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特工皇妃:仪冠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17: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特工皇妃:仪冠天下

第一章 废物

神武大陆,天玄国。小百姓养生网

盛夏的夜空繁星闪烁,晚风不时地吹过,夹杂着花草香气,吹散了几分燥热。而此时天玄国大将军府内,最北面一处破落的院子里满是凄凄惨惨的哭喊声和难听的咒骂声。

“慕容薰仪,你这个小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啊?躺在这里装什么死,去死啊,省得活在这世界上丢人现眼让我们将军府蒙羞。”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在慕容薰仪的床前怒喊着。

慕容薰仪手脚都被绑在床柱上,手腕脚腕上的淤青清晰可见,身上密布着密密麻麻的针孔,破烂不堪的衣服上满是血迹,苍白的小脸上冷汗淋漓,疼得她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徒劳地张大了嘴巴急促地呼吸着。

旁边一个身穿青色衣裙的小丫头跪着,在一旁哭得凄惨悲切,嗓子都要哭哑了。

“紫鹃姐姐,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折磨小姐了,如果你生气的话,你打我好了,我绝对不会哭喊的,我都忍着,求求你了,放了小姐吧,小姐已经经不起折腾了,我给你磕头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滚开,别在这里鬼哭狼嚎的,你也别着急,收拾完你主子,接下来就是你,既然你这么护主,那我成全你。特工皇妃:仪冠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紫鹃一脚踢开绿萝,满脸嫌弃,说着拿起数根银针,朝着绿萝的胳膊就扎下去。

“啊!”

一声惨叫痛呼出声,绿萝忍耐不住,疼得跪坐在地上动弹不得,捂着自己的胳膊抽泣着。

“识相的你就老实一点,今天我就是打死了她,老爷知道了也不过是赏她一块草席,随便埋了,连个棺材都不会给她。”紫鹃说完拿起桌子上的一把银针朝着床上的人走去,眼中闪着狠厉与兴奋。

“不要,紫鹃姐姐,求求你,不要啊!”绿萝忙膝行过去试图拦住紫鹃,却不成想被一脚踢中胸口,当场就吐出一口淤血。

“不要啊,不要……”绿萝哭喊着却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紫鹃一步步走向床上的慕容薰仪。

床上的女子一双清眸满是惧怕,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却被捆住了手脚,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拿起银针朝着自己刺下来。版权xbxysw.com

“啊……”撕心裂肺的喊叫响起来,慕容薰仪脸上再也没有一丝血色,针孔太细,淤血根本流不出来,她只能生生地忍下这蚀骨的疼痛。

手起针落,紫鹃又是数十根银针刺下去,脸上满是疯狂,丝毫没有一点怜惜不忍。

慕容薰仪到最后连喊叫声都没有了,只是机械地喘着气,终于耐不住满身的新伤旧伤,在疼痛中被闭上了双眼,再也没有意识。

“废物,去死!去死!”紫鹃丝毫没有意识到手下的人已经死了,扎针的速度一点没有减慢,针针朝着慕容薰仪的要害扎去。

痛!

眼皮一颤,已然失去气息的慕容薰仪豁然睁开双眼,只觉得自己浑身如针扎似的疼痛,又像是血肉剔骨般,疼得她连呼吸都觉得奢侈。

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周遭一片黑暗,而她在跳楼之前的那声炸弹的爆炸声仿佛还在耳边响起,直震得她耳膜都要被撕裂了。

缓缓的睁开沉重的眼皮,慕容薰仪下意识的看向四周,破烂不堪的床帏,破旧的棉被,连墙角的墙皮都脱落的不成样子。来自xbxysw.com

“哼,竟然昏过去了,这么不经打,还真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身子娇贵啊?赶紧起来,别装死。”

骂骂咧咧的声音传入耳朵,让慕容薰仪不由得将视线移向那发出声音的地方。

那是一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姑娘,约莫着十四五岁,一袭淡紫色衣裙,头上的发髻倒像是古代丫鬟的发型。

小姑娘长得还算可以,可这行事说话却是恶毒至极,此刻她手里正拿着数根银针,那银针不是平常的绣花针,而是纳鞋底的那种,针身很粗,泛着幽冷寒光。

她眸中满是狠厉,毫不留情的手起针落,一下接一下的刺在慕容薰仪身上。

痛!撕心裂肺的痛!简直就是不要命的虐待!

