒,我回头一看,顿时吓得一跳。

高天意一面问我怎么了,一面打开手电筒照路,接着他也发现了,脸上也露出了惊骇的表情!没错,不止我的脚下,我们眼前的荒地上全都出现了一副副的黑漆漆的棺材。

两眼大致一扫那些突突兀兀的棺材,少说也有百来副,杂乱无章十分凌乱,像是被人随意地扔在这片土地上一样,在昏惨的月光的照耀下,更增添了几分诡异而阴森的气氛。此时,我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五里村会叫做五里坟场了。

高天意比我先冷静下来,接着他就牵着我走到了一副棺材旁边,只见那些棺材都已经十分破旧,而且有的都开始腐烂,棺身的油漆也都脱落不堪,只有棺头上的“福”字和棺尾上的“壽”字还是那么的显眼。

打量完一副棺材之后,高天意就出其不意地掀开棺盖,打着手电往里面一照,只见里面却有一副尸骸,腐烂的只剩一些破碎的布片和白骨了。

高天意松了口气道:“还好!这算是正常的。”说着又将棺盖盖上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是啊,其实我们所担心的就是害怕里面的尸体尸变为萌尸。因为这里的棺材都是随随便便地露天堆放在这里,常年风吹雨浇,棺盖早已腐坏,再加上每晚经月光直射,如果里面的尸体多年不腐的话,吸收了幽阴月华就很可能变成萌尸。

我长舒一口气,说:“好了,咱们直接再往里走吧,相信那个邪师一定就在里面等着我们呢。”

可就在我们举步之时,却发现前面刚才明明亮着灯火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又变得黑灯瞎火了。这事虽然蹊跷的很,但是我们都没有多想,我心说没有那鬼火还好些,起码不至于看着瘆得慌。

没走多远,我忽然就感觉我们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一样。因为我总听到一股奇怪的声音:“嘶,嘶,嘶……”

那声音有点像人的脚步声,但是跟人的脚步声又有些不同。

我怀疑是鬼。

它似乎特意与我们保持了一段距离。我暗暗开了天眼,回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而且就连那奇怪的声音顿时间也没有了。

“若思,你怎么了?”高天意问我。

我镇定了一会儿道:“我怀疑咱们身后有什么脏东西跟着,咱们先停一停!”

说完我就和高天意就在一个小土丘后面躲了起来,虽说看起来是土丘,其实就是一个坟头,好在里面的棺材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只露出一个尖尖角。

接着,我就听到那“嘶嘶嘶”的声音再次响起,正向着我们这边靠近来,而且是越来越近了,我们也听得是越来越清晰,这的确是脚搔动杂草的声音。

这时候我和高天意都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且屏住呼吸朝后看,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差点惊叫出来。

只见朝我们这边走来一个女鬼,那女鬼脸色煞白,嘴唇红的像涂过鲜血一般,居然还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戏服,手里拿一把扇子,虽然她脚不沾地,但是身上所带的那股阴风正鼓动着脚下的杂草嘶嘶作响。

其实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脸上一直在笑着,而且笑得是那么地邪恶而诡异,那笑声尖利而阴森,听得我是汗毛都要竖起来了,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没想到那女鬼离我们大概还有几米远的距离的时候却不往前走了,而是站到了一副旧棺木上,然后扭起了腰身,扇着手中扇子,唱了起来:

“先只说迎张郎娘把诺言来践,又谁知兄妹二字断送了良缘。空对着月儿圆清光一片,好叫人闲愁万种离恨千端。

抬泪眼仰天看月阑,天上人间总一般。那嫦娥孤单寂寞谁怜念?罗幕重重围住了广寒。”

听那女鬼唱了这一通,我其实也并不陌生,那正是《西厢记》里崔莺莺的唱词,这时我便知道她生前是个唱旦角的女先儿了。

说实话,我已见过不少的鬼了,这种女鬼看起来倒并不凶狠,人不犯鬼,鬼不犯人,我与她无冤无仇的,只要她不作害索命,我倒是不必收她。

这时候高天意对我说:“不用担心,好像是个过路的鬼。”

