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 大结局

2017/12/3 9:38: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

第1章 新婚之夜

  进去?不进去?

  宋亚潇站在门口犹豫了不知道多久,贝齿紧咬下唇,眼里泛着羞涩脸色逐渐发红。原文http://www.xbxysw.com/

  只见她身上穿着一条亮粉色低胸睡裙,那料子极薄,若是仔细看仿佛可以看尽整个身子。

  V领开到了乳沟处,若隐若现,极细的肩带给人一扯就断的感觉,腰身处故意收紧,就是下摆也刚好遮住屁股,十分妖娆。

  再添上宋亚潇那白嫩的肌肤,衬得她好似妖精一般。

  她似乎有些不安的扯了扯身上的低胸睡裙,要知道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穿这种衣服,若非为了留下一个完美的新婚之夜,她又岂会这么大胆?

  她就要成为他的女人了……完完整整的交给他,她的心更是紧张得乱跳,脸更红了。

  终于,宋亚潇伸手拧开了门把手,耳根霎时之间通红,低垂着头走了进去,撩了撩掉下来的耳发抬起了头,便见那人正坐在床上低着头看手机。

  忽然那人抬起了头看向了自己,一张俊俏的脸似笑非笑,这让宋亚潇的脸更是发烫得紧,局促不安的双手握拳。

  正准备迈开步子走过去,不料一旁的门打开了,惊得宋亚潇下意识的回过头,却见浴室门里迷雾缠绕着,泛着热气,兴许是刚才她太过害羞,才没有听到那流水声。原文http://www.xbxysw.com/

  只见从浴室里缓缓的走出来一人,那人裹着浴袍,刚好拉至胸前若隐若现,看得人口干舌燥。

  再加上那略微湿润的头发散在胸前更添妖娆,而最让宋亚潇震惊的是那张妖精般熟悉的脸。

  一种不安袭入她胸口,她张了张嘴好似哑巴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浑身僵硬。

  而那人似乎对着她冷笑了一声便扑到了床上的付晨辉怀里,一只腿缠在他的腰腹上,姿势暧昧至极。

  直到一声嘤咛传入宋亚潇的耳里,才让她缓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肆无忌惮缠在一起的人!

  此刻那女人的浴袍已经被剥落下来了,一丝不挂的趴在付晨辉身上扭动着,没有一丝的顾忌。

  这看得宋亚潇浑身微微颤抖,指着床上的人缓缓开口:“你们……”

  今天是她的新婚之夜,可为什么会这样?谁来告诉她!

  一个是她梦寐以求嫁的新婚丈夫,一个是自己的好朋友,可他们此刻却……

  付晨辉微眯着眼看向脸涨得通红的宋亚潇,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扯过趴在自己卖力的孟黎,把她揽入了怀里,不屑的开口:“你还没走?”

  宋亚潇捏紧了拳头,看了一眼孟黎,深吸了一口气,低吼道:“付晨辉,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和……和阿黎在干什么?!”

  “宋亚潇,你清醒一点好不好?”孟黎瞥了一眼宋亚潇,冷哼了一声,“现在躺在晨辉身边的人是我孟黎!你还不懂吗?”

  “不!阿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会……”宋亚潇脚步有些仓促退后了一步,强忍在眼眶的泪水滚滚而出,不敢相信这一切。

  付晨辉眸子里闪过讽刺,面色清冷看着宋亚潇,多了一丝的厌恶。来自xbxysw.com

  “事情便是这样,孟黎是我的女人。”

  这一句话犹如一道闪电劈进了她的心里,捏紧了拳头,丝毫没有感觉到指甲陷入肉里的痛意。

  “晨辉……我是你的妻子啊……”

  宋亚潇痴痴的开口,脚步踉跄的退后了几步,软弱无力的扶着墙。

  “妻子?你宋亚潇不就一破鞋,还装什么纯情?”

  付晨辉讥讽开口,收回了视线看向了怀里的孟黎,手也开始滑动。

  孟黎宛然一笑,伸手一把拽过付晨辉便欺上了他的唇,而付晨辉自然也不甘示弱的翻身压在了孟黎身上……

  宋亚潇泪眼迷蒙的看着这火辣的场面,心被揪成了一团,转身便跑了出去。

  破鞋?她在他眼里竟是一双破鞋!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一切不是真的……

  天色已经黑了,冷风瑟瑟,宋亚潇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远,哭也哭累了,走也走累了。

  她开始慢慢接受事实,漫无目的的超前走,仿佛外界的事情一概听不到,整个世界都很安静,安静到一片死寂。来自xbxysw.com

  泪水再一次涌了上来,她抬手准备擦拭掉,却不想忽然一道灯光射了过来,她下意识的挡住了视线。

  如果她就这样站着,车撞在身上,她就会死了,对吗?