慕容薰仪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舌头疼的让她直掉眼泪,想来是这身体的主人疼的不能自已,想要咬舌自尽,她想要反抗,却发现手脚都被绑住,根本无法动弹。

“啪”一巴掌打在慕容薰仪脸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一边的脸颊已经红肿起来,这是用了全力啊。网站xbxysw.com

慕容薰仪眼底的寒光带着杀气,这番凌虐,还有这些巴掌,她慕容薰仪全都记下了!

眼看着那紫衣裙 的丫鬟又要落下巴掌,旁边一个绿衣服的小丫头忙跑过去挡在她身前,生生挨下了那力道不小的一巴掌。

“小姐,呜呜呜……小姐,我求求你,不要,不要丢下绿萝一个人,小姐,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小姐……”稚嫩的女声哭的凄凄惨惨,呜呜咽咽。

慕容薰仪感觉到有人正在用力的摇着自己,意识又清醒了几分。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你看看我,我在这里,小姐!”绿萝红肿着一双眼睛,原本哭的撕心裂肺,一抬头看见慕容薰仪的视线,顿时惊喜交加,忙抓着她的手不放,生怕她又昏过去。

此时慕容薰仪也看清了眼前的小丫头,大约也是十四五岁的年纪,清清秀秀的外表,但是脸上满是红肿的指印,一双眼睛就像是烂了的桃子一样,衣衫褴褛,发髻凌乱,看上去狼狈不堪。

“你先起来!”慕容薰仪强忍着舌头传来的疼痛,含糊不清的说出一句话。

“小姐……”;绿萝听得出她声音里的沙哑,担心的看向她。小百姓养生网

“我没事。”慕容薰仪说道,同时也解开了手上的绳索,前世身为超级异能特工的她,这些小把戏简直就是小儿科。

“哼,既然醒了,那我们就继续吧,慕容薰仪,今天你不死,明天我还继续,明天你不死,后天我们在接着来,我有的是手段折磨你,你就好好享受吧。”紫鹃语气里,眸光中都是狠厉。

第二章 杀伐果断

“不要,紫鹃姐姐,小姐她真的经不起折腾了,求求你了,行行好,放过小姐吧。”绿萝跪着扯住她的裙摆,一边磕头一边哭求道。

“该死的狗奴才,倒真是忠心耿耿啊,滚开!”紫鹃说着就要一脚踢过去。

“啊!”一声惨叫声响起,但是却不是绿萝发出的,而是紫鹃,只见她捂着自己的右脚,而脚踝处正扎着一根银针,将整个脚踝骨都穿透了。

绿萝一时间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看见紫鹃跌坐在地上疼的直打滚,吓得赶紧抓住慕容薰仪的手。

慕容薰仪已经将手脚上的绳索都解开,此时正把玩着一根银针,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地上打滚的人。

“小姐……”绿萝睁大了眼睛看着床上斜坐着的人,只觉得既熟悉又陌生,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她家五小姐慕容薰仪啊,可是那双眼睛,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的冷淡疏离,甚至还带着杀气?

慕容薰仪环视了一下四周,桌子是缺腿的,椅子是破烂的,就连喝水的杯子茶壶都是缺损的,这哪里像是正常人住的地方,明明就是非洲难民的贫民窟啊。

慕容薰仪刚要站起来,却觉得脑袋一阵疼痛,大量的记忆铺天盖地的涌来。

原来她真的穿越了。

这里不是任何一个熟悉的朝代,而是一个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记载的神武大陆,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

这个大陆上三国鼎立,分别是天玄,圣雪和火炎。每个人都能修炼玄力成为玄师,而她身为天玄国大将军慕容世家的嫡女,却在出生时就被测出没有丝毫的玄力,是个鼎鼎大名的废物草包,因此也成为了整个神武大陆的笑柄,这些年在慕容府里可谓是举步维艰,单看这身上密布的伤口就能知道。

好,很好,慕容薰仪心底一股怨气涌出,她知道,这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想要传递给她的。

慕容薰仪暗自咬牙,这份凌虐,她一定会加倍讨回来,决不让这身体的主人枉死!

