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给美女做秘书 大结局

2017/12/3 7:08:12 来源:网络 []

书名:我给美女做秘书

第1章危险

在柳林市的政局,华子建可以说只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每天端茶倒水的秘书。小百姓养生网可是知道内情的人,却不得不暗暗对他竖起大拇指,并由衷地说一句,他是当之无愧的市府一秘。

没错,他就是柳林市女市长秋紫云的秘书,多少次在美女市长面临危机时,都被他不显山不露水的化解掉,他长相不凡,潇洒沉稳,即使是高冷不苟言笑的秋紫云看向他时,眼光也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爱怜和复杂。

秋市长,这样的女人,当然不同于一般女人。她冷静,克制,内敛和聪慧。这些,都让华子建敬佩,同时,他作为秋紫云的贴身秘书,自然而然的也能看到她伪装的坚强外表下不为人知的柔弱一面。这又让他对她免不了生出几分疼惜,这错综复杂的情绪到最后,就演变成了一种男人对女人的原始渴望。

尤其是她被正装包裹着的身体,凹凸有致,玲珑的曲线简直是完美,哪怕已经知道个中滋味,华子建还是会常常对她按捺不住热情。阅读xbxysw.com

甚至有时候,他会幻想着,要是在办公室里把她……那一定能满足男人最强烈的征服欲。

他想征服她,再狠狠的多征服她几次,谁让她动不动就对他颐指气使的。

此时,正在召开一场例行会议,华子建坐在会议室的后排位置,默默的注视着正在讲话的秋紫云。而她一如既往的专注,就像看不到华子建的目光一样。

也不怪她总是那么认真严肃,她这样一个从上面空降而来的市长,即没有柳林市本土深厚人脉,更无法深入到柳林市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去。市委华成飞华书记以及常务副市长韦俊海明里暗里可没少给她使绊子,她哪怕是拿出全部精力,应付起来也有些疲累。

秋紫云讲话结束,会场内响起了掌声,掌声一落,坐在她旁边的常务副市长魏俊海忽然说:“秋市长,听说前几天讨论过的关于市规划局的材料已经收集齐了。推荐http://www.xbxysw.com/正好还有一点时间,我们讨论一下?”

像这种在公开场合里,韦俊海的提议,不管是他出于什么样的心思,秋紫云都不好拒绝。

“嗯。”秋紫云答应了一声,而后把目光投向了华子建,轻声说道:“子建,你去我办公室把资料拿过来。”

“好。”

华子建起身出了会议室,去了秋紫云办公室,市规划局的材料是他准备的。因为资料比较多,就用了一个箱子装起来了。华子建端着沉甸甸的箱子走在通往会议室的走廊上,忽然他瞥了一眼箱子上的透明胶布,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明http://www.xbxysw.com/不对劲!这箱子,一定让人做过手脚。

华子建来不及多想,连忙端着箱子加快脚步回到市长办公室,把门关起来,动作利落的打开箱子。

他把那些资料一起从箱子里搬出来,忽然,一个光滑的长条形物体掉了出来。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华子建也愣了一下,因为那实在是一个很不雅的东西,是专门用来慰藉寂寞女人的……他的后背蹭蹭的冒出了冷汗,要是这东西当众被从箱子里翻出来,秋紫云的脸往哪里搁?

这些人实在太过卑鄙!

要不是他细心的看到透明胶布有重新贴过的痕迹,他和秋市长以后都得过上让人指脊梁骨的日子。更有可能,市委华书记会借题发挥……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接着门就被推开,而华子建已经眼疾手快的把那个罪恶的东西塞进了西装裤袋。

敲门的人是韦俊海的秘书,他看着华子建笑呵呵地说:“子建啊,怎么这么慢,领导们都等着呢。”

“哦,我再确认一下资料有没有什么缺漏的,这就来。来自http://www.xbxysw.com/”华子建沉稳的说着,就把资料又条理有序的装了回去。

回到会议室,华子建打开箱子时注意到韦俊海的眼睛比平时多了几分专注,最后,当然转变成了失望,只是被他自己小心翼翼的遮掩过去了。

没多久,例行的会议就结束了,秋紫云回到市长办公室,华子建也如常地跟了进来。

门关上了,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秋紫云轻声问:“发生了什么事吗?”按理,华子建拿个资料不会这么慢的。他们在等着时,韦俊海还笑着说:这个子建啊,怎么拿个资料,是去外市拿了吗?

