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阴婚妖娆 大结局

2017/12/3 9:38:11 来源:网络 []
书名:阴婚妖娆
第1章 扫出来的敬业夫

  窗外的月色有些清冷,夹杂着雪气冷风从没关严实的窗户里吹了进来,我用脚捅了捅睡在身边的柴小蓉,“蓉蓉,去关窗!”

  “你去,我肚子疼。阴婚妖娆 大结局”柴小蓉再次睁眼说瞎话。

  我叫周奇奇,本来也是一个懒人,但自打和她做了闺蜜,并且住在一起之后,我似乎就变成了最勤快的那个。

  纵使我很不情愿,但还是裹紧了睡衣起身去关上窗户。

  期间柴小蓉一边感叹着有我真好,一边又戳着手机探究着问道,“奇奇,再过两天就要开奖了,你那张敬业福扫到了吗?听说今年要发两个亿呢!”

  “艹!”柴小蓉的话音刚落,我下意识就捂住了耳朵,“你别跟我提这事,一提我就生气。”想到就要错过两个亿了,我心中郁闷,跳上了床,一边用力地戳着手机,一边心里寻思要不要趁着天还没黑再出去扫一圈?

  却听小蓉一声惊叹,“哎哎哎,奇奇你快看。”

  “看什么?”我百无聊赖地继续盯着屏幕。

  就听小蓉继续说道,“你点开我刚刚拉你进去的那个微信群,有人说在城郊的一块石碑上扫到了敬业福,而且扫到的人还不少。阅读http://www.xbxysw.com/

  “真的吗?”我一个鲤鱼打挺已经盘腿坐在了床上,手指飞快地打开了微信,当看见那人说的跟小蓉转述的话一般无二之后,二话不说就将小蓉从被窝里拽了起来。

  “快,快走,早扫早安心。”

  “你这疯婆子,难道不知道冬天的天黑得有多早吗?”

  “放心吧,还有两个小时才天黑,我去过城郊,来回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

  我说完也不管柴小蓉怀疑的眼神,先是硬生生地将她从床上拽了下来,又手忙脚乱地给自己穿好衣服,一阵忙乎之后,我可算是将小蓉拉到了出租车上。

  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遇到了一个猪司机,半个小时的路程愣是让他开着绕成了一个半小时,等我们找到城郊那块石碑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所以本就难找的石碑更难找了。

  “那个,奇奇,你先找,我肚子有点疼,先去找个地方方便一下。版权http://www.xbxysw.com/”小蓉突然抱着肚子跟我说道。

  我看了看,除了手电筒光芒所到之处以外黑漆漆的天空,忍不住提议,“要不然我陪你……”

  “不用不用,我可不想陪你找大半晚上,说不定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找到了呢!”小蓉说着也不给我反驳的机会就转身走进了黑暗。

  无奈,我只好打开微信再次确定了一下那个朋友说的地方,继续地毯式的搜索。

  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将我扳倒,我刚要咒骂,眼前就猛地一亮,就像中了几百万一样高兴。

  “你可真让我好找啊!”我一边拍着石头,一边感叹。

  大概是因为最近有人来扫过吧,石碑上很干净,一点尘土都没有。

  找到了那个福字之后,我将常用的便携手电筒塞进嘴巴里,打开某宝,大气都没敢出的对着扫描。小百姓养生网

  然而,下一瞬,手电筒就从我的嘴巴里面掉了出来。

  “卧槽,真的扫到了。小蓉,小蓉,我扫到了!”我惊喜地狂亲手机上出来的敬业福,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然而兴奋过后,我突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按理说,在这一片荒草处,小蓉就算去方便也应该离我不远啊,怎么我喊了半天也没见她反应。

  这样想着,我又不死心地朝着各个方位都喊了一边,可回答我的只有拼命钻进脖子里的寒风。

  没办法,我只好打电话,可电话拨通却没人接。小百姓养生网

  这下我扫到敬业福的喜悦也消失得干干净净,心里满满的全是担忧。

  要是小蓉出个什么事,在这荒郊野外的……我实在不敢往下去想,只能握着手机去蹲在原地等她。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来了条短信,我一看是小蓉发来的,手忙脚乱就点了开。

  然而看完短信我却气得七窍生烟,这丫头方向感一直不怎么好,但我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差,上个厕所就找不到我的方向,还坐车提前回家了。

  看她还说手机快没电了马上就要关机,我也没有再打电话,反正她没事就好。

  松了一口气之后,我扫到敬业福的喜悦又涌上心头,哼着歌走到路边打了辆车,跟师傅说了地点之后就高高兴兴地拿着手机合成。

  但特么谁知道天要人亡,我还没来得及消化司机大叔的尖叫,人带车就飞了出去。阴婚妖娆 大结局

  我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好,但也是无能为力了。

  真没想到,我竟然死在了最好的年华,可是我死了不要紧,我的姐姐怎么办?