慕容薰仪抬腿勾过一个椅子在中间坐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紫鹃,薄唇勾出一丝笑意,冷声道,“紫鹃,七小姐身边的走狗,刚刚,你可还记得你自己做了什么?”

紫鹃被这冷冽的笑意看的后背发毛,想起眼前的人不过是个废物草包,强撑着勇气说道,“慕容薰仪,你闭嘴,你敢骂我是狗,我告诉你,我能要了你的命,我告诉你,全府上下都巴不得你赶快死呢,你敢伤我,七小姐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慕容薰仪轻笑出声,嘲讽道,“哦?口气倒是硬朗,那我就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手里的银针硬!”

说完手中的银针已经刺穿了紫鹃的琵琶骨,一声惨叫响起,紫鹃已经倒地吐血了。

慕容薰仪有些惊讶,刚刚自己明明只是单纯的刺下去,为何会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从丹田处传到手腕,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强大,而此时已经半死不活,奄奄一息的紫鹃,就是最好的证明。

慕容薰仪顺手拿起桌上剩下的银针,说道,“你说,你想让我死?”

紫鹃疼的直冒冷汗,却依旧咬着牙说道,“是,不光是我,所有人都想让你死。”

“啊!”

她一句话还未说完,只见慕容薰仪已经刺瞎了她的左眼。

一旁的绿萝此时吓得已经瘫坐在地上,吃惊不已,“小姐……”

慕容薰仪抬手招呼道,“绿萝,过来,给我掌她嘴,她刚刚怎么欺负你的,都给我加倍讨回来!”

绿萝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这还是小姐吗?

慕容薰仪看着眼前唯唯诺诺的小丫头,叹了口气,算了,以后慢慢调教就是了,这么胆小,以后怎么跟着她?

看着眼前的人疼的涕泗横流,慕容薰仪眼中杀气渐起,刚刚她是怎么折磨自己的,这些年,慕容薰仪又是怎样在他们的凌虐中苟延残喘的,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既然是七小姐派你来的,那你也不必回去了,今天收拾了你,明天,再收拾她。”

“不,不要……”紫鹃终于感受到眼前人的杀气,吓得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哼,活着也是祸害。”慕容薰仪说完手中的瞳力闪现,银针直接刺穿了紫鹃的喉咙,一招毙命。

杀伐果断一向是她的风格,这一世,她也不会变!

看着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紫鹃,绿萝害怕的跑过去,紧紧拉住慕容薰仪的手上下打量着,见她身上满是针孔和伤痕,心疼的直掉眼泪,说道,“小姐,是绿萝没用,不能保护小姐,现在紫鹃死了,七小姐不会善罢甘休的,要是闹到了老爷那里,她一定会大做文章,小姐,你听我说,到时候,你就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就说是我失手打死了紫鹃,这样,老爷就是再生气,也不会责罚小姐的。”

慕容薰仪看着面前同样一身伤的小丫头,一双眼睛肿的像是烂桃子,胸前的血迹还没干,正是刚刚被紫鹃当胸一脚踹的,看着小丫头眸中满是担心,心里突然变得温暖起来,前世她是世界顶级的特工,杀伐果断,冷血无情,没有人性的训练已经让她快要忘记了什么是人情味儿,幸好有他在,那个一直从小陪着她的男人,与她一起训练,一起完成任务,他们惺惺相惜,让她在这冷漠无情的世间还能找到存活下去的意义,那个叫小七的男子,伴随她身边二十几年,他们谁也和谁表明过心意,却是比谁都懂对方的心思,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呢,不是情人,却胜似情人,最后炸弹引爆的时候,她回想起小七似乎也跟着跳了下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事?

