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邪恶王爷,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2017/11/25 6:39:27 来源:网络 []

书名:邪恶王爷,离我远点

第1章花轿被劫

阳光三月,春风拂绿岸,百花吐蕊,又是江南一派好风景。推荐http://www.xbxysw.com/

而今天,正好是方家大女儿方楚楚的出嫁之日。

“噼里啪啦!”

“轰隆隆!”

“哟,看新娘咯!”

一阵阵震天的鞭炮声伴随着孩童和宾客们的嬉笑道贺,江南第一布庄的大老板方富贵门前熙熙攘攘,热闹无比,整条街道都被挤得水泄不通。

方富贵此刻正站在门前接受着宾客们的道贺,脸上的横肉时不时的挤啊挤,乐的比自己成亲洞房花烛夜还要高兴。

不过,这方富贵这般傻乐的模样倒也不为过。因为今天她的女儿嫁给了江南第一富商萧家为媳。这萧家家大业大的,他的女儿嫁过去了,也算是攀上高枝了。以后在生意上便多了一个后台,光是这么一想,他就高兴的差点手舞足蹈起来。来自xbxysw.com

不过美中不足的一点是,这萧家的儿子萧瀛是个不良于行的人,不过没关系了,这萧家其他的优点已经把他这点瑕疵遮盖住了。他这大女儿能嫁给那样的人已经是她上辈子烧香了。

花轿在一阵震天的炮竹声后缓缓的起轿,因为萧瀛腿脚不方便,所以他并未来接花轿。方楚楚被喜婆扶着上了花轿,在一阵颠簸后,她的人生开始迎来了崭新的一页。

唢呐喇叭路旁的行人的喧闹声……方楚楚虽然是方家大小姐,但在方家的时候并不自由。换言之,用一句更贴切的话来形容她的处境更为合适,那就是:她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她的母亲早逝,花富贵又娶了一房,她的继母是个厉害人。阅读http://www.xbxysw.com/嫁到方家后,就给方富贵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这方富贵有了新欢,不知道是母凭子贵,还是子凭母贵,总之她这大小姐就彻底的沦落成家里的小婢。

从小,她和她的妹妹方雪鸢就不一样。方雪鸢三岁习字,五岁已经能够熟练背出《百家姓》,十岁能作诗,十三岁已经是名扬江南的才女。

而她方楚楚,等待她的永远都是院子里的干不完的活和继母抽不完的鞭子。人人都道方雪鸢如何如何,却从来没有想过,方雪鸢的身后站着一个默默为她铺路的娘亲。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她的生辰八字比较旺,这萧家又怎么可能会选她为媳。小百姓养生网

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嫁人,但嫁了人就可以离开方家了,所以今天她还是很高兴的。她对自己未来的丈夫并没有多大的要求,只希望他不打她不随便骂她能让她每顿都吃饱饭,她就会感激他,一辈子都只守着他一个人。

跟在轿子边的喜婆看到新娘子偷偷掀帘,她连忙招呼道,“诶呦喂,新娘子,这盖头可是要给你未来的相公揭的,你乖乖坐着,花轿马上就到了。”

方楚楚吐了吐舌头,依依不舍的又望了一眼外面春光灿烂的美景,端正腰板,坐在花轿里。

按照成婚的礼俗,这花轿是需要绕城里的月老庙走一圈的,代表新郎新娘以后生活美美满满。眼下花轿绕过热闹的集市往月老庙走去。

方楚楚坐在轿子里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一气,显然她有些坐不住了。网站http://www.xbxysw.com/她心里做了挣扎,想着要不要再掀帘偷看。可突然的一个趔趄,她的身子猛然向前倾,直接撞到轿门上。

而就在此时,轿子外的唢呐声也戛然而止了。方楚楚摸了摸自己被撞的脑门,伸手要去挑帘,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耳边一道“啊”的呼叫声穿过。她心里一惊,这声音不是喜婆的吗?

