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花心公子苦追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2:23: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花心公子苦追妻
第一章  契约婚姻

简约不失优雅的别墅内酒气萦绕,白笙黎站在别墅主卧门口,双手有些紧张的攥着睡裙裙摆,扑扇的杏眸中带着几分犹豫。说明xbxysw.com

“他醉成那样子,总不能不管他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妻子呢......”白笙黎垂眸嘀咕一声,像是终于下定决心,白笙黎伸手按在了门把手上,心一横一把推开了主卧房门。

随着房门被推开,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白笙黎皱了皱眉秀气的眉,借着落地窗投射进来的月光,白笙黎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大床上的温斐然。

“这是喝了多少酒啊!”白笙黎嘀咕一声,径直走到了床边。

床上的男人似乎完全醉了,呼吸微重的仰躺在床上,男人棱角分明的冷峻面容在月光映衬下越发俊美,衬衫的衣扣敞开着,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肌肉轮廓分明的胸膛隐隐沁着些许汗水,出奇的性感。

白笙黎白皙的小脸忍不住泛起一抹红晕,别开眸子进了主卧卫生间打水,准备帮男人洗漱。

白笙黎跟温斐然已经结婚三个月有余,不过很可悲的是,她们之间的结合不过因为一纸契约。

温斐然需要一场婚姻,所以出资一千万拯救了白笙黎公司的危机,而条件就是两人契约结婚。花心公子苦追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在温斐然心里或许觉得两人的婚姻只是利益结合的产物,可他却不知道白笙黎自从十岁第一次见到温斐然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

这一爱,就是整整十年......

收敛了眸中的苦涩,白笙黎拧干毛巾,走到卧室准备帮温斐然清洗。

“敏淑......敏...淑......”男人带着些许低沉的声音在卧室内轻轻响起,刚从卫生间出来的白笙黎身子一僵,眼中划过一抹苦涩,片刻后才恢复如常走到床边帮男人擦洗。

白笙离帮温斐然褪去身上的衬衫,正准备帮他擦去身上的汗水,手腕却忽然一紧,接着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便已经被温斐然压在了身下。

“斐然,你清醒点,放开我……唔……”

白笙离话没说完唇便被温斐然的唇稳住,唇舌激烈纠缠,浅浅的酒气传入口中,白笙离感觉自己都有些醉了。

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一直爱了这么多年,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呢,即便他一点也不爱自己,可她仍想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给他……

心中一软,白笙黎伸出细长的手臂,环住身上男人强壮的臂膀,水润的杏眸轻轻闭上,任由身上的男人与自己唇齿纠缠。

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温斐然吻的越发激烈,带着热力的手抚触着白笙离白皙如玉的肌肤,四处点火撩拨。小百姓养生网

还是初次与一个男人如此亲密接触的白笙离怎么会是温斐然的对手,片刻便在他暧昧的挑逗下发出了难耐的低吟,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片片呈现在温斐然火热的目光中,因为情 欲肌肤泛着片片诱人的红晕,一双水润的杏眸更是难耐的轻轻眯着,媚态浑然天成。

“敏淑,给我……”男人粗喘着微微起身,身下的坚硬紧紧抵着白笙离,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兜头浇下的冷水,让白笙离瞬间浑身僵硬。

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把她当成季敏淑?

季家大小姐季敏淑,白笙离很清楚温斐然一直爱着这个女人,可她那卑微的自尊却不允许在这种时候,他都把她当做季敏淑的替身!