  “吱……”

  一道尖锐的声音划破天空,宋亚潇没有感觉到痛意,垂下头看着停在自己跟前的车,眸子扑朔不明,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笑意,迈着步子又继续往前走。

  而身后车里的人似乎惊魂未定,双手紧握着方向盘,额角溢出了薄薄的汗渍。

  良久,他才看向已经走远的纤细的背影,好看的眸子一沉。

  若非刚才他及时踩了刹车,恐怕……不过那女人刚才好像在找死?他眉头微凝,开着车扬长而去。

  KING酒吧

  “小姐,今天KING酒吧女生免费哦!”

  忽然一道轻快地声音传入了宋亚潇的耳里,她停下了脚步微眯着眼看了一眼门口的那人,哑着嗓子问道:“可以喝酒?”

  那服务员上下打量了宋亚潇,心里大概明白了,眼里带着谄媚的笑意,“小姐,我们这里当然可以喝酒!我这就让人带你进去!”

  说着指了指一旁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便带着宋亚潇走了进去。

  “那妞看起来精神不振,你这把她放进去不是羊入虎口?”另一个服务员担忧的看了一眼宋亚潇生起了恻隐。推荐http://www.xbxysw.com/

  “穿成那样在大街上闲逛能是什么好货?别瞎操操了!”之前那个服务员不悦的开口,又开始今晚的任务。

  反正他们只需要完成任务就好,别的什么一概不管,能穿成那样,不是坐台的也是外面得野鸡。

  而宋亚潇被安排在吧台边坐着,一杯接着一杯酒的开始灌,也不管是不是身边有人在乱蹭什么。

  她以为的爱情,她以为的友情,在这一夜之间崩塌,那一字一句在她耳边缠绕着,提醒着她,讽刺着她。

  “破鞋?”

  宋亚潇苦涩的开口,再灌了一口酒,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使劲的扭动身子,嚷道:“别碰我!”

  可那只手却丝毫没有因为宋亚潇的不悦收手,反而更加得寸进尺的朝上游走。

  她的眸子有些涣散,也不再乱动,此刻她的低胸睡衣也被拉扯到肩头,半边酥胸尽显,看得蹭在她身边的人凑得更紧了。

  “滚开!”宋亚潇再一次大声嚷道,猛地一把推开了身前的爪子,眉头紧拧着,“都给我滚!”

  她以为嫁给付晨辉是最正确的决定,却又仿佛掉进了另一个深渊,无法自拔……

  嘤嘤的哭泣声从她嘴里传出,泪珠成雨,惹得本来还想蹭上来的男人啐了一口口水便离开了。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 大结局

  忽然,宋亚潇的胃开始翻涌,她拖着醉醺醺的身子一把拽住了身旁的人,问道:“唔……厕所在哪儿?”

  那人也是被满脸泪水的宋亚潇吓了一跳,忙指了指另一边便快速的离开了。

  宋亚潇眨巴着眼睛,支撑着身子跌跌撞撞冲进了厕所,隔离了外面嘈杂的声音,随意拉开了一道门便跌坐在地上,手环着马桶:“呕……”

  而另一边的包厢中,一坐在角落的男人微蹙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只见他的面容精致到邪魅,深邃的琥珀眸子触不到底,高挺的鼻梁下是微薄的唇,轻抿着,周身散发着冷气,让人不敢靠近。

  他脑中始终挥散不去途中差点撞上那人的背影,小小的,踩着拖鞋失魂落魄……

  忽然,他站了起来,掐断了手中的烟扔到一旁,捏了捏额角,这种地方他一向不屑来的,若不是今天鬼使神差想来看看……

  他不动声色的撇下了趴在自己身旁的女人,大步走了出去。

  宋亚潇好似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尽了一般,软坐在地上靠着马桶,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似乎听到外面有人进来了,她才回过神来,努力撑起了身子一把推开了门跌跌撞撞走了出去。

  只是才走出去一步,她便停下了脚步,只见离自己的不远处似乎有个男人正在淡定的小解。

  忽然她的脑子猛地一震,颤巍巍的走了过去,迷蒙着眼指着那人哑着嗓子斥道:“流……流氓。”

  许是因为酒喝多了,嗓子哑了,话也开始打诨。

  而那人却是慢条斯理的系好了皮带,淡然的转过头,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却下一刻恢复了以往的清冷。

  看着面前穿着一身亮粉色吊带低胸睡裙的女人,那人眼里闪过不悦,眉头微蹙,脸依旧冷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身材娇小,倒还是有些看头,身上的睡裙似乎是量身定做,玲珑有致的包裹着她的身子,添了一丝性感,那张略显苍白狼狈的小脸生得还算精致,身上的酒气很大,看来是喝了不少酒。

  而宋亚潇也打量着面前的人,好看精致得没有一丝瑕疵,一身西装皮革,身姿挺拔,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疏离。

  一双冰眸似乎带着不悦看着她?

