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书名:魔道祖师5章(第5章 泼野第二3)

2017/12/3 16:02:19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魔道祖师

第5章 泼野第二3
 几名少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个级别的邪物,个个神色紧张,却仍是严格踩着方位,守住了莫宅,并在堂屋内外贴满符篆。版权xbxysw.com身为姑苏蓝氏的子弟,若是遇到邪祟时只顾自己脱走,那可不只是给家族丢脸,要被人嘲笑,连他们自己都会耻于见人。

    阿童已被抬入了堂中,蓝思追左手握着他把脉,右手推着莫夫人的背心,救治不及。正焦头烂额,阿童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

    阿丁“啊”的一叫,欣喜道:“阿童,你醒了!”

    她还没来得及面露喜色,就见阿童抬起左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见状,蓝思追在他几处穴道上连拍三下,这般拍法,任谁也要立刻手臂酸软无力,举不起来,可阿童却恍若不知,左手越掐越紧,表情也越来越痛苦狰狞。蓝景仪去掰他左手,竟像在掰一块铁疙瘩,纹丝不动。“喀”的一声,阿童的头歪歪垂下,手这才松开。原文xbxysw.com可是,颈骨已经断了。

    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把自己掐死了!

    见此情形,在场没晕倒的人都油然生出同一个念头:

    鬼!是厉鬼,有一只看不见的厉鬼在这里,让阿童把自己掐死了!

    恰恰相反,魏无羡的判断却是:绝非厉鬼所为。他看过这些少年所选择的符篆,都是斥灵类,把整个东堂贴得可谓是密不透风,若真是厉鬼,进入东堂,符咒会立刻自动焚烧出绿火,而不是如现在一般毫无动静。

    不是他们反应慢,而是来者实在凶残且下手迅猛。玄门对于“厉鬼”一词有严格的规定标准,每月杀一人、持续作祟三个月,就已经可以归为厉鬼。这标准是魏无羡定的,被人沿用至今。他最擅应付此类,依他所见,七天杀一人便算得上作祟频繁的厉鬼。网站http://www.xbxysw.com/这东西却连杀三人,而且间隔时间如此之短,哪怕成名修士也不能立即想出应对之策,何况这只是群刚出道的小辈。

    他正这么想,火光闪了闪,一阵阴风袭过。

    整个院子和东堂里,所有的灯笼和烛火,齐齐熄灭了。

    灯灭的刹那,尖叫声此起彼伏,一山还比一山高,男男女女推推搡搡、又摔又逃。蓝景仪喝道:“原地站好,不要乱跑!谁跑抓谁!”

    这倒不是危言耸听,趁暗作乱、浑水摸鱼是邪祟的天性,越是哭叫跑闹,越是容易引祸上身而不自知。这种时候落单,是件很危险的事。奈何个个魂飞天外,又怎么听得清、听得进,不消片刻,东堂便安静下来,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就是细微的抽泣声。网站xbxysw.com恐怕已经不剩几人了。

    黑暗中,一道火光蓦然亮起,那是蓝思追引燃了一张明火符。符火不会被挟有邪气的阴风吹熄,他夹着这张符重新点燃烛火,剩下的弟子则在安抚人心。就着火光,魏无羡不经意看了看手腕,又一道伤痕愈合了。

    看过之后,他却忽然发觉,伤痕的数目不对。

    原本,他左右两只手腕,各有两道伤痕。莫子渊死,一道愈合;莫子渊父亲死,又一道;阿童死,再一道。小百姓养生网如此算来,应该有三道伤痕愈合,只剩下最后一道痕迹最深、恨意也最深的伤口。

    可现在他的手腕上,空空如也,一条也不剩下了。

    魏无羡相信,莫玄羽的复仇对象里,一定少不了莫夫人。最长最深的那条伤口,就是为她留着的。而它竟然消失了。

    莫玄羽忽然看开,放弃怨恨,那是不可能的。他的魂魄早就作为召唤魏无羡的代价祭出去了。网站xbxysw.com要伤口愈合,除非莫夫人死。

    他抬头,看向刚醒来不久、被众人簇拥在中央、面色惨白如纸的莫夫人。

    除非她已经是个死人了。

    恐怕,已经有什么东西,附在莫夫人身上了。若这东西不是魂体,那究竟会是什么?

