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透视小村医在线阅读

2017/11/25 7:17: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透视小村医

第1章 长腿美人

烈日炎炎之下,通往江南市的t366列车上,刘芒正坐在座位上面呼呼大睡。透视小村医在线阅读

迷迷糊糊的,刘芒做了一个美梦。

村长新娶的那个脸盘子白生生,水汪汪大眼睛里满是饥渴的漂亮小媳妇,穿着一件特低胸的裙子,偷偷来他家里‘串门’。

等村长小媳妇猴急的进了他的房间,他正下手的时候,忽然间被人给别推了一下,从梦里惊醒了过来。

就那么被人给弄醒了,刘芒老大不愿意。

谁呀那么混蛋,扰人美梦来着。

等刘芒睁开眼睛四下看了下,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刚上火车的时候边上座位还空着呢,现在坐着个胸部大的像是木瓜似得的漂亮女人。网站http://www.xbxysw.com/

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下身一条蓝色的裙子,非常简单的一套服饰,但耐不住身材好,特惹眼,特别是蓝裙下两条R感十足的白皙大长腿。

都说女人美不美,首先要看腿,面前这双极品大长腿,刘芒已经给打了一百分,只可惜缺了一双丝袜,不然准突破满分。

下一刻,刘芒看清了女人的脸。

瓜子脸儿上有着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大眼睛,丰润诱人的娇小樱唇,细细的眉毛勾勒出一丝妩媚,典型的东方女性精致五官,一张脸蛋美的差点冒泡。

脑后长长的黑亮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辫子,肌肤比村长那个白生生的小媳妇还好十倍。

刘芒看的有点眼直,睡了一觉醒过来,就遇到妖精了?

还是,那个春梦还没醒来,只是换了个女主角?

女人秀眉微皱着,白皙的小手拿纸巾正擦肩膀位置的衣服,上面有点水渍,刘芒那货刚才睡着靠过来流的口水。

侧目看了一眼,女人发现刘芒正睁大眼睛盯着自己。透视小村医在线阅读

那眼神惊艳极了,又泛着贪婪的光芒,仿佛打算一口把自己吞了似得。

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女人娇声啐道:“臭老粗,看什么看!”

刘芒挠了挠后脑勺,咧开嘴嘿嘿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特粗?我不仅又粗又长,毛还多呢,你偷偷摸过?”

刘芒边说着边瞄了一眼女人的小手,好一双娇柔的小手,和村里经常干农活的女人手就是不一样,真不知道握着是什么感觉。

女人直翻白眼,这什么人呀,太无赖了点,“不要脸!”

“男人粗点长点,总比短的好吧。”刘芒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两条毛腿,自己的腿粗又长,哪里不要脸了?

难不成男人的腿要和女人的腿光溜溜白生生的才好,那是小白脸好不好,不是纯爷么。

“我懒得理你。”女人越看刘芒越不顺眼,她叫林紫玥,刚才上了火车就注意到刘芒这个家伙了。

人很年轻,比自己要小上几岁,身上穿着一套非常朴素的t恤和牛仔裤,脚下一双拖鞋。透视小村医在线阅读

身上泛着一股子很好闻的草木清香味,颜值还可以,活脱脱一个帅哥型民工打扮。

说起来,林紫玥对这个家伙的第一印象还算是不错。

可是刚坐下没多久,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竟然靠了过来,脸蛋贴在了自己身上。

搭就搭着咯,还很猥琐的笑着。

更要命的是,还就像是回到妈妈怀抱的孩子似得蹭了蹭,口水都落了下来。

现在可好,把他给弄醒了,发现还不如睡着时候呢。

林紫玥对刘芒的印象分值,瞬间就低到了谷底,“哼,流氓!”

刘芒好奇的眨巴了下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叫刘芒来着?”