一阵冷风刮来,吹开轿帘,吹的方楚楚睁不开眼睛,待她好不容易能睁开眼睛了,她的视线范围里便只剩下了一抹玄色。

花轿前,一个戴着月牙面具的男子手里执着一把还在滴血的利剑突然闯进她的视线里。邪恶王爷,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你……”她花容失色,目光注视在还不断那利刃上还不断往下滴的鲜血,喉咙似是被卡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那男子倏然抬眼,看向她。

方楚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阴冷,那阴冷比她的继母平日里的还要冷上几百倍。

男子嘴角向上翘了翘,他的眸子里,是近乎无色的透亮。他一步步的向方楚楚所在的花轿走来,巨大的阴影像向方楚楚罩来。她哆嗦着唇瓣,扬了扬她的下巴,略带哭腔说道,“求你不要杀我。我要是死了,逢年过节,就没人给我娘亲烧纸钱了。”

男子那近乎无色的瞳孔眨了眨,冷笑道,“我不会杀你,我只是来取一样东西。”

他的声线,很清冽,可却残忍冷酷。

“你说……”方楚楚羸弱的身子藏在大红的喜袍里簌簌发抖,长长的羽睫眨了眨,像蝴蝶的翅膀随时都有可能振翅高飞。

男子的嘴角又微微的向上扬了扬,扔下手中的利剑,他蓦的将手伸向方楚楚身上的衣衫。

方楚楚没有料到他会直接伸手来扯自己的衣服,没有防护,待她意识到不好的时候,身上已衣帛尽裂。

身前男子见状嘴角微微扬了扬,他冰冷的手指已经像滑腻腻的蛇一般,缠到她的身上了。

那一瞬间,方楚楚全身忍不住颤了颤,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凌虐,无休无止。

方楚楚不停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力量又岂会是这个陌生男人的对手。

“求求你,放过我!”

“求求你,呜呜……放过我。我以后一定铭记你的恩情一辈子的。”

“呜呜……不要……求求你……不要,你别过来……啊!”

方楚楚苦苦的哀求着,晶莹的泪珠挂在羽睫上,像是清晨里的露珠那般湛亮。只是,男子却并没有理会她的求饶声……那双近乎无色的瞳孔冷漠的看着她,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在把玩着自己的奴隶。

他机械的重复着,没有夹带任何感情。

方楚楚痛得几欲昏聩,全身冷得彻骨,她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渐渐地,所有的哀嚎变作了麻木,随风消逝。她睁开氤氲着雾气的眼睛看向身上的男子时,便见对方的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而她手臂上原本殷红的守宫砂,已消失无踪。

方楚楚再也忍不住,厉声痛哭了出来,为自己这么多年来所受的痛苦。她都这样了,为什么老天还要在她大婚之日给她开这样的玩笑。失了贞,那她就不能嫁进萧家了,不能离开方家了……

花轿外,草长莺飞,一派欣欣向荣。

花轿里,女子的痛哭的声音不断……

男子已抽身离去,而昏迷中的方楚楚,眼角滑落一行清泪……

第2章卖身八百两

三个月后,方府大宅内。一个穿着锦缎面容姣好的妇人指着正埋头浆洗衣服的方楚楚,大声的斥责道,“你说,老爷养你这个小灾星到底有什么用。出嫁那天被人夺去了清白,害的老爷和我现在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投河一百次了,我才不会像你这般不知羞耻的活在这世上。”

方楚楚低头默不作声的洗着旁边堆成小山堆似的衣服。至于面前这个聒噪不停的人,自然就是她的继母了。

三个月前的那场事,她这一生也不想再回忆了。

“有些人啊,原本还想做乌鸦变凤凰的梦,但现在看来,凤凰就是凤凰,乌鸦就是乌鸦。不管乌鸦再怎么样,她就是一只翻不了身的乌鸦。呵呵!幸好这次萧家长辈慧眼,最后让我们家雪鸢替你嫁进了萧家,而且萧家上下对雪鸢也满意得不得了。你啊,和你那死去的娘亲一个命,都是贱命一条。”

她黯然的垂下眼睫,长长的睫毛完全遮住她那双漂亮水润的凤眼。

方氏扭着身子刚准备推开下院的大门,方富贵却舔着他的肚子笑眯眯的推门走了进来。一看见方氏,他脸色的横肉便笑的挤成一团,加之他身上穿着一件绿色的衣裳,他一个人给人的模样反倒是像池塘边的青蛙。

“夫人,大喜啊!”