  恍然,宋亚潇回过神来,像是想起了什么,再一次指着莫钦枫开口:“流氓……我,我叫人……”

  “你喝多了。”低沉好听得嗓子开口,莫钦枫的眸子更冷了。

  他伸手抚上宋亚潇略显凌乱的头发,看着她红肿的双眼,以及残留在眼角的泪水,心里不由的一动。

  “我没喝多!”宋亚潇懊恼的开口,一把甩开了莫钦枫,仓促的退后了两步,却不想脚下一滑,猛的朝后倒去。

  莫钦枫见状眉头一凝,上前一步便揽住了宋亚潇的腰际,猛地一拉便落入了自己怀里。

  看来这个女人喝得实在是多!

  他的手不由收紧,好似要捏死摊在身上的女人,他一向不喜人嗜酒,特别是女人。

第2章 调戏

  “疼……”

  宋亚潇拧了拧眉,泛红的小脸蹭了蹭莫钦枫的胸前,看起来十分乖顺的样子。

  这看得莫钦枫心微恙,搂着腰的手也松了几分。

  恰在这时,外面有脚步声响起,莫钦枫面色一沉,一把把还未回过神的宋亚潇按在了墙角,整个人挡住了她,头埋在她的发间,淡淡地清香,出奇的好闻。

  而他们两人这看在外人眼里只是一对偷欢的情人罢了。

  到了这种地方,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看见了也当什么也没看见。

  宋亚潇嗅着这淡淡烟草味合着一股说不上的味道,一时之间脑子也有些发懵,手紧紧地拽着莫钦枫的外套,酒劲也开始发作,头疼得紧。

  “疼……”嘤嘤的抽泣声传出,宋亚潇扭了扭身子想要挣开莫钦枫的束缚。

  “别动。”

  莫钦枫紧抿着唇低吼,捏着宋亚潇的手更紧了,一脸阴霾。

  来人走了,莫钦枫便猛地一把推开了宋亚潇,捏紧了拳头怒视着她,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而宋亚潇因为重心不稳撞在墙上,她闷哼一声跌坐在地上。

  忽的他眸子微眯,看着她胸前嫩白的肌肤呼之欲出,喉头一涩,下腹一紧,深吸了一口气别开了有些慌乱的眼睛。

  他居然在一个陌生女人面前有了强烈的反应!

  莫钦枫转身便准备离开,却不想忽然手臂被人紧紧的拽住,他浑身一僵侧过脸看向还泛着迷糊的宋亚潇,抿了抿嘴唇,冷声道:“放开!”

  不容一丝迟缓,便要甩开她的手。

  而宋亚潇却拽得更紧了,倔强的扬着小脸,顾不得头疼的作用,厉声道:“先生,你个变态!居然闯女厕所!”

  这是莫钦枫第一次遇见恶人先告状,心里多少有些无奈,眸子一沉,声音更加清冷:“你喝多了,放手。”

  因为两人靠得有些近,宋亚潇身上浓烈的酒气一直萦绕在二人周边,莫钦枫本就不是嗜酒之人,自然眉头不由得收紧。

  “不放,你个变态!”

  宋亚潇嘟囔的开口,拖着莫钦枫的手,撑着站了起来,脚步些虚晃,好在没有摔倒。

  莫钦枫捏了捏额角,正想着如何摆脱宋亚潇,却不料忽然厕所门被人踹开,便有人走了进来,大声的开口:“老子刚才就是在这里看的真人秀!你们都给老子进来!”

  莫钦枫眸子里夹杂着怒色,想要甩开宋亚潇,可她却像是一块牛皮糖一般黏着他,小手拽着他的大手,冰凉却有力。

  他瞥了一眼半梦半醒的宋亚潇,见她的吊带已经掉到了肩头,酥胸半现,看得莫钦枫口干舌燥。

  只见他一把甩开了宋亚潇的手脱下外套披在了她的肩头把正要倒下去的人揽住,再一次带入怀里,手自然而然交握一起。

  “你们看,他们还在这里!”那进来的人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指着莫钦枫和宋亚潇惊叫道。

  而因为这一叫,一窝蜂的人涌了进来,把不大的卫生间围了一圈,都一副看戏的样子看着他们,不乏有人开始叽叽喳喳说话。

  宋亚潇微眯着眼靠在莫钦枫的胸前,见来了这么多人,便挣开了莫钦枫的手,转身指着莫钦枫,口齿不清的说道:“他,他……”

  众人竖起耳朵想要听实在,可一个字都听不明白,而又见肇事的男主角阴黑着一张脸,众人都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的偷瞄着这对俊男美女。

  “老子说得没错吧,就是这两人在这儿偷情!妈的,老子还没有见过这么饥渴的人,在厕所就干上了!”冲上前来的是一醉鬼,说话有些诨。

  莫钦枫冷眼剜了一眼那人,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松开宋亚潇便要离开。

  可不想宋亚潇又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迷蒙着一双眼,嘟囔道:“你,你别走。”

  软软糯糯的话听在莫钦枫的耳里一阵酥软,不由的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那张醉熏的脸,面色依旧冷漠。

  顷刻,他不带一丝温度的开口:“不走,为何?”