第4章:诡异的老屋

听高天意都那么说了,我也明白他的意思。其实像五里村这种人死绝了的地方,阴气自然很重,所以招来邪门的脏东西也很常见。

不过在我们阴阳行当有一条规矩,就是不无缘无故收鬼,不可不分青红皂白就让鬼灰飞烟灭。不过这么一直被鬼跟着,我们心上也十分不自在。论理,我和高天意两个人是不怕这么一个落单的鬼的。

这时候高天意就突然窜了出去,朝那女鬼大喝道:“大胆阴魂,我们乃是阴阳先生,你竟然追踪我们,是何道理?”

见他出去了,我也不躲了,于是了探出身来。

高天意的那一声咋呼十分突兀,把那女鬼惊得先是一愣,止了唱词,然后一下子从棺木上跳下来,接着就推山倒柱似的跪在了我们的面前,瑟瑟发抖道:“啊……不要收我,不要收我,我没名没姓,也不知自己生辰,请不要收我……”

这下子倒是把我们给弄得纳闷了,我心说怎么会有这般胆小的阴魂啊,不过给我的感觉就是这女鬼好像有事情,于是我便问她:“我们只是过路的阴阳先生,你若不作害,我们自然不会收你。”

没想到那女鬼听我说了这话,居然还哭了起来,哭声断断续续,起起伏伏,哭的那叫个凄凉啊。

见她一哭我就直皱眉头,心说这阴魂还真是奇怪的很呢,接着我又问她:“你可是有什么冤情?”

女鬼点了点头,怯生生地望着我,却又不说话了。

高天意道:“既然有冤情,那就说出来吧。”

女鬼道:“我生前是个可怜的人啊,小的时候被拐子拐了,卖到了烟花巷,学了些吹拉弹唱,在远近乡里给人唱戏,别人都叫我胭脂,我连自己本来的名字都忘了。有一年,五里村有个大户人家里过八十寿辰,我来这里给人唱两出戏,没想到那晚山里的土匪居然下山来了,洗劫了村子,还把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杀了,我也未曾幸免……”

听到这里,我好像知道了些啥,这事之前村里的老者也对我们说过的,于是我说:“这么说你在这里也沦为了孤魂野鬼了?”

女鬼又继续哭诉道:“是啊……那时候我只能跟着村里的人们在这里唬喝一些过路的生人,索点冥钱过日,可是没想到这近几年突然来了一个阴阳先生,把村里的阴魂都收走了,因我无名无姓无碑也无生卒年月,所以那阴阳先生收我不着,如今这里就剩我一个孤魂了,好可怜哟,呜呜呜……”

听了这话,我顿时又是一惊,这五里村少说应该也有百来个阴魂吧,怎么会被一个阴阳先生给收走呢,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吧。不过我转念一想,既然这里没有了阴魂,那神秘人又约我来此到底用意何在呢。

眼下见到这个可怜的阴魂,我们自然就没有了收服之意,毕竟她生前多舛,死后还只能永远做个孤魂野鬼也是实在可怜,于是我对高天意说:“算了,让她走吧,我们也没法为她超度。”

高天意点了点头,朝那女鬼道:“你走吧,希望你不要在此作害了才好,不然我们身为阴阳先生,定不饶你!”

女鬼感激零涕,朝我们拜了几拜,将“多谢”二字恨不得说了上百遍,才化阵阴风飘然而去。

说实话,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再次变得压抑起来,许是听了那女鬼的话吧。虽然女鬼说这里已经没有别的阴魂了,但我还是感觉有很大的不对劲。

我们往前又走了一段路,接着就有一栋保存完好的砖墙瓦屋,看起来十分陈旧,寸厚的灰尘和密集的蛛网足以证明其年代的久远。大门早已破败,敞的大开,门口两个小石凳子像是迎接客人的小仆人。

四周一片死寂,夜风凄凄,吹得那门梁上的蛛丝儿摇摇晃晃,显得十分阴森,整个夜色中只有我和高天意的呼吸声。

正在我踌躇着要不要进去看看的时候,高天意忽然说:“里面有烛光!”