“放开!温斐然你放开我!”白笙离推搡着温斐然的胳膊,剧烈挣扎起来,只想立马从这个男人身下逃开。

“会让你快乐的……”温斐然温声安慰,修长有力的手,却在下一刻强势的攥住了白笙离的手腕,直接拉至她头顶,不让她再挣扎,身下更是毫不留情的攻破了她脆弱的防线。

“呜……”白笙离痛苦的呜咽一声,心底的痛似乎比身体上的更令她痛彻心扉。

清冷的月光被乌云遮挡,昏暗室内的室内只余下男人男女的喘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男人一声低吼,白笙黎也难耐的轻吟跟着攀上巅峰。小百姓养生网

看着身旁疲 惫睡去的男人,白笙离逃似得撑着酸疼不已的身子逃避般的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笙黎在床上蜷缩着身体,目光木然地看着床头柜上放着的结婚照,室内一片安静只余下空调的嗡嗡声,竟是一夜无眠。

第二章 如此卑微

天色悄然转亮,客厅中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白笙黎心中一紧,她知道他起来了,看到床单上她们昨晚留下的痕迹,他会是什么反应?厌恶?还是恶心?

总之,应该不会是喜悦的。

唇角划过一抹苦笑,白笙黎攥紧了身上的被子,努力抑制着不让自己再去胡思乱想。

卧室房门被轰然推开,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温斐然沉着眸子站在门口,目光冰冷且带着嫌恶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白笙黎,冷冷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目的?在他心里自己就是如此不堪的么?白笙黎苦笑,撑起酸疼的身体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门口一脸怒意的英俊男人,努力想要解释,“是你昨晚喝醉了,我......”

温斐然打断了白笙黎后面的话,冷笑道:“我喝醉了,所以你就觉得有机可乘,顺势爬上了我的床?”

闻言,白笙黎脸色骤然变的苍白如纸,他竟然是这么想她的。

见白笙黎没说话,温斐然已经认定了昨晚一切都是她故意的,脸色一冷,沉声道:“如果你觉得爬上我的床就能让我爱上你,那你也未免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小百姓养生网白笙黎,你最好记住,我们的婚姻不过是契约关系,所以,你最好还是本分些,否则,我不介意提前结束这段契约关系!”

关门的巨大声响传来,白笙黎努力仰着头才没让汹涌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个她一直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竟然以为是她跟他上传是想用卑劣的手段留住他!

心中燃起一抹愤怒,白笙黎拖着酸疼的身子,赤着脚跑到主卧,一把将染了两人欢爱痕迹的床单扯了下来丢进垃圾桶,想抹去自己昨晚在这房间内留下的痕迹。

白笙黎与温斐然结婚已经足有三个月,可他回家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他每晚宁愿睡在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的床上,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但是白笙黎却很清楚,这些女人不过都是他的借口,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从来都只有那个叫季敏淑的女人,也是昨晚他要她时,口口声声叫出的那个人的名字。

这是多么可悲又可笑的一件事?

抬头看了看时钟,白笙黎收敛情绪,抓起门口鞋柜上得钥匙,换上高跟鞋,努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优雅地走向电梯。

电梯到了负一层地下车库,她努力地扯出一抹微笑。在人前,她从来不轻易认输!

可刚扬起的微笑,在白笙黎看到车库中,白色宾利上温斐然隐约和女人暧昧热吻的画面时,瞬间僵硬。

白笙黎低下头,逃似的朝着自己的红色宝马Z4走去。来自http://www.xbxysw.com/

坐在宾利车上的男子看着白笙黎那匆忙离开的身影,暧昧地拥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突然打开了车门。

“白笙黎!”温斐然英挺的身影坐在驾驶席,脸上满是嘲弄,手则暧昧的搂在那娇媚女人的腰上。

白笙黎闻声,抬头望过去,腿不小心重重撞在了宝马上,可腿上的疼痛并不能引起她丝毫的注意,她只静静地盯着温斐然脸上嘲弄的笑容。

伤害她,他从来都是这么无所谓。不过只要那个女人不回来,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会一点点温暖这个男人的心的。

“你知道的,有些事情,我不希望发生,比如说孩子。”温斐然看着白笙黎撞在车子上后瞬间泛红的腿,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烦躁,话音也不由得冰冷了许多。

白笙黎愣怔了片刻,直到他拥着那个女人坐进车里扬长而去,这才堪堪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白笙黎失魂落魄地坐进车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半晌才将车子启动。

