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前夫放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4:49:44 来源:网络 []

书名:前夫放手

回归1

华都机场大厅内。小百姓养生网

“妈咪妈咪,我们这是回到家乡了吗?”一个粉嫩嫩的小女孩拉扯着美少妇的衣领。

小女孩五六岁的模样,扎着两条可爱的小辫子,身穿粉红色的蓬蓬裙,可爱的像是落入凡间的小精灵。

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着,煞是可爱。

美少妇温和一笑,亲了亲小女孩的脸蛋。

“是啊宝贝儿,我们回来了。

”“不走了吗?宁宁好想外婆的说~”看着小女孩微嘟着嘴巴,满眼乞求,眼泪随时掉下的模样,美少妇很是愧疚。

“宝贝儿,对不起,是妈妈害了你。前夫放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妈咪不哭,宁宁给妈妈呼呼,老师说了,呼呼就不会痛了。

”“乖孩子。

”“妈咪妈咪,快回家吧,宁宁好想外公外婆~”“好,我们回去。

”坐在的士上,看着倒退的景象。

六年了,自己离开这里已经六年了,这六年来,都亏了有宁宁这个宝贝陪着她,她才不至于倒下。

秋佳宜看着怀中累的呼呼大睡的宝贝女儿,满足的笑了。

亲了亲女儿粉嫩嫩的小脸蛋,为她拂开发丝。推荐http://www.xbxysw.com/

看着那张酷似他的脸,秋佳宜嘴边的笑容慢慢地垮下去。

六年了,他等了六年的可人儿,此刻已经在他怀里撒娇吧,或许还有了孩子,应该幸福满满的过一辈子吧?呵呵,自己当时是多么的可笑呀?“小姐,已经到了,总共是两百八十元。

”司机开口打断了秋佳宜的思绪。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付了钱,抱着微微转醒的宁宁下了车。

“妈咪,我们是不是到了呀?”揉揉眼睛,宁宁左转右转看着身旁的景物。

“哇,妈咪,这里好漂亮啊,比我们的家好大好漂亮啊。

”听着女儿的话,秋佳宜差点红了眼眶。小百姓养生网

“宝贝,让你受苦了。

”宁宁这才知道说漏了嘴,忙捂住小嘴巴。

小手圈住秋佳宜的脖子。

“妈咪在哪,宁宁就在哪!”“乖。

”看着女儿懂事的模样,秋佳宜更加愧疚了。

自己的过失,让自己的女儿小小年纪便没了父亲的疼爱,哪怕她用尽全力,也给不了女儿想要的。

“妈咪,外婆知道我们回来了吗?外婆和妈咪一样漂亮吗?”小家伙至出生以来,只有自己一个至亲的人,现在多了外公外婆来疼她,她当然高兴极了。小百姓养生网

“外婆啊,是妈咪心目中最漂亮的。

”“外公呢?”“也是妈咪心目中最帅的。

”母女俩相视一笑。

“佳宜?”就在秋佳宜抱着女儿走到那间生活了20年的房子面前,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妈!”秋佳宜转过头,红了眼眶。

“女儿!”蔡琴丢下手里的菜篮子,抱住了秋佳宜。

“你这死丫头还回来干什么呀!”“妈,对不起,对不起!”秋佳宜现在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来自http://www.xbxysw.com/