华子建靠近秋紫云,说:“有人动了资料箱,在里面放了个东西。”

“放了什么?”秋紫云皱了皱眉。

“在我裤带里,你摸。小百姓养生网

本来秋紫云在办公室是很注意形象的,这天也是确实出于好奇,就伸手进去摸了一下。

当她的小手攥住了那光滑的东西,她的脸忽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声音也有点儿不平稳了,“这,这该不会是那个……”

“嗯!”华子建郑重的点了点头。

“卑鄙!真卑鄙!”秋紫云咬牙切齿的同时,心也不由得砰砰乱跳。是因为她正是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吗?好像最近,只要单独靠近华子建,她都会有些克制不住的蠢蠢欲动。而且,今天还更强烈。

第2章

“好了,你也别生气了,找个机会反击就是了。”华子建轻声说。

见秋紫云还是沉着小脸儿,脸上又布满淡淡的红晕,华子建心悸荡漾,真恨不得这里就是可以让他为所欲为的地方。他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说:“下回,咱们用这个试试?”

秋紫云浑身一热,眼睛里多了一些春色,然而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很快就收敛了不该有的情绪,正色道:“别开玩笑。”

“是!”华子建立即一本正经起来。

秋紫云随后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若有所思地说:“子建,你说今天这事,跟华书记有关吗?”

“不管有关无关,都是一丘之貉。”

“那倒是,而且多半跟这老狐狸脱不了干系,看来我也该给华书记上上眼药了,不然……”

秋紫云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们两个人也都懂。

过后的几天,秋紫云就在寻找机会,因为有心,机会很快也就来了。

这天,省委来了领导,是省委季涵兴副书记,接待时,刚好秋紫云跟他一桌。

嬉笑中,有人说起了文件签字什么的,秋紫云就状似无意地说:“季书记,以后你那签字写好点,我们市上华书记那次在会议室就说:怎么季书记的字这么难看。呵呵呵。”

当时季涵兴副书记脸色沉了下去。

也不是别人说,这季书记的字在几个市上领导中,确实要差点,不过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差,只是其他几个省里主要领导都每天练字呢。

这个话好像华书记也说过,是在会议室说的,但是当时会议室也就只有华书记和秋紫云两个人,而且华书记说的难看不是字写的差的意思,是字太潦草,看不清楚。

但季涵兴副书记就不会这样理解了,他从秋紫云的玩笑里听到的意思就是柳林市的华书记在会议室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字难看,季副书记当然心里不痛快了,他就冷哼了一声,沉下脸说:“他华成飞的字是比我写的好,我承认,以后我要多向他学习。”

应该说秋紫云这一炮点的确实恰到好处,以后只怕季副书记就和华书记把这梁子接上了。

当时华子建也在,只是不好跟秋紫云交流什么,第二天到了办公室,华子建才对秋紫云说:“这件事你处理的真不错。”

秋紫云哼了一声,“我要是不做点儿什么,华书记只会觉得我软弱。”

对官场中这种明明暗暗,若隐若现的斗争,华子建是很有体会,他深谙世道,熟悉人性,也深得其味,这除了自己学习思索以外,更多的是一种天赋,华子建可以随便的就洞悉很多常人看不懂的套路,但华子建在更多的时候,又是让自己隐藏住锋芒,含而不露,胸藏珠玑,华子建就像一个老练的猎人,用野草包扎住闪亮的抢管,默默的,耐心的,静静的等待机会的到来。时间过了一阵,市政府里一如往常一样散漫和安静。