“大喜?”方氏眼睛一亮,“是不是雪鸢和姑爷要回家了?”她的女儿嫁到萧家,虽说萧家的家世真的不错。可这萧瀛的身体实在是差,以至于三朝回门他们小夫妻两都没有回来。

方富贵一双算计的老鼠眼晶晶亮,“夫人果然料事如神啊。刚才萧家已经派人发帖子了。明天萧瀛和雪鸢会一起回门的。夫人啊,你不是一直念叨着雪鸢吗,这下终于可以看到她了。”

方富贵想到萧瀛还有萧瀛身后的萧家,他比捡了金元宝还开心。看到自己方氏要下去,他连忙伸手拉住她的手,目光又在院子里搜寻了一圈,终于让他发现了角落里的方楚楚,“夫人,刚才说是其中一喜,我这里还有一喜呢。”

于是他缓缓道,“夫人,你知道城里的张大举人吗?”

“就是读了一辈子书,最后中了个举人,还是用银子买的那个张大举人?”方氏抽出自己的手帕,掩着嘴,不屑的说着。听闻这张大举人虽然六十有余了,但他有个特殊的癖好。他喜欢玩二八芳龄的女人。但他玩女人切并非用来睡觉的,他只吸取女人们的纯然阴气来滋补身子。

至于他到底如何滋补,这种事情是无从知晓的。这整个幽州城的百姓只看到张府隔断时间就要换掉一批女子,那些被换掉的女子各个形同枯槁,而那大举人反倒红光满面,越活越滋润了。

这内里的弯弯道道旁人即便道不清楚,但必定是些见不得人的诡怪勾当。

方富贵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数,用骄傲的口吻道,“我告诉你,那张大举人说要抬我们家楚楚为妾,礼金八百两,还有一批丝绸。说是等挑了一个好日子,便要让人来抬楚楚过门。”

方氏“啊”了下,脸上微微一震,心想这方富贵对自己的女儿比她这做后母的还狠。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她丝毫没有可怜方楚楚,相反还附和道,“老爷,这倒是一桩好姻缘啊。楚楚她毕竟是不洁之身,有人肯娶她,她就该烧高香了。”

方富贵把自己心中的乐事一下子说完,便勾着方氏的肩膀,一脸垂涎的拉着方氏回到自己的院子。下院里,方楚楚忍着眼泪扔下了手中的洗衣棒,两只早已被水浸泡成水肿不堪的手紧紧的握着。

她吸了吸了鼻子,硬生生的忍住要往下落的眼泪,强迫着自己要笑出来。

方富贵以为她不知道那个张大善人的为人,所以便敢当着她的面说出那样恶心人的话。张大善人,那是整个城里人人闻之而色变的对象,如今方富贵竟然因为那八百两银子就要把她卖给那个张大善人。

她心里委屈,婚前失贞,被人退婚了。可是她自问自己这些年在方家吃的少,干的多,穿的薄,她都尽量不花方富贵的钱。可在方富贵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方雪鸢一个女儿,根本就没有把她方楚楚当人看过。

方雪鸢……方楚楚的嘴角垂了下去,低头看着自己常年干家务而变的粗糙的双手。

为什么她婚前失贞,就要给张大善人做妾室,而方雪鸢就能顶替她嫁入萧家?

萧家人当初要是有重视她这个媳妇,就不会只派那么几个人来接轿了?那这样她也不会被那个陌生的男人夺起贞洁了?

萧瀛……那个传说中不良于行的公子,他的心肠要是真的如传闻中的那么好,那他为什么不可怜可怜她这个未过门的未婚妻,多派几个人过来接轿。

方楚楚嘴里喃喃的念着,整个人的神情变得恍惚。想到街头对张大善人的那些传闻,她的面上罩起一层的凄迷之色,心里对萧瀛和方雪鸢的仇恨愈发的浓烈。

凭什么她都要死了,萧瀛和方雪鸢却能够欢喜的回门?

