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妖孽总裁要上天 大结局

2017/12/3 9:38: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妖孽总裁要上天
第1章 电梯里的男女

  “轰隆——”

  一个电闪雷鸣,黎氏观光电梯在上升至十九层时,卡在了摇摇欲坠的半空中。来自http://www.xbxysw.com/

  隐约可见两具纠缠的异性躯体,在透明的玻璃体内上演着无以言说的限制级戏码,朦胧,却又抓心挠肺。

  “不要......你是谁啊.......”姑娘一张娇俏的小脸因恐惧而五官纠结。

  眼前的男人坚硬火热,一双迷离的眸子尽是绯色:“帮我......要什么我都给你......”

  段艺斐咬牙闭眼,终是移开了捂在胸前的双手,视死如归般放松了身体,让他紧绷的筋弦“有的放矢”。

  她脏了,看父亲的如意算盘,到底还打不打的好。

  “忽”地一下,整个城市便被黑夜吞噬,两个人同时意识到停电,却因深陷混沌而心无旁骛。

  雷声更大了,他的脸,只能借助偶尔闪过的雷电依稀辨别,刀削斧凿般的俊朗,魅惑。

  “怕的话,抱紧我。原文xbxysw.com

  段艺斐双臂在他背后合紧,整个人被抵在电梯内的横杆扶手上,经受着陌生的洗礼。

  终在听到一声困兽般的低吼时,他在雷雨交加中释放力量,一声接一声的急促呼吸,此时才缓缓平复。

  “这是我的名片。”

  他弯腰拣起地上的西装外套,掏出一张印着烫金字体的卡片:黎焯熙。

  段艺斐的第一反应是:“你也姓黎?”

  “还有谁姓黎?”男人说话时已经迅速整理好了仪容,借一瞬消失的闪电打量着女孩精致的小脸,终是笑不出来:“有人想借着大雨让电梯出事,只可惜,电停早了。”

  “什么意思?”

  “不知道算了,穿衣服吧。”

  他好淡定,段艺斐懵逼中被他用外套裹住了身体。推荐http://www.xbxysw.com/这人,不像是寻欢作乐的败类。怎么会带着莫名的“症结”闯入无人的电梯?

  沉默时,耳边传来‘哐当!’一声巨响。

  电梯剧烈晃动后急速坠落。

  “啊——”

  直到黎焯熙在病房中醒来,那个女孩的尖叫声还如梦魇一般在他耳边久久挥之不去。

  今天是去黎家的日子,段艺斐额角却惊现一团红肿。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早就跟你说今天去见你未来的公婆!”段成嗣的怒斥令人看不出他是一个父亲。

  “爸爸,难道我受伤还比不上你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婿重要吗?”她被困电梯差点死翘翘。妖孽总裁要上天 大结局

  “你这是什么话?没有那个女婿,就没有将来的段家,你觉得哪个重要?”

  段艺斐不说话了,任由继母将大衣披在她肩头:“艺斐,听话去吧。”

  “不用你管。”

  ‘啪——’一巴掌,段成嗣的耳光甩在了女儿的脸上:“怎么跟你母亲说话呢?”

  “她不是我母亲。”

  “你......”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段父欲要出口的严词。

  段艺斐亲眼看着,亲耳听着她的爸爸是怎么在一瞬间改变了嘴脸的。

  “哎,盛泽,我们这就准备出发了。”

  “不用来了,老三住院了,咱们改日吧。小百姓养生网

  “住院了?什么病......喂?盛泽?”段成嗣因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火气更盛了,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女儿,气到没话说:“去去去,想去哪去哪,别在我眼前晃了。”

  黎家老三住院了?