  我姐姐从小寄养在婶子家,本来就精神不好,要是知道我出了事那还不得彻底疯了。

  不行,我一定要活下来。

  我在心中一遍遍地给自己打着气,没想到竟然真的睁开了眼。

  入目的医院设备让我意识到先前的车祸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可没等我感受到自己到底伤的重不重,一个大红轿子突然出现在我的头顶。

  “大胆周奇奇,阴阳两隔,你竟敢在深夜叨扰我家主人的清明,该当何罪!”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我张了张嘴,又感觉这个问题不太重要,重新问道,“你是谁?你那轿子是怎么回事?”

  “大胆,你莫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那人的声音突然一阵恼怒,接着一个黑影突然从轿子后面走了出来。

  等我看清那个黑影的样子之后,顿时感觉胸口一懵,下意识以为自己会晕过去,想也没想就闭上了眼睛,但怎么闭了半天我还是发现自己灵台清明,只好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声音颤抖地说道,“这位大哥,你怕是弄错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家主人是谁。”

  “还敢狡辩,你都敢玩弄我家主人的墓碑,还说不知晓我家主人是谁!”

  尼玛,这一定是个梦,这特么一定是个梦。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默念着快快醒来。

  可谁知道身体突然就漂浮在了半空中,我还没来及尖叫,那个黑影就继续说道,“现在我家主人要见你,你且随我去吧!”

  “我我……我可以选择不去吗?”我嘴巴哆嗦地都快不是自己的了,额头也开始冒起了冷汗。

  然而,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就被那团黑影卷进了轿子里。

  两眼一抹黑的我,盘算着应该怎么逃脱,可下一秒,轿子就啪的一下落在了地上,我左右一阵摇晃,仔细听着外面没有一点点的动静,才犹豫着揭开了轿帘。

  当我发现自己竟然被抬到了郊外我扫福字的地方时,心里别提有多恐惧了。

  但天真的我并不知道等着我的,还有更恐怖的。

  面前盖着薄雪的荒野突然就变成了一条长长的不知道通向哪里的甬道。

  我犹豫着该不该迈开脚,一条红绳就已经缠上了我的腰。

  “啊!”我的惊呼声还在后面,人已经猛地被扯到了甬道尽头。

  一张高度腐烂的脸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本以为会轻而易举被吓晕,可该死的等了半天竟然还是清醒的。

  就在这时,那张高度腐烂的脸突然消失不见,转而是一个穿着红色绣暗纹长袍的人背对着我站在了面前。

  明明看身形是个男人,可偏偏头发都已经快到屁股了。

  正当我不解的时候,那人突然转过了身。

  我有一刹那的呆愣,讲真,这辈子哪怕是通过电视我都没有见过这么妖魅好看的男人。

  他一头墨发随意披散,丹凤眼细长深邃,薄唇勾着不明所以的笑容,鼻梁高挺。

  但这都不是最特别的,因为最特别的要数他额间那火焰形的印记。

  给他本来就俊美的脸上平白地添了几丝妖娆,却也一点都不别扭,反倒给我的感觉像个祸国殃民的妖精一样。

  “这也太特么美了!”我忍不住感叹,又觉得自己大约是太花痴了些,想了想又开口问道,“你是谁?”

  就见那男人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扑闪了一下,慢慢地朝我走了过来。

  “夫人不晓得吗?吾乃夫人扫出来的敬业夫啊!”他说着,一双冰冷的手突然就贴在了我的脸上。

  我身形一顿,逃已是来不及。

  果然,这男人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但特么老娘就是想要扫一个敬业福而已,怎么就扫成了车祸,还莫名其妙地扫出了一个妖孽的敬业夫,什么鬼?!