    忽然,阿丁哭道:“手……手,阿童的左手!”

    蓝思追将火符移到阿童的尸体上方。果然,他的左手果然也消失了。

    左手!

    电光火石间,魏无羡眼前一片雪亮,作祟之物、消失的左臂、反常的一切,连成一线。他忽然嘿嘿哈哈笑了出来。蓝景仪气道:“这傻瓜,这时候还笑得出来!”可再一想,既然本来就是个傻瓜,又跟他计较什么?

    魏无羡却抓着他袖子,摇头道:“不是,不是!”

    蓝景仪烦躁地要抽回袖子:“不是什么?你不要闹了!谁都没空理你。”

    魏无羡指着地上莫父和阿童的尸体,不依不饶:“这不是他们!”

    蓝思追制止要发怒的蓝景仪,问道:“你说‘这不是他们’,是什么意思?”

    魏无羡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道:“这个,不是莫子渊的爹;那个,也不是阿童。”

    这句话在幽幽的烛火中听来,竟令人毛骨悚然。

    蓝思追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魏无羡甩着自己的左手,自豪道:“手啊,手啊!阿童和莫子渊他爹,又不是左撇子。他们打我从来都是用右手,这我还是知道的。”

    蓝景仪啐道:“你自豪个什么劲儿!看把你得意的!”而蓝思追却惊出微微冷汗。

    阿童掐死自己,用的是左手。而莫夫人的丈夫推倒妻子时,用的也是左手。

    但是,白天莫玄羽大闹东堂的时候,这两个人忙不迭地抓人赶人,惯用的都是右手。总不至于这两个人在临死之前都突然变成了左撇子!

    虽不知究竟是什么缘由,但若想探明究竟作祟的是什么东西,必然要从“左手”下手。蓝思追想通这一节,略感惊疑,看了魏无羡一眼,忍不住想:“他忽然说这话,实在是有点像故意的。”

    魏无羡只管觍着个脸笑,心想这提示还是给的太刻意了。

    蓝思追思索:“无论如何,这位莫公子既然肯提醒我,多半不是怀着歹意。”便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扫过了刚哭晕过去的阿丁,落到了莫夫人身上。

    视线从她那张脸往下走,一直走到她的双手。手臂平平下垂,大半掩在袖子里,只有小半手指露了出来。

    她右手的手指雪白,纤细,正是一个养尊处优、不事劳务的妇人的手。

    然而,她左手的手指却比右手长了些许,也粗了些许。指节勾起,充满力度。

    这哪里是应该长在女人身上的手——分明是一个男人的手!

    蓝思追喝道:“按住她!”

    几名少年已扭住了莫夫人,蓝思追道一声“得罪”,一张符篆翻手便要拍下,莫夫人的左手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过去,抓向他的喉咙。

    活人的手臂要扭成这样,除非骨头被折断了。而她出手极快,眼看就要抓住他的脖子。这时,蓝景仪“啊哟”一声大叫,扑到了蓝思追身前,帮他挡下了这一抓。

    只见火光一闪,那只手臂刚抓住蓝景仪的肩头,臂上便冒起丛丛绿焰,立即放开五指。蓝思追逃过一劫,刚要感谢蓝景仪舍身相救,却见后者的半件校服已被烧成了灰烬,狼狈至极,边脱剩下的另外半件边回头气急败坏地骂:“你踢我干什么,死疯子,你想害死我?!”

    魏无羡抱头鼠窜:“不是我踢的!”