慕容薰仪回忆起上一世的恩怨,眼眸中的伤痛看的清晰。

绿萝见她发呆出神不说话,上前抓着她的胳膊又使劲摇晃了几下,着急的说道,“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再听?小姐,我刚刚说的话你一定要听,这样才能保全你啊小姐……”

第三章 新仇旧恨

慕容薰仪回过神来,看着一脸急切的小丫头,扯出一丝笑意,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为了保全我就要牺牲你自己?你家小姐还没这么没人性。”

“可是,小姐……”

“没什么可是的,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绿萝,你听着,从今以后,你家小姐就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凌的草包废物了,所以,你听着,以后给我直起腰板做人,谁欺负了你,给我翻倍的欺负回去,听见没有?”慕容薰仪说道。

“是,是,小姐。”

“抬头,挺胸,收腹,看着我。”

看着眼前的人终于不再唯唯诺诺,有了几分强硬的样子,慕容薰仪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小丫头的忠心她刚刚是看在眼里的,日后稍加培养,跟在自己身边还是可用的。

慕容薰仪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发现这“非洲贫民窟”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啊。

“绿萝,我们住在这里多久了?”慕容薰仪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问道。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了,自从三个月前世子被派去边疆带兵,我们就被七小姐赶来这里住了,哎,也不知道世子什么时候回来,以前有世子护着小姐的时候,他们可不敢这么欺负小姐……”绿萝一边收拾倒了一地的桌椅一边唠叨道。

世子?慕容薰仪揉了揉眉心,为何记忆里没有什么印象,看来这具身体的信息还是不全面啊。

“那个,绿萝,世子,是谁啊?”慕容薰仪试探性的问道。

话一说出口,绿萝就瞪大了眼睛看着慕容薰仪,吃惊的问道,“小姐,你不会傻了吧?世子是您的哥哥啊,您一母同胞的哥哥慕容轩啊,世子将小姐当宝贝一样护着,有世子在的时候,那些人谁敢欺负小姐,世子一定宰了他们。”

哥哥?慕容轩?她还有一个同胞哥哥?听起来对她倒是不错的,护身符一样的护着,只是自己现在脑海里一点关于这个哥哥的信息都没有。

算了,以后肯定还会相见的,到时候见面了再说吧。

“绿萝,我总觉得自己一阵一阵的头疼,有些事情就是想不起来,刚刚你说我们是三个月前才搬来这里的,那我们以前住哪里?”慕容薰仪编了个谎话说道,她总不能说自己不是真的慕容薰仪,慕容薰仪已经死了吧。

“小姐,你怎么会头疼,要不要紧?我去请大夫。”绿萝忙过来扶住她说道。

慕容薰仪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我们以前住哪里?”

“我们以前住沁雪园的,那是夫人的院子,里面到现在还栽着夫人生前种的千雪花呢,哎,我们被赶出来的这三个月,也在不知道有没有打理那些花儿,那可是夫人生前最喜欢的。”绿萝叹了口气说道。

慕容薰仪摸了摸下巴,绿萝口中的夫人自然就应该是她娘了,想她虽然是个草包废物,但是当初有哥哥娘亲护着,倒是过得也安稳舒适,只是十岁过后,她母亲苏依柔和她父亲慕容山一起出征的途中突然染疾去世了,自此之后她哥哥就一直被调离朝中,慕容薰仪心中百转千回,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不这么简单,或者说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清眸中闪过一丝冷厉,母亲的死,哥哥无缘无故被调离朝中,她都要查个清楚,别人欠她的账,她都要一笔一笔的讨回来,原来自己是被赶来这里的,有人想要鸠占鹊巢,那也别怪她不客气了。眼下最该做的事情,就是要回自己的沁雪园,那是她娘亲的院子,无论如何,她都要要回来!