  “别走……别走……”宋亚潇有些恍惚,呢喃开口,眸子浮上一层雾气,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你别和阿黎一起,别……”

  说着宋亚潇缓缓靠近莫钦枫,嘟起了一张小嘴便要凑上去。

  众人见状又不淡定了,不顾那快要冷如箭的黑眸,都开始准备看这两人是否又要上演大戏。

  “疯女人!”

  莫钦枫眸子一凛,一把拽住了宋亚潇的胳膊,青筋凸冒,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很好,她在挑战他。

  可就在这时,酒吧的经理赶了过来,推开围观群众准备派人赶走上演大戏的两人,却不想看到那男人的脸,吓得双腿一软,忙上前怯懦的开口:“莫,莫少。”

  又下意识的偷偷的瞥了一眼那女人。

  莫钦枫看向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女人,抿了抿薄唇,冷声问道:“楼上有空房间没有?”

  “有!有!要多少有多少!”经理忙应道,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房卡递给了莫钦枫,“这出去转角便有电梯,6楼的房间。”

  莫钦枫接过房卡,再看了一眼乖顺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女人,一手把她拦腰抱起便朝外面走去。

  遇到这个女人是他的不幸!竟敢挑战他的底线?这酒品是当真不好,下一次……不,绝对没有下一次。

  莫钦枫嘴角勾起了一丝残忍的轻笑,手不由得收紧,听得怀里的人似乎闷哼一声,心情似乎愉悦了几分。

  一进房间,莫钦枫便径直走进浴室,把怀里醉醺醺的人儿扔进了浴缸,刻意的打开了头顶上的冷水方向开关,水直泻而下。

  “啊!”

  宋亚潇惊叫了一声,立马翻坐了起来,身上披着的西装也掉了,齐腰长发凌乱在身上,瞪大着眼睛,瞳孔清明。

  酒劲一下子醒了不少,她揉了揉太阳穴,浑身不由得发冷颤抖,眸中带着惊慌,开始四周环绕。

  直到看到居高临下冷眼看着自己的莫钦枫时,心间一颤,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莫钦枫看着宋亚潇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心情倒是大好,至少这女人的酒醒了一大半了。

  他伸手关了水,再看到她身上的睡裙湿透,完美的显现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喉头一干,眼里的深意添了几分。

  而宋亚潇也被这样的眼神吓了一跳,低下头看着自己几近透明的身子,窘意四起,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前蜷缩在了一起,怒红着脸斥道。

  “你,你是什么人?你,你想干嘛?”

  听到宋亚潇这番话,莫钦枫眼底拂过一丝深意,弯下腰勾起了她的下巴,迫使她那双灵动的眼睛正视着他。

  吐了一口热气在她的脸颊之上,低沉邪魅的声音开口:“这么快就忘了?”

  莫钦枫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轻笑,此刻他们的距离只有五厘米,她身上的酒气也被冲散了不少,自身淡淡的香味此刻散发出来,看着那微启的红唇,莫钦枫的眸子不为一动。

  宋亚潇这才意识过来,脑子里细细的开始回想,隐隐想起什么,面色大变!

  她想别开脸,可莫钦枫的手箍得她下巴着实的紧,让她不由得凝眉,不悦道:“放开我。”

  “放开?何谓放开?”莫钦枫的笑意更深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嗓子略微有些嘶哑。

  下腹的紧绷感让他不再像继续和宋亚潇绕下去,她挑的火,她来灭。

  “你……”

  宋亚潇刚一开口,却不料莫钦枫俯下身一口吞没了她接下来的话,用吸吮着她的双唇,手撑着她的头。

  宋亚潇被这吓了一跳,拼进全力推着身上的人,瞪大了双眼看着眼眸幽深的莫钦枫。

  那眼里似乎夹杂着一丝情欲,这让宋亚潇心里不由得害怕,一时间松了牙关便见莫钦枫嘴角上扬,顺势一道湿润便滑了进来。

  她脑子一懵,眉头紧拧捏紧了拳头,猛地咬住了莫钦枫的嘴唇,再用力一掌推开了他。

  只见她的眸中泛着泪花,使劲的擦拭着嘴唇,声音显得哆嗦:“我,我是宋氏集团的千金,我丈夫是付氏集团的总裁,你,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或许是宋亚潇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正处于极其劣势的状态,还故作一副淡定的模样,只要仔细看,那双眼睛里写满着害怕与惊慌。

  “呵,宋氏千金?付氏少夫人?”好玩,的确好玩。

  莫钦枫伸手擦拭掉嘴唇溢出的血渍,眼里多了一丝玩味儿,看来眼前这个女人是被人给卖了给人倒数钱都不知道,可怜,真是可怜。

  “你放了我!我给你钱!多少钱我都给!”