    就是他踢的。蓝家校服的外衣内侧用同色细线绣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术真言,有护身保命之奇效。不过遇上这样厉害的,用过一次便只能作废。情急之下,只能踢蓝景仪一脚,让他用身躯帮蓝思追护一下脖子了。蓝景仪还要再骂,莫夫人却栽倒在地,脸上血肉都被吸得只剩一层皮贴着一个骷髅头。那条不属于她的男人的手臂从她左肩脱落,五指竟然还屈伸自如,仿佛在活动筋骨,其上血脉和青筋的跳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东西,就是被召阴旗召过来的邪物。

    手臂是长在人身上的,它从某个人的身上被切割下来,就说明这个人是被分尸而死的。分尸肢解,正是标准的惨死,就比魏无羡的死法稍微体面一点。

    被肢解的躯体会沾染一部分死者的怨念,渴望回去,渴望死得全尸,于是,它便会想方设法去找到身体的其它部分。找到了,也许会从此心满意足安息,也许会作祟的更厉害。而如果找不到,这部分肢体便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如何退而求其次?

    找活人的躯体凑合凑合。

    就像这只左手一样:吃掉活人的左手,并取而代之,吸干这名活人的精气血肉后,抛弃身体,继续寻找下一个寄生容器,直到找到它尸体的其他部分为止。

    它被召出来后,找上的第一个容器是莫子渊。第二个容器则是莫子渊的父亲。

    这条手臂一旦上身,被寄生的人即刻毙命,但在周身血肉被吸食殆尽之前,却仍能在它的控制下行走如常,仿佛依旧活着。莫夫人让她丈夫滚出去的时候,他一反常态地还手推她。魏无羡原本以为,那是他正为儿子之死痛心,也是厌倦了妻子的蛮横。可现在想想,那根本不是一个刚刚失去儿子的父亲应有的模样。那不是心灰的木然,而是死寂,死者的沉寂。

    第三个容器是阿童。第四个容器就是莫夫人。趁方才灯灭的那一阵混乱,鬼手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而莫夫人毙命之时,魏无羡手腕上的最后一道伤痕,也就消失了。

    蓝家这几名少年见符篆不管用,衣服却管用,齐齐解了外衣甩出,罩住这只左手,层层叠叠仿佛一道厚重的白茧把它裹住。片刻之后,这团白衣“呼”的燃烧起来。绿色的火焰邪异冲天,恐怕过不了多久,校服烧光,那只手便会破烬而出。魏无羡趁没人注意,直奔西院。

    被蓝家人擒住的走尸正沉默地立在院子里,有十具之多。魏无羡一脚踢中地上画着的一处咒文,破坏了整个封住它们的阵法,击掌两下。走尸们一个激灵,眼白骤然翻起,仿佛被一声炸雷惊醒。

    魏无羡道:“起来。干活了!”

    他驱使傀儡尸一向不需要什么复杂的咒文和召语,只需最普通直白的命令即可。站在前面的走尸颤抖挣扎着挪了几步,然而,一靠近魏无羡,就像被吓得腿软,竟如活人一般,趴到了地上。

    魏无羡哭笑不得,又拍了两下手,这次轻了许多。可这群走尸大概是生在莫家庄、死在莫家庄,太没见过世面,本能地要听从召者的指令,却又莫名对发出指令之人恐惧不已,伏在地上呜呜地不敢起来。

    越是凶残的邪煞,魏无羡越是能驱使的得心应手。这些走尸没受过他调|教,承受不起他的直接操控,他手头也没材料,无法立刻做出缓和的道具来,连胡乱凑合也不行。眼看着东院冲天的绿焰渐渐黯淡下去,突然,魏无羡心间一亮。

    要怨念极重、凶残恶毒的死者,何必要出来找?!

    东堂里就有,而且不止一具!

    他闪回东院。蓝思追他们已拔出背上长剑,插在泥土之中结成剑栏,那只鬼手正在剑栏中乱撞。他们压着剑柄不让它破出已是竭尽全力,根本无暇注意有谁在进进出出。魏无羡迈入东堂,一左一右,提起莫夫人和莫子渊两人的尸身,低声喝道:“还不醒!”

    一声唤出,即刻回魂!