看了一眼地上的紫鹃,慕容薰仪随手扯下床单将尸体打包起来抗在肩上,对一旁的绿萝打了个响指说道,“走吧,前面带路,去沁雪园。”

绿萝看着这动作一气呵成的慕容薰仪,长大了嘴巴,以前的小姐懦弱无比,哪有此时的霸气,一时间说话都结巴了,“小小,小姐,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慕容薰仪挑了挑秀眉,“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们被他们欺负了这么多年,当然要讨回来,相信你家小姐的实力,就算是没有玄力又怎样,本姑娘照样可以打下自己的一片天地,走吧,前面带路。”

绿萝看着眼前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慕容薰仪,心里一阵激动,现在的小姐坚强,豪迈,虽然看上去带了一点高冷,但是却很霸气!

想起以后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绿萝忙跑到前面带路。

“快,把这些破烂东西都给我扔出去,还有这个,这个,都扔出去,这满院子的破花,也都给我铲了,看着就闹心,活像是葬花,都铲了。”

慕容薰仪刚一进沁雪园就看见一群人进进出出的搬着东西,还有不少人拿着铁锹正要铲院子里的千雪花。

“你们想干什么?这是夫人的花,你们不能动。”绿萝见状大惊,忙冲上去喊道。

“夫人的花?哪个夫人的花?现在的夫人可是我娘秦夫人,来人啊,给我掌嘴,教教这个丫头该怎么说话!”一旁正指挥着众人的少女身穿锦衣罗裙,玉钗云鬓,长得倒是漂亮,趾高气扬的说道。

这少女正是七小姐慕容清,旁边的那个同样身穿锦瑟罗裙的,是三小姐慕容欢。

绿萝死死的拦着那群人,不让他们碰那些花。

“我看谁敢动她。”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得一惊。

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正站在门前,一双美眸如清泓般清澈动人,眼底却似被隔了一层墨色,反射出冷酷决绝的黑暗,黑的如同深渊,带着不屑一切的俾倪,墨色的长发及腰,在月色下落了满身的清华。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怔怔的看着来人。

慕容清和慕容欢两人大吃一惊,难道她没死?紫鹃没有办成事情?

慕容薰仪红唇微勾,冷声道,“怎么?二位看到我没死,很是吃惊?”

慕容清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滚回你那个院子?”

慕容薰仪不怒反笑,“七妹妹这是说什么话,这沁雪园本就是我的院子,而你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第四章 我们,有的是时间

慕容欢却向前一步,面色一冷,怒道,“什么你的院子,爹已经同意了让七妹住在这里,你赶紧滚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着就要上前伸手推搡,谁知还未碰到慕容薰仪就听见一声惨叫,下一秒众人就看到慕容欢捂着自己的右手,惨白这一张脸。

“你,你敢动手?小贱人,我看你是活腻了!”慕容清恨极了一双美目,她倒不是有多心疼她三姐慕容欢的伤势,而是此刻慕容薰仪嚣张的态度,着实让她恼火。

说完慕容清手中闪过一丝玄力,飞身朝慕容薰仪打过来。

“小姐,小心!”绿萝见状大喊道。

慕容薰仪清眸微眯,随即脚尖一点就离开了原地,躲过一击,然后反身绕到她身后,抬起脚直接将她踹的从台阶上飞了下去,摔了个狗啃屎。

“你,慕容薰仪,你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对我们动手!”慕容清不成想被摆了一道,心中吃惊今天慕容薰仪为何与之前的懦弱如此不同,怒道,“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打死这个贱人!”

周围的下人见慕容清发话,本就不把草包废物慕容薰仪放在眼里,都纷纷上前想要动手。

慕容薰仪看着围上来的一群人,眸中闪过一丝冷厉,这些下人个个都有玄力,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她现在体力耗损太大,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情急之下,慕容薰仪发现丹田处那股强大的力量又出现了,沿着自己的经脉传至全身。

心中闪过一丝欣喜,慕容薰仪试着一掌打出去,就看见那围上来的一群人纷纷倒地,痛苦不堪的哭喊着。

难道,自己真的不是废物?身体里还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没被挖掘出来?