这话却把我吓得不轻,要知道我刚才朝里面看的时候还是漆黑一片的,这什么时候被人点燃了一支蜡烛啊,心说也太诡异了。不过我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心想应该就是约我来此的那个神秘邪师捣的鬼了。

想到这里,于是我就提起嗓子对着里面大叫道:“到底是哪位同道中人在里面装神弄鬼?不是约我来这里斗法吗?为何迟迟不现身呢?”

但是并没有什么人回答我,周围还是那么的死静。说实话,这烛火点的有些突然,我压根都不知道在里面点蜡的到底是人还是鬼。这种感觉真的是很不好受,总让人觉得,我们在这深沉的夜里,在这诡异的老屋前,总有一双眼睛正藏在暗处死死盯着我们一样。

我隐隐觉得这里十分的邪门,而且并非久留之地,但是既然来了,如果见不到那个背后捣鬼的人,我的心里总会觉得不甘,于是我对高天意说:“要不,咱们进去看看究竟!”

高天意冷静地拉住我,摇了摇头,用深沉的目光注视着里面,说:“先别轻易进去,这应该是个鬼屋!”

于是我也借着手电筒的微光开始仔细端详屋里的动静起来,隐隐发现堂屋里挂满了一条条绸子绫罗之类的东西,莫名地吹起一阵阴冷的夜风,顿时将里面破旧的绸子吹得摇晃起来,接着我就发现在那些绸子的后面,居然正站着两个人阴着嘴朝着我们笑呢。

这一瞬间就把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不由惊叫道:“看!里面有人!”

“是吗?你看清楚了?”高天意显然是刚才没看着,充满惊疑地问我。

可是那一阵夜风来得快去得快,眨眼之间风便停了,里面的绸子绫罗也不再摇晃了,把之前我所看到的两个人也严严实实地遮住了。高天意再要仔细看时,可是手电的电池电量已经不足,本不甚明亮的光更加微弱地可怜了。

此时的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紧张和压抑,再次朝里面大喊到:“到底是谁在里面装神弄鬼,我刚才已经看到你们了,赶紧现身吧!”

然而我的喊声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老屋里头包括老屋四周仍旧恢复了死一般的安静,绸子也不再有丝毫的晃动,但是那供桌上的正在燃烧的蜡烛却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第5章:勾魂引路灯

这个时候,高天意把手电筒打开递给了我,然后对我使了一个眼色,他那意思就是准备攻其不备地闯老屋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们毫不拖泥带水,直接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我们的目标当然就是藏在绸子之后的那两个人了。高天意的速度极快,比我抢先到达破旧的绸布前面,然后深吸一口气叫声:“出来!”

与此同时,他抓住绸子绫罗就猛地一下给扯了下来,当然这个时候我打着手电,微弱的光晕就照到了后面。接着可把我给吓坏了,猛地一惊,手电都掉了;高天意也是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刚才我的手电正好照在了那两个人煞白如指的脸蛋上,而且那两张脸对着我们只不到一尺的距离了。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在那种漆黑的环境中,手电的微光刚好照到一张人脸上,而且就在自己的面前,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反正我和高天意这下是被吓得不轻,简直太意外了。虽然我们早就做好了准备,知道绸子绫罗后面有人,可我们却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的近,何况长的还那么恐怖!是的,重点还在于那两人的长相恐怖,不然何以吓得我手电都掉了呢。

刚才我的手电微光照在那两个人脸上的时候,首先是煞白如纸,但是两张苍白的脸蛋上,一左一右各涂着一块鲜红的妆,两张小嘴也涂的鲜红,看上去像樱桃一样,还咧着嘴坏笑着。

我敢肯定,任何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突然看到这样的脸离自己不到一尺距离都会吓得心跳加速,头皮发麻。