    刹那过后,莫夫人和莫子渊眼白翻起,从口中发出厉鬼回魂后特有的尖锐厉啸。在一高一低的尖啸声中,另一具尸体也战战兢兢爬了起来,低得不能再低地跟着叫了弱弱的一声,正是莫夫人的丈夫。

    叫声够大,怨气够足。魏无羡甚为满意,微笑:“认得外面那只手吗?”

    他命令道:“撕了它。”

    莫家三口犹如三道黑风,瞬间刮了出去。

    那只左臂撞断了一柄长剑,正破栏而出。而它刚出来,三具没有左臂的凶尸便齐齐扑向了它。

    除了不敢违抗魏无羡的命令,莫家三口对杀死自己的东西也带着一股激烈的怨恨,将怒气都撒在那只鬼手身上。主杀毫无疑问是莫夫人,女尸尸变后往往格外凶残,她披头散发,眼白中布满血丝,五根指甲暴长数倍,口角白沫嗤嗤,尖叫声几乎掀翻屋顶,极为疯狂。莫子渊紧随母亲,配合她一齐撕咬并用,他父亲则跟在随后,弥补另两具凶尸的攻击间隙。几名少年都惊呆了。

    他们从来只在典籍上和传闻中听说过这种凶尸相斗的情形,第一次亲眼目睹这样血肉横飞的场面,竟看得瞠目结舌,根本无法移开目光,只觉得真好看、真精彩!

    三尸一手斗得正恶,忽然,莫子渊尖啸着闪身避开。他腹部被那只手掏了一把,漏出几截肠子。莫夫人见状咆哮不止,把儿子护到身后,抓势更猛,指甲破空竟有钢刀铁剑的威势。魏无羡却看出,她隐隐已有招架不住之态。

    三具刚刚横死的凶尸联手,竟然也无法压制这一只手臂!

    魏无羡凝神观战,舌尖微卷,唇中压住一声尖哨,欲发不发。他这一哨吹出去,能激起所驱凶尸更大的戾气,也许能扭转战局,但那就难保没人能发觉是他在捣鬼了。一眨眼的工夫,那只手动如闪电,又狠又准捏断了莫夫人的颈骨!

    眼看莫家三口节节败退,魏无羡刚要把压在舌底的这一声长哨吹出去,这时,从天外传来铮铮两声弦响。

    这两声似是由人信手弹拨,甚是空灵澄澈,带着一股泠泠的松风寒意。院中杀得正凶的一团妖魔鬼怪闻声,都僵了一僵。

    蓝家这几名苦苦支撑的少年刹那间容光焕发,宛如重生。蓝思追抬手一抹脸上血污,霍然抬头,欣喜道:“含光君!”

    一听到这两声天外琴响,魏无羡转身便走。

    好巧不巧,来的是蓝家人;要死不死,来的还是蓝忘机!

    又是一声弦响,这次音调略高,穿云破空,带了两分肃杀。三具凶尸连连退缩,同时以右手捂耳。

    然而,破障之音又岂是如此可挡的,未退几步,便从它们头颅中传出轻微的爆裂声。

    而那条左臂刚经历一场恶斗,再闻弦音,蓦然垂地。虽然手指仍在屈伸,但手臂已静默不起。

    短暂的寂静过后,这群少年忍不住高声欢呼起来。

    这欢呼里,满是劫后余生的狂喜,惊心动魄的一夜熬过去,终于等到了家族的支援,哪怕是之后被以“失仪喧哗有辱门风”的理由狠狠责罚,他们也顾不上了。欢呼中,蓝思追蓦然注意到有个人不见了。

    他拽蓝景仪道:“人呢?”

    蓝景仪只顾高兴:“谁?哪个?”