浑浑噩噩地将车子开出地下车库,白笙黎红色宝马混入一片车水马龙之中,没多久,她的目光锁定在路边一家不起眼的药店。

缓慢地转动方向盘,车子在路边慢慢地停了下来,她轻缓地打开车门。脚刚刚着地就传来一阵刺痛,她这才想起来刚才自己撞在了车子上,无奈地笑了笑,她忍着痛朝着药店走去。

她手抚上肚子,明知道一次并不一定就会怀孕,心底却还是无尽的苍凉。

她脚步踟蹰,思想也断断续续,不吃药,若是真能怀孕,一个孩子或许能成为他们之间的纽带,可是她真的能用一个孩子要挟一个男人留在她的身边吗?

算了,白笙黎自嘲地笑了笑,她终于做出了自认为最明智的决定。

短短几步路,她像是走了一辈子那样久,从小到大她一直洁身自好,独自跑来药店买避孕药这种事,她以为根本不会在她身上发生,却没想到如今也要来经历一次。

“一包毓婷,谢谢。”话说出口,她才明白其实并没有想象中艰难。

那小药店的老板顺手拿出一盒毓婷,扔在了柜台上,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对这些事情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的年轻人还不都是这样。

白笙黎拿起药,将手中已经攥得有些褶皱的钱扔在了柜台上,甚至都没等收银员给她找钱便狼狈的快步离开。

返回到车中,白笙黎拧开矿泉水瓶,仰头将避孕药药喝了下去,这才松了口气,踩了油门驱车离开。

或许是因为太心急的原因,白笙黎甚至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那辆熟悉的宾利。

第三章 旧人归来

宾利上,温斐然眼神冷漠地看着白笙黎一系列动作,心中莫名有些烦躁。

“温总,我们接下来去哪?”副驾驶席上娇媚的女声传来,打断了温斐然的思绪。

取出只烟点上,温斐然吸了一口,可心中的烦闷却丝毫未退。

那娇媚的女人见温斐然没说话,凹凸有致的身体缠了上去,“温总......”

“滚下去!”冰寒的声音在车厢内骤然响起,女人微微一愣,仿佛没有想到他变脸竟然如此之快,伸手准备环上温斐然脖子的手也是一僵,“温总......”

“别让我说第二遍。”

看到温斐然冰冷的目光,女人身体微微一颤,不敢再纠缠,赶忙拉开车门下了车。

车内重新恢复安静,温斐然再次扭头看向药店的方向,却发现那火红的车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踪影。

刚刚在车库里,他看到白笙黎失魂落魄的驱车离开,心中不知为什么莫名的烦闷,下意识的竟然就这么跟了上来,心中自我辩解,自己不过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去药店买药。

如今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为什么他心里却更加的烦躁?

皱了皱眉,温斐然不由得自嘲,昨晚喝的酒到现在竟然还没醒。

发动车子,温斐然朝着和白笙黎相反的方向而去,他们从一开始,走得就是相反的路,所以很多年,他们之间都在不停的兜兜转转。

正在温斐然觉得一切都脱离了轨道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有一瞬间恍惚,仿佛像是做梦一般,那个一年前离他而去的女人,终于肯联系自己了?

接听了电话,温软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然,我回国了。”

温斐然一愣,时隔一年,她终于舍得从国外回来了?看来这场契约婚姻到底对她还是有些许触动的。

“你在哪?我去接你。”温斐然的声音依旧冷清,但却难掩温柔,这是对白笙黎从未有过的。

“我在你公司楼下。”电话那头传来季敏淑温温软软的声音。

温斐然挂断了电话,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车速,心中忍不住有着几分期待。

她是否还和一年前一样,明艳动人,温润可人?关于她的回忆突然纷至沓来。

机场门口,季敏淑看着远处踱步走来的温斐然,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年未见,这个男人似乎变的越发成熟,举手投足间都是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不过这个男人的心现在是否还在自己这里?