“什么,你还真叫流氓?”林紫玥一脸的惊奇,这货爹妈还真会起名字来着。说明http://www.xbxysw.com/

“不是你说的那个流氓,我姓刘,刘邦的刘,锋芒毕露的芒。”

“流氓,刘芒还不都一样。”林紫玥被刘芒的名字逗乐了,掩着嘴巴轻笑了一声,娇声说道:“你爸爸妈妈真是有先见之明,给你起的名字真是太有远见了。”

“我爸爸妈妈怎么样我还真不知道,我是孤儿,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师父捡了去,他给我取的名字。刘是根据捡到我的时候身上穿着的一件衣服绣的字来的。芒嘛,师父说他窝囊了一辈子,希望我这个徒弟这辈子决不能窝囊,一定要展露锋芒,要雄起,要坚挺,要。”

“打住,你给我打住。来自http://www.xbxysw.com/”林紫玥越听越不是味儿,赶紧叫停了刘芒,“我倒是没看你展露锋芒,不过绝对够流氓的。”

林紫玥不失时机的挖苦了一下刘芒,边说着,又发现不对劲的事儿,刘芒的视线落到了自己胸口来。

挑了挑眉头,林紫玥嗔道:“我说你看什么呢?”

“没看什么,只是有点羡慕你男朋友,我以后要是也能找一个你身材那么好,身材那么好的女朋友就好了。”刘芒不无羡慕的说着,真不知道她男朋友什么样人,那么好福气,竟然能泡到拥有36g胸围的极品美女,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我哪儿来的男朋友。啊,不对,我告诉你这个干嘛。”林紫玥差点气噎了,这什么人呀,哪有当着女人面说这种话的,果然就是个臭流氓。

“没男朋友呀……”

这句话刘芒故意拉长了音,听的林紫玥很不是滋味,隐隐的还有点危机感来着。

林紫玥发现,刘芒的视线从自己胸口挪开了,似乎是落到了自己的腿上。

身为一个女人,林紫玥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

一直以来被男人瞄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但是像刘芒这样,一点不掩饰,用赤果果的火辣眼神盯着,还真是少见。

深吸了一口气,林紫玥咬牙说道:“臭流氓,你又看什么呢?”

“看你的腿呢。”

林紫玥咬牙切齿道:“好看吗,是不是还想摸摸看呀?”

“那我不客气了。”刘芒很不客气的伸出手,握住了林紫玥的一条R感十足的修长美腿,拉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面,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她的小腿腿骨。

在刘芒的视线里,林紫玥的腿忽然变得透明,皮肤,肌R,血管,还有骨骼,全部展露在他的目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小腿骨上有一处坏死的部位。

“呀!”一声轻呼从林紫玥嘴里发出,被羞的。

她可以发誓,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不要脸,那么流氓的人。

在火车上面,竟然就敢非礼自己,这货已经不仅仅是可恶。

正当林紫玥想出手暴揍刘芒一顿,刘芒忽然看向了她,非常正经的来了句,“你这条腿要糟糕了。”

林紫玥怒目圆瞪,气的脑门差点冒出青烟来。

自己那对不知道多少男人流口水,做梦都想摸一把,想碰都没碰成的粉腿,在这里被你这个臭流氓给玷污了,能不糟糕吗!

没等林紫玥开口,刘芒接着说道:“你最近半个月内,肯定有摔到或者是扭到吧,而且是很严重那种?”

林紫玥压根就不想搭理刘芒,可是见他问的那么慎重,止不住的想到了十多天前一件事情。

记得有一天在学校的时候,穿着高跟鞋下楼,不小心摔了一跤来着。

刘芒一直盯着林紫玥的脸看,从她的脸上可以推测出自己说的没错,“也就是有了。”

“有了又能怎么样?”林紫玥气呼呼说着,暗想刘芒这货怎么会知道的。

刘芒说道:“有了就对了,你的腿骨有一个部位已经坏死,要是不尽早处理,很可能整条腿都会坏死。”

“你放P!”林紫玥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刘芒真是胡扯淡,瞎放P。

她那次摔到腿之后,小腿是疼了两三天。

当时还特意去医院拍了片子,压根就没伤到骨头。

后来吃了几天的消炎药,P毛事情都没了。

不疼不痒,到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使劲把腿缩了回来,林紫玥给了刘芒一个白眼,打算不理他。

刘芒笑呵呵说道:“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是说真的。我师父是天下第一神医,我跟着他也学了七八成,虽然还没有到天下所有的病都能治的地步,但治疗你的腿伤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一点点钱,我就能把你给治好了。”

林紫玥撇了撇嘴,啧啧,还冒出一个天下第一神医来了,“那你说多少钱能治好?”