  恰巧黎焯熙也住院了,他那天是被救护车拉走的。

  段艺斐深深蹙眉后,憋着满心的委屈离开了家,却又没地方可去。

  缓缓走在别墅区的人行道上,揣在大衣兜里的手又摸到了那张贵重的名片。

  那晚的电闪雷鸣还历历在目,她为了给父亲脸上抹黑,将自己年轻的身体给了这个叫黎焯熙的陌生男人。

  因祸得福吧,若不是他在电梯坠落的时候将她护在怀里,她可能会当场死掉。

  如此一来,好像打个电话慰问一下,也是应该的。说明xbxysw.com

  “哪位?”

  他的声音还如那晚一样沉静,只是多了几分疲惫和沙哑。

  “你好,我叫段艺斐,想去看看你。”

  新鲜。黎焯熙这还是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别人这么无厘头地自报家门:“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等等,我是......那天和你......那个的人......”

  继而那边沉默许久,段艺斐以为已经被挂断,可计时明明还未停:“你还在吗?”

  “在,仁德住院部vip305。”

  “好,我这就去了。”

  对方没有再继续什么礼貌用语便挂断了电话,搞得段艺斐脱口而出的“再见”二字咬到了舌头。

  她没看过病人,更不会买礼品,医院门口随便搞了点水果带了进去。

  可走至门口时想起,他住vip,应该很有钱吧,像他爸爸一样,这些有钱人应该看不上她塑料袋里的这些烂水果。

  尽管也很贵了......

  于是姑娘把水果搁在了门口的座椅上,与其被人看不上,倒不如空手进去。想着走的时候拿回家自己吃。

  段艺斐敲门,里面说“进”,她才掰开门把手露了一个小脑袋:“请问黎焯熙在吗?”

  一个助理模样的人走来:“恭候多时了,段小姐请进。”郑柯笑着,觉得突然冒出的姑娘,挺可爱。

  病房竟然跟她家的别墅差不多豪华,什么人啊?这么有谱。她环顾着四周,没头脑地走过会客厅,跟着助理进入了里间的病房。

  病床上的悬空处吊着一只大脚,未见其人先看其脚了,段艺斐乐呵着,跟躺着的病人打了声招呼:“你还好吗?”

  “你觉得呢?”

  黎焯熙鼻音很重,口吻一如既往地清淡:“找我有事吗?”

  “来看看你......顺便,谢谢你......”

  “空手谢我?”

  “呃......”她怎么好意思说把买来的水果放在了外面。

  他从不为难人,可眼前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自己发生了关系而觉得她跟别人不一样:“坐吧。”

  段艺斐略显拘束,环视了一周,没有椅子,没有沙发:“坐哪?”

  “坐我床上。”

  “呃?”她假装没听清,也假装听不懂。

  黎焯熙轻笑,对郑柯道:“你出去。”

  “是。”

  那小哥一走,段艺斐更不知所措了,甚至连视线都无处安放。

  他却继续调侃:“就咱俩了,坐吧。”

  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姑娘犹豫着,却还是背对着他坐了下来,不然总觉得好像自己不识好歹。

  黎焯熙却倏地坐起了身,鼻尖凑到她肩窝处,说话动气不动声带:“你叫什么名字?”

  “呀。”段艺斐吓得一哆嗦,不知道他是啥时候凑过来的:“段.....段艺斐。”

  “怎么写?”

  她拿出手机,随意打开微信一个聊天窗口,打出了自己的名字。

  黎焯熙点头,随后问:“没结婚吧?”她那晚是处女,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单身可能。

  段艺斐却犹豫了,她现在的状态,等同于半结婚。但还是摇了摇头:“没,没有。”

  “那你嫁给我怎么样?”

第2章 回家拿户口本

  他询问天气一般的口吻令人不可思议地跳了起来:“啥?”

  “我需要一个女人。”

  “做什么?”

  “搪塞父母。”

  像是找到了同病相怜者,段艺斐看他的眼神里,都多了几分同情:“你......你父母也逼你结婚吗?”

