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黑红尘子在北宋在线阅读

2017/11/25 1:11: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黑红尘子在北宋
第1章 冰晨寒剑雪1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啊,开启鸿门,即定乾坤。阅读http://www.xbxysw.com/上有苍穹无边,下有沃土无涯。

无地便无天,无地又何来天?无地无天,这树、这花、这鸟儿、这人,又从何而来?

浩浩乾坤,昭昭日月,一转眼便是千年!

天地沧海桑田变幻,人间则尝遍了辛酸苦辣。不信?您就看看那千年松柏的年轮,翻一番人类的史册吧!

啊,玄妙的人世界,风云变幻叵测,演绎出了一部部喜剧、悲剧、悲喜剧。有美的,有丑的;有善的,有恶的;有杀人不眨眼的暴君,也有无数平民百姓;有受尽艰辛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也有欺世盗名的奸贼!

啊,开启鸿蒙,即定乾坤。无地便无天,无地又何来天?无地无天,也就演不出这辛酸苦辣五味俱全的《黑尘子买父》之常歌。

……

北宋某年,一个寒冬腊月的清晨。

雪皑皑的群山,阴沉沉的天空。推荐http://www.xbxysw.com/寒风在这座峥嵘险峻的大青山峡谷中呼啸,峡谷四周枯树灌木在寒风中摇曳,大地被冰雪映照的如同白昼。那真是:土牛送寒,枯枝寒鸦;素冰弥泽,天地连瑕。冷的那太白酒固手麻,冻得哪狼毫结冰挂渣!

四更天,顺大青山峡谷的大路上来了一队人马:有老的,有少的,有骑骡马的,有坐轿的,有步行的。那车上、马上、人们的脊背上,行李沉重。人们大步赶路。

寒冷的天,冻得人们缩手缩脚,但是人还是急急地走啊走,雪地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一只伸向峡谷西的大青县。

可不是吗?今天已是腊月二十四了。网站http://www.xbxysw.com/在外经商的、读书的、游荡的、卖苦力的人们,各个办了丰盛的年货,无一不想早点赶回家,从亲人们团聚,高高兴兴过个年;因而就连昨夜那店小二气虚劝他们:大青山峡谷近来有劫道的匪寇,不如等天明了,再上路的话也听不进去了,尤其是路远的更为着急,他们聚在一起,仗着人多势众便一块上路了。

在这杂乱的人群中,有两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年轻人,都是头戴关公棉帽,身披大红披风,内着绵布丝袍,足蹬皮靴子;只有一样不同,那就是一位佩戴着一把崭新的,镶花嵌玉的单锋宝剑,另一个没有佩剑罢了。

那佩剑的姓何,名叫常歌,是青州府书院十八岁的秋闱首元,只见他长的两耳有轮,玉面朱唇,尤其那对修长的眉毛,配上一对又大又黑的双眸,简直好似美丽女子的模样。

另一个名叫王小栓,长的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他比何常歌大两岁,自然也比何常歌强壮许多。他是何常歌的自幼伴读--不是奴仆,而是奉自己母亲之命,何家太爷之特邀,来陪伴和照料常歌的。

二人一边走一边说话,有时候又跳下马走走,驱赶着身上寒气,活动活动冻僵的手脚。版权http://www.xbxysw.com/

这时候,王小栓看看四周,对常哥说道:“公子,再往前一点,就是松树湾,昨天那店家说的就是那里!”常歌说道:“不要怕!”回头对周围的人大声说道:“诸位客官,忙前就使大青山的松树湾,你们都注意着,有事就往一块儿靠。”

一个老者说道:“何公子,您有剑,听王公子说,你的剑法相当不错,我们大家可能全靠您壮胆子呢!”

常歌笑着说:“哪里,我也是靠着大家壮胆呢!”

说着,已经来到了松树湾。

这里少雪多石,山坡上有一大片松树林。四面阴沉沉的,寒风呼啸着,更使人感到了这里的恐怖。队伍里胆小的不由得直往常歌跟前靠,胆大的人也缩着脖子,东张西望,就连王小栓也不由打个寒战:“公子,这里可真冷!”

话没落地,已从一个大石头后面跳出一个汉子大声喊道:“站住,要过此路,请你们留下几个买路钱!”