此刻,华子建像往常一样快步走进了政府办公室,这是他每天一早必须做的一件事情,到办公室来见下秘书长张景龙,张秘书长的头上已经掉了很多头发,剩下的那些他总是很小心的让它们尽量的长的长一点,把那些没有头发的地方遮掩一下。

看到华子建走了进来,张秘书长就很严肃的说:“小华啊,今天秋市长的活动比较多,我给你说下,你也记一下。”

“是吗,最近事情有点多,呵呵,张秘书长你说,我记一下。”

华子建连忙就掏出了笔记本,这个工作是不敢马虎的,秋市长最近很忙,每天的工作都派的很满,时间上更是要掐好,有的活动要晚点到,到早了人家笑话,你就比如说吃饭,你一个市长早早的就上去了,那像什么话,一个人坐在包间,傻乎乎的等下属,那人家不笑话才怪。

再比如是上面来人的会议,你市长姗姗来迟,上面领导怎么看你,那还不说你摆架子?装老大?是不是心里对人家领导有意见啊?

所以秋市长每天的工作安排,华子建都是要认真对待的,出了漏子就都是秘书的错了,不要以为自己和秋市长有那么一点关系,那玩意靠不住事,真要有了问题,华子建估计秋紫云该怎么收拾自己一定不会手软的,谁让大家都是官场中人呢?

这个地方,不要谈什么感情,谈什么人情,大家都是为名利而聚,为名利而散,任何人,只要你影响到了别人的仕途顺畅,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结果都是一样,都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打击。

华子建记好了今天秋市长的工作安排,就客气的告别了张秘书长,对这个张秘书长,华子建是有点认识的,他总是像一个忠诚的藏獒一样,看守着自己那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谁要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丁点靠近的苗头,他都会勇敢的,不厌其烦的防卫。

华子建就首当其冲的成了张秘书长第一防范对象了,因为华子建是秋市长的贴身秘书,还挂着办公室一个副主任的虚职,这就不的不让张秘书长紧紧张张了,这一两年来,华子建没少让他下套。

好在华子建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总能用一次次的如履薄冰和谨慎小心来回避张秘书长的陷阱,直到今天为止,张秘书长还没得过手,这反倒让张秘书长更加的惶惶不可终日了,他就奇了个怪,自己一个老猎人,怎么就套不住华子建这样一个新动物呢?

第3章 回忆是美好的

华子建很恭敬的点下头说:“我先过去了张秘书长。”

华子建走出了办公室,很快到了秋紫云的办公室。

女市长秋紫云就坐在了办公室,当她的秘书华子建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打电话,在政府上班的时候,秋紫云的打扮永远是那种职业女性的装束,今天穿了件灰色的套装西服,里面是一件墨色的衬衣,华子建注意到,秋市长衬衣的衣领上,绣着两只浅色的蝴蝶,翩翩起舞,似要掀开衣领让人看见里面的春色一样。

华子建没有因为自己和她早已经跨越了同事关系就忘了自己是谁,他还是很低调的在做自己份内的事,在每一天的打扫卫生、整理文件、端茶递水,提包开车门工作中,华子建都是做得一丝不苟,认认真真,殷勤而周到。

现在华子建先给秋紫云泡上了茶水,再端到了秋紫云放在桌上的左手旁边,然后退后几步,等待着秋紫云电话结束后给她做每天必须工作请示。

秋紫云也是一样,一到办公室,她的脸总是绷的很紧,看着华子建的神情,也是平淡和漠然的,你根本就不可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前几天在邻市开会的酒店中,她和华子建在一起时那疯狂颠迷和放荡柔媚,他们仿佛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只是在偶尔对望的目光里,才有一丝不易觉查的彼此的信任。

秋紫云闷闷的放下电话,三年多了,有时候她还是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柳林市的过客,没有太多可以信赖和使起来顺手的下属,这让她工作起来很被动。

不过这小小的不快没有对她形成太多的影响,她几乎已经麻木和习惯了,她需要考虑更多的东西,最近一个阶段,市委华书记对她的权利开始了不断的打压,或者,他们是不是感觉到已经应该让自己退出柳林市的政治舞台了,这个问题很严重,秋紫云不得不小心的应对。

秋紫云抬眼看这华子建说:“小华,今天都有什么安排?”