  黎焯熙没注意到她话里的“也”字,重新躺下不多解释:“给你十分钟的考虑时间,我母亲一会就到。”

  十分钟就要决定人生大事吗?她一个没有资格反抗人生,规划未来的人,要在这六百秒的时间里与爸爸做对吗?

  段艺斐迟疑了,脑补着自己私自结婚的后果可能是被段成嗣打断腿。

  但是,如果嫁给那个黎家三少,可能比打断腿还要可怕。

  黎焯熙闲来无事躺在床上数数:“597.......598......599......”

  “好了我答应你!”

  几乎是姑娘话音刚落,病房门便被外力开启,三两人声说着话。

  黎焯熙一改刚才的闲适,将表情投入到痛苦当中:“妈,你来了......”

  赵晗一愣,看见了屋里的陌生女孩:“这位是?”

  “阿姨好。”

  “什么阿姨好,叫妈。”

  “妈?”

  “妈?”

  “妈?”

  事发现场的郑柯连同赵晗和段艺斐一起陷入了惊讶无法自拔。

  而床上的人双手垫在脑后已经闭上了眼睛:“妈,我要跟她结婚。”

  “焯熙,你说什么胡话?”赵晗上前摸摸儿子的额头,眼神却不住地打量着拘束的段艺斐:“你是哪来的?到这里做什么?”

  “我......”刚才时间紧迫,她跟黎焯熙连台词都没有对过,这下可怎么说。

  “斐斐别怕,这是我妈。”

  段艺斐笑的牵强:“阿姨好......我,叫段艺斐。”还斐斐,不够膈应人的。

  郑柯搬来一张椅子放在床边,赵晗坐着打量起了眼前的姑娘,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老黎给儿子安排了一桩婚事,就这两天便要说定,如此杀出个“程咬金”,是福是祸?

  段艺斐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接到黎焯熙眼神示意的时候,才开口:“阿姨......我......我们是真心的......”

  要是说谎不遭天遣就好了,神啊,谁来告诉她这场闹剧如何收场。

  “儿子,你当真?”

  “是。”

  “那妈妈支持你。”

  这下换黎焯熙震惊,似是没想到母亲能答应的如此干脆:“妈。”

  继而赵晗说出了理由:“只要家世清白,我接受。娶一个自己愿意的,总比你父亲硬塞的好。要是想好了,赶在你父亲之前,把证领了。”

  领领领......领证?

  段艺斐被这当头一棒敲晕了脑袋,愣怔之时,听黎焯熙已经出声安排:“郑柯,带斐斐回家拿户口本。”

  “是。”

  赵晗的目光停留在准儿媳的身上久不能离去,自己的儿子,他爸爸不疼她自己疼。什么老友,就能塞个女儿嫁过来,指定不是什么善茬。

  正想着,黎焯熙已经放下了吊着的腿:“算了,我陪你去。”

  “你......不方便,还是躺着吧,我很快回来。”快个毛啊,她回家可不是拿户口本,是偷,偷!

  “不行,我要陪你去。”

  赵晗欲拦,想起他们那句“真心”,便放弃了:“路上当心吧。”

  “知道了妈。”

  拧不过他的坚持,段艺斐在黎焯熙的示意下帮他拿了墙角的一个拐棍,另一只胳膊则由她搀扶着。

  刚走至门外,郑柯瞥见了蓝色座椅上的水果:“咦?谁拿来的?”

  黎焯熙瞅了一眼段艺斐红扑扑的脸颊,看破不说破:“可能谁忘了吧。”

  她一低头,暴露了自己的心虚:“好吧......”

  “拿后备箱。”

  “是。”

  咦?他竟然要了?

  段艺斐不多想,陪黎焯熙一瘸一拐的上了车,指示着家门的方向半小时便到了东林别墅区。

  姑娘纠结了:“你在车里等我吧。”

  “为什么?我很见不得人吗?”黎焯熙看着周遭的景物,目测这孩子家境不错。

  “不是......那啥......我爸他......”段艺斐终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已经被父亲许给别人家了吧:“那好吧.......”