慕容薰仪压制住心底的兴奋,将肩上紫鹃的尸体抖开扔到慕容清面前,冷声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你身边的这个狗奴才已经被我解决了,今晚我不杀你,是想把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都讨回来,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啊……”慕容清和慕容欢看见眼前的尸体吓得尖叫连连。

慕容薰仪掏掏耳朵,这两个废物,一具尸体就能把吓得屁滚尿流,不想再听两人嚎叫,慕容薰仪打了个响指说道,“给我把她们扔出去,扔的远一点!”

方才众人都见识了这个五小姐的实力,都觉的不可思议,这还是原来那个草包废物吗?

不敢迟疑,众人忙将躺在地上的两人扔了出去。

并不是没有能力杀了慕容清和慕容欢两人,慕容薰仪清楚,她身体里的那股神奇的力量就像是一座等待开启的宝藏,深不见底,究竟有多大的杀伤力连她自己都不敢想象。可是此时她自有打算,现在对这个世界还没有足够的了解,不能这么快就暴露了自己的能力,所以才索性让慕容清两人多活几天。

那些下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七小姐如今却在草包废物五小姐手里吃了瘪,心中都匪夷所思,但是都觉得现在的五小姐与以往不同了,哪里不同,却又说不上来。

将人都轰出去之后,慕容薰仪这才觉得耳边清净了几分,还好来的及时,否则这好端端的院子不知道要被慕容清给糟蹋成什么样子呢。

慕容薰仪绕着院子走了一圈,发现她娘亲一定是一个生活特别有格调的女人,从院子的装饰风格就可以看出来。

院子很大,青砖白墙,一进门就可以看到大片的千雪花盛开在晚风中,花香四溢,在月色下更显洁白,让人陶醉。两侧是一排排的厢房,而隔过一道月亮门,才是正房,古香古色的门窗,正中央是一个小池塘,池水清澈,里面还养着两条锦鲤。

“小姐,这是你原来的房间,看来七小姐他们还没有进来过,还是原来的样子,和我们走的时候一样,干干净净的,小姐,你快过来看呀。”绿萝推开西面一间房间的门,朝慕容薰仪兴奋的喊道。

屋内一方桌椅,看的出都是上好的古木打造的,里屋是一个小书房,笔墨纸砚安静的躺在桌案上,似乎在等着主人的回归。一座山水画的屏风隔开了两处,绕过屏风便看到浅粉色的床幔,干净素雅。

慕容薰仪看着自己的房间,满意的点点头,虽然说不上奢华,但是却处处流露着一股清雅的墨香味,很是舒服。

目光落到那座屏风上,只见那屏风上的用墨笔勾勒出层层叠叠的山峰,一股清泉从山涧中流泻,花草鱼虫,仿佛都活在了画中一样,而最右侧还有题词:绿叶青葱傍石栽,孤根不与众花开。酒阑展卷山川下,习习香从纸上来。

很显然,画的风格与这题词并非出自一人之手,却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慕容薰仪不觉得看的有些出神,勾了个凳子在桌前坐下。

绿萝见慕容薰仪看着屏风呆呆的出神,问道,“小姐,您是不是想世子了?这屏风上的画还是世子亲自给您画的呢,您当时可开心了,抬笔就在旁边提了词,世子看了之后夸您聪明,是那些人有眼无珠才会不识的小姐的聪慧,当时夫人也还在,那时候的日子真是快乐呢。”

“这屏风是我哥哥画的?这词,是我提的?”慕容薰仪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呀,小姐,您是不是又头疼了?所以才会想不起来?”绿萝见慕容薰仪又犯迷糊,担心的问道。

原来如此,这样看来,这慕容家的五小姐倒也不是天生的废物嘛,能写出“孤根不与众花开”这样的诗句,显然也是个大智若愚的人,慕容薰仪伸手抚向自己的小腹处,那股力量若隐若现,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慕容薰仪会不会本身并非是个草包,而是有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又或者是后天遭了什么意外,才会让玄力被封锁?