  宋亚潇急切的开口,“只要你放过我,多少钱我都给!”

  不知道为何莫钦枫的心里隐隐生起一丝怜惜,今天她这般狼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莫不是已经遭受了打击?

  也对,那件事情足以给她打击够深。

  “不管你是谁,你要钱也好,我都给你!只要你放了我!”

  宋亚潇见莫钦枫不说话,再一次低压着嗓子哀求道,缓缓从浴缸中走了出来,下意识的扯过了一旁的浴巾包裹住自己。

  “钱?”

  莫钦枫嗤鼻一笑,或许今天是他笑得最多的一天,平日里的冷面阎王若是被人这样看到,怕是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见莫钦枫动容,宋亚潇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忙点了点头,“你要多少我爸爸都会给你!只要你放了我!”

  “放了你?”

  莫钦枫抬眼看向一脸防备的宋亚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看得宋亚潇心更是一紧,下意识的便要迈开步子逃跑,可还没有走过莫钦枫的身边,便被他猛地扣住了手腕。

  还未等宋亚潇有任何的举措,莫钦枫便一把把她按在了墙上,双手牢实的举过头顶压住,一张邪魅冷峻的脸凑得极近,就连彼此的呼吸都可以听见。

  “我现在,要你。”

  低沉暗哑的声音,让宋亚潇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

  “你……”

  话再一次被吞没,这一次比刚才来得更加猛烈一些。

第3章 消费AA制

  莫钦枫的大手扣着她两只,另一只手开始探入浴巾里面,摸到了胸前的凸起,惊得宋亚潇叫了一声。

  他啃着她的双唇,黝黑的眸子闪闪发亮,嘴角不由得上扬,手上的动作加重了几分。

  “啊……”

  宋亚潇再一次轻呼出声,贝齿紧咬着下唇,屈辱的含着泪水摆动着身体想要挣开束缚。

  但她却不知道在这样的摩擦之下让莫钦枫的动作更加粗鲁,直到他的手松开了她的手开始上下游走,宋亚潇才真正意识到害怕。

  浑身溢不住的颤抖,双手开始捶打着宋亚潇的后背推攘,口齿不清的嚷着:“你放开我!唔……流氓!呃……我爸爸不会放过你!唔……”

  莫钦枫听到宋亚潇不清不楚的话,嘴角的笑意更深,手上的动作也愈渐麻利,后背的痛意犹如捶背一般,他丝毫不在意。

  “唔……你放开我!”

  泪水缓缓落下,宋亚潇心里的悲哀直涌,或许是她是世界上最倒霉的新娘了,新婚之夜老公和闺蜜公开在自己面前上床,出来喝酒还被陌生男人给……

  “真是不乖。”

  低沉好听的声音道出,莫钦枫的手探到了她的下体,一只手指侵略了进去。

  “啊!”

  忽然,宋亚潇浑身颤栗,一丝嘤咛从她嘴里不自觉的传了出来,恍然意识到什么,面颊烧得通红,她更加卖力的摆动身子。

  “真是身体比嘴上老实。”低沉的话轻轻吐在她耳旁,似乎带着一丝轻笑,更让宋亚潇感到难堪。

  此刻宋亚潇已经被莫钦枫被剥光了,完美洁白的身子尽显在他眼里,看得他青筋直冒。

  一只手挑起了宋亚潇的下巴,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模样,兴许是因为情欲的缘由,宋亚潇的脸上浮现出薄薄的红色,看着更是可人。

  “送上门的,就别想逃了,小东西。”

  莫钦枫淡淡一笑,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一口,手下的动作更深了一些。

  “呃……”

  再一次嘤咛声传出,听得莫钦枫兴致大涨,不管她是谁的女人,今晚注定是他莫钦枫的女人!

  “不要……”

  宋亚潇的身子已经开始软了,却还是维持着最后一点意识挣扎,手推着莫钦枫的肩膀,别开了脸,任由泪水滑落。

  “乖……”

  莫钦枫抽出了自己的手,带着晶莹的手握住了宋亚潇的小手,朝着自己的下腹探去。

  “我想要你,小东西……”他轻柔的亲吻着她的泪水,划过耳垂,呼吸也开始变得凝重。

  “叮……”

  忽然一道手机铃声打破了二人,莫钦枫眉头微拧,犹豫了几分终是松开了宋亚潇。

  转身捡起不知道何时掉在地上的手机,接通了电话,眼睛却瞥向了蹲了下去环抱着自己的宋亚潇。

  “说。”