当年自己的不告而别,让两老操碎了心。

“你还回来干什么呀!你还有我们两老吗?啊?一走就是六年,也不回音讯,你好狠的心啊!”蔡琴捶打着秋佳宜的后背,秋佳宜只是痛哭不语。

“别打我妈咪!”宁宁跑过来拉着两人,脸上满是怒气。

“这孩子是?”蔡琴看着秋佳宜,等着她的解释。

“宁宁,过来,叫外婆。

”秋佳宜抱起女儿,让蔡琴更加方便看着孙女。

“这是……”蔡琴不可思议的看着秋佳宜。

“你……”“妈,这是我女儿,思宁。

小名宁宁。

”“宁宁,快叫外婆。

”秋佳宜催促着女儿叫人。

“外婆!”宁宁一听到是自己念叨了六年的外婆,立刻扑进蔡琴的怀抱。

“诶,乖!”摸着宁宁的小脑袋,蔡琴目含泪光,说:“回家吧,你爸啊,自从你不告而别之后,一直闷闷不乐的。

”“妈,对不起!女儿不孝。

”“走吧,回家吧,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宁宁,走,外婆带你回家咯。

回归2

门铃响了,秋父以为是自家老太婆忘记带钥匙,放下报纸碎碎念着:“真是的,你就不能……佳宜!”“爸!”秋佳宜看到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的父亲,鼻子一酸,扑进父亲的怀里。

“回来啦!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秋父看着日思夜想的爱女终于回来了,也流下了两行清泪。

“好啦老头子,你看看这是谁!”蔡琴提醒着太过激动的秋父。

“外公!”小思宁甜甜软软的叫了一声。

“这,这……她是……”“爸,这是您的孙女,叫思宁。

秋思宁。

”“外公,我要抱抱!”小思宁拽了拽秋父的裤脚。

“诶,诶,好!外公抱抱!”秋父高兴的笑眯了眼。

“快进去吧,免得被人看了笑话。

”蔡琴提醒着。

“对对,快进来!”秋父抱着小思宁,一边拉着女儿的手进屋。

秋佳宜看着一成不变的家,还是当年走的时候的老样子,自己已经太久没回家了。

蔡琴看着伤感的女儿,放下手中的东西,轻轻的抱着她。

“佳宜啊,回来了就好。

”“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太任性了。

”“爸妈不怪你,不怪你,乖,不哭了。

”小思宁看着妈咪和外婆抱在一起哭的伤心,拽了拽外公的衣摆,表示要下来。

迈着小短脚跑到两人身边,小手一人拉着一边:“妈咪,外婆,不哭不哭。

”看着女儿学着大人模样安慰她们,秋佳宜“扑哧”笑了。

擦了擦泪水,也替蔡琴擦干眼泪。

秋父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好了,都别哭了,女儿回来是好事。

以后啊,可别这么任性了,知道吗?”“我知道了,爸。

再也不走了。

”秋父欣慰的点点头。

“老太婆,快去煮饭,想必母女俩赶来太累了。

”“好,我这就去做。

”“妈,我帮你。

”“不,你去休息会,别累着了。

”秋佳宜坚持:“妈,我不累,走吧。

宁宁,好好陪着外公知道吗?”“知道了妈咪!”小思宁摆了个“遵命”的手势,逗乐了秋佳宜和蔡琴。

“外公,我要玩跳棋!”“好好好,外公带你去玩。

”煮好了饭,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

“好久没有聚在一起吃饭了,当年就只有我和你爸大眼瞪小眼,太无趣了!”蔡琴边给秋佳宜夹菜,边说道。

“好了,现在女儿回来了,还带来了宁宁小宝贝,现在就别说当年事了。

”小思宁不顾他们说些什么,只是埋头吃着新鲜的小龙虾。

“佳宜啊,和爸妈说说,这些年是如何过来的?”秋佳宜给女儿又剥了龙虾,宠溺的看着小思宁。

“当年我以为我会这样死去,那时候发现了已经怀了宁宁,所以我活了下来。

一边打工一边赚钱,现在积攒了一些钱,自己做起了珠宝设计,生意还算不错。

”“傻女儿,你怎么能忍心放着爸妈就去了呢!你要我们两老白发人送黑发人么!”一听到当年差点失去女儿,蔡琴忍不住哭了。

“妈,对不起。

”除了说对不起,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妈妈了。

“好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以后别再做傻事了。

”“嗯,不会了!”一顿饭,在伤感中,悲喜中度过了。

饭后,秋父主动提出去洗碗,蔡琴拉着秋佳宜要说着知心话。

“女儿,宁宁,他知道了吗?”秋佳宜看着在一旁看电视看的哈哈大笑的小思宁,摇摇头。

蔡琴叹了口气。

“不打算让他知道吗?”“不了。

”顿了顿:“想必他现在已经过着幸福生活了,我又何必去打扰呢?”蔡琴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女儿实情。

