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前夫,晚安!在线阅读

2017/11/25 3:02:1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前夫,晚安!

第1章 妹妹给哥哥当小三

  “白薇,你……”手机里的声音,突然停顿了一下,似乎有难言之余。原文http://www.xbxysw.com/

  白薇在一家小公司里做出纳员,现在因为月末,各种账单来来回回,她忙得快要飞起。白薇对朋友道,“有什么事儿赶紧说,忙着呢。”

  “白薇,你知道我在青海看到了谁么?”

  白薇随口问了一句:“谁?”问完之后,她立刻就后悔了。

  她为什么要问朋友在青海看到了谁?她应该对朋友笑笑,告诉朋友:看到谁都随便跟我没关系,然后赶紧挂掉电话!

  或许……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呢?

  白薇抱着一丝侥幸,一直在键盘上飞舞的手指,停止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电话那边的声音。

  “我看到了……”似乎很难以启齿,“我看到了你老公,和一个女人从酒店里出来了,他们、他们很亲密的样子。”

  白薇:“……”

  寂静。

  白薇整个人呆愣住了。小百姓养生网

  白薇呆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听到自己老公出轨,而是自己家庭肮脏的一面,终于给自己的好朋友发现了。

  “那个,我先挂了。”其实,她早就知道老公出轨的事情了。

  从一个月前,老公回家后,不停低头看手机,白薇就察觉到了。

  之后没多长时间,他开始找借口外出,经常夜不归宿。要白薇说,她老公的借口也太低劣了,无非是加班、朋友请喝酒,而每次使用这个借口后,他回到家都兴高采烈的,异常的兴奋。

  白薇只能感叹,那个男人啊,活的真简单!

  这次么,她心里比较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淡定的,假装自己不知道。推荐xbxysw.com

  直到白薇站在家门口,拧开家门锁,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她手机响了。鬼使神差的,白薇松开了门把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是条短信。

  内容很简单:白薇……那个,我在酒店,看着你老公抱着的女人,很像你小姑子。可能是我看错了,不过,你注意些……我希望是我看错了,真的!

  白薇阅读很好,片刻的功夫,整条短信内容已经消化完毕。

  白薇终于有了普通女人,在初次知道老公出轨时的正常反应。她手抖着,差点有点抓不住手机,她有点不敢相信,他居然找自己的妹妹!

  紧接着,一股火气冲到了脑袋顶,这股火气推着白薇,让白薇将手机丢进劣质的包里,猛的推开家门。网站http://www.xbxysw.com/

  家里面是别样的光景,一家子欢欢喜喜的,婆婆、老公、小姑子,正在打牌斗地主,公公端着一果盘,叉了个苹果给老公吃,结果被老公夺下来叉子,转手喂给了小姑子。

  小姑子打牌正兴奋着,扭了扭头,不吃。

  老公又把苹果往她嘴边送了送,哄着说道:“孙蒙,吃了嘛。”孙蒙是小姑子的名字,本市在校的大三学生,现在暑假,就在家宅着。

  孙蒙干脆将老公的手拍开,“不吃。”

  老公靠近她耳边说道:“吃了嘛,妹妹。”

  婆婆轻轻拍了孙蒙的后背一下:“你这丫头,少吃点零食,多吃点水果。前夫,晚安!在线阅读你现在年纪轻,不觉得,等再过几年,那胃肯定出毛病。你哥哥也是为了你好,乖,快吃了。”

  孙蒙这才不情不愿的,将一口苹果吞了。

  以前白薇看着这一幕,只会觉得,他们兄妹间关系亲密些罢了……白薇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不知道兄弟姐妹间怎么相处的。可是现在,想着他们很可能是那种关系,他们就在白薇的面前,你侬我侬,时时刻刻上演着恩爱秀,白薇真的感觉恶心!