想到最近新闻上关于这个男人的消息,季敏淑眼中闪过一抹嫉妒,再次抬起头时已然恢复如常,朝男人挥了挥手,“斐然,我在这里。”

季敏淑声音甜糯,一袭浅绿色的纱裙在夏风中飘扬,看上去异常清纯可人。

温斐然寻着声音望过去,看着站在机场候机大厅门口娇俏甜美的女人,唇角有了一丝笑意。

不得不承认,季敏淑比一年前更加漂亮,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温润和优雅。

他大步走了过去,“怎么舍得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季敏淑有些嗔怪地开口,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温斐然接过季敏淑手上的行李箱,冲她微微弯起臂弯,“走吧,一起吃饭。”

看着他的动作,季敏淑笑道:“你现在可是有妇之夫。”

无所谓的笑笑,温斐然举步走向车子,手臂上却是一紧,垂眸却见季敏淑一双细长的手臂紧紧环住了他的胳膊,占有欲十足。

季敏淑却仿佛没察觉到温斐然的目光,脸上温婉的笑容却没有任何变化,“伯母说,让我带你回家吃饭,我爸妈也会过去,算是我的接风宴。”

温斐然听着季敏淑的话,脚步顿了顿,“我妈常念叨你。”

季敏淑怎会看不出他脚步的迟疑,她庆幸自己回来的还不算晚,不然她都怀疑,属于她的东西就快要被那个叫白笙黎的女人抢走了。

那个白笙黎不过是白家的一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跟她抢温斐然!

温斐然此刻跟季敏淑并肩走着,自然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阴冷和恨意。

“伯母,您比一年前还年轻了许多呢!”季敏淑优雅地从温斐然的宾利上下来,看着站在门口等她的温夫人,一张精致的小脸挂着甜美的笑容,看上去温润可人。

温夫人听着她的话,不由得笑出了声音,几步走到季敏淑的面前,“还是我们敏淑好。”边说还不忘瞪一眼温斐然,口中的话更是不留余地,“你说说你,怎么就选了那么个女人结婚!”

“伯母,我们还是进去说吧。”季敏淑挽住温夫人的手臂,落落大方地走进了温家别墅,仿佛像是走进了自己家一样。

温斐然看着她们亲昵的背影,不由失笑,他当时如果有得选择,如果当时敏淑没走,他如怎么娶白笙黎那种他根本不喜欢的女人?

第四章 卑微至此

叹了一口气,温斐然有些哭笑不得地走进了别墅。

刚一进门,他就不由得愣住了,就算是当年他从国外回来的时候,父母也不见得如此兴师动众地为他接风洗尘,看来,爱敏淑的不止他一人,他的父母也是心仪这个女人做儿媳妇的。

看到这儿,温斐然蹙了蹙眉,如今季敏淑一紧回来,他自然想要结束掉跟白笙黎那所谓的契约婚姻。

但是她会让他如愿吗?他不会忘了昨天,那个女人是怎样爬上自己的床的!

“伯母,您对敏淑实在是太好了。”季敏淑看着别墅中的温馨,脸上笑容真切,更是伸手拥住了温夫人。

相比于此时的热闹,白笙黎一个人站在偌大空旷的办公室里,目光落在窗户外面的河滩,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在想在温斐然心里,究竟是怎么看自己的?难道在他心目中,自己就是那种为了钱不惜一切代价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女人?

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答案,索性她也就不想了。人投入到工作中,似乎也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也是极容易过去的,她看了看时间,抓起放在椅子上的新款包包,匆匆离开。

她不会忘记今天是周一,是每周必须要去探望温家人的日子,开车去超市随便买了一些家常用品,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发动引擎,朝着温家别墅而去。

白笙黎将车子停在门口,下车看见温斐然的车怔愣了片刻,这才朝着别墅而去。

通常情况下,他都会避开今天回家的,今日怎么竟然回来了?