华子建平静的正视着秋紫云说:“今天活动派的比较满,我给你报下,你看看那些地方不妥。”

秋紫云点了一下头,没再说什么了。

华子建就打开了笔记本,逐条的读了一遍,读完看看秋紫云,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华子建知道,自己可能是白读了,秋紫云的心思根本就不再这个上面,不过这也不奇怪,自己总是为她安排好了一切,她不需要为这些小事操心什么的。

“小华啊,我总感觉最近市上的气氛有点不对,你也多留意一点。”秋紫云没有提今天活动议程的问题,说出了一句很不相干的话来。

华子建稍微的犹豫了一下说:“或者这只是一种试探,现在就拉开决战的战幕,我看言之过早。”

他们都知道彼此在说什么,在这几年的配合中,相互间的思路和语气,他们都很熟悉,在这个地方,也只有他们两人才算的上信赖。

这不是取决于他们的特殊关系,而是他们都很明白一个道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特别是华子建,更是没有其他的选择,一个秘书,就像是古代额头上刻着火印的犯人,不管以后自己走到那里,身上散发的都是秋紫云的气息,就算华子建自己想要改换门庭,重上其他人的战车,那也不再可能了,因为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仕途安危和一个叛徒联系在一起。

这就是官场,当你刚刚踏入这个场地,第一个问题就是站队,站好了队,事半功倍,站错了队,呵呵呵,什么叫悲剧?你就是悲剧!

华子建更是可以理解这布满荆棘、充满虚伪、尔虞我诈的仕途,他的前程,他的未来其实已经豪无悬念的挂在了秋紫云的身上,假如秋紫云被华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韦俊海赶走,那么迎接自己的就是被柳林市政治边缘化。

没有谁会再使用和提拔一个前市长的秘书,人情冷暖,人走茶凉,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华子建除了是秋紫云的秘书以外,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确保秋紫云在柳林市的地位稳固。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华子建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好在自己的很多建议和考虑,秋紫云都会接受,这也降低了秋紫云很多次的风险,在对外防卫和进攻中,他们的步调惊人的协调和统一,有很多时候,秋紫云不得不佩服华子建的睿智和老道,她也相信,只要给华子建一个机会,一个舞台,华子建一定比自己做的更好。

在华子建和秋紫云离开了政府以后,他们已经连续的参加了两个会议,现在是一个矿山座谈会,秋紫云在上面刚刚讲完了话,在一阵掌声中,秋紫云端起了水杯。

华子建坐在会议室的旁边一排椅子上,他有点无聊,秋紫云的讲话稿子是他写的,所以他不用细听,这样的稿子他写的太多了,华子建已经过了对自己稿子的欣赏和自恋阶段。

他在秋紫云讲话的时候,就心猿意马的放开自己的思维,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也是他的拿手好戏,每天应对如此多的会议,而每次会议又轮不到自己讲话,这样的无聊和寂寞旁人是不理解的,华子建就只有靠想象和回忆来度过这些时光了。

华子建在幻想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春风一般的笑,高傲和淡漠,让他显得有一些霸气,而潇洒和一点点玩世不恭的神色,让他那敏锐的眼睛,狡黠的发着光,没有人敢于轻视他的智商。

华子建就想到了自己的初恋,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成人洗礼,那是大学的时候,在自己租住的房间,大雨让安子若无法回校,安子若心里也不希望回校吧?