  白薇怕自己再看下去,真的忍不住扯破那张皮,于是她将钥匙重重的放在鞋柜上。

  金属撞击木头的声音,终于让他们醒觉,有人来了。

  一屋子的热闹,瞬间灰飞烟灭。网站http://www.xbxysw.com/

  公公先冲白薇打招呼,婆婆不满的问白薇:“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白薇看了看表,现在七点四十,她往常都是七点半到家的,今天只比往常回家晚了十分钟。白薇回了一句:“刚下班。”

  婆婆对白薇的态度很是厌恶,嘟嘟囔囔道:“快八点才回来,让一家子饿着肚子等你,这算是什么媳妇儿?赶紧的,快点去做饭,你老公想吃糖醋排骨,你公公这两天身子有点虚,记得炖个汤。我和孙蒙就随便了。”婆婆坐了下来,“我看我昨天换下的汗衫,你都没有给我洗,客厅的地板你早上也没拖,你整天呆愣愣的,不知道干什么,就没一件事儿省心的。”

  白薇关卧室门的手,顿了顿,她要手洗一大家子五口人的衣服,她还被要求每天都拖一遍地板,晚上回来还要赶着做饭,这一家子……早就退休的公婆,周末休息的小姑子,和五点下班的老公,等着白薇这个早上八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的人来伺候。

  白薇张嘴想要说什么,又把嘴边的话咽下去,换了更温和的话来:“我今天上班太累了,公司月初事儿多,忙的不行。你们想吃什么,自己做吧,或者出去吃也行。”

  婆婆的脸上的怒气压抑不住了,她立刻反驳:“出去吃饭不得花钱?你这做媳妇儿的,不勤俭持家,家都要被你败光了。快去做饭去,别尽想着偷懒,你上班累又能怎么着,能赚几个钱,养家还不得要靠男人?家里的顶梁柱饿着了,怎么能成?赶紧去做饭!”

  这以夫为天理论,白薇就是听再多的次数,心里还是难受。

  白薇没精力再应付婆婆,她索性关了卧室的门,阻隔了客厅的灯光,可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婆婆对她的数落。

  她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心里想着,我是不配当他们家的媳妇。他们家多好的门第,能养出来妹妹做了哥哥的小三!

  就算特么孙蒙跟唐鑫珂没血缘关系,孙萌也是从四岁就到了唐家,他们做了十五年的兄妹!

  好戏,真特么是一出好戏!比小说里写的还精彩!

  白薇怀着一丝恶意的想,不知道婆婆知道了这个事实后,会是什么表情。

  她打开卧室的灯,准备拿换洗的衣服。可眼前的一幕,让白薇再次惊住了——床头上那显眼曾经笑得甜蜜的婚纱照,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放大四人的全家福,照片一侧是公公婆婆,另外一侧是老公小姑拥抱着。

  可笑,有谁在夫妻床头放全家福的?

  但紧接着,白薇发现这个屋子,属于她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了。白薇梳妆台上的记账本,换成了花花绿绿的化妆品,白薇打开衣柜,没有她一件衣服,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小姑子的衣服。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公公婆婆,早就知道了,唐鑫珂和孙蒙在一起了?

  一家子人,将她晾在一边,背着她,光明正大的让妹妹做哥哥的小三?

第2章 给小三腾出卧室

  白薇在卧室找不到自己的东西,她打开门,朝客厅问:“我的东西在哪里?”

  ……

  没有人回答白薇,公公、老公和小姑子,又在玩斗地主,他们都在自己的世界里。

  白薇再次问:“我的东西在哪里?”

  依旧说说笑笑,仿若白薇不存在。

  白薇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用最大的声音吼道:“我问我的东西在、哪、里!”

  公公抬头,没说一句话。

  婆婆从厨房探出头来,拎着铲子道:“大晚上的,你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喊什么喊。自己不做饭,让长辈忙前忙后的,你还有理由了是不是?也不看看,哪一家的婆婆有我这么好的性子,能忍受得了你胡来……”

  白薇没吭声,只盯着婆婆看。

  她一年365天洗衣做饭,从来没断过,她怎么着就落得一身不满来?他们凭什么背着自己,让唐鑫珂跟孙蒙搅合在一起,还理直气壮的让她伺候着他们,让她做一个他们口中的好媳妇?

  唐鑫珂把牌放下,对白薇道:“我妈在给你说话的,你怎么也不吭声,哑巴了?”

  让她吭声?好,吭声。

  白薇压在胸口的一口浊气,吐出来,“所以,我刚才问你们,我的东西去哪里了,你们是不是也没听到?”