    蓝思追道:“那位莫公子。”

    蓝景仪道:“你找那疯子干什么?谁知道怕被我打,跑哪儿去了。”

    “……”蓝思追知蓝景仪粗心直肠,遇事从不细想,也不多作怀疑,心道,还是等含光君来了,再一并告知此人此事吧。

    莫家庄尚在安眠,只是不知是真的安眠还是假的安眠。

    即便是莫家东西院里斗尸斗得血沫横飞,别人也不会夜半清晨爬起来看。看热闹也是要挑的。尖叫连天的热闹,不看为妙。

    魏无羡把献舍阵的残痕毁尸灭迹,急着找个坐骑,路过一间院子,里有一口大磨盘,套着一只嘴皮乱嚼的花驴子,见他风风火火奔过来,像是有些诧异,竟像个活人一般斜眼看他。魏无羡和它对视一刹,立刻被它眼里的一点鄙视打动了。

    他上前拽着绳子便往外拖,花驴子冲他大声叫唤抱怨。魏无羡连哄带拖,好说歹说把它骗上了路,踏着破晓的鱼肚白,哒哒跑上了大路。

书名:魔道祖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魔道祖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4章

    原标题: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4章小说名: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第四章:很简短的八个字一夜沉浮,不知道做了几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身体像汽车碾过似的疼得不能自理,他没有在床上,睡过的地方已经冰冷。厨房传来隐隐响声,好像是切菜的声音,又好像是摔了什么东西。其实江晗昱根本不会做饭,结婚三年就没见他进过厨房,这会儿进厨房是想打动她?不不不!她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动,即使昨晚把第一次给了他,这婚还是要离!必须得离!芸思梦狠下决心,穿上衣服偷偷滑下床。床上的血渍让她心疼两秒,又蹑手蹑脚拿起包包和皮鞋轻轻往

  • 捡个娘子来种田4章

    原标题:捡个娘子来种田4章小说名称:捡个娘子来种田第4章晚上可以摸陆曼心下好笑,但是心里却生出了一丝感动。都要和离了,这男人还想着给她攒钱以后过日子?这比现代那些,千方百计在离婚的时候,转移财产的渣男简直就是一天一地啊。原主是瞎了吧?这样的男人还不要?陆曼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这个男人,“我不想和离了,成吗?”陈子安一愣,麦色的脸上泛起了激动的神色,“你说什么?”“没什么!”陆曼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是真的傻啊。她都说的那么明显了,他竟然还傻乎乎的。“我听到了!”陈子安还算是机智,慌忙拽住了她的手,从身后

  • 冷情帝少深深宠4章

    原标题:冷情帝少深深宠4章小说:冷情帝少深深宠第4章快是未婚夫了“夏霓裳,我告诉你!是我对不起你!要恨就恨我!璇璇也算是你的妹妹,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你对她有敌意。一切是我情不自禁,完全不关璇璇的事,要打要骂我都认。在我悔婚之前她也很痛苦,她更不愿意跟我在一起……”盯着时念南的嘴巴张张合合,后面讲了什么,脸上煞白的夏霓裳完全没有听清,她唯一震撼的是眼前男人的陌生感,陌生到让她心寒。“知道了,我放手。”终于,受不了对方长编大论,心死的夏霓裳冷然打断。突然冷静下来的夏霓裳让那两人面面相觑。像是担心夏霓

  • 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4章

    原标题: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4章小说: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第4章只是一时糊涂原来,一切都是因为羽潇潇昨晚的逃跑。虽然这个结果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羽潇潇也真的不后悔!是的,相比之下,失身于莫忆城比失身于李文,好了太多太多倍。咽了一口唾沫,羽潇潇伸手抵住李文的胸膛,态度不卑不亢道:“不就是五百万吗?我给你,现在立刻,你从我身上下去。”李文大概没想到羽潇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之间怔愣住。等了一阵不见他有所动作,羽潇潇轻咳了两声,继续道:“我和莫忆城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吧!所以,你如果再继续

  • 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4章

    原标题: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4章小说书名: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第四章晚膳换装完毕后,清梦带着秋儿就出门了。出门左拐是一片莲花池,碧绿的荷叶间点缀着粉白的莲花,微风拂过,水波带动莲花,摇摇欲坠。秋儿,现在爹爹与哥哥可在府中?清梦问道。老爷尚在府中,大少爷奉圣上旨意镇守边疆,如今去了已有半年之余。秋儿回答说。清梦前世是军官,她深刻地明白边疆战事的紧张与危险,莫名的为兄长担心起来。嗯,我知道了,咱们快点吧,娘亲该等急了。清梦还没往前走几步,就看到了面容不善的二妹,顾清河。姐姐,清河福福身,妹妹正准