“妈?怎么了?”    蔡琴叹了口气,随即开口:“其实,你离开家的那一天,他每天都会来我们家,风雨无阻。

”秋佳宜嘲讽一笑。

这算什么呢?自己已经成全他和李善惠了,他又何必做出这样的事?“一直到现在?还没停过?”“是啊。

妈妈也搞不清楚他到底在做什么!伤害了你,还……你爸每次气的拿扫把赶他。

”“妈,别说了,我已经打算忘了他,不想再和他牵扯不清了。

爱不起,也伤不起

听到女儿都这样说了,蔡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只能叹了口气。

“妈,我很害怕……”秋佳宜揪着衣角,看着专注于动漫片的女儿,声音里透着一股恐惧:“如果他发现了宁宁的存在,会不会把宁宁从我身边抢走!我不敢想象……”“乖孩子,别想太多了,会没事的,啊?乖。

”不管如何,她都不会轻易让出宁宁的!盛世集团。

“大哥,你要去哪?”推门而入的蔡健明疑惑的问道。

“大哥肯定是去嫂子家里啦。

”随后而入的郑泽豪接口道。

“你们都很闲吗?”盛凌耀皱眉看着不请自来的两个男子,语气里有些微怒。

“大哥,这都六年了,每天都是这个点过去,大哥,不是我说你,嫂子既然有意躲着你,就不会轻易和你回来的。

”“我不会放弃!”哪怕天涯海角,他都不会放过私自逃掉的小女人。

六年了,你到底在哪里!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很辛苦?“大哥……”蔡健明欲言又止。

不想听他们两个继续啰嗦,盛凌耀拿起皮椅上的西装就走了。

“老三,你刚要说什么?”蔡健明摇摇头:“没什么。

”他本来想说姚馨馨已经回来了,可他怕说出来会被大哥给整死。

姚馨馨,要不是六年前她来捣乱,大哥和嫂子不至于闹离婚,嫂子也不会音讯全无了六年,大哥也不会孤单了六年。

盛凌耀开着车,眼神深邃不明。

尽管明知道去到秋家只会被赶出来,但他也不恼,不怕,谁让秋锦州是他的岳父呢?小宜,你到底在哪?快回来吧!停到秋家小区外,把车停好。

“盛先生,您来啦。

”小区警卫笑眯眯的打着招呼。

盛凌耀只是点点头,他知道自己被外人称呼为“高冷总裁”,对着外人也表现不出那种亲和,所以也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只有对着那小女人,才会出现多种情绪。

自己每天来这都让这小区人人知道了,小区警卫认得他也没什么奇怪的。

“对了,盛先生。

”被叫住的盛凌耀站定,看着小区警卫一脸神秘的模样,挑眉:“有事?”“刚才早班,队长说起,早上来个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带着一个很萌的女娃子来到这,这栋楼的秋家太太抱着这个女子痛哭一场,猜想……”不等警卫说完,盛凌耀一阵风的从警卫身边冲了出去。

能让佳宜妈妈痛哭抱着的对象,一定是!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秋父随着老邻居去下棋还没归来,秋母带着小思宁去逛超市,家里只有佳宜一人,她闲来无事就拿起手机玩起了开心消消乐打发时间。

正玩的起劲快要过关了,门铃响了。

“谁啊?真是的。

”会不会是爸爸回来了?爸也真是的,老是忘记带钥匙。

“爸你……”一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并不是秋父,而是……秋佳宜回神之后立刻要关门,可盛凌耀快了一步挤进来,还自觉的关了门。