  唐鑫珂几乎是跳了起来,要追究白薇怎么说话的,婆婆反而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把唐鑫珂拦住了。婆婆对着白薇说:“哦,你是要找那些东西啊?我给放在房门口的房间了。”

  门口有一间暗房,有个五六平米,是堆放杂物的地方。

  婆婆继续说:“蒙蒙最近做噩梦,睡不着觉。你也知道,她胆子小,这一直做噩梦,吓出个好歹可怎么办?所以我让珂珂陪妹妹几天,你当嫂嫂的,就体谅体谅,先在门口的小房子里睡几天。”

  让白薇这个作为妻子的,把房间腾出来,给渣男、小三住?

  白薇怒不可遏,“唐鑫珂!那是我的房间!”多长时间了,白薇都没有再喊出来这个名字。面对渣男,白薇情愿喊他老公,也不愿意叫他名字。“老公”只是个代称,见证的是结婚后暗无天日的生活,而唐鑫珂这个名字,总是让白薇想起来,还没结婚时的美好。

  喊出来这个名字,就像莹润的玉石有了裂痕,眨眼间四分五裂。

  唐鑫珂冲白薇说道:“你嚷嚷什么嚷嚷!”一直没说话的孙蒙,站起来看了白薇一眼,然后走向了白薇结婚后就在住的卧室,她重重的把门关上。

  白薇一只耳朵听着关门的声音,另外一只耳朵听着唐鑫珂的反驳:“白薇,你懂不懂事儿,这么大巴年纪都活在狗肚子里了?看妹妹生气了没?快,去哄哄妹妹!”

  哄孙蒙……呵呵!

  白薇突然没有吵下去的力气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小杂物间,随便团了两件衣服,往包里一塞就准备出去。

  唐鑫珂在后面拽住了白薇挎包的肩带:“白薇,你走什么走!”

  白薇用力一扯,她没把包从唐鑫珂手里挣脱出来,却把肩带弄断了。婆婆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可白薇脑仁疼的厉害,一阵一阵的像是抽搐般的疼痛,让她实在听不清楚婆婆在骂什么。白薇干脆把另外一边的肩带也拽断,抓着包,冲出了家里。

  楼下阴影里站着个女生,看到白薇在楼下喘气后,走了过来:“怎么样?他们对你动手了?”

  白薇抬头一看,是于筱倩。

  在最好的朋友面前,白薇更委屈了,她吸了吸鼻子,强装着说道:“没什么事儿,他还能怎么着我?就是……你给我说的都是对的。”告诉白薇唐鑫珂出轨孙蒙的人,就是于筱倩。

  于筱倩跟白薇说了唐鑫珂的事情后,怕白薇跟唐鑫珂对峙,被唐鑫珂动粗手,所以等白薇上楼后,一直默默的站在白薇家楼底下,看着白薇家的情况。

  “没事儿就好。”于筱倩说着,对楼拐角的阴暗处挥了挥手,又指了指楼上。白薇能猜到,于筱倩要做什么,可是白薇没有阻止。干什么要阻止,白薇被唐家一家人气的不轻,于筱倩做为最好的朋友,帮她出口气,怎么了?!

  白薇还掏出手机按下了关机键,省的有一些她不想看到的电话打进来。

  那天晚上,白薇住在了于筱倩家,她们两个久违的睡在了一张床上,说着曾经在一家超市打工的事情。偶尔扯到未来,也说的尽是出去游玩的事儿。

  白薇没提唐鑫珂出轨的事儿,于筱倩也没主动问,两个人都忽略了他,犹如这事儿没有存在般。

  第二天清早,白薇在公司楼下碰到几个同事,他们匆匆忙忙的下来,看到白薇后松了口气,说白薇婆婆在公司门口闹着要见她,让白薇赶紧上去。

  白薇愣了一下,真的没想到,婆婆能找到自己公司来。

  白薇电梯都没等,从楼梯爬了上去。公司在八楼,说高也不是特别高,但白薇一口气爬上去,累的要死,心脏快要跳到了外面。白薇一推开楼道的安全门,就看到婆婆挡在公司正门口,每个同事过来,她都要拉着问一句,“你有没有看到白薇,白薇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白薇提着气过去,将婆婆从门口拉开。

  婆婆见到她,一巴掌招呼了过来,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她脸上。

  白薇当时看着巴掌过来了,她明明能躲过去的,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着,就是生生挨了那巴掌。那瞬间,周围的同事全在盯着白薇看,白薇能猜到她们心里在想什么,她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涌到了脑袋上,脸格外的火辣。

  婆婆用食指戳着白薇的脸:“年纪轻轻的不学好,打了人还学会了关机!那是你男人啊,是家里的顶梁柱啊,你怎么就舍得下得去手!”婆婆的眼睛红了,看似要落泪的样子,“当初我就说你们两个不合适,不应该在一起,珂珂跪在地上求着我,求着我让你进门啊!如果不是珂珂非要娶你,我怎么会让你过我们唐家的门!珂珂对你这样好,饭舍不得让你做,衣服舍不得让你洗,你居然就为了一点矛盾,就狠得下心让人打他,真是没良心的女人啊!”