刘芒说道:“不多,三百块钱就行了。”

林紫玥闻言已经无语,十多天前她去该死的医院挂号拍片子加上开药,小一千下来了。

刘芒这货倒好,治疗骨头坏死三百就行,明显是骗子,不过这个骗子胃口还真是不大。

深吸了一口气,林紫玥挺了小腰,“我警告你,别再和我说话!”

林紫玥一挺腰,前襟的布料被撑的紧紧的,纽扣差点崩飞,尽显女人味,刘芒看的太眼热了点,“哎,你至于生气嘛。要是觉得多的话,我给你去一百也行啊,只要两百就行了。除了给你治腿,还能给你做个全身检查。”

“什么,还全身检查?”林紫玥差点吐血,感情摸过自己的腿还不满意,还想摸全身呢!

第2章 记住四名药房

怒气冲冲的林紫玥拿着她的随身小包,去别的位置坐去了,省的看着刘芒火大。

本来想直接喊乘警,把刘芒这货给抓了得了。

但想想还是算了,万一在火车上被一个假装神医的家伙给调戏的事情传到学校去,被同事或是学生知道就糗大了,她可丢不起那个人。

刘芒坐在原位,看了下已经空了的邻座,多少有点儿失落,小声嘀咕着,“师娘说的还真没错,漂亮女人有时候还真不靠谱,胸大腿长的漂亮女人更是不靠谱,可惜了两条美腿了。”

林紫玥就坐在刘芒的后排,听到刘芒的话,气的差点跑过去和他拼了。

深怕再惹上刘芒,又被他吃豆腐,林紫玥好歹是忍住了。

林紫玥看向自己的小腿,心里多少有点儿不痛快了。

本来腿都好了,可是刚才被刘芒那么一说,隐隐的又有点儿担心。

担心那货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

弯下腰捏了捏腿,不痛不痒的,根本就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什么骨头坏死,果然是骗子!

“卖盒饭了,卖盒饭了……”

卖盒饭的吆喝声响起,刘芒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可是一问价钱,好家伙,竟然三十一份,真他妈黑。

还好自己有带吃的,刘芒从包里面拿出馒头吃,三下五除二,吃的就剩下一个了。

最后的一个,他有点儿舍不得吃。

馒头是临走前,师娘给做的,特香,特甜,特软,特好吃。

这次去江南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吃上漂亮师娘那软绵绵白乎乎香喷喷的大馒头了。

把师门最强医术九死神针练成,找到离家出走多年的大师姐,娶一个漂亮媳妇,但愿能早点完成师父师娘吩咐的三件任务,早点儿回家去。

林紫玥在刘芒后排正吃着盒饭,越吃越难吃,这玩意简直就是猪食,别说三十,三块都不值。

回过头看了一眼刘芒,林紫玥多少有点儿同情。

连个馒头都拿在手里舍不得吃,身上穿的又那样,肯定是穷人家的孩子。

“喏,给你吃。”林紫玥把自己只吃了一点的盒饭,递给了刘芒。

“谢了。”刘芒一点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吃了起来。

见刘芒吃的那么香,林紫玥差点儿流口水,要不是自己刚吃过,都怀疑那是不是一盒山珍海味了,“瞧你吃的那么急,以前没吃饱肚子呢?”

刘芒给了林紫玥一个很憨厚的微笑,“那倒不是,只是一想到这双筷子被你的嘴巴咬过,我吃东西就特香。”

“我!”林紫玥差点气晕过去,这才想起来,那双筷子她刚用自己香喷喷甜丝丝的小嘴咬过呢,“哼,我懒得搭理你这个流氓!”