许是因为意识反射的原因,高天意大叫一声“我靠”并且飞出一脚,然而,他面前的那人并没有被他踹飞或踹倒,而是直接被他踹了个前胸穿后背,他的腿也被卡在了对方的身体里面,脚跟直接落在了人身后的供桌上。

我再次拾起手电一照,先是一惊,然后就大松了一口气。原来我们面前的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两个用竹子和纸扎的人。

这种纸人,常用于白事中供在灵前或在逝者阴宅前烧祭用的。高天意也是满脸的惊讶,明白过来之后才抽出腿,让我靠近些仔细看看那两个纸人。

还别说,那两个纸人还真是扎的活灵活现的,不仅样子与人无异,就连人该有的表情也整得惟妙惟肖的,我心说那扎纸人的手艺还真是高超呢。

这个时候高天意就纳闷道:“这五里村的人早已经死绝了,这老屋里怎么会有两个纸人呢?若思你看,这两个纸人显然刚扎出来的,那个被我踹破的纸人里面,露出的竹片都还是新的。这就说明这两个纸人是被人刚放到这老屋里来的。”

我说:“不用猜了,肯定是那个邪师捣的鬼!”

说着,我们本来刚松懈下来的神经再次变得紧张起来,我们开始环视四周,警惕地察觉身边的动静。是的,本来我们就有一种直觉,那就是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我们。

可我们四处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个人,更没有什么动静,可是那燃烧的蜡烛和立着的纸人告诉我,这里一定有人来过。这时,高天意又对我说:“咱们还是出去吧,那个邪师应该在外面!咱们被两个纸人给骗进来了,那这屋子肯定不对劲,要是一会真把附近的阴魂野鬼引来了,咱们就不好过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想法。可是,就在我们转身准备走出老屋的时候,却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吱呀”声,这声音在这种死寂的老屋中响的十分突兀也十分清晰,我抬眼一看,只见老屋的大门正自己在慢慢地闭合。

这下可把我们又吓得一跳,我心说这会子又没起风,大门怎么会自己动啊。但是此时可容不得我去多想这些,因为如果是阴魂捣的鬼,一旦关上了,把我们锁在了里面,那我们还真是凶多吉少了。

高天意也见势不对,大叫一声:“快跑!”然后拉着我的手就朝大门冲了过去,可是我们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就在我们刚要冲出大门的时候,大门还是抢先我们一步“碰”的一声紧紧关上了,过梁上顿时震下了大片的灰尘。

如果说之前只是有些紧张或者害怕的话,那么此时可以说是完全已经惊慌和恐惧了。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们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无力感。

我和高天意试图去打开那扇大门,可是无论我俩使出多大的力气,那门终究是打不开。高天意也不再用力了,无奈地叹道:“看来咱们是中了别人的计了。从踏进五里村开始我就察觉咱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很诡异,现在先是烛火又是纸人,这无疑是那个邪师故意在指引我们。”

我说:“现在知道了也没用,既然那个邪师把我们引进这个老屋并将我们困住,他的用意绝不是要把我们活活饿死在里面,肯定是别有用心。”

我的一句话像是提醒了高天意一般,他顿时就惊道:“你说得对啊,我们就是被那烛光还有纸人给引进来的,看来问题就在蜡烛和纸人身上了,我们肯定忽略了什么。”

我闻言也是一惊,然后我们又重新来到了供桌旁,开始端详那蜡烛,这不看还好,一看还真看出问题来了。

高天意苦笑道:“果然是勾魂阴烛啊!”

“勾魂阴烛?”

我也是一阵惊愕。因为勾魂阴烛我是知道的,在阴阳行当又叫做勾魂引路灯或者迷魂引路灯。顾名思义,是为阴魂指引方向的灯。我们赶尸匠有时在走脚中也会为喜神用到引路灯。

但是这勾魂阴烛却又是用尸油做成,滴了法师之血后就成了半阴半阳,可以引生魂,也就是活人的魂。因为勾魂阴烛有勾魂索命之效,乃是邪物,很少有阴阳师会去做,没想到我们今天就着了别人的道了。

但是一想到勾魂阴烛又配合着纸人,我的心就凉了大半截,我长叹道:“高天意,你真的不该来的。我想我们是回不去了。”

“你说什么傻话呢!”