“先生你懂不懂礼貌!这是私闯民宅,小心我告你!麻烦你出去!”盛凌耀望着眼前把他当陌生人,自己心心念念了六年的小女人,心里涌出了激动,气愤。

装傻是吧?我让你继续装!秋佳宜气愤的瞪着眼前的男子,她没想到会是以这种形式来见面的。

他比六年前更加帅气成熟了,以前的他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可现在不是,压下心里的酸涩痛苦,秋佳宜面无表情的越过他打开门:“不送。

谁回来了

盛凌耀看着瞄都不瞄他一眼的秋佳宜,心里怒气更深。

大步来到门口,就在秋佳宜以为他要走时,他出乎意料的一掌把门关掉,拉着秋佳宜的葇夷把她扯到客厅里,秋佳宜因为力道关系,碰到沙发一角跌落在沙发里。

盛凌耀看着本不算大的沙发,秋佳宜躺在那里还足足有于,第一个认知就是,她瘦了!“盛凌耀!你干嘛!”秋佳宜跌躺在沙发里,还好是跌到沙发,不至于弄个脑震荡。

盛凌耀听着自己的名字从她嘴里溢出,虽然是气愤的模样,落在他眼中竟是可爱无比。

红彤彤的脸蛋因为生气而更加微红,柳眉倒竖,双眼怒瞪,小嘴因为太过激动微微张着,那红艳艳的像果冻一样邀人品尝。

而盛凌耀也这样做了。

“唔!”秋佳宜看着俯下来的身影,瞪大了眼。

这,这是神马情况?!盛凌耀,强吻了她?!盛凌耀尽情尝着她的甜美,六年来不近女色,因为身下这个小女人,立刻有了反应。

秋佳宜自然知道此刻顶着她小腹的是什么东西,立刻红了俏脸,用力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

她愤恨的坐起身,用力的擦着嘴唇,双眸死死的瞪着他。

“不准擦!”盛凌耀看着她的动作,很不爽!“你滚!”想起这六年来的委屈,刚刚又被侵犯,泪珠大颗大颗的涌出来。

“小宜……”“别再叫我的小名!”就是从他嘴里叫出来的小名,她才会沉醉其中,无法自拔,导致伤的越深。

自己当年为什么那么傻那么天真呢?“盛凌耀,我真希望,我们永不再见!”盛凌耀听着她决绝的语气,苍白着脸。

“不……”“你走啊!”盛凌耀只是定定的看着她,想要上前却没有足够的勇气,自己欠她,太多太多了!“小宜,我现在走,但并不表示我会放弃你!”哪怕用尽卑鄙手段,我也要把你绑在身边一辈子!深深地看了秋佳宜一眼,这才离开。

“呜呜,呜呜……”等到门一关,秋佳宜立刻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六年了,每晚一想到当年发生的事,委屈的偷偷躲在被窝里哭,失眠到天亮,不敢让女儿知道,怕她担心。

这一次,她再也忍不住了,一次性把六年来的委屈通通哭了出来。

盛凌耀一下来,小区警卫又说了一些话,他现在没心思听警卫到底在说些什么,脑海里都是秋佳宜的一颦一笑。

愤恨的踢了踢车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紧紧拉住她呢!烦躁的打开车门,开着车猛然冲了出去。

自己需要好好的“借酒消愁”了。

秋佳宜哭了一会儿,实在是哭不动了,眼睛酸涩,连睁开眼皮都疼。

这个样子,爸妈肯定会担心的。

还是出去散散心吧。

“魅夜”是A市最大的酒吧,这家酒吧的主人却不曾露面,很多人都猜测这家酒吧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各有各的说法。

“老三,你说大哥这是怎么了?老是喝闷酒,从嫂子家回来就不对劲了。

”迟来的郑泽豪看着一个劲喝闷酒的盛凌耀,疑惑的问到不久的蔡健明。

蔡健明耸耸肩,表示不知情。

“大哥,别喝了!小心又喝出个胃出血!处理起来很麻烦的!”郑泽豪大胆的一把抢过酒杯,盛凌耀一个冷眼瞄过去:“把酒杯拿来!”“大哥,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说出来啊,大家一起商量对策。