刘芒说道:“可你已经搭理我了。”

“那是刚才,现在我可不搭理你了。”林紫玥气鼓鼓道,越说越觉得不对劲,现在似乎还是在搭理刘芒。

刘芒已经扒拉完盒饭,瞧着气鼓鼓的林紫玥,这个女人生气的时候也特漂亮,比刘家村的村花不知道漂亮多少倍,“要不这样吧,我不收你治疗费,免费帮你治腿总行了吧。”

林紫恨恨的来了句:“是不是还免费帮我检查全身呀?”

刘芒上下瞄着林紫玥的好身材,笑嘻嘻搓了搓手,“那是,我们可是朋友,哪里能收你的钱。”

林紫玥本能的捂住了高高隆起的胸口,飞了刘芒一个大大的白眼,“流氓!”

这家伙还真是不知道客气,几句话没说,就是朋友了,谁和他朋友呀。

再给他点好脸色,说不定在他嘴里都成女朋友了,林紫玥撇过头不理他。

就在这个时候,卖盒饭的女乘务员又回来了,刘芒招了招手,把人叫了过来,虎着脸拍着桌子道:“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啊!”

女乘务员年纪不大,也就十**岁,被刘芒凶巴巴的样子吓了一跳,懦懦说道:“请问先生你有什么事儿?”

“能没事儿吗?”刘芒指着饭盒,“你看这个里面是什么东西?”

女乘务员伸着头看了下,盒饭吃的一粒米都没剩,就几根鸡骨头还在里面。

嗯,似乎还有一根头发丝,不仔细看都看不到。

刘芒捻住头发丝,放到了女乘务员面前,“看到了没,这玩意你总不会说没看到。你说,该怎么办吧?”

女乘务员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原来是根头发丝,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就算完了?”刘芒音量高了八度,“你卖的盒饭里面有头发丝,说一句对不起就算完事了?那做贼的偷了别人钱,是不是也一句对不起就算完了?我现在亲你一口,摸你的胸一下,是不是也一句对不起就算完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刘芒那么说,女乘务员羞的脸都红了,“那你想怎么样嘛?”

刘芒缓了缓口气,“你也别害怕,哥我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盒饭你给我退了就行。”

“退了?”女乘务员扫了一眼空空的饭盒,“你都吃完了,还怎么退?而且,我也不记得有卖盒饭给你。”

“别人买给我的不行吗?还有啊,吃完怎么就不能退了?我吃完才发现盒饭里面有一根头发丝。你们盒饭里面头发丝都有,谁知道有没有别的什么?唉,糟糕。”刘芒捂住了肚子,“不知道怎么的,肚子疼。肯定是你们盒饭让我吃坏肚子了。”

女乘务员都傻眼了,这叫什么人呀,“我退,我给你退还不行嘛。”

女乘务员赶紧儿的给刘芒退了三十块钱,深怕再耽误一会,这货就不仅是装肚子疼那么简单了。

退了钱,女乘务员推着餐车就要走。

刘芒这会儿肚子也不疼了,笑眯眯说道:“走慢点,不然摔一跤,胸就更平了。”

女乘务员被羞臊的耳根子都红透了,羞答答的回望了刘芒一眼,像是要牢牢记住他,然后推着餐车快步逃离这节车厢。

坐在刘芒后排的林紫玥一直看着呢,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什么人呀,不仅仅是流氓,更是无赖一个!

就刚才刘芒的举动,已经刷新了林紫玥对一个人无耻程度的下限。

这货太极品了,真不知道哪个石头缝里面蹦跶出来的。

刘芒回过头来,咧开嘴巴冲着林紫玥嘿嘿笑着,顺带着把三十块钱递过去,“就那破盒饭,那么难吃还卖三十,真是黑。我帮你把钱要回来了,喏,拿去。”

机械性的挪动脖子看了下刘芒手上的钱,林紫玥赶紧摇了摇头,深怕接过来就会怀孕似得,“你要回来的,还是你留着吧。”

“那我不客气了啊。”刘芒乐呵呵的把钱装自己兜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干嘛告诉你呀?”

“我们不是朋友吗?”