第2章 答应一个条件我就放了你

  不听使唤的身子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任由着面前妖孽一样的男人用修长却惨白的手指,慢慢地勾勒着我脸部的轮廓。

  面前的男人实在太好看,我该庆幸单身二十几年的自己能被这么妖孽级的帅哥光顾。

  可这男人的手也太冰了,已经不止是因为冬天寒冷的缘故了。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蓄着长发,又为什么穿着古装,还说话文绉绉的,什么夫人敬业夫的。

  我尼玛!

  这不会就是那个黑影说的主人吧!

  墓碑,是了,墓碑,他说我在他主人的墓碑面前戏耍,那就是说面前的这个妖孽级别的大师哥,不是僵尸就是鬼喽?

  理清的想法让我浑身一个机灵,下意识就别过了脸,躲开了他圆润的指腹。

  “那个……帅……帅哥,你们这是在拍戏吗?”我装作不知道他的身份,期盼着他能够看在不知者无罪的份上放过我。

  可该死的男人凤目轻挑,竟然毫不犹豫地揭穿了我。

  “夫人不是都猜到为夫是谁了吗?怎么还在这里跟为夫装傻,莫不是想要为夫自己承认?”

  他说完也不等我的回答,又继续说道,“也是,是为夫不懂事了,夫人与为夫初见,是该好好自荐一番。”

  “但为夫也不知道夫人想要知道什么,且就挑重要的说怎样?”

  这妖孽男说着,轻轻地低下头,鼻尖有意无意地蹭着我的脖子,冷得我直哆嗦但又没法躲开。

  就见他正了正衣领,一本正经地说道,“吾乃大理国人士,千年前死于意外,也不知为何,总是无法投胎,直到今日夫人出现在吾的墓前,吾才恍然大悟,大约吾不投胎的原因就是在等夫人来吧,也不晓得夫人对吾满意与否?”

  满意你个大头鬼!我心中愤愤地腹议,其实倒也希望现在能被美色蛊惑,这样最起码也就少几丝害怕了。

  可该死的我好像一直都不怎么花痴,要痴也就是一会会儿而已,现在要不是身体被莫名其妙地定住了,恐怕我一刻都是站不住的。

  “那个这位大人,可不可以放过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都得靠我养活,求您高抬贵手放……”

  “夫人说笑了,在夫人来之前吾已调查清楚,夫人只有一个家姐,未婚,二老也早已过世……”

  “我……你到底看上我哪点了,扫福的人可不止我一个!”见面前的妖孽鬼物软硬不吃,我索性放开了胆子吼道。

  “大约他们扫的时候为夫正在睡觉吧,大约这就是为夫与夫人之间的缘分吧!当下夜已深了,不如先歇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可好!”

  妖孽鬼物说着已经做出了一副要抱我的姿势,吓得我慌忙求饶,“大哥,大爷,祖宗,求你放过我吧!大不了你想要啥告诉我,我回去之后就是倾家荡产也会烧给你的。”

  听说现在冥物可一点都不便宜,所以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是非常肉疼的。

  可面前这妖孽鬼物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倒是听我说完之后,一双丹凤眼带着几分玩味地看着我。

  直到看的我浑身不自在的时候,才慢腾腾地说道,“夫人当真这般怕我?”

  废话,你是鬼我是人,不怕才怪。

  我心里抖着骂,可嘴巴却是上了枷锁一般,哆嗦了好几下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

  这下,不用开口也知道我有多怕了。

  “看来夫人是真的怕为夫了。”那妖孽鬼物似乎有些失望,撇了撇嘴。

  接着他又探究地看向我,“不若夫人答应为夫一件事吧,等这件事办完,为夫就放你回去怎么样?”

  “什……什么事?”希望的光芒让我鼓起了勇气,但说话的时候却是不敢看面前那一双璀璨生辉的丹凤眼。

  但我特么怎么也没料到,这家伙捏着广袖,竟然把一件龌龊的事说成了一本正经,理所当然的模样。

  “千年来,为夫确实有所寂寥,尤其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鬼物说着顿了顿,“但不知为何,送上门的女人很多,是人是鬼亦或是妖,高的胖的矮的瘦的,怎奈为夫却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唯独今日见到夫人……”

  “大……大……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我使劲咽了一口唾沫,不得已将目光放在了妖孽鬼物的身上。

  就见他嘴角挂着诡笑,不知何时手中多出了一把折扇,轻轻地挑起了我的下巴,“不若夫人陪为夫一夜,一夜后为夫就放过你如何?”