拿起桌上的茶壶发现是空的,慕容薰仪无奈的又放下,说道,“绿萝,你去厨房找点吃的,我现在快要饿死了,我们吃完收拾收拾就赶快休息,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特工皇妃:仪冠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特工皇妃 或 仪冠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剑王传说13章(第一卷 朝阳初升 第十三章 珍贵礼物)

    原标题:剑王传说13章(第一卷朝阳初升第十三章珍贵礼物)小说名字:剑王传说第一卷朝阳初升第十三章珍贵礼物苏颜和澹台瑶早早的打着呵欠走了,娇态可掬,而我在目送她们离开之后,继续打桩修炼龙息功,又仔细看了一遍步璇音写的注解之后,龙桩打得越发的纯熟的,甚至就算是不按照那种打桩姿势,往地上一站,竟也有一种淡淡的沧桑稳重气机在身周流淌,龙息功虽然是筑基功,但也却是一种旷世绝学,修炼到入神得髓的地步之后,妙用无穷。这次修炼没有再吃血参,而是把血参珍藏起来以作重要关头之用,血气枯竭之时便吞下一口血珊瑚,入口即

  • 超自然大英雄13章(黑暗种 第13章 无法战胜的怪物)

    原标题:超自然大英雄13章(黑暗种第13章无法战胜的怪物)小说名称:超自然大英雄黑暗种第13章无法战胜的怪物已经在龙泽花园小区旁边,陈太元赶紧回去开自己的车来,带着这个微胖的男吸血鬼返回市公安局。而一路上这个吸血鬼一言不发,很难撬开他的嘴。不过梁雪也不着急,慢慢走着瞧,人抓到了一切都好办。回到公安局,这个男吸血鬼便被锁在了那张坚固的审讯椅上。事实证明,就算是吸血鬼也休想挣脱这个冷冰冰的铁家伙。这是抓捕到的第一个活口,也是一个极其重大的突破。马局长连夜从家里赶过来,一边向梁雪等人祝贺,一边高兴地勉

  • 你的深渊,是你的缘13章(第013章 豪门规矩多)

    原标题:你的深渊,是你的缘13章(第013章豪门规矩多)书名:你的深渊,是你的缘第013章豪门规矩多两家人落座后,季灏霆便吩咐了餐厅经理上菜。待上完后,一家人先是客气的吃东西。等吃到一半,才进入了正题。“婚礼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就在下个月月中……今天看了念瓷后,我个人还是很满意的。不过,既然是要嫁入季家,有些事,她还是需要知道的。”率先开口的是秦如雪:“你们也知道我们季家是大户人家,规矩很多。首先,我们季家的女子,要遵从三从四德,不能在外面乱来……”秦如雪才刚说了第一条,温立国就有些心虚的别看眼

  • 田园小王妃13章(第十三章 没法分给你们)

    原标题:田园小王妃13章(第十三章没法分给你们)书名:田园小王妃第十三章没法分给你们方菡娘从分家得的那些银钱里数出了一百枚铜钱,放在一个有些破旧的荷包里,揣在怀中,这才往正院走去。方田氏得了方明江的告诫,倒是也没再明面上为难方菡娘,只拿眼斜睨着她,看她一枚一枚的数出了七十枚铜板,放在桌子上。方明江在一旁坐着,一言不发,打量着方菡娘,似乎要将方菡娘看出个花来。方菡娘懒得跟这些所谓的亲人打交道,放下钱就走了。方明江若有所思的收回眼神,用手不断轻轻敲着桌面,想了想,问方田氏道:“奶奶,菡娘这丫头从前也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13章(第十三章 睚眦必报)

    原标题:女总裁的逆天高手13章(第十三章睚眦必报)小说名称:女总裁的逆天高手第十三章睚眦必报吃饱喝足后,楚江和叶倾城提前离开了。反正叶倾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在这个圈子里宣扬一下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希望那些富二代们别来缠着她。“宁少,这小子是不是很能打啊?”陆枫马上打开话匣。“能打个屁啊,他只是偷袭而已,我已经给我表哥打电话了,他等会就会派出几个得力小弟教训这个小子。”宁高骂道。宁高的表哥可是黑龙帮的头目,黑龙帮呢,则是海市排名第三的一流帮派,陆枫知道得一清二楚。“宁少,还是算了吧,都是闹着玩