她靠近别墅,里面欢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她有些踌躇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打扰。

她心里清楚,温夫人是多么的讨厌自己。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大作,她一惊,慌乱地想要从包包中拿出手机挂断,可越是心急,便越是事与愿违。

就在她将手机拿出来之后,门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打开,“你来干什么?”

白笙黎目光掠过挡在门口的温斐然,落在端坐在温夫人身边的季敏淑的身上,她最终还是回来了。

她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仿佛自己像是一个登堂入室不知廉耻的女人。

最可怕的是,在她的心里,她竟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对不起,今天是周一。”她的声音有些小,却清晰。

温斐然不耐烦地点了点头,却没有打算让她进门,“东西放这儿,你可以走了。”

听着他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话,白笙黎一张脸出奇的平静,她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的,但她却该死的还不想放弃。

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侧身走进别墅,走到了季敏淑的身边,顺手拿起一杯红酒,“敏淑。欢迎你回来。”

“行了,行了。拿着你那些寒酸的东西赶紧走吧。”温夫人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白笙黎,声音中带了几分尖锐。

白笙黎听着温夫人的话,低头看了看在超市买一些琐碎的东西,她只是希望这个家像一个家的样子,带着烟火的气息,却被他们做当是最廉价的东西。

她朝着温夫人一笑,轻声开口,“妈,那我就先走了。”

温夫人瞪了白笙黎一眼,伸手拉过季敏淑的手。

温斐然看着母亲的动作,阴沉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以后这种时候就不要进来自取其辱了。”

白笙黎闻言,猛地抬头却不小心撞在了吊挂在房间中的风铃上。她仓皇地离开,仿佛那悦耳的风铃声都在嘲弄着她。

“然,你这样对待笙黎,她会难过的。”季敏淑看着跑出去的白笙黎,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却起身走到温斐然的身边好心相劝。

温斐然听到季敏淑的话,收回望着窗外的目光,他原本有些心疼那个孤独而落寞的身影,但触及到季敏淑的温暖,皱了皱眉,他刚才那一晃而逝的痛觉一定是错觉!

回头朝着季敏淑笑了笑,温斐然道:“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我和她算了,不说了,去吃饭吧!”

季敏淑敏感地觉察到了一丝异样却一言不发,微笑着走回温夫人的身边,“伯母,赶紧尝尝这个狮子头,这个可是我亲手做的。”

温夫人含笑看着季敏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是我的儿媳妇,多好埃”

“伯母,这都要怪您的宝贝儿子不等我。”季敏淑知道自己这话说得露骨,可她若这个时候再不说,难道等着白笙黎真的将他从她的身边带走吗?她的东西,即便她不要,也容不得旁人染指。

温夫人听到季敏淑如此说,看了一眼温斐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温斐然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母亲的目光,一双眼睛紧紧地落在季敏淑精致的脸上,心中的喜悦开始蔓延。

季敏淑也看着温斐然,随即耸了耸肩膀,“赶紧吃饭吧,以后好好对待笙黎。”

他看着她坦诚的目光,心中不由得一阵失落,她竟如此容易便说出了祝福的话,这让他怀疑她前面说得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此时他却想要忽略这句话,盲目地相信着前面的话。

“好。”温斐然落寞地回答,刀削斧凿的脸上不带任何生气。

季敏淑看着他的模样,心底暗笑了一声,她今天种种不过是以退为进,她的东西谁也动不得。

“我听伯母说,你明天想去参加一场拍卖会?”季敏淑慢条斯屡地吃着面前的食物,她从来都是如此优雅。

温斐然点了点头,“恩,你想去吗?敏淑。”

这是她回来后,他第一次这样叫她,他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可就是这样叫着她都好像是一种幸福。