  “成,下车!”

  跟着段艺斐,黎焯熙又一瘸一拐地来到了她家的窗户后面,正要问为啥不走正门时。

  她一句:“你趴下。”

  “啊?”

  “我得跳窗户进去。”

  黎焯熙不懂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不是瞒着你,是瞒着我爸。我突然说要结婚,你觉得正常父母,能同意嘛?所以我只能先斩后奏。”

  说来也是。某瘸子指示郑柯蹲了下来:“过去踮脚。”

  “啊......好吧......”

  眼瞅着个子不高,腿还挺长的姑娘踩着助理的肩膀被送上二楼的高度,随后她手扒窗沿,脚踩空调,伸头探了下里面没人后,才放心大胆地爬了进去。

  五分钟后,抱着双臂站原地的黎焯熙脚边被扔下一本暗红色的物体,弯腰捡起,他从前到尾翻看了一家四口的户口本。

  这孩子,还有个小两岁的妹妹,可是姓林,随母姓。

  “那谁......你接我一下。”已经从窗台跳到空调外机的段艺斐,蹲在那里瑟瑟发抖。

  郑柯会意,伸出了双臂。随后两个人便一起倒在了草坪上,黎焯熙一阵嫌弃似的,把段艺斐拎了起来。

  “瞧你这架势,翻墙不在少数了吧?”

  段艺斐羞怯:“以前常翻来着。”

  “哪个是你房间?”

  “右边第二个。”

  黎焯熙抬头望了一眼,没什么感觉。却不知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从这扇“门”,潜入她的房间偷情。

  两个小时后,民政局外。

  两个红本本俏丽地暴露在空气当中,段艺斐久久不能平复急速跳动的心脏,把属于自己的那本放在了包包的夹层内。

  “段,艺,斐。”

  “叫我干啥?”

  “晚上过来陪床。”

  “......”她刚要拒绝,在想起自己被父亲赶出家门后也没地方去,不如陪他好了:“行吧......”

  跑了一天龙套的郑柯抠抠脑袋以为在做梦,他的BOSS这就把婚结了?

  段艺斐又回头看了一眼民政局,这个鬼地方一进一出,她就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已婚少妇。

  拿出手机拍下“结婚证”,在朋友圈发了条只对自己可见的动态:结婚了,和一个陌生帅哥。

  一周后

  黎焯熙出院的日子,段艺斐不见了。

  一句有事搪塞他之后,直接关机。他本也没有死缠烂打的意思,本来今天,他也有事。

  父亲安排的大家闺秀要来家里相亲,早年一个老友的妙龄女儿。

  要不是他受伤住院,恐怕早就没了造反的机会,好在适时遇到段艺斐,否则他那晚不在电梯里暴毙而死,也得被家里逼死。

  庄园大门开启,还在附楼二层观望的黎焯熙,在脑海里演绎着一会甩红本的震惊戏码。敢让他不自在是吧,看谁能不自在过谁?

  “老三,这就是命啊!”黎焯誉在一旁幸灾乐祸着:“人来了,你还不去?”

  “走吧二哥,我今儿非让老黎脸上无光不可。”

  “你想干嘛?”

  “等着看好戏吧。”

  他的出现与“妙龄女子”下车同步,可惜桀骜的三少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便踏入主楼。

  风吹叶落,女子黑发被夏风环面撩起,只偶见两具挺阔的身形从身侧擦肩而过,便不见了。

  要是自己没结婚,想必其中一人,就是她的丈夫了。

  “姐,头发乱了啦。”

  段艺斐没什么表情地看了眼林可彤,随便抓了两把:“走吧。”今儿自己单枪匹马出来捣乱,还真有点紧张了。

  段成嗣抬脚走在最前,携家眷一同踏入黎家庄园的主楼会客厅。

  一场好戏如期上演......