  • 贴身战龙13章(第一卷 虎起平阳 第13章 劫持)

    原标题:贴身战龙13章(第一卷虎起平阳第13章劫持)书名:贴身战龙第一卷虎起平阳第13章劫持原本以为钱夕惕只是出轨加贪财,所以赵玄机也只想着废了钱夕惕的男人功能,加上再把多多和房子要回来就算了断。可现在忽然发现姐姐死的比想象中的更冤,仿佛是被谋杀一般,于是赵玄机心底的怒火开始更加猛烈的爆发。只是他现在越是这样越显得冷静,这跟常人的反应完全不一样。旁边的慕容小树感到非同寻常,她觉得赵玄机现在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只是暂时将尖牙利齿藏了起来,就是这种感觉。慕容小树当然也没说什么,和小白在前面走,

  • 女主播的修真高手13章(众生界 0013 亲的时候轻一点)

    原标题:女主播的修真高手13章(众生界0013亲的时候轻一点)书名:女主播的修真高手众生界0013亲的时候轻一点0013亲的时候轻一点在罗生的耐心“劝导”下,刀疤脸痛哭流涕,决定痛改前非,修改了跟柳梦甜的合同。本来是高利贷,但现在却成了几乎白借。三十万的本金,柳梦甜已经还了差不多快十四万了,剩下连本带利再归还十六万就可以!出了办公室之后,柳梦甜看着自己手里的新借贷合同,都有点不敢相信。“怎么样,房东同志,我这一下给你省了多少钱?你是不是多免我几个月的房租?”“嗯,你今天的确是功臣!”柳梦甜点点头

  • 神脉13章(第13章 意志锻炼)

    原标题:神脉13章(第13章意志锻炼)小说名:神脉第13章意志锻炼林明拿着那株从裤裆里掏出来的龙涎草傻笑着。洛风一脸黑线地看着林明。“说……说真的,咱们一直这样傻站下去也不是事啊你说对吧?”林明说道,说实话,他很怕洛风看到这株从裤裆里摸出来的龙涎草时会大发雷霆一巴掌把他给拍死。“既,既然如此,你就和我进丹王阁内一叙……如何?”洛风现在几乎是黑着脸说出的这句话,现在的他真的是欲哭无泪了。诚然,他是非常想要突破化脉境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必须要用这从裤裆里掏出来的灵药来炼丹,胃部就一阵抽搐。“那好吧。”

  • 医路风云13章(第十三章 大小姐)

    原标题:医路风云13章(第十三章大小姐)小说书名:医路风云第十三章大小姐小小的金店里火药味十足,双方剑拔弩张,下一秒似乎就要大打出手,但是此时光头男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不远处那小子看样子也就是个大学生,要不就是刚出校门,总之绝对不是在街面上混的,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对上自己这么多人,还都手持棍棒、砍刀,但却从他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惧色,这太反常。末世七天楚天羽每天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面目狰狞可怖随时都能把人撕扯成碎片的丧尸他尚且不怕,怎么会怕光头男这些家伙?楚天羽早就想好了,眼前

  • 倾权天下只为你13章(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第十三章 所谓真相)

    原标题:倾权天下只为你13章(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第十三章所谓真相)小说名:倾权天下只为你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第十三章所谓真相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萧若璃被带入宫中,皇帝一眼相中,初次见面便封她为云贵妃。萧若璃欲反抗,太子以独孤亦初的性命作为威胁,萧若璃不得不从命。就这样,萧若璃被囚禁在宫中,再也见不到心爱的人。本想一死了之,可独孤亦初的性命还在太子手上,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罢,反正自己也不会再见独孤亦初,只要他好好的,耻辱和不甘吞进肚子里,在皇帝面前强颜欢笑的苟活着又如何呢?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