”盛凌耀摇摇头,又灌下一杯白酒。

“这件事,你们帮不了我的,帮不了我的……”“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帮不帮得了?”“她回来了。

”蔡健明懵了,郑泽豪傻了。

前夫放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夫放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甜心秘宠12章

    原标题:甜心秘宠12章小说:甜心秘宠第12章,认亲,继承一切]也就是因为她垂下了眼帘,所以,乔歆羡整个人如遭雷击后,又激动万分的样子,她错过了!当乔歆羡几乎颤抖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几岁了?”她下意识想要保护儿子,想也没想,答着:“两岁!”乔歆羡:“……”不是他的!他们若是有孩子,应该三岁了!一阵短暂而迅速的飓风般,乔歆羡消失在她面前!听着空气中掠过的关门声,砰地一下,凉夜只觉得那一声是敲打在自己心上的。不是爱上乔歆羡,而是为自己哀悼。她这样的女人,将来即便是有个伴,也是那种利益关系的吧,对他都

  • 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12章

    原标题: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12章小说: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第十二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2难得见到她不笑了,我扫了一眼手背上冒出的血液,有些疼,好在躲开得及时,没有伤得很重。“你完全可以动手杀了我!”我开口,声音很淡,将她手中的针头抢了过来。冷冷道,“苏洛欣,三年了,我在陆泽笙身边的吃的苦,还有你给的疼痛,如今,我不欠你什么了,这是最后一次,你若是借着装疯卖傻来伤害我,我不会手软的。”几天下来,我倒是看清楚了,她所谓的抑郁症,只怕只有她心里清楚,到底几分真几分假。甩开她的手,我冷哼了一声,随后

  • 娇妻独宠12章

    原标题:娇妻独宠12章小说名:娇妻独宠第十二章小叔叔回来了身后就是楼梯,颜景艺这一脚踩空,整个人向着楼梯下面跌了下去。她的动静自然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都惊呼出声。没有预想的疼痛,而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颜景艺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张放大的脸庞,有些反应不过来。厉封川扶着颜景艺站好,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随后目光落在她白嫩的胳膊上的伤口,虽然很多都愈合结疤了,可是不难看出都是新伤。微微蹙眉,眸子里满是不悦,“怎么回事?”颜景艺的眼眶泛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不敢开口,怕一开口,眼泪就落下来了。“颜家的

  • 无上炼体12章

    原标题:无上炼体12章小说名称:无上炼体第十二章黑火与龙鳞原本呈明黄色的莲花火焰,现在变成了妖异的金红色,每一朵莲花火焰都散发着恐怖的热能。当这些金红色的莲花火焰朝罗征涌过来时,他的脸色也变了变,这莲花真火的威能陡然之间翻了数倍,自己的身体恐怕抵挡不住。正若罗征所料,这金红色的莲花火焰,远远超过此前明黄色的莲花火焰的威力。当那金红色的火焰接触到罗征的皮肤后,一股被灼烧的剧烈痛楚从身上传来,罗征忍着痛苦,诡异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变成了暗红色,与那日在地窖中发生的情况一模一样。一般的人被高温焚烧,肉

  • 透视医圣12章

    原标题:透视医圣12章小说名:透视医圣第十二章红色家族的人]“你这人嘴太臭了。”叶寒眼神冷冷的看着白洛飞,对于他而言,他可不管抽的人是谁,亲人是他的禁忌,骂他妈,他没有把这孙子的牙打掉已经是仁慈了,去他娘的白氏企业。“我操,日哦!你敢打白少,哥几个,咱们干他。”“对,干死他。”和白洛飞一起的几人蒙逼之后醒悟过来,纷纷挽起袖子就要去揍叶寒,别说,这几人天天去健身房消磨时间还真练得一身好肌肉,不过这几人还没有近身,就被叶寒一拳一脚给干飞了出去和那白洛飞躺在一起。修炼了练气之术,叶寒的力量比普通人大了