“你就把敏淑带着,这孩子刚回来总要和圈子里的朋友联络联络。”温夫人看了一眼温斐然,她懒得看见自己的儿子和那个私生女同框的照片,所以忍不住开口。

“算了伯母,这种场合本应该笙黎去参加的。”季敏淑温婉地笑了笑,那善解人意的模样更是让人无法忽略。

“没关系。”温斐然打断季敏淑的话,垂了眸子淡淡开口。

花心公子苦追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花心公子苦追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我曾爱你似星辰4章

    原标题:我曾爱你似星辰4章小说:我曾爱你似星辰第4章羞辱顾柔,你是不是傻,你看不到他怀里抱着的女人吗?你看不到他看着许雪琪时眉宇的那丝担忧吗?可是,那原本都是属于她的啊。他说,“柔柔,我好爱你。”现在,他搂着许雪琪,顾柔不知道,他有没有对她也说过“我爱你”。他的爱,一文不值,真廉价。她却视为珍宝。许雪琪看着顾柔,娇滴滴的缩在陆云熙的怀里,“云熙,她那么不要脸,应该脱了她的衣服!让大家都看着她这个婊子!”顾柔僵硬在原地,她忍不住发抖。一双眼睛灼灼的看着陆云熙。于是陆云熙说了个“好“字。顾柔的眼泪,

  • 爱你无药可医4章

    原标题:爱你无药可医4章小说名:爱你无药可医第四章羞耻心“苏暖儿,你有没有羞耻心,你现在坐的人是我老公,你跟她再怎么样你也只是个小三!”闻雪恨恨的盯着苏暖儿。苏暖儿被泼了一身的水,本就不怎么保守的裙子如今更是欲遮欲掩,发丝贴在脸上,却又有徒添一股狼狈。苏暖儿站起身,“雪姐姐,是我的错,对不起...”说着说着就哭了,梨花带雨,惹人怜惜。“够了,闻雪,你自己又是什么样的人,你没有资格说别人。”言于臻站起身,语气瘟怒,“你只是我娶回来传宗接代的,别以为挂着这个言太太的头衔就不得了,你要是不喜欢,我随时

  • 湘西女儿村4章

    原标题:湘西女儿村4章小说名:湘西女儿村第四章香浴“那我们一晚上能碰几个,我的战斗力惊人,以一对十都没问题。”我身边的老三早就忍不住了,他将自己肥腻的身子在地面上滚了一下,紧接着就在那两位姑娘的身上嗅了嗅,“你们今天就留下来吧,有我在不需要拜神,保证你们第二天就能怀上。”老三不断夸耀着自己的能力,可他的话刚一出口就引来了李威的一阵反驳,“你们别听他的,他就是个花架子,实际上虚的不得了,一个都未必撑的下来,哥这种才是真正的强壮。”李威和老三完全是一副争相上岗的态势,他们不断诉说着自己的优点,也在不

  • 魂牵命绕4章

    原标题:魂牵命绕4章小说:魂牵命绕第4章分身“昨晚我和张劲去酒吧,无意中居然撞见了宽哥和他的新女友,叫什么来着?哦对,莉迪亚。然后一群小混混想占莉迪亚的便宜,我和张劲还没来得及过去出手,就被宽哥自己解决了。”秦俊的话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小飞,明明俩人从开始就在拿手机偷拍,可见根本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得戳穿,因为这事实在是太不合理了。常宽明明说自己在马桶上睡了一晚啊。可视频却铁证如山。常宽一边听着秦俊的讲解一边看视频,脸上的血色越来越少。视频中的常宽虽然跟眼前的常宽长得一模一样,但

  • 失忆的证人4章

    原标题:失忆的证人4章小说名字:失忆的证人第4章临时项目组的接待室里,苏童隔着一个茶几,坐在黎嘉木对面,虽然坐的端正,却也难掩内心不安。瞒着男友在花都市工作,部门员工又突然死亡,纵然苏童处理过无数的危机,今日也不免慌乱。黎嘉木自然懂得苏童内心的慌乱,心中纵有怜悯,但是不为所动:“苏小姐,请问您是高文博什么人?”“我。。。。。。警察叔叔。。。。。。”苏童怯懦地低声嘟囔着,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黎嘉木。“严肃点。”黎嘉木依旧不为所动,“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死者的?死者之前有过赌博之类的行为吗?入职后,有跟身