  “不……”

  “夫人当真以为你有选择的权利?”妖孽鬼物放在我下巴下面的扇子刷的一下打了开,“为夫只不过就是通知一下罢了。”鬼物说完手中的扇子猛地消失。

  接着一阵天旋地转,我的身体已经打横被他抱了起来。

  可特么我还没来的及消化这霸道的巨变,下一瞬,我竟然就被扔进了一口大红色的棺材里。

  我只看见旁边还有一口雕着莲花底盘的黑棺,妖孽鬼物就欺身而上。

  大红色的长袍严严实实地遮住了我的身体,他却好整以暇,一手支着下巴,一手轻轻地卷着我的长发。

  那动作,妖娆得明明很过分,但奇怪的是,我却并不能将他和女人搭上边。

  “夫人可准备好了。”

  “我……”

  “莫要多说,为夫晓得夫人也急。”

  我急?我急你妹啊!

  我无声地咒骂被淹没在妖孽鬼物解开我病号服的扣子上。

  明明说他都寂寥了千年,可那双手却像是游刃有余一样,甚至都让我开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装作鬼来吓我的流氓混混。

  不然他一个千年的老鬼怎么知道胸罩扣子怎么解开?

  想着,我刚要挣扎,可谁知道,妖孽鬼物一直笑呵呵的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下一秒,他指甲就冒起了白烟,一双丹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似乎还带着温怒。

  “夫人当真不愿意?”

  “我……”

  “倘若夫人再不配合,再跟为夫耍横的话,为夫可就要用强了。”他说完指尖的白烟就像活了一样缠上了我的脖子,一阵窒息感让我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求生的本能让我下意识地点头,“我配合,配合!”

  “夫人早说不就是了嘛!”

  妈的,这还怪上我了?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但该死的是,明明我是不情愿的,可当鬼物的一双手划过我衣服的时候,我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迎合起来。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我有口说不出了。

第3章 被缠上了

  我周奇奇活了二十二年,男朋友倒是谈过一个,可那时候也只是个高中生而已,所以仅限于只拉过手,就连亲嘴这样的普遍活我都没做过,更何况现在被一个异性压在身上了。

  而且这个异性还是异性中的异性!

  我悲哀地想着,都说第一次是要留给我未来老公的,可现在我特么竟然被一只鬼给强了。

  “啊!”撕裂一样的疼痛让我终止了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

  我双手死死地扣着妖孽鬼物冰冷的后背,泪眼模糊间,只见那鬼物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惜,虽说那眼神慵懒中透着暧昧,暧昧中透着性感,可却好像是在完成任务一样,在我身上横冲直撞一遍又一遍,冰得我感觉那里都快要冻坏了。

  记得柴小蓉那没羞没臊的丫头曾经跟我说过,她说做这种事的时候特别舒服,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一旦开始就会上瘾,不止是身体上,就连思想也会跟着渴望。

  可为什么我现在一点她说的那种感觉都没有,不,准确地说应该是有一点的,比如说,我确实很想死。

  “呜呜呜……你干脆杀了我吧!”我不记得我是第几遍哭着说出这句话了。

  但每一次我身上的妖孽鬼物都不予理会,倒是这一次,他听了我的呼唤之后停了下来,一双修长的丹凤眼带着三分玩味,“怎么?难道夫人嫌弃为夫伺候的不好吗?要不然我们换个姿势?”

  伺候你妹啊!我无语地看着妖孽鬼物,心中有苦说不出。

  然而,他见我沉默却以为我默许了,微微拱起了身子就扳着我换了一个姿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身体和思想上的双重折磨让我好几次都想要咬舌自尽,可每当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姐姐那张常带着笑的脸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拿着一颗糖跟个小孩子一样,献宝似的塞进我手里,高兴地拍着双手,“哦!奇奇回来了!”