见他还没有明白过来,于是我又说:“阴烛是用来勾魂引路的,纸人是发丧烧祭的,我们来到这里已经触发了别人给我们设的阳丧局了。”

高天意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大惊道:“你是说,催命阳丧局?”

诡道阴阳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诡道阴阳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霸道鬼王调皮妃4章

    原标题:霸道鬼王调皮妃4章书名:霸道鬼王调皮妃第四章不许回老家玄家藏月消失了,鬼打墙也跟着消失了,白绾晴站起来,不顾一切的往门外冲去。“绾绾,你听本王说……”可是现在的白绾哪听他解释,一个劲的跑,一边跑一边哭。夜睿焓,上辈子我到底怎么你了?夜睿焓,我在也不想看见你,你也别来招惹我了。我恨你!夜睿焓呆呆的站在女厕所,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才是真无辜,明明自己正在静心疗伤,得知了白绾晴有威胁才匆匆赶来,反倒现在他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白绾晴出去一看,外面围满了人,一个一个都惊奇的看着她,这时闺

  • 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4章

    原标题: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4章小说书名: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第四章崭露头角蔚蓝的天空中,云彩满布。高台之上,宽大而沉重的木板重重地捶打着薛永安瘦弱的身躯。渐渐地,薛永安脸上已满是汗水,白衣上也全是猩红的血水,她却一直紧咬牙关,忍住所有脆弱的哀嚎。一百八十大板结束,一大桶冰凉的盐水泼洒下来,瞬间被鲜血染红,向四周蔓延开来。整个高台上都弥漫着血腥味,高台下围观的百姓们不忍直视,或眉头紧皱或掩面抽泣。“薛永安,你可认罪?”若不是薛永安还有浅浅的呼吸,行刑的人几乎以为她已经疼痛而死,可她肯定已经无

  • 望爱欲穿4章

    原标题:望爱欲穿4章小说名字:望爱欲穿第4章滚他的笑容残忍而嗜血,再配上修长的身形和冷酷的面庞,犹如地狱归来的撒旦。蒋瑶的身形顿时一僵,她从他漆黑的眼眸中,看到了十二月的夜空,大雪纷飞。还不等蒋瑶有所反应,顾钊已经一脚将她狠狠踹开,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蒋瑶无力地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任由眼泪无声地汹涌而下。她为他做了这么多,放弃了自己的前途,葬送了自己的梦想,拼尽全部的心血去扮演好一个好妻子的角色。结果到头来,换来的不过是一句,“那你就去死好了。”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觉得有些累了。蒋瑶缓缓闭上了眼,黑

  • 夜宴4章

    原标题:夜宴4章小说名:夜宴004际遇那个被我当成好心人的,因我突兀的一抱受到了惊吓,忙使劲的甩着腿,用双手推搡我,将我从他的腿上抖掉,还说我是神经病,说什么真是好心没好报。那个人顿觉晦气的匆匆从我身边跑开了,我看着他跑掉的身影,再一次陷入了绝望。这一刻,我想到了红姐的话:人活着就得认命。或许这就是我的命。我偷偷瞟了一下远处的陈四,我看见他皱着眉瞪着我,但我知道他站在那么远肯定听不到我刚才说了什么,应该只是觉得我刚才的行为有点儿过激了。我怕被陈四看出来我刚才那一刻不计后果的动机,失去求助信心的我