  恢复了以往的冷漠,莫钦枫理了理略微凌乱的衬衣,转身走了出去。

  而宋亚潇在看到莫钦枫走出去了,心里也如释重负,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贝齿紧咬着下唇,捡起了一旁掉落的浴巾牢牢的套在身上,缓缓走了出去。

  宋亚出去的时候,莫钦枫正好挂了电话,她睫毛微颤,捏着浴巾的手更紧了几分,犹豫了几分走到莫钦枫的跟前跪了下去,低哑着嗓音道:

  “求求你,放过我。像你这样的男人要什么女人勾勾手指头就来了,何必为难我?我已经嫁人了,请你……放过我……”

  莫钦枫看着如此卑微的宋亚潇,心里不由得生起了无名火,冷眼看着地上跪着的女人,抿着薄唇不说一句话。

  恰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莫钦枫绕过宋亚潇大步走到门口开门,再转身走了回来,伸手一把把她扯了起来摔在沙发上。

  宋亚潇给吓着了,惊慌失措的眼睛看着莫钦枫,生怕他对自己再做什么,死命的拽着浴巾。

  刚才是吓怕她了,此刻她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惹不起的,或许是宋氏都惹不起的。

  “总裁,这是你吩咐买的衣服,放……”

  进来的人在瞧见缩在沙发上的女人后不由得禁住了身,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有些局促不安。

  毕竟这可是第一次他在总裁的房间内看到异性,以前他还真以为总裁性取向不正常,他们还计划怎么丢个女人给他,如今看来……

  果然是他们瞎操心了!

  房间内没有一人说话,钟宇看着胆怯狼狈的宋亚潇,再看了两眼面色阴沉的莫钦枫,轻咳了一声。

  “把衣服给她。”莫钦枫冷眼扫了一眼钟宇吩咐道。

  钟宇清了清嗓子把刚随便拿的一套衣服递给了宋亚潇,道:“小姐,这是你的衣服。”

  宋亚潇又是浑身一颤,抬起头看向面容姣好的钟宇,心里的防备松了一分,淡淡的扯出了一抹笑意,接过了那个袋子,怯懦的开口:“谢谢。”

  说着宋亚潇又偷偷的看了一眼莫钦枫,见莫钦枫正怒视着自己,吓得忙收回了视线,苍白的小脸看着无色,起身进了浴室。

  或许那个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只是刚才……

  宋亚潇摇了摇头,手紧了紧拳头,忽的想到了别墅中的那一切,眼底闪过苦涩,酒醒了也总该面对了。

  “总裁,那个小姐……”

  钟宇才刚一开口,便收到了莫钦枫犹如刀锋般的眼神,只好不再开口,整个房间又恢复了一片死寂。

  可忽然钟宇又想到了什么,便道:“宋氏已经被付氏给吞了,宋老头恐怕是死了也心有不甘!可惜还赔上了自己的女儿,总裁……”

  可这话一出,莫钦枫看钟宇的眼神更加凌厉了,吓得钟宇再也不敢开口,只有老实的站在那里,心里也直泛嘀咕。

  莫钦枫收回视线落在浴室门上,里面可以清晰的倒映出人的形体,虽然看不实在,这朦胧的感觉却让人无限联想。

  他看着她认真的换着衣服,姣好的身材尽显,下腹又是一紧。

  “总裁,你在看什么?”

  不怕死的钟宇见莫钦枫脸色有些不对劲担忧的问道,下意识的便要追随视线看过去。

  “钟宇!”

  莫钦枫忽然喊住了他,眸子阴冷的看着他,顺出了一根烟点上,吐出了一口烟雾,让钟宇不由觉得后背开始发凉。

  而这时换好衣服的宋亚潇走了出来,扯着裙摆不安的看向莫钦枫,见他神色冷漠的抽着烟,便看向了钟宇,钟宇倒是回以一笑,宋亚潇也扯出一抹淡笑,以示感谢。

  想必之前那通电话便是这个人打的吧?的确打得很及时,否则她就……

  莫钦枫忽的起身掐断了那只烟,看也未看宋亚潇一眼便大步朝外走去,钟宇却看了一眼宋亚潇朝她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

  宋亚潇也自然不会留下来,理所当然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下三人并未开口说话,宋亚潇低垂着头跟在前面两人后面,直到那喧闹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宋亚潇才知道自己误入了酒吧。

  不由得捏了捏有些发疼得太阳穴,她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也是第一次喝这么多酒。

  此刻用灯红酒绿已经不足为过了,所有人都像脱缰的野马疯狂,好几对男女已经在暗处的角落开始上演真人秀了!