  我姐姐心智不全,也只有六岁孩子一样的智商,所以我不能死,就算再恨我都会忍辱负重地活下来,那妖孽鬼物不是说了吗,我陪他睡一觉就会放过我的。

  可能放在古代,我会为了贞洁而选择自我了断,可现在社会变了,我就算是再比其他人保守,也绝对不会因为失贞而放弃生命,因为我活着不是为了我一个人。

  身上的鬼物仿佛不知道疲惫一样,一遍一遍,最后直接将我弄晕了。

  “周奇奇,你逃不掉的!”迷迷糊糊之间,一双冰冷的手划过我的脸。

  我下意识地就尖叫着坐了起来,却见到闺蜜柴小蓉一脸惊吓地拍着胸口。

  “奇奇你怎么了?我不过就是拍拍你的脸叫你起床而已,你不用这么大反应吧,咱又不是没有这样叫过你!”

  “小……小蓉?”我诧异地看着面前穿着百褶毛呢裙的柴小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在棺材里吗?怎么又回到了家里?

  还有,我不是出车祸了吗?怎么现在想起来,似乎昨晚也没有感觉到身上的疼痛。

  那这么说……昨晚的一切都是梦?

  我没有被那个妖孽的鬼物强迫?我还是清白身子?

  “奇奇你想什么呢?”柴小蓉说着坐在了床边的化妆台前,边捯饬自己边埋怨,“你说你也真是的,昨晚上扫完福怎么也不知道等我一下就自己回来了?”

  “什么?不是你发短信说你已经回去了吗?”我努力回想着昨晚的事情,不等柴小蓉反应就赶紧拿过了床头的手机,可是翻来翻去却只有柴小蓉打的若干个未接电话,不止是短信,就连我给她打电话的记录都没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越想心中越着急,只好放下手机试探地看向柴小蓉,“那个……小蓉,你昨晚上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车祸什么的?”

  “怎么?你也看见了?”柴小蓉听我这么一说倒来了兴致,一双大眼睛一下子锁定了我,“昨晚上那车祸可真惨烈,我估计那出租车司机和那个开宝马的人都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就两个人吗?”我愈发感觉奇怪了,柴小蓉说的应该就是我昨晚上出车祸的事情,虽然我没有看清那辆车是什么车,但却看清了那车上确实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对啊,我还专门看了呢,那宝马男身形好像还是个帅哥呢,可惜了脸遮住没看清楚。”

  “就没有其他人?比如说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

  “哎呀,你今天早上怎么这么奇怪,我又不是高度近视,亲眼看见警察从车里面抬出来的,不可能有错。”柴小蓉说完就不理会我了,自顾自地化着妆,本来就很漂亮的小脸蛋,被她轻轻一抹一描,看起来愈发出众了,丝毫不像个在百货公司上班的小职员,倒像是一个身材姣好,面容出众的模特。

  但是昨晚上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的只是我的一个梦吗?

  我思索着,在小蓉的催促下起身穿上了衣服,可奇怪的是,我的身下在走路的时候突然有一点点不适。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却也没有丝毫的疼痛。

  那个妖孽鬼物的脸刹那间闪过了我的脑海,但我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事不可能,因为毛主席说过,建国后不许有牛鬼蛇神,尽管我现在才是个高中学历,但科学咱也没少学,怎么着也不该相信这世界上会有鬼这种东西。

  就连那神奇的鬼火也是因为磷在高温下燃烧的。

  这样想着,我心里安宁了不少,高高兴兴地吃过了早餐之后,就和小蓉手拉手,朝着不远处上班的百货公司走去。

  因为我只有高中学历,所以现在找工作也是很困难的,除了端盘子,目前的这个工作最适合我。

  两班倒,说不上轻松也说不上太苦,但是能让我有上学的时间就够了。

  没错,我现在还上着成人大学,因为喜欢漫画,加上自己也有那么一丢丢的天赋,所以我选的是漫画专业。

  爸妈过世的早,亲戚朋友加上国家的补助也只能让我读了个高中毕业,所以我现在只有一边赚钱一边上学。

  听说画漫画也挺赚钱,我想等攒够了钱就带姐姐去首都的大医院看看,因为我总感觉姐姐的病还是能治好的,最起码将智商提到十几岁,也就不用我操心了,我也可以将她接到我上班的地方,而不是寄在亲戚家,整天心里发慌。

  “奇奇,想什么呢?我看你从今天早上起来就不太对劲,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柴小蓉停下了脚步,一只柔软的小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又自言自语地说道,“不烫,看来也不像是感冒了。”

  “我没事小蓉,就是昨晚没睡好!”我抓住了小蓉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

  可她听我说完却一脸诧异地看着我,“你说你没睡好?我的天,那昨晚上那个睡得跟猪一样,无论我怎么喊都喊不醒的人是谁啊?”