邪恶王爷,离我远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邪恶王爷 或 离我远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大火拼15章(第十五章 一夜之战(中))

    原标题:大火拼15章(第十五章一夜之战(中))小说:大火拼第十五章一夜之战(中)夜幕下的北仓已经被一团火焰包围了,消防车以及警车呼啸奔来。从车上下来的警官惊骇地看着案现场东一堆西一堆的肉泥。那些隶属于暴区的小弟,竟没一个生还,不仅如此,他们的死相也非常凄惨,有的是被人活活扯断双臂流血而死,有的是心脏被挖,更多的是被人用砍刀活活砍碎的。“他妈!这是怎么回事?拍电影吗!老子当了二十五年警察头一回见到这种情景,太惨了!”一个老警察感慨着说。话说此时邓文正带着他的那队人奔袭地图上的第二个坐标点,迎面出现

  • 十三少剑15章(第十五章 重返师门风雪谷)

    原标题:十三少剑15章(第十五章重返师门风雪谷)小说名称:十三少剑第十五章重返师门风雪谷天情在碧落湖边站了一夜,眼中的黯淡毫无活光,碧落湖知道天情在缅怀些什么,那一夜碧落湖呼啸的风声仿佛低泣。夜半时分,天情又倒在了湖边,但这次天情没有昏,天情倒在地上,手臂盖住了眼睛,借着月光依稀看到有清澈的泪水从天情眼角的眼角悄然滑落,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多久,一直没有动的天情动了,天情僵硬地起身,望了一眼身后的山和眼前的湖,眼中死寂的眼神依旧是平淡得没有生气。天情开始走,离开碧落镇,离开黄泉岭,向西北方向的风雪

  • 都市红包15章(第16章 绝妙好差事)

    原标题:都市红包15章(第16章绝妙好差事)书名:都市红包第16章绝妙好差事孟小本慢慢向她走去,没有一丝动静。他一边心情欣赏她的背影,一边慢慢靠近她,悄悄站在她身后一米远。站了好一会,才轻轻说:“我迟到只有两分钟,你何至于伤心到这个程度?”听到背后声音,董怡菲猛地回身。她这一个华丽的转身,旋转速度有华尔兹风落,而且离孟小本又太近,低胸吊带儿,无限风景。孟小本轻轻扫了一眼,伸出手,把吊带儿往上提了提,嘴上“非常正经”地规劝道:“怀孕期间,要保持心情愉快。一个劲儿地伤心、发怒,身体分沁毒素,对胎儿不

  • 我和美女的幸福生活15章(第十五章 蜜一样甜)

    原标题:我和美女的幸福生活15章(第十五章蜜一样甜)小说名称:我和美女的幸福生活第十五章蜜一样甜“啥?小四,你要砍树?”下午没啥事村长刘福贵回家想跟媳妇小浪张发生点啥事儿。毕竟媳妇才二十多岁,诱惑不减。刚在驴圈冲了个澡,想跟小浪张说这事儿,便见陈小四到了。小浪张自己关在小屋里头。听见陈小四声音,立马打开门走了出来,满脸春风咯咯咯笑道:“呀,小四来了,快坐快坐,来,喝水……吃个水果……”小浪张忙活的如同一只陀螺,滴溜溜的转着。刘福贵心里气坏了,暗骂这个死娘们,看见年轻小伙子就像看见自己亲爹似的,这

  • 职场情事15章(015章不雅习惯)

    原标题:职场情事15章(015章不雅习惯)小说书名:职场情事015章不雅习惯会议结束后,付洁到了副总经理室,问起了公司解雇黄星一事。付贞馨连连道苦,说是活见鬼了,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像黄星那样脸皮厚的。明明公司已经找他谈话解雇了他,他却还赖着不走,一大早还来公司上班,打扫卫生表现自己。付洁告诉付贞馨:人是我召回来的。付贞馨大惊失色:我的亲姐哟!你这是唱的哪一出?付洁皱紧眉头强势地道:我想听听理由,为什么要解雇黄星。今年公司招个人这么困难,打智联招聘广告一期就是五六百,去招聘会也很难招到员工。在这种

  • 2096115章(第十五章 带刺的黑玫瑰!)