  • 阴阳驿·邮差4章

    原标题:阴阳驿·邮差4章小说名称:阴阳驿·邮差第4章加急快递人走阴路,必经者六,先入土地庙,消籍盖印。再赴黄泉路,望乡台上三回首、恶狗岭中渡九难、金鸡岭前剖心肝、野鬼村里买路钱。——路资3斤6两!那是阳间的孝子贤孙,在灵前烧的“买路钱”。……今晚送来个加急的“贵重件”,是一封“口信”,邮资却极高,居然是用功德值来支付的。老板千叮咛万嘱咐,这个快递务必今天送到。发件方是个老鬼——能从阴间把东西寄过来的,我可从没见过。据说,是个三世善人,根据土地庙造册考评,原是要投胎豪门的。可谁知道,倒霉的子孙不肖

  • 花瓶修炼守则4章

    原标题:花瓶修炼守则4章书名:花瓶修炼守则第4章“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ry,thenumberyoudailedhasbeenswitchedoff,pleasetryagainlater……嘟,嘟,嘟……”“还是关机吗?”助理小丽问道。乔宸从看见秦潇犯傻的微博开始,就处于蓄势待爆的状态,上次被赵姐一通抢白之后,他一直告诉自己得对秦潇有点耐心,尽量温和一点,于是一直强忍着怒气,但再给秦潇打了二十多个电话都只得到关机提示音之后,乔宸算是爆发了。“这个秦潇!没有和我商量就擅自发了

  • 谍战金陵4章

    原标题:谍战金陵4章小说:谍战金陵第4章脱不开关系“你就不会挑个小姑娘娶了?我见俞家那女郎不错……”沈礼笑了一声:“我娶亲是小事,不知三年后殿下该如何?”“女郎十九一枝花。”,陈子歌大言不惭,枉顾南陈平均结婚年龄是十六岁半,十八已算大龄剩女的事实,“如今我已成年,你还未曾。”这是事实,沈礼无言以对。他生辰是在秋天,若论起来还真没及冠。不知是拜陈子歌那场雪亦或是山上恒温所赐,三伏天本该是热得出奇,此时却隐隐有些凉意。可今日陈子歌总觉得这山上有些森冷。又走了段路,陈子歌才道:“你觉得陛下的事。。。。

  • 和老公结婚三年,还一直怀不上孩子,得知真相后果断选择离婚

    我和老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当时互相都感觉不错,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就领了证,办了酒席。结婚后,老公一家一直想要个小孩,我也挺想要的,我觉得有了孩子,才算一个完整的家,否则这个家就是不完整的。而且,我自己的职业就是幼教,天天和孩子接触,很喜欢孩子,当初也是因为喜欢孩子才会选择这个职业。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可是结婚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三年了,我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我特别烦躁,担心是不是自己身上哪里出了问题,不能生育。婆婆等了三年也等急了,让我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哪里出了问题。到医

  • 100个专业书法术语,你懂几个?

    《古诗四帖》唐张旭书法艺术自产生以来,除了有丰富的作品呈现给我们,还有前人对于书法艺术的理解。学习书法若能结合对书论思考的研究和实践,进步速度一定会瞬息千里。下面100个书法术语,你掌握了几个?1书法狭义上,书法是指用毛笔书写汉字的方法和规律。包括执笔、运笔、点画、结构、布局(分布、行次、章法)等内容。中国书法的五种主要书体,篆书体(包含大篆、小篆),隶书体(包含古隶、今隶),楷书体(包含魏碑、正楷),行书体(包含行楷、行草),草书体(包含章草、小草、大草、标准草书)。2法书法书,顾名思义有法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