第3章 这是我老婆

  “来了成嗣。”

  说话的是黎盛泽,脸上虽有明显笑意,却并不见几分真心:“坐,都是自己人,不必拘束。”

  客厅里除了佣人,便只有自己的“公公”。段艺斐一颗心脏怦怦直跳,刚才见的两个男人呢?

  “盛泽,这便是我的大女儿。艺斐,快叫人。”

  “伯父好。”

  “不错,你好。”

  端着茶水走来的赵晗正要喜盈盈开口来着,却在看见沙发上的女孩时身形一震,说不出话来了。

  黎父不懂妻子之意,正常吩咐道“小晗,去把焯熙叫来。”

  大惊失色的不止黎母一人,此时的段艺斐也瞪大了眼睛表示眼瞎。

  不会这么狗血吧......

  两人在慌乱中对视时,会客厅的廊道外传来熟悉的男性声色:“不必了,我已经结婚了!”

  段艺斐闻声望去,愣住。

  他如神祗降临般走来,将一辣眼睛的红本重重拍在了茶几上,厅内惊声四起,所有人哗然起立。

  段父吓怕:“盛泽......这......这是怎么回事?”

  黎父盛怒:“黎焯熙,把你的假证给我收回去!”

  其余女眷处在震惊当中尚未抽离,段艺斐却抖抖嗖嗖地拿出了自己的那本:“不......不好意思......另一本,在这。”

  黎焯熙这才注意到众人中央那个穿着华丽的姑娘,脸上的神色不用说也已经此生最惊:“是......是你?”

  七八个人纷纷盯上脸蛋俏丽的她,段艺斐垂眸,却不知作何解释。

  只能说这场戏,玩砸了。

  ‘呃......’一声。

  姑娘白眼一翻昏厥倒下,却没有人做出急速反应。

  黎焯熙机警过人,愣怔一秒后大步上前,将地上的小人打横抱起,逃离了现场。

  他把人带去了自己的附楼,随便往地上一扔,自己走去吧台前倒了杯水,表情略微不好。

  “哎呦喂.......你不能轻点啊......”段艺斐揉着自己的臀部坐起身,好在铺了长绒毯,不然这屁股就不能要了。

  “说吧,什么目的?”

  目的?段艺斐想起刚才自己被自己涮了的好戏,顿觉无脸。

  可她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不想被爸爸无情嫁给陌生人......”

  “你觉得我会信吗?”他以为,这正是她的妙计,女孩子心眼不都是很多吗?为了接近一个男人,什么勾引人的怪招都想的出来,怕是处心积虑很久了吧。

  这出戏,他也被涮了一把,滚烫烫的热水,烧的皮疼。

  段艺斐要是知道他此时是那种想法,早就一口咬死他了:“不信拉倒。”

  事已至此,她也懂了。

  这个黎焯熙姓黎不奇怪,刚好就是她排斥的那个黎家,也刚好就是她不愿意嫁的黎家老三。

  一切都赶了个“刚好”,让她怎么办。

  揉揉屁股起身,段艺斐重重叹了一口气:“不行就离了吧,跟父母好好说说。”

  “你脑子摔傻了?能好好说的话,至于走到这一步吗?”

  “是喔......”

  黎焯熙对她是一脸看不上:“算了算了,反正是你,就这么着吧。”

  他还看不上眼了?段艺斐简直又好气又好笑:“黎焯熙,受害者不止你一个好吗?”

  “难道我配不上你吗?”

  “......”那倒没有,她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觉得他帅的掉渣。

  只可惜,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让她至今想起还是会脸红心跳。

  黎焯熙盯着她看了一会:“你脸红什么?”

  段艺斐伸手一捂:“谁?谁脸红了?”