    原标题:2096115章(第十五章带刺的黑玫瑰!)小说书名:20961第十五章带刺的黑玫瑰!款款走来的黑裙女人年约三十岁,浑身都散发着一股令男人无法抗拒的妖娆气息。猩红的柔唇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红玫瑰,让人发狂。可事实上,这个祸害了不少男人的妩媚女人却有个反其道而行的花名:黑玫瑰。她叫柳媚。睡过不少江湖大哥,也养过不少小白脸。在道上名声狼藉,却是个令人敬畏的女人。或许是和她做过一夜夫妻的大哥级人物太多,道上的兄弟多数敬她三分。就连某位市局领导,传闻也被她算计在了石榴裙下。为其所用。不管传闻真假,柳

  • 主刀大人求放过15章(第十五章 一生的一场赌注)

    原标题:主刀大人求放过15章(第十五章一生的一场赌注)小说名:主刀大人求放过第十五章一生的一场赌注他不是个单纯会宠溺的男人,在宠溺的同时,他也会说出理智的现实。听着凌夙的话,欧潇歌只能失望的嘟起嘴了。“那好吧……”一件就一件吧,欧潇歌也看的出来,这些婚纱都价格不菲,基本上都在她个人承受能力之上。“你也穿婚纱吗?要我帮你选吗?”随手拿起一件长长的婚纱,欧潇歌的双眼中闪烁着邪恶。“每件婚纱都有足够的尺码,两位可以尽情选择。”店长如此说着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我穿的是男士礼服。”凌夙汗颜,

  • 奉子成婚:老公意犹未尽15章(第15章 去洗澡,今晚开始)

    原标题:奉子成婚:老公意犹未尽15章(第15章去洗澡,今晚开始)小说:奉子成婚:老公意犹未尽第15章去洗澡,今晚开始晚上七点五十,花惜语开着车来到偌大庄严的别墅前。瞧着那敞开的大门,双眼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嘴唇轻抿着,花惜语的内心还在做思想斗争。她明白,一旦进去这个门,便意味着什么。明知道已经没得选,真正踏出这步,却还是需要很多勇气。眼前浮现出花父那冰冷的身体,还有许英杰和花晓萱暗度陈仓的画面,花惜语把心一狠,踩上油门,车子咻地一声,朝着别墅内开去。花惜语从车上下来,刘助理走上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 女神的近身保镖15章(第15章 这特么也行)

    原标题:女神的近身保镖15章(第15章这特么也行)小说名:女神的近身保镖第15章这特么也行萧枫来到了黑玫瑰身前,撇嘴一笑道:“美女,约吗?”卧次奥——听到萧枫这么直白的话,小华三人都要喷口水了,有这样搭讪的吗?万飞的心中更是大骂萧枫不要脸,真心是忒不要脸,见到美女就直接上去约,这是什么行为?最起码——也应该先吹下水不是。黑玫瑰瞪了萧枫一眼,这边的情况她早就看到了,哪里不知道萧枫玩的那点小心思?“黑玫瑰,给个面子啊,不然我可就输惨了,全部家当呢。”萧枫因为背对着小华他们,所以压低声音说话只有黑玫瑰

  • 第三次汉朝中兴15章(第15章 爱国人士董卓)

    原标题:第三次汉朝中兴15章(第15章爱国人士董卓)书名:第三次汉朝中兴第15章爱国人士董卓在刘协及后世大众的普遍认知当中,古代那些士大夫都是有着光辉外衣的圣人。他们秉承儒家理念,效忠朝廷,道德至上,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可以抛头颅、洒热血,虽九死亦无悔。可现在从董卓口中听到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样。“陛下,你不知道这些士大夫对废立一事的反应,但你应该记得,当初某家提议迁都长安之时,满朝公卿的反应吧?”在刘协还震惊于之前的怀疑时,董卓又悠悠飘出了一句颇有深意的话,立时让刘协的思绪随之流动。董卓口中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