那一夜静静的灯光,砰砰的心跳,让两颗年轻的心慌乱紧张,当自己和安子若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彼此的呼吸都已凌乱,当那光润巍峨的小山展现在华子建的眼前,华子建怎么可以不去感受那温柔缠绵,不去攀爬和爱怜。

我给美女做秘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给美女做秘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欲动:总裁不要9章(第9章 和总裁早餐的时光)

    原标题:欲动:总裁不要9章(第9章和总裁早餐的时光)小说书名:欲动:总裁不要第9章和总裁早餐的时光OH~my~god~杜纯纯惊惧地瞪大了眼睛,一时惊吓得忘记了呼吸,一口气差点把自己给憋死了。“妈咪,她是纯纯姐姐。”齐杉甜甜地回答叶凌涵:“昨天,她陪我和哥玩了一天,可开心了。”妈咪?也就是说眼前的美人就是叶凌天的亲妹妹,这两小鬼的亲妈了。杜纯纯囧了。接下来,她不禁为自己之前看到两小鬼没人照顾,而胡思乱想出的,那可怜的没爹没妈的,豪门恩怨的烂俗情节,而汗颜了。很明显,两小鬼的亲妈亲爸正好端端地活着,

  • 美女医师你别跑9章(第9章 做个交易)

    原标题:美女医师你别跑9章(第9章做个交易)小说:美女医师你别跑第9章做个交易冷冰冰的枪口抵在太阳穴的感觉,一点也不好。黎晚凝被粗暴的推搡着,一路跌跌撞撞进入渔人码头。凭着刚刚匆忙的一瞥,黎晚凝大致看到为首之人的样貌,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身躯宽厚,肌肉起伏,膨胀到快要将身上的衣服撑爆开来,显然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武夫。“看什么看,老实点!”刀疤脸恶狠狠地警告黎晚凝。还没接近港口,黎晚凝就听见了远处传来喧闹声,想来,应该是战北晟的人已经开展行动,围捕嫌犯了。枪声。人声。惨叫声。还有雨声混杂在一起,在

  • 我和26岁女房客9章(第九章 泳池戏水)

    原标题:我和26岁女房客9章(第九章泳池戏水)小说:我和26岁女房客第九章泳池戏水秦若嘿嘿一笑,来到泳池边直接跳了进去。接后迅速的游到了夏妃暄的面前。“是房东,是房东吗?”夏妃暄连忙道。“是我!”听到回答,夏妃暄八爪鱼似的抱紧了秦若,感受到女人身上传来的那一丝特殊的香气。秦若狠狠吸了一口,可立马他就发现了一件更令人兴奋的事情。夏妃暄胸前的两团峰正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一瞬间,秦若就有了冲动的反应。今晚这电停的好啊,要是每晚都停电,我宁愿给你多交一点电费!“房东,抱我上去”夏妃暄用蚊子说话的声音小声

  • 婚外迷情9章(第九章 谁该说对不起)

    原标题:婚外迷情9章(第九章谁该说对不起)书名:婚外迷情第九章谁该说对不起“你……你干嘛?”她不悦地看向他。都怪他,害的自己干了那么不知羞的事。“像这种神经病,你还理她干什么?”他恼怒极了。真是看不惯她那副小媳妇样儿,这么好的人嫁给他家了,干嘛那死老太婆要这样为难人啊!“你不懂,快把电话给我!我得赶紧打回去跟她好好解释解释。”他一个小青年,哪里知道家庭生活的复杂啊?婚姻哪里像恋爱那么简单,那么多人生活在一起,要想和平相处,总要有人耐着性子做出牺牲的。“不给!没什么好解释的。难道车没电了你愿意?还

  • 夜店保安9章(第九章 打闷棍)

    原标题:夜店保安9章(第九章打闷棍)小说名:夜店保安第九章打闷棍站着当人还是跪着做狗?整整一天,我的脑袋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继续做狗也许我不会遭到邢振东的报复,但也得滚出帝都;站着当人,有王晓辉挺我,在他的羽翼下,我可能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他不是我的保镖,不可能时刻保护我,而且我也没那能耐请人家当我的守护神,当人的代价是一旦被邢振东钻了空子,我可能不是短腿短腿那么简单的事儿了,也许,我的命也丢了。整整一个白天,这个问题都在我的脑袋里不停地飘着,挥之不去。最终,在第二天班前,我已经做出了决定,虽然有