  随后他便笑了,看着落地窗外的花园一角,景色俏丽那是令人开怀愉悦。

  因为不只是她。还有他,也想起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那是他此生第一次沉沦,混沌之中夺走了她的初夜,好在谁也没占谁便宜,都是第一次。

  段艺斐被他笑得心里发毛,拢紧了胸前的衣物准备朝门外走去。

  “站住。”

  “你还要干什么?”

  “既然就这么着了,那就这么着吧,不用说你也得搬来我家,说个时间,去你家拿东西。”

  神啊......有没有人来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宁可夺走自己初夜的人是个歪瓜裂枣的大老粗!

  ‘轰隆——’一声巨响,滚滚闷雷说来就来。

  段艺斐不知是不是自己遭了报应,连忙在自己嘴巴上连拍了三下。

  ‘呸呸呸’。

  黎焯熙像看个怪物似的盯着她:“你有毛病啊?”

  “我......”

  算了认命吧,黎焯熙比大老粗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至少皮相好看。

  两个人就此沉默了半天不知如何是好。

  打了雷的天空顿时被乌云压黑,倾盆大雨哗哗直下,堵住了段艺斐欲要离开这里的去路。

  “熙少爷。”

  李婶婶的出现,打破了这份不和谐的沉静:“太太电话,让你去主楼见客。”

  见客?那已经是他的岳父岳母和小姨子了吧。

  他看了眼沙发上丧着脸的段艺斐,突发奇想道:“你要实在没脸见人,不如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实在的,他自己也没法见人了。

  段艺斐点头。

  “熙少爷,见客?”李婶婶再次提醒。

  “说我不在家。”

  “......是。”

  黎焯熙撑一把大大的黑伞,将两个人罩住后便朝停在积水里的座驾走去,那是一辆新年款阿斯顿马丁Vanquish,层云白。

  他让她拿着伞站在水潭外,自己稍微淋雨迅速坐进驾驶室后,把车开出了积水潭,停在她的脚边。

  “上车。”

  段艺斐合上黑伞坐了进去,无奈伞柄太长,四处一戳,搞得哪里都是水,更可恶的是敲到了黎焯熙的脑袋。

  “你不会放外面?”他火气一来,冲人吼道。

  “外面下雨呢......”

  “我让你放就放。”

  车门一开,伞一扔,段艺斐不管了。

  淋了雨,又被伞敲了脑袋的黎焯熙头发不住地往下滴水,可他正在和外面的大雨对抗:“拿纸给我擦脸。”

  她不说话,憋着一口气伺候事事的大少爷。

  阵阵少女清香扑鼻,黎焯熙眼前晃着一条藕臂,那味道,便出自她白皙的皮肤。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黎氏集团的地下车库,他带她进入一部封闭式电梯,直通自己在三十九楼的工作室。

  令人眼前一亮的是,这个足有二百平的大房间里行行列列摆满了各种吊炸天的时装,想法别具一格,设计感强烈,一看就是上T台的那种。

  “哇.......哇塞......好漂亮啊!”

  段艺斐游曳其中,跑过了那一排排惊艳绝美的昂贵布料。

  黎焯熙没管她,往自己位置上一坐,眼前展开一副半成状态的设计图。

  “这是婚纱吗?”

  他不知她何时已经来到身后,他简单点头。

  “原来你是设计师啊?”

  “怎么?不像吗?”

  “像......你个大头鬼。”

  整天一副狂拽酷帅的少爷气派,不像设计师,倒像个设“计”...师。

  黎焯熙不言语,每到这个地方,他就静了,心里装着满满的构思和设想,任谁也叨扰不了。

  段艺斐看他安静,自己也就不便打扰。

  黎氏的段位极好,这里可以俯瞰大半个玖沅都市。她走去落地窗边,环顾四周。

  冷不丁一下,那个比别的建筑都要突出的观光电梯映入眼帘。原来那个电梯是黎氏的?

  怪不得能见到他。可是那天,他突然闯入的时候,很难受,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令自己五脏俱焚的疼痛。

  他还说:“帮我......要什么我都给你......”