“谁和你是朋友了!”林紫玥可不乐意有刘芒这样的朋友,说出去太掉份了。

刘芒说道:“不说名字也行,我叫你阿花得了。”

“为什么叫阿花?”林紫玥就没听过别人用那么俗的名字称呼过她。

“阿花是村长家养的一头母牛,你和它一样胸都特大。”

“你!”林紫玥气的差点儿吐血,脱口说道:“去你的母牛,给我记清楚了,我叫林紫玥!”

“原来叫林紫玥啊,好名字,我记住了。等到了江南市,你的腿病要是犯了的话,就到四名药房去找我。”

“鬼才去找你!”林紫玥气鼓鼓说着,不过四名药房这个名字是记住了。

透视小村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透视小村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5章(第五章 遇险)

    原标题: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5章(第五章遇险)书名: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第五章遇险皇天不负有心人,下午黎承瑜在一个小型的游乐园找到了一份工作,玩偶扮演,工资日结,她很满意这个临时的工作。穿上厚重的玩偶装,黎承瑜卖力的工作着,分发气球,传单,和小朋友合照。天气虽然不是很热,但一下午下来,她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大概是因为玩偶装太过于厚重了,一天滴水未进的她已经累到不行了,脚步虚乏,四肢酸软。“哎,小丫头,过来休息吧,等会再去。”好心的老板看她快不行了,赶紧招手让她休息。黎承瑜这才坐下来,摘

  • 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5章(第005章 柯以默的身世)

    原标题: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5章(第005章柯以默的身世)小说名: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第005章柯以默的身世没想到会被反调戏,秦浅的脸“嗖”的一声红了起来,热的她浑身开始冒汗!下意识的就要往回收手,却被柯以默抓得更紧!瞥见身下小女人紧张的反应,柯以默冷笑了一声,凑着秦浅的耳畔,小声的对着秦浅说了一个地址。“今晚估计不能陪你了,我未婚妻还在等我,改天再来接你。”他的声音柔柔的,像是对待多年情人般的用心!让秦浅微微都有些晃神,他竟然可以把这句话说的这么的温柔,这么的……理所当然?“乖,等我!

  • 我曾去过的世界5章(第五章:都是骗你的)

    原标题:我曾去过的世界5章(第五章:都是骗你的)小说名字:我曾去过的世界第五章:都是骗你的一整个晚上,韩亦辰都没有回来。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简如乔还是像往常一样给他炖了一份汤,提着出了门,仿佛昨天她的发泄只是被宠坏的小女孩在发脾气一样,到了第二天,该怎么样生活还怎么样生活,完全影响不到她的世界。外面的空气经过一晚上狂风骤雨的清洗,变得清新了起来,闻着就能感受到世界的美好。她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到‘韩氏企业’的大楼,她给韩亦辰送了四年的中饭,韩氏的员工早就认识她了,一路和韩氏的员工打着招呼

  • 爱是一场救赎5章(第5章 无疾而终的谈判)

    原标题:爱是一场救赎5章(第5章无疾而终的谈判)小说名字:爱是一场救赎第5章无疾而终的谈判于是我放下筷子,深吸一口气对他说:“那个,三年多前,我之所以会那么缺钱,是因为我爸生命垂尾,急需救命钱,不然,不然我不会那样的。”他点燃一根烟,若有所思了一会问我:“你爸现在怎么样?”“还在医院疗养,之前精神打击比较大,不太愿意说话,他总觉得对不起我,自从我和江允浩在一起后,他经常会去陪爸爸下棋,他的精神状态才慢慢好了些,大概觉得终于可以不用担心我了。”我低着头,顾辰缓缓抽了口烟,良久,他才开口:“所以,你

  • 华少猎妻计中计5章(5.我的捉弄)

    原标题:华少猎妻计中计5章(5.我的捉弄)书名:华少猎妻计中计5.我的捉弄也没看我,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微笑,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来。“前面那个路口右转。”在我的指引下,我带着他来到了大排档。像华旭这种公子哥富二代,进出惯了那种高档场所,习惯了金碧辉煌的地方,像这种不卫生的大排档,肯定不习惯,也无所适从吧。大排档一条街,我带着他熟门熟路的走进其中一家店。有些油腻的桌子,不够光可鉴人的地板,因为油腻,踩上去甚至有点滑,脚上穿着高跟鞋的我小心翼翼地踩着地板走进去找了个地方坐