  “啊?是我吗?”

  得到小蓉肯定的眼神之后,我刚刚清明的灵台又浑浊起来,完全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该相信自己经历的一切,还是该相信小蓉所说的一切?

  到底我昨晚上有没有出车祸?那鬼物到底真的存在还是不存在?

  那么多的问题一直在我的脑海里转着圈圈,可却一点答案都没有。

  一路任由小蓉挽着,一直神游到了公司门口。

  却没想到,刚进门我就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阴婚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婚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好家风”献礼劳动节 ——河南卫视《我家好家风》五一隆重推出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劳动节。你,我,还有大家,所有的80后新生代,是否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从长辈那里得来的金句——“劳而能得,动则身勤。劳动创造财富,劳动无上光荣。”在城市快节奏的生活中,我们都来不及给孩子们讲一讲这个节日的来由和劳动最光荣的传统,对“五一劳动节”更大的期待似乎是那个小长假,一些光荣的传统似乎在逐渐被淡化。不仅如此,还有很多优良的家风家训,比如“毋临渴而掘井”“宜未雨而绸缪”“遇合理之事则从”“尊老爱幼、见不义之财勿取。”等等父母祖辈口口相传、以身相授的好传统好美德,我们或许告诉了孩

  • 历史上“太子洗马”是怎样的职务?真要给太子洗涮马匹吗?

    在古代的官职中,有一个令现代人很不解的职务:太子洗马。看字面意思应该是给太子洗涮马匹的工作。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职位?难道当了这个官后,必须要去马厩给太子洗马吗?1、太子洗马的正确读音是什么?“洗”字在甲骨文中是一支脚在水中,就是用水洗脚的意思。后来引申为洗涮、梳洗、洗澡、清洁、洗涤。多数人恐怕不知道,洗还有一个读音是xiǎn(音同“先”字)。也就是说,这个职务的正确读音是太子洗(xiǎn)马,而不是太子洗(xǐ)马。洗字的演变有人认为这个职务的最初名字,就是“太子冼马”,只是后来被误写为“太子洗

  • 电影《古田军号》拍摄花絮

    让我们一起回忆难忘的古田1929《古田军号》已经吹响,闽西子弟响应扩红,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战斗,配合朱毛红军安全掩护毛委员突围转移至闽西苏区。一次穿越时空的激情体验,亲身感悟什么是理想,什么是信仰?!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大型红色史诗电影《古田军号》在古田竹嶺取景拍摄朱毛红军井冈突围场景,闽西儿女踊跃报名参加红军。通过亲身参与体验这段战斗场景,风雨交加,饥寒交迫,围追堵截,再次感受到当年红军战士的艰难坚守,舍生

  • 老树 | 堂堂正正做人,认认真真吃饭。競競业业干活,无事少去扯淡

    两年这个公号做了两年了。这两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有些事让人愤怒。有些事让人悲伤。有些事叫人无奈。有些事甚至让人一时起了绝望之心。叫人喜悦的事情呢?仔细地想了一想,似乎不多。但人得活下去。过去,活着的方式好像就那么一两种,有意义的,无意义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现在呢,似乎多了一些选择,比如,在世俗的层面有了一些小小的空间可存此身——尽管远没有我们希望的那样多。我尊重别人的一切选择。正因为有了这些多样化的选择,这个世界才变得丰富多彩,身边的人才会生动有趣。但我首先要解决的是自己的选

  • 海子山下的姊妹湖,两个湖连在一起,像是睡着的两位仙女

    海子山下的姊妹湖,两个湖连在一起,像是睡着的两位仙女巴塘理塘——海子山姊妹湖川藏线上的海子山和姊妹湖似乎并不闻名,但它却不容错过。海子山,垭口海拔4685米,从海拔标高牌往下走不远,就是著名的姊妹湖了。四月的姊妹湖,还完全是一个冰封的状态,湖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海子山有一个观景台,这是海子山姊妹湖观赏和摄影的最佳地点站,不仅能观赏到姊妹湖的全貌,也能观赏到姊妹湖旁边的纯净田园风光。不少游客都会在此停留。在观景台可以看到海子山和姊妹湖的全貌,海子山最美丽的就是她蕴育出了两个湖泊——姊妹湖。姊妹湖连

  • 明师善知识非常重要,如何找到见性的善知识?