  “莫少。”

  酒吧经理一见莫钦枫等人下来了,一脸谄媚的迎了上去。

  莫钦枫本是正眼也不愿多瞧一眼那经理,可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的开口问道:“多少钱?房间。”

  这话问得经理也是一愣,按理来说这莫家大少第一次光临小店简直是蓬荜生辉,他哪里敢收什么钱,就算是收钱也是莫少助理一并解决的事,可如今这样问倒是难住了经理,这答也不是,不答也不对。

  “莫少,这哪里需要……”

  “多少钱?”莫钦枫打断了经理的话,眸子的深意更浓,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身后。

  这经理本就是察言观色的人,见莫钦枫脸色变了,吓得腿脚都软了。

  又见莫钦枫瞥了一眼宋亚潇,经理擦了擦冒出的冷汗,便毕恭毕敬的开口说道:“VIP豪华间一万八千八百八。”

  莫钦枫眸子微眯,冷声道:“这位小姐的费用单独记账。”

  “总裁!”

  莫钦枫忽然举动让钟宇咋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对于莫钦枫而来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可他……

  而且这女人浑身上下都是自己刚买的衣服,哪里有什么钱付什么房费。

  而宋亚潇也是一愣,恍然回过神来立刻意识到自己的窘迫,清了清嗓子上前一步小声的开口:“经理,这个钱我能明天给你送来吗?我身上没钱……”

  她缩了缩脑袋,眼里带着胆怯。

  那经理看向莫钦枫,见他面色清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立马挺直了腰板看着宋亚潇说道:“小姐,我们KING酒吧不允许赊账,还是请小姐付清了账款再走吧。”

  宋亚潇咬了咬下唇,难以启齿道:“经理,你也看到了我身上没钱,就不能宽容一天吗?就一天……”

  说着偷偷的看了一眼莫钦枫,她心里知道他在为难自己,不愿意帮自己,而她今晚又不能打电话给爸爸……

  明明开房间的人又不是她,让她付钱,她哪里有什么钱!

  “小姐,我们这种地方,没钱可以。要不然……”那经理摸了摸下巴打量着宋亚潇,“卖肉也行。”

  卖肉!

  宋亚潇眼里露出惊恐,往后退了一步,眸中渐渐浮起一层雾气,抬高了下巴看向经理,手握紧了拳头。

  终于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一旁的钟宇凄然道:“先生,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明天,明天我就还你。”

  钟宇一愕,下意识的看向莫钦枫,单音节发音:“我……”

  而此刻莫钦枫强忍住内心的怒意看着宋亚潇,很好,她很好挑战他的底线!

  漂亮的眸子里面泛着怒色,若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此刻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那似笑非笑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由得寒颤。

冰冷总裁:二嫁小妻莫调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冰冷总裁 或 二嫁小妻莫调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一丝悠然还如梦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一丝悠然还如梦最新章节小说:一丝悠然还如梦目录预览:第001章真丑第002章吃了就跑第003章刚过了一天,你就不认识我了?第004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第005章为她出头第001章真丑希尔顿顶级酒店的露天阳台,傅清欢倚靠着栏杆,麻木的将酒灌入喉咙里,火辣的感觉顺着食道一路而下,灼烧了五脏六腑。抬手擦了把脸上的泪痕,脑海里忍不住回想起一周前的事情。那天原本是她和未婚夫陆厉琛结婚的日子,可在结婚典礼上,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傅馨雅闯入现场,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拿出一些不堪的照片,污蔑她曾经找高利

  • 他来自岁月深处 最新章节

    原标题:他来自岁月深处最新章节小说:他来自岁月深处目录预览:1、出狱2、裴小姐,请出示您的邀请函3、我是她妈妈4、别以为过去四年了,事情就结束了5、她会不会死?1、出狱北城郊区,某女子监狱。随着监狱那扇沉重的铁门被“哐当”一下打开,有少许雪花飘了进来,散在裴念的身上。“出去之后,好好做人。”女狱警看了一下面前这样美丽如玉,肤白胜雪的容颜,摇头叹息,“一直往前走,别回头。”裴念点了点头,出了大门。这里有一种说法,就是出狱的人,不能回头看,不走回头路。外面的雪已经积的很厚了,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她记

  • 祸国医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祸国医妃最新章节书名:祸国医妃目录预览:第1章怨恨,眼瞎心盲第2章重生,身陷青楼第3章哥调戏妹,唱双簧第4章招认,恶鬼重生第5章回府,谣言四起第1章怨恨,眼瞎心盲碧云苑内,凤夙歪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拿公公手中刺目的白绫,连带着一阵咳嗽声,喘息问道:“这,这是……皇上的意思?””拿奴掂了掂手中明黄的圣旨,道了声娘娘节哀,这才展开绢帛清着嗓子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凤氏为后,不思国事,善妒成性,屡次毒杀皇子,惑乱后宫,特赐死。”几句话,凤夙忍不住大笑出声,只是到底是缠绵病榻半年,一时间又