  • 无实婚姻:忠犬老公爱上我12章

    原标题:无实婚姻:忠犬老公爱上我12章小说名:无实婚姻:忠犬老公爱上我第12章,预祝我们白头偕老凌冽似是没听见,不作答,也不写字。慕天星有些着急,快两步走到他面前对他对视,双手摁在他轮椅的左右扶手上,鼓起一张小脸气嘟嘟地瞪着他:“我在跟你说话呢!”卓希顿住步子,沉默不语。只是瞧着眼前的画面,莫名有种打情骂俏的代入感,自从遇上慕小姐,四少的生活就鲜活了起来。耳畔微风呼呼地掠过,撩起慕天星水蓝色的长裙,慕天星就这样被凌冽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盯着,渐渐的,她觉得天地之间很静,静的连鸟儿的叫声都在脑海中远去

  • 最强狂兵在都市12章

    原标题:最强狂兵在都市12章小说:最强狂兵在都市第十二章唐果果失恋林家院里,被叶南所指的那个公子哥阴沉着一张脸,“飞哥,我们总不能被一个司机压一头吧!这事,不能这么轻易了。”“了个毛,这口气我咽不下!”王飞摸了下脸,疼得他直咧嘴!“我有一亲戚是道上混的,只有我们拿出钱,那姓叶的,没他好果子吃。”木青沉吟了一会开口。“出钱?”王飞眉头一皱,“要多少?”“200万,买姓叶的一条手臂。”“好。”王飞点了下头,对他这种贵公子来说,钱不是个问题!“对了,这两天有人要找狼帮麻烦,等这事过后,我带你去见我姑父

  • 重生之弃妃为后12章

    原标题:重生之弃妃为后12章小说名字:重生之弃妃为后第12章喝下毒药“多谢爷爷,父亲的鉴赏。聪儿一定不辱使命,好好专研医术,日后好为皇室尽忠。”秦齐聪笑的近乎谄媚,幸好娘亲提起得到消息,又找来名医开出这药方,不然他今天怎么能在太子和皇子面前露脸呢?“该我了,该我了!”这回总算轮到秦潇潇了。她迫不及待的跑上前,完全不顾身份和形象,对着太子等人盈盈一拜:“臣女潇潇,见过太子殿下,三皇子殿下,世子殿下。”本以为太子会立刻让她起来,哪知太子只傲慢的凌她一眼,根本不屑搭理她。于是,她尴尬的将目光移到三皇子

  • 一夜成婚:冷酷总裁的无价娇妻12章

    原标题:一夜成婚:冷酷总裁的无价娇妻12章小说:一夜成婚:冷酷总裁的无价娇妻第012章:放开她,冲我来!杨诗诗忙倾身过去,杜玉芝的左脸红肿,上面清淅的浮着五个手指印。指印肿到渗着红血丝,可见下手有多重,她的嘴唇也肿了,破了好大一个口子。“是因为我,被爸爸打了吗?”杨诗诗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脸,声音哽咽。杜玉芝挥掉了她的手,若无其事的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是第一次打了,等我们离开杨家,我也算是逃离魔掌了。”“妈,我对不起你,要不然……就不要这个孩子了。”杜玉芝的手一顿,瞪着她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 鉴宝神眼12章

    原标题:鉴宝神眼12章小说书名:鉴宝神眼第十二章小伙计与大教授注意到两人面色有些怪异,曹元德忍不住问道:“这是有什么不方便吗?”郭扒皮朝着杨波看过去,“弦纹爵不过是杨波在外面地摊上几十块买来的,没有什么好看的,而且他只是店里的伙计。”曹元德面上也是怪异起来,之前他还没有能够搞明白杨波与曹元德之间的关系,只是单纯的以为两人会是亲戚或者合作伙伴的关系,实在是因为杨波那天凌晨的表现太过惊人,让人一时间没有办法去接受他只是一个小伙计的事实。郭扒皮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确,杨波只是古德斋的一个小伙计,您是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