  这不得不令人怀疑,他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想到这里,段艺斐回身开口:“黎焯熙。”

  “嗯。”

  “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你怎么了?”

  他不是随意发情的人,黎家的教养众人皆知,怎么可能在外如此失德。

  面对姑娘开门见山式的提问,他默了。

  随后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滴滴的密码声响起好多遍,都还是没能打开。

  段艺斐在黎焯熙的眼神示意下,走去开门。刚才他们从内部进来的时候,他从里面反锁了。

  一声“请进”。

  令温怡呆住,眼前的俏丽女孩是......:“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段艺斐径自走回到黎焯熙的身边,不敢擅自开口,怕说错了什么话。

  “这是我老婆,段艺斐。”

妖孽总裁要上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妖孽总裁要上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情深入骨,爱似毒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情深入骨,爱似毒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情深入骨,爱似毒药目录预览:第1章耻骨上的玫瑰花第2章疑似故人来第1章耻骨上的玫瑰花夜色乌云翻滚,呼啸的海风灌进窗子。此刻,慕清清浑身赤裸,被人捆绑在按摩椅上,手脚都被锁链给牢牢绑住,最糟糕的是,她头上还被蒙上了黑色面罩。眼前一片黑暗,她什么都看不到,未知的恐惧将她牢牢包裹。随后,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你是谁?”慕清清蜷缩在按摩椅上,隐在面罩下的小脸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回应她的是男人的一声冷嗤,而后类似于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这一切让

  • 冷清孽少暖情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冷清孽少暖情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冷清孽少暖情妻目录预览:第一章百万合约第二章再遇傅薄言第一章百万合约呃!好痛!没想到第一次竟然会这么疼!陆暖晴尝试着翻动一下身体,却被撕裂般的痛感疼出一身冷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细小的呻@吟。身侧的男人还在睡着,大半个身体裸露在被子外,线条优美,轮廓分明,两条修长紧实的大腿,充满了征服般的力量感。他侧着身,几缕多余的碎发散落在额前,晨光下,男人的侧脸俊美无比,深邃的轮廓,精致的令人窒息。这就是傅薄言吗?传说中的风流大少!呵,把她折腾的几乎一夜都未合眼,

  • 重生逆袭,总裁的大牌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逆袭,总裁的大牌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重生逆袭,总裁的大牌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含恨而亡第二章是谁在耍流氓第一章含恨而亡Y&M2017春夏大秀现场,也是Y&M首席设计师苏悦出道五周年的纪念大秀盛典。苏悦带着此次走秀的模特正在致辞,大屏幕上却突然出现赫然的几个大字:苏悦无耻剽窃,抄袭可耻!“轰”的一声,全场哗然。此时,Y&M御用模特,也就是苏悦的亲妹妹苏子沐拿过话筒,姿态优雅,说出来的话却将苏悦彻底推下了悬崖。“一直以来,我以为好姐妹之间就应该共享所有东西,所以从小到大姐姐拿我的设计

  • 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裤衩儿第2章咸猪手第一章裤衩儿“凉城第一美女死了!”“凉城第一美女死了!!”“凉城第一美女死了!!!”大清早的,一道道刺啦啦的喊声响彻云霄,宛若风一般从凉城大大小小的巷子里席卷而来,不过一个早上的时间,凉城第一美女苏萋萋的死讯便已人尽皆知。街坊里到处议论纷纷。“苏萋萋怎么死的?”“据说去勾引宁王殿下,被活生生玩死了!缠绵了三天三夜呢!”“哎!可惜了,苏萋萋虽然生下来就是一个傻子,可却长了凉城最好的一副皮