  • 头牌4章

    原标题:头牌4章小说名字:头牌004忐忑的新生活我不懂爸爸怎么突然赶我走,看着泡在热水里面色潮红的爸爸,我想:莫非是身体不舒服?急急忙忙的套上衣服,我跑到楼上气喘吁吁的告诉叶玉雪,爸爸叫她去浴室里。本来在认真看书的叶玉雪眼睛立马就亮了,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飞快的下楼去了。我有些不解叶玉雪的反应,也有些担心爸爸到底是怎么了,便转身再次回到了楼下。到楼下的时候叶玉雪已经进去了,想到阿姨教的每次进房间之间都要敲门的规矩,我抬手正准备敲门,手还没落下去,就从门缝里看到爸爸一把把叶玉雪拉进了浴缸里。动作粗

  • 一场爱情,有始无终4章

    原标题:一场爱情,有始无终4章小说书名:一场爱情,有始无终第4章我们不欠你什么这话叶小希从头凉到脚,还以为输血就能逃过一劫,可是没有想到慕景年是铁了心要弄掉孩子。她抽抽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叶小姐醒过来了!”医生看见她睁开眼睛马上提醒慕景年。慕景年转过身来,慢慢的走到床边定住身形。“感觉怎么样?”他的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还是那样冷漠,叶小希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的脸。她认识的慕景年一直都是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可是现在站在床边的慕景年却看起来很憔悴。眼眶深陷,下巴上满是青色,看起来像是几天

  • 思念似苦又甜4章

    原标题:思念似苦又甜4章小说名字:思念似苦又甜第4章走投无路他亲口承认了!他竟然亲口承认了!徐漫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她失控的对着慕云深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你竟然如此歹毒……不但偷偷拿走了我的肾还害我家破人亡,慕云深,你怎么这么歹毒?”面对徐漫的控诉,慕云深的表情很漠然,“徐漫,要怪只怪你是徐国杨的女儿!”“慕云深你不是人!我爸对你那么好,他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啊?你怎么这么狠心?”“狠心?比起徐国杨做的那些龌龊事我这算是轻的了,徐漫,我让你衣食无忧三年,不过是取走你一个肾

  • 当爱有尽头4章

    原标题:当爱有尽头4章小说名:当爱有尽头第4章指证她是凶手保镖马上通知了顾景深,顾景深抱着手站在楼下看着她:“你要跳就跳吧,不过我提醒你,这是二楼,跳下来是不会死的,只会摔断手脚,你断了手脚我是不会医治你的,继续把你扔进监狱去折磨,继续过猪狗不如的生活!”顾景深实在是太恶毒了,他的恶毒让孟子淇没有了跳楼的勇气,她害怕自己跳下去不会马上死掉,而是落到顾景深口中所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看她颠巍巍的站在露台上面不敢跳,几个保镖趁机破门而入把她拉了下来。孟子淇被保镖捉回房间,顾景深大步上楼来了,进

  • 云归何处寻4章

    原标题:云归何处寻4章小说名称:云归何处寻第4章他爱得人是她的庶妹看着舒婧容愕然的表情,司徒白只觉得可笑,这个女人真是能装,都到现在了她还是一脸无辜的样子,看起来无助可怜。也难怪心底善良的馨容会相信她,掏心掏肺的对她,以至于被她害死,试图李代桃僵。他低了头恶狠狠的注视着舒婧容,一字一顿:“你给本王听好了,从始至终,本王爱的都是馨容,不是你,本王一直要娶的人都是她!”司徒白的声音寒澈透骨,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舒婧容真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她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很疼,不是在做梦

  • 此生与你,不过相逢4章

    原标题:此生与你,不过相逢4章小说书名:此生与你,不过相逢第四章扫地出门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不满足于地面的不温不热,霎时间,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一如,此刻我的心境。被强塞到手心里的笔杆硌得我生疼,我木木的看着这三张凶狠的嘴脸,发泄似的在纸上签下我“白梦伊”三个大字。结束了,都该结束了。王泽宇,我恨你,入了骨。没有爱情的婚姻,我除了破点财,他们又还能在我身上夺走些什么?签了,就解脱了吧。婆婆眼疾手快从我手上抢走那协议书,挪过来的大屁股蹭在我的后背,莫名的恶心感让我阵阵作呕。那疯婆子得意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