  • 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4章

    原标题: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4章小说: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第4章宫保鸡丁,异世第一桶金十几分钟后,文艺将一盘热腾腾的色泽诱人的菜肴,放在掌柜的面前。掌柜的从业三十年,从未见过这样的菜肴,他挑眉看着文艺,指着面前的菜,淡淡的说:“你确定?”“尝一下,对您一点损失都没有,但若是错过了,您却有可能后悔一辈子。”文艺将菜放到掌柜的面前。掌柜的点头,“好,那我尝尝,这能让我后悔一辈子的菜……这到底是什么菜?”掌柜的夹了一块莴笋放在嘴里,当即愣住了。“宫保鸡丁,了解一下!”文艺笑着打趣。掌柜的眉眼转了几

  • 农门厨娘:相公在下,我在上4章

    原标题:农门厨娘:相公在下,我在上4章书名:农门厨娘:相公在下,我在上美味都被糟蹋了“……”刘闫的这声“娘子”让她特别的别扭,稀里糊涂穿越,还稀里糊涂多了个相公,她真是需要点时间消化才行。“额,那个你别管了,你们弄你的,我弄这个!”说完也不在搭理他们兄妹两,这天已经灰蒙,刘闫的家在山脚下,四周没什么住家人户,妥妥的山野村夫,这里离北石村都还有一点路程,这宋小她爹真是渣爹,为了儿子,卖女儿娶儿媳妇,真是不把女儿当人看。难怪几千年后男人那么多,女人越来越少了,真是活该打光棍。提着内脏就往水缸走,这古

  • 甜宠99次:宝贝,别害羞4章

    原标题:甜宠99次:宝贝,别害羞4章小说名字:甜宠99次:宝贝,别害羞第4章说你的目的当车子倏然停在一个临近海边的别墅前的时候,夏思羽抿着唇,黛眉从来没有松开,她冷眼看着这栋连同外墙都泛着宫廷黄的豪华别墅,她倏然才慢慢恢复了意识,她才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人是受害者,虽然他狠狠伤害了她,但是刚订婚的未婚妻和别人发生关系,他知道的话,应该也会很难过。她不打算告诉他,能少一个人伤心,就少一个人吧。她抬步走向别墅,花园的金灿大门缓缓打开。当她到了客厅门口时,发现门并没有关,她推门而进,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背

  • 尘间百年4章

    原标题:尘间百年4章小说书名:尘间百年第四章他死了么?衬衫男盯着我眼睛冒火,而我也意识到自己犯了错,正打算开口道歉的时候,身后的秦朗却先我一步出了声。“王硕,她不懂事,你怎么和她一样幼稚?还是说,一个女人,你也要和我抢一下?”秦朗走到我身旁,看着衬衫男。衬衫男听到秦朗的话,脸色依旧难看的盯着我。我知道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依旧不出声,事情闹大,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一定是我和安遇。我深吸了一口,看向王硕,低下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诚恳:“对不起,是我不懂事,希望王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王硕听我道歉,

  • 引妻入局:凌总,求别撩4章

    原标题:引妻入局:凌总,求别撩4章书名:引妻入局:凌总,求别撩第4章扔出门口回去的路上,我的手机响了一下,竟然是优青发来的短信:顾太太,我已经怀了你先生的骨肉。我冷冷笑了,真是巧合,婆婆想要什么,就来了什么。不过想必不是那个视频发来的时间怀上的吧,没那么快。我回复到:都怀孕了,力度那么大,不怕做掉孩子吗?很快,她也回复我:我也不想啊,就是你老公忍不住,非要天天来,我有什么办法呢。我能够想象到她此刻的表情有多么的嚣张。“离婚吧,我没有的东西,优青有了,你妈妈应该很高兴。”我将手机递给顾谦。顾谦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