  • 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包夜十万第二章:亲爱的,我怀孕了第一章:包夜十万夜,如墨,微凉。H市,VIP包厢。南芯筠裹着浴巾,推开浴室的门。身后水汽缭绕,空气中弥漫着沐浴露的清香,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楚楚动人。远远看过去,宛若仙子,出尘不染。见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南芯筠脸上的笑意加深,“原来是莫老板。”油腻又娇媚的声音成功的让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蹙眉,一双鹰眸瞬间扫射过来,满脸都是厌恶。南芯筠丝毫不在意,笑着靠在梳妆台上,点了根烟。

  • 亿万首席心尖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亿万首席心尖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亿万首席心尖宠目录预览:第1章窗外的那抹身影第2章苏浩宸归来第1章窗外的那抹身影乱伦?No,并没乱伦,传闻中鼎鼎大名翰菲国际总裁从不偷腥,高冷,又无情,终年一张从来都没有见过笑容的脸,只要他一双眼睛一瞪,只要是人都会觉得汗毛竖起来,血气倒流,恨不得在这位爷面前直接跪下,他所到的地方温度立即下降至零下。可是谁又知道就是这么一个无比冷酷,冷漠又无情的男人的心里却藏着一个女人。三十岁的他,自从妻子死了以后,明显比之前更加残酷,对于找结婚对象他从来都不急。

  • 庶女当自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庶女当自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庶女当自强目录预览:第一章尸体第二章别太鲁莽第一章尸体“嘎吱——”破旧的木门被丫鬟推开,光线下灰尘顿起,一片破败之感。任谁也不会相信,这竟然是一位小姐的闺房。丫鬟进来看了看,对外头的人道:“动作快点,赶紧把尸身抬出去,真晦气!”说话是大夫人徐氏的丫鬟,她站在门口,竟然是一步也不肯往里进。来的人嘿嘿两声,摸进了洛瑛的房间,“嘿嘿,小美人,别怕,叔叔这就把你带走!”说着;两只黑手伸进那少女的被褥下。丫鬟在门口听见动静,却也没说什么。左右是个庶出的,人都死了

  • 你的深情已蚀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的深情已蚀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你的深情已蚀骨目录预览:第1章嫁给老男人第2章她的第一次第1章嫁给老男人“为了报复我,你竟然愿嫁给一个老男人?”夜幕笼罩着偌大的城市,南郊荒凉的山野区域,身着黑色皮衣的池荌正懒懒地倚靠在路灯的柱子旁。破旧的电灯泡闪烁出微弱的光芒,在黑夜之中划下模糊的交界线。池荌的猫眼敛起,一双明媚的眸子正戏谑地盯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女人套着镂空小背心和仅仅盖过臀的牛仔短裤,看上去性感清凉。她正满脸亲昵地搂着身旁的白衬衫男人。男人面目温和,却在此时紧蹙眉头,他在那声惊异之

  • 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目录预览:001、欲擒故纵吗002、我对你没有任何意思了001、欲擒故纵吗窒息的感觉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血腥混合着温水的味道让苏蒙蒙一瞬间就睁大了双眸,猛然就从水里冲了出来。低头一看,自己正躺在满是鲜血的浴缸里,血水染红了身体,少女的双腿交缠在水中若隐若现。怎么回事,自己不是饿死在雪夜被野兽分食了吗,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苏蒙蒙瞳孔一缩,瞬间就看到了自己的右手边,旁边有一把精美的匕首,手腕上的伤口还在不断往外冒血。浴缸、伤

  • 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目录预览:第001章:真特么的疼第002章:狡辩第001章:真特么的疼痛感比想象中来的强烈,酒店外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十分刺眼,叶一南穿着已经褶皱不堪的米色裙子,用手遮在额头上,挡住那该死的阳光。酒店门口停着几辆出租车,司机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叶一南在酒店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再次迈开步伐。双-腿间传来刺骨的疼痛,叶一南又忍不装嘶”了一声,妈蛋,真特么的疼。平时温婉大方的叶一南都忍不住爆了粗口,实在是因为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