  • 欠你一个来生5章(第五章 先兆流产)

    原标题:欠你一个来生5章(第五章先兆流产)小说名:欠你一个来生第五章先兆流产榕溪的心猛地滞了一下,唇色苍白,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您......您的意思是?”“脉象不稳,有先兆流产的迹象。”谢先生也没打算瞒着她,只是想到刚才进来时看到的那些人......虽然事不关己,可总归有些于心不忍。“先兆流产?”榕溪咬了下唇,眼底带了些恐惧,“谢先生,我的身体底子,应该是不差的......先兆流产,是为什么呢?”谢先生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才道,“这个因素很多,不一定的,只要好好养着,应

  • 封先生,离婚吧5章(第5章 他到底有没有碰你)

    原标题:封先生,离婚吧5章(第5章他到底有没有碰你)小说名称:封先生,离婚吧第5章他到底有没有碰你就算是口中说出这种话,郑真真的声音也是柔柔的,光是看她说话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在关切的问候顾绵呢。顾绵手机在这时候响起。郑真真瞟了眼顾绵手机,随即不屑的转身朝外走去:“你们母女,还真是一丘之貉。”来电显示,是顾母的电话。顾绵将电话挂掉,但顾母的电话锲而不舍的一直在往进打。顾绵捏着屏幕一亮一亮的手机朝楼上走去,她的手劲很紧。虽然一路面无表情,可此时此刻的她,心底却哆嗦到了极点。上次的绑架,真的和她母亲有

  • 何以暖冬,何以夏凉5章(第5章 凭你?也配)

    原标题:何以暖冬,何以夏凉5章(第5章凭你?也配)小说名:何以暖冬,何以夏凉第5章凭你?也配看着自己的惨状,想到从天堂坠入地狱的过程,忆及曾经的过往,思及许渣男的无情,我哭得泣不成声。我以为已经痛到麻木了,可轻轻一碰,还是会鲜血淋漓,痛得无法呼吸。我不记得在许家门前站了有多久,直到夜幕降临,有雨从天上落下,我才陡然回过神来。在结婚的前一天,我将房子给退了,我在宁城又没有朋友,离开许家,我无处可去。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密,我只能在雨幕中不停地跑,盼望可以少淋一些雨。我跑了很久,才找到一处可以避雨的

  • 爱你,是我地老天荒5章(第5章:只想你以后的日子里有我就够了)

    原标题:爱你,是我地老天荒5章(第5章:只想你以后的日子里有我就够了)书名:爱你,是我地老天荒第5章:只想你以后的日子里有我就够了不!不可能!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季承泽这五年来是怎么过来的,再过几年,可能季承泽就要忘掉林浅浅了,到时候就会记起她的好,她怎么能够让林浅浅这么时候出现呢?所以,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林浅浅,好久不见!”白芷柔看似大方得体的模样笑着说道。“的确好久不见。”林浅浅同样回了一个笑容。“我怀孕了,是承泽的孩子。”白芷柔笑意盎然的摸了摸肚子,嘲讽般的看着林浅浅。林浅浅猛地

  • 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5章(第五章 仙人球)

    原标题: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5章(第五章仙人球)小说名: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第五章仙人球莫宇昂干咳了两声,尴尬的道谦,"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没事⋯那⋯你先吃,我去看我母亲⋯"童素也是一脸羞涩尴尬,说完就埋着头走了。没走几步就被莫宇昂叫住,"那个⋯伱的保温盒。"她连忙返回手忙脚乱地收拾饭盒,"我都忘了,呵呵。"见她收拾,莫宇昂也帮着她一块,没想到两人竟不约而同去拿盖子,而莫宇昂的手刚好握在了她的手上。温暖接触间,两人皆是一愣,随即莫宇昂立马抽回手,"不好意思⋯我⋯"他感觉自己都不会好好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