  • 一只僵尸出墓来:逆天驱鬼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一只僵尸出墓来:逆天驱鬼妃最新章节小说书名:一只僵尸出墓来:逆天驱鬼妃目录预览:第1章三界唾弃的人魔第2章业火焚烧第3章人类娃娃第4章半点驱魔师天分第5章老牛想要吃嫩草第1章三界唾弃的人魔一名颜如鬼魅的黑发少女被缚在巨大的石头上,粗大的铁链在她的强行绞绊下,发出激烈的碰撞的声音。“为何如此对待我。”少女仰头呼啸,翻飞的衣裳如在烈火中焚烧。一群又一群张牙舞爪的魉魅恶鬼在奋不顾身试图阻挡黑发男人前进的脚步时被狠狠撕碎,空断弥漫着缕缕黑烟,都被黑发男人张开双手驱散,像是踏着浓浓的血雾而来。四周

  • 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 最新章节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最新章节小说名称: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和女神的Sola第2章为了尊严而战第3章爱与承诺第4章再见!女神第5章臭小子!不简单啊!第1章和女神的Sola召唤师峡谷内比赛已经打到了27分钟,此刻已经浪成一匹马的我,犹如了吃了一盒炫迈是的根本停不下来。因为我的游戏ID叫风中追风屏幕上不断刷出队友们的求救信号!“打野爸爸!能不能来参团了氨“对啊!在浪下去就要浪输了!快来吧!一波了!”我看了看自己已经20层杀人剑.和20-1-8的战绩,霸天异形,卡兹克潇洒的在键盘上回

  • 魔君嗜宠:驭兽绝色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魔君嗜宠:驭兽绝色妃最新章节小说书名:魔君嗜宠:驭兽绝色妃目录预览:第1章没用的废物第2章废物十四年第3章无人知道的隐形人第4章宛若魔鬼第5章她来得尊贵第1章没用的废物轩辕坟冢是北荒大陆最为神秘莫测的地方,在雕刻着千万年不曾褪色的“轩辕”字样的入口,一名长胡子垂地的白发老人恭敬的半躬着腰,态度十足虔诚的挥舞着手中的魔剑,口中念念有词。而在白发老人的身后,一名不因岁月略减英俊的中年男子面沉似水,目光如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却给人一种莫大的危险,仿佛面对的不是人,而是一头蛰伏的睡狮一般,多

  • 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 最新章节

    原标题: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目录预览:第01章我想你第02章谁的长发?第03章判了死刑第04章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第05章唯一的希望第01章我想你黑色的蒙迪欧缓缓停在了万源绿洲的地下车库里。看着已经在副驾驶位上睡着了的韩远,阿蓝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还说从来没醉过,这么快就醉了吧!”他那么魁梧那么结实,她压根儿背不动他,看来只有把他弄醒了。“韩大哥,到家了!”阿蓝推了推韩远。韩远打着轻微的鼾声,身体动了动,依旧闭着眼睛,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深夜的地下车库里

  • 前妻来袭 最新章节

    原标题:前妻来袭最新章节书名:前妻来袭目录预览:001大意,惨遭陷害002阴谋,离婚谈判003暧昧,旧情人神马的最讨厌了004意外,爱八卦的闺蜜伤不起005现实,人走茶凉001大意,惨遭陷害“老公,几点了?”顾茗夏翻个身,想在身边温暖的怀抱中找个更为舒服的位置继续睡一会。“六点钟了。”“才六点钟啊,还能再睡一小时。”抱紧身边人,顾茗夏梦呓般地嘀咕了一句,可没过两分钟,她又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猛地坐了起来。“嗨,美女,早上好。”一个长相近乎妖媚的男子,朝她眨眨眼睛。白皙的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昨夜

  • 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最新章节书名: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目录预览:第1章睡错房间第2章突然大婚第3章新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第4章卡向她的脖子第5章向他道谢第1章睡错房间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吹拂在她的耳朵边。手指也攀附上她纤细的腰肢,拉入自己的怀里。腿顶上她的身体,禁锢住她。这异样陌生的感觉,伴随着细细碎碎的痒麻,让她的身体都跟着酥软了。“啊!”等那只手从上到下,就要越过三八线的时候,熟睡中的柳芽儿发出惨叫声。她被陌生感惊吓的浑身一哆嗦,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在她身旁。看着眼前

  • 花痴王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花痴王妃最新章节小说:花痴王妃目录预览:第一章惊为天人第二章强抢民男第3章“爱”宠玉狐第4章心有戚戚第5章天雷滚滚第一章惊为天人“朋友们,起床了,生命,在于运动蔼—”“父老乡亲们,新一轮的太阳已经升起,你为何还躺在床上沉睡?是病了还是死了?起床吧,我的朋友,让我们一起迎接美好的今天!”天还没亮,鸡还未鸣,王城街头便响起一个稚嫩清越的女声。她抓着自制的大喇叭,站在自己特制的小车里一圈一圈的在王城里游行。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这个行为是在——叫/床。还没睡醒的城民早就见怪不怪了,从枕头旁边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