  • 武破乾坤9章(第009章 慕容云雪)

    原标题:武破乾坤9章(第009章慕容云雪)小说名称:武破乾坤第009章慕容云雪齐州城中有四大世家,叶家便是其一。在武道修炼的这条道路上,武者在叶家几乎没有什么地位,所以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叶枫虽然是二爷叶秦的独子,却也无法享受其他武道修炼者应该获得的福利。从武师境界开始,便能够每个月从库房领取二十块下品元石,每六个月可以领取一枚聚气丹。只要可以好好的利用这些资源,一般都能够在半年的时间里突破一个小境界,资质和天赋上佳之辈,更是能够突破两个小境界以上。现在叶枫也已经是武师初期的修为了,自然也有资格

  • 邪宠王妃9章(第9章洞房无新郎)

    原标题:邪宠王妃9章(第9章洞房无新郎)小说:邪宠王妃第9章洞房无新郎老婆子被方楚楚问的噎住了,但转而又想,马上就通了。靖王爷提亲的事情刚从前院传来,这个大小姐说不定还不知道,当即她便理解的点了点头,笑道,“总之,老奴先恭喜大小姐了。刚才有媒婆上门……”大概是心理阴影,方楚楚听到媒婆两个字,身子就一紧,耳畔而缠绕着婆子的催命一般的声音,“刚才堂堂的靖王殿下派媒婆上我们家来了。说是靖王爷要纳大小姐您为妾……老爷夫人已经应允了,恭喜大小姐了贺喜大小姐了……大小姐万福……”这是高兴呢?还是难过?方楚楚

  • 阴婚9章(第9章 你是我的妻子)

    原标题:阴婚9章(第9章你是我的妻子)小说名字:阴婚第9章你是我的妻子见他们这么问,在努力想要从他脸上看到到底有没有答应的可能性无果后,我满是祈求的点头。不过心却跳的越来越快了,说实话,我真怕他为了惩罚我之前的背叛,故意在我面前将他们害死。就在我因为内心猜想心脏忐忑的狂跳之际,冥祈突然长袖一挥,林初身上的鬼火瞬间熄灭,林湘也恢复了自由。看到这一幕,我心底不由得涌满狂喜,冥祈他这么做是打算放过他们吗?我不会是幻觉了?林湘和林初像是也没想到冥祈会突然放过他们。最先反应过来是林湘,她迎向冥祈虽然被他强

  • 大小姐的神级保镖9章(第9章借钱谈恋爱)

    原标题:大小姐的神级保镖9章(第9章借钱谈恋爱)书名:大小姐的神级保镖第9章借钱谈恋爱“好好好,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秦少虎知道凡是大小姐,总有点任性,但只要在一起了,也就服服帖帖了,便做出妥协,“今天就算倾家荡产,债台高筑,我秦少虎也一定请你吃顿高大上的晚餐。”燕雪娇一点也不仁慈,直接说去“御厨楼”。秦少虎知道,那可是蜀东五星级饭店,最低消费都在两千元一餐。当然,那只是最低消费,如果要随便消费的话,万把块很快就不见了。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已经只能仰天一声长叹:“看来,我真的要债台高筑了。

  • 逼婚9章(第9章这个女人不简单)

    原标题:逼婚9章(第9章这个女人不简单)小说书名:逼婚第9章这个女人不简单“给钱补偿不就行了?有必要较真的娶回家吗?你说我们哥几个又不是没碰过女人,要是碰了就得结婚,那后院还不得烧个精光……”欧阳枫的想法,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她和以前碰过的女人不一样。叶北城放下酒杯,一本正经的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用钱解决的。”想起俞静雅的那句:“我不是出来卖的。”他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你还笑的出来?你要是不听我的,将来有你哭的时候!”欧阳枫郁闷的倒了杯红酒一口饮尽。包厢内暗红的光照在叶北城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