  什么叫饭舍不得让白薇做,衣服舍不得让白薇洗?白薇手上的茧子都特么是凭空出现的么?怎么到婆婆嘴里,她倒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了!还跟唐鑫珂一点矛盾……他出轨自己的妹妹,这是一点矛盾么!

  婆婆还在拿白薇当傻子!

  她还以为白薇不知道唐鑫珂和孙蒙的事情!她还以为,白薇只是不满孙蒙住到了自己的卧室!

前夫,晚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前夫 或 晚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报告长官,我来了!5章(第5章 生死时速)

    原标题:报告长官,我来了!5章(第5章生死时速)小说名字:报告长官,我来了!第5章生死时速见大家都疑惑的看了过来,赵一诺讪笑了一声,重新拿起了勺子,“不好意思啊,手滑了一下。”大家都没在意,又再继续先前的话题了。可是,赵一诺已经没了胃口,草草的把饭扒拉光了就站了起来,“我还要赶个报告,爸爸妈妈,琪琪,你们慢慢吃。”回了房间,她一头倒向了自己的小床,按了按左边胸口的位置,意外的发现那里竟然还会疼。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忍不住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不就是“寰宇建设”这四个字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怎

  • 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5章(第五章:她是个不祥之人)

    原标题: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5章(第五章:她是个不祥之人)书名: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第五章:她是个不祥之人如果翁蔚不去世,夏博远一定不会这样对待她吧?翁蔚生下她就过世了,在夏博远眼里,她就是个不祥之人。父女间唯一的联系,估计只剩下那一脉血缘关系了吧。唉,算了,有什么好难过的,这么多年都习惯过来了,只要外公平安无事,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夏黎安在心里安慰自己。冷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冷少,董事长让您这周回冷宅一趟。”冷皓朗哪会不知道冷家辉让他回家的本意是什么。不过想到早上发生的事,他唇角不由得微

  • 总裁圈宠落难千金5章(第5章 真是没用)

    原标题:总裁圈宠落难千金5章(第5章真是没用)小说名字:总裁圈宠落难千金第5章真是没用汽笛声再次响起,伴随着火车的“隆隆”声,站台上小商贩的叫卖和那些重逢的喜悦或者离别的悲伤,一并被抛得越来越远。双目失明的人,其他的感官都仿佛在不知不觉中被放大了。姜芷萝隐约能判断出,自己被安排在一个靠窗的位置,静下心来,能够感受到从窗子缝隙里吹来的冷风拂面时寒凉的触感。她虽然看不到应衍所在的位置和脸上的表情,但是生性灵敏的她,还是能感觉到男人冷冽的气息,从对面若有似无的传来。应衍的目光偶尔落在她秀致的小脸上,掺

  • 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5章(第5章 厉王不如鸭)

    原标题: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5章(第5章厉王不如鸭)书名: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第5章厉王不如鸭全场哗然,这厉王侍卫是想干什么?月如霜用力吹了一下盖头,借着盖头飞起那瞬间,她便看清了一切。喜堂之上,新郎不出现,侍卫却抱着一只鸭上堂,便是傻子,也能领悟几分真意了。果然,子彦道:“王妃,王爷还有事未处理完,为免误了吉时,特令子彦代劳。然,子彦他日也是要成亲的,万不能与王妃行礼,这于情于理都不符,故而,只能由子彦怀中这鸭可以代劳了。”此言一出,现场之人直接骚动了,猜测连连。“王爷这是不满意婚事,嫌弃相府

  • 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5章(第5章 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