    有师兄问,如何能找到见性的善知识?我想这个问题很重要,也是很多师兄都关心的问题。祖师讲若不见性,即不名善知识,一位真正的明师善知识,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他就像一座桥梁,能把佛法和我们之间连接起来,让我们能够顺着他的指引,真正体悟佛法,能够到达涅槃的彼岸。他们有善巧方便,能够将博大精深的佛法理论化繁为简,深入浅出地对我们进行引导,让我们能够知道学习佛法的下手处,以及怎样用功。善知识的作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一方面要有希求心,要发愿找到这样的师父,因为以前就不重视,没有去种因,所以现在

  • 平遥古城十大怪,其中一条是房子半边盖,财水不能往外流

    平遥古城十大怪,其中一条是房子半边盖,财水不能往外流山西平遥与同为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四川阆中、云南丽江、安徽歙县并称为“保存最为完好的四大古城”,也是中国仅有的以整座古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获得成功的两座古县城之一。走进平遥。巍峨的古老城垣厚重深沉,古城内的街道、店铺和民居依旧保持着传统的布局和风貌,浓郁的晋商文化气息,淳朴的晋中民风,平遥散发着安静而内敛的悠久气质。南大街为平遥古城的中轴线,北起东、西大街衔接处,南到大南门,以古市楼贯穿南北。街道两旁,老字号与传统名店铺林立,是最为繁盛的传统

  • 世界最炎热的地方,高达46摄氏度,游客无法忍受,有人居住

    世界最炎热的地方,高达46摄氏度,游客无法忍受,竟然有人居住埃塞俄比亚的宽干谷宽干谷是世界上有人居住的最炎热的地方,这里的日常最高温度高达46摄氏度。宽干谷水热场位于尔塔阿雷的最北端,属于埃塞俄比亚荒凉的丹纳基尔凹地中地势最低温度最高的地区。埃塞俄比亚东北部达纳基勒沙漠中的宽干谷火山,是一座埋藏在1千米厚的盐层地下的世界上海拔最低的陆地火山。当地下上升的岩浆与地球地表下的水接触时,就导致出蒸汽喷发。在地表上,它显现为色彩斑斓的泉水、五颜六色的盐土地貌、奇特的喷气孔和黄褐色的硫磺以及其他矿床。宽干

  • 西方顶尖哲学探讨:哲学中的解释学具体都讲些什么?

    什么是解释学?解释学,又称诠释学,是一个解释和了解文本的哲学技术。它也被描述为诠释理论并根据文本本身来了解文本,是西方哲学、宗教学、历史学、语言学、心理学、社会学以及文艺理论中有关意义、理解和解释等问题的哲学体系、方法论或技术性规则的统称。有关解释学的研究可以上溯到古希腊。早在人类远古文明时期就已存在如何理解卜卦、神话、寓言意义的问题。古希腊时代亚里士多德的学说已涉及理解和解释的问题。“解释学”一词的词根来自古希腊语,其意为“神的消息”。当时,人们已把如何使隐晦的神意转换为可理解的语言的研究看作

  • 一晌贪杯自不禁,唯将好梦作枯吟

    每一天,迎着黎明的曙光,从昨夜的梦中醒来。仿佛,是穿尘而过的岁月,在窗外开满了简静与欢喜。而我,是光阴中一个慈悲的女子,在阳光拂过脸颊时淡然一笑,某些印记就悄然落入黑白分明的画里。有人说,这红尘就是七零八落的戏,一味的沉溺,一味的挣扎,然后,任凭着思绪陷入千山万里的孤寂,迷了路,却偏偏不自知。倘若如此,我们,何不学着放过自己。不做索然无味的人,不试探,不贪恋,要懂得克制心绪。只要,是心中充满着清澈,就可以与眼中的山水闲煮清欢,就可以,细数时光带给心灵的美好与温婉。每一天,趁着阳光正好,做些自在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