    原标题: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5章(第5章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小说名: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第5章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没有!”宸梓枫眉头都不皱一下,冷冷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要是夜羽凡仔细的去看,就会发现,其实宸梓枫的身体僵硬如铁......爱?他还有资格谈爱吗?自从发生那件事,他就失去了爱她的资格。“好,好,如你所愿,我会在这上面签字。”夜羽凡从茶几上拿过钢笔在文件上签了字,将文件用力甩到宸梓枫的脸上,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泪水哽咽道,“宸梓枫,这辈子我都不想看到你。”说完,咬牙忍着屈辱跑出公寓。夜羽凡

  • 神秘总裁夜夜来5章(第5章:偶遇上司的男朋友)

    原标题:神秘总裁夜夜来5章(第5章:偶遇上司的男朋友)书名:神秘总裁夜夜来第5章:偶遇上司的男朋友赵斌很爱她,大学追了她四年,被拒绝无数次,还是不肯死心。最后还执着的追到家里,被程东昆发现。赵斌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不算大富,也算小康,家里有三套房,两辆别克轿车,还有一个长年在家做家事的阿姨。重点是,赵斌是独生子。程东昆了解这一切情况之后,就一直逼她同意赵斌的追求,不同意他就拿妈妈下手。她的家境惨烈,和谁谈恋爱就是害谁。她不肯接受赵斌,也是在保护赵斌不被程东昆伤害。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搞笑,越不想伤害

  • 鬼夫休缠5章(第五章 追求)

    原标题:鬼夫休缠5章(第五章追求)小说:鬼夫休缠第五章追求我捏着那张薄薄的试纸,呆坐在床上,心里头乱的要命。我知道,两条杠就证明我怀孕了。可我心里头更清楚,这孩子是个鬼胎。我是一定不会把他生下来的。晚上,不,明天我就要去找个医院,将这个孩子打掉。这个时候,宿舍的门突然传来响动,我猛地一惊,手忙脚乱地把那张试纸塞到了兜里,打开门,是刚上完班回来的小璃。她一手拎着两只高跟鞋,另一只手拎着一包烤串,一脸疲惫的表情,她看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也是吓了一跳。“小怜,你怎么了?”“没事,就是有点累。”我心里头堵

  • 嗨,我的顾先生5章(05)

    原标题:嗨,我的顾先生5章(05)小说书名:嗨,我的顾先生05总归不是真情侣,搂搂抱抱属于犯规。我拗不过心里的固执,撑起手臂,一边推,一边说:“顾先生,你放开我。”没有预期中的越来越松,只有越抱越紧。渐渐的,我的胳膊酸了,而我似乎很快习惯了不自在,更执着于兴奋了。我说服自己放弃,垂下手臂,安静的被顾忆深抱。安静之后,我更切身的体会到了被拥抱的感觉,就像青春期的第一次躁动,新鲜中透着刺激。我闭上眼,尝试着享受。转眼便过了好久。因为顾忆深抱我抱的很紧,我的衣服又打皱了。我抬颌,挑事:“顾先生,你也把

  • 甜爱蜜宠:席少,别乱撩4章

    原标题:甜爱蜜宠:席少,别乱撩4章小说名:甜爱蜜宠:席少,别乱撩第4章上帝还是开了一扇窗年仅十九岁的舒菱筠已经是大四毕业生了,当初,他为了追赶陆展风的步伐,能够在他毕业之前与他同上一所大学,她才拼命的考上了少年班,那一年的校园生活,是她迄今为止最快乐的日子,而现在回想起来,她觉得是个笑话。不想了,不想了……与舒菱筠同宿舍的三个女孩子也都是大四生,除了孟繁星是计算机系的学生,岳桐和段宁宁与她一样,都是建筑系的。大四下半学期,课业没什么了,大家的主要精力都用在了找工作上,段宁宁是富家女,她老爸开了家

  • 美女的贴身男秘书4章

    原标题:美女的贴身男秘书4章小说书名:美女的贴身男秘书第004章摧毁几个人都不见外,华子建本身的酒量也好,今天很是豪爽,酒到杯干,绝不推辞,三杯过后,那感觉的确是舒畅,醇厚绵长,酱香馥郁空杯留香。今天华子建这就少不的要接那么几杯敬酒,碰酒,领导酒,时间不大,三个人也就喝的二马二马的了,酒这东西,可以让男人的豪气冲天,酒是上帝赐给男人的爱物,“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没有酒的生活是缺乏乐趣的,没有酒的陪伴是寂寞的。这几个大男人就放开量的喝了起来,时间不长,就撂掉了2个酒瓶子,杨局长就提议去唱歌,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