众人顿时站住了。

何常歌抬头观瞧:只见此人个子挺高,年龄好是在三十左右,脸上抹了厚厚的一层锅黑,身上粗衣棉褂,右手拿着把鬼头刀,站在雪地又跳又叫。他身后又陆续跳出七八个短打扮的,脸抹黑灰,拿着棍棒,站在雪地冻得哆哆嗦嗦,好事一伙阎罗殿里的小鬼。小百姓养生网

看这情景,何常歌心里明白,这是一伙乌合之众,只要制服为首的,便可以制住众人。何常歌大声喝道:“呔,何人大胆,在此拦路劫道!”

为首的贼子喊道:“废话少说,快快留下买路钱!要不然就先瞧瞧我的这把刀!”

何常歌拱拱手说:“快过年了,客人们要赶路,请你们让开路!”

那人说:“我们也想过年,可没有钱,情你们给点吧?要不然就先赢了我这把刀!”

“果真?”何常哥问道,“连这么多人一起?”“当然!”何常歌翻身下了马,将披风扔给王小栓。王小栓自己不会武功,干着急,只得劝说何常歌:“公子,吓唬吓唬他们就行啦!”何常歌笑道:“不要紧,不要怕他们!”何常歌转身向那个人一步一步走过去,向那人拱拱手:“君子一言。”那人回答:“驷马难追!”说着挥刀逼近了向何常歌。

何常歌也呛啷啷抽出了宝剑,只见那宝剑光闪闪。

那人瞧见这宝剑,咦得一声惊叹后连连倒退几步,又上下打量何常歌。

这是为何?宝剑一般都是双刃,假如是单刃,那么此剑必然重而利,削铁如泥,一般兵器是碰不得的,若碰必损!所以那人吃惊。黑红尘子在北宋在线阅读那人看看何常歌那年少单薄的模样,文质彬彬的书生气,冷冷一笑:“蜡枪烊头,酸秀才使刀,装腔作势来哄我?快快拿出买路钱,老子好放你们过去!”何常歌笑着说:“那好啊,只要你赢了我这把剑,我可以给你!”那人闻听冷笑地扑了过来,何常歌也就不搭话迎了上去,刀剑碰在一起发出巨响。

何常歌剑法娴熟而又身轻灵巧,那贼子刀术精湛而身快步稳。占了二十来回,那贼子感到了吃力,何常歌也觉得此人的力气比自己大的多,便掉过剑刃,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一个左转暗挑右腕,将那贼子的鬼头刀削断!

那人吓的连连后退,看着剩下的刀把,惊恐万分,又觉得这剑法有几分眼熟,便问道:“请问这位公子,你是跟谁学的这剑法?”何常歌宝剑回了鞘,冷冷地回答:“这个,不需要你知道!”转而又讥笑说:“你说话算数么?”那人铁着脸无言回答。何常歌一笑,回身上了马,命王小栓:“赶快,带着众人过去!”自己横马握剑,挡住了那几个贼子的路。

为首的贼人眼巴巴地看着众人过去,想追又被常歌抽剑挡住,向自己在此劫道多少次了,不知挣了多少不费力气的钱,今日竟栽在一个小小的书生之手!再看看这位公子那清秀而满含讥诮的笑容,心中恼怒万分。他心中暗想:只有如此这般,才能解去我此生之恨!想到这里,那贼人笑着对何常歌说:“这位公子也算得上是英雄好汉,我恭喜你过一个好年!”说着右手一扬,一道寒光直扑何常歌而来。

何常歌想躲已晚,只觉得左肩窝一阵麻木,在马上栽了两栽,支持住身子大骂:“无耻贼子,打不过竟敢用暗器伤人!”说着挥剑纵马向那人扑去,那人见不是头,回头就跑,众贼子见如此,也一哄而散,各自东西了。

第2章 冰晨寒剑雪2

小栓子忙过来问:“公子,你受伤了?伤哪了?”众人也停下了脚步,关切地看着他。

何常歌忙命人:“快走快走!”大伙儿又匆匆忙忙地赶路,走出了大青山的峡谷,远远地看见了大青县的城门,何常歌两眼一黑,顿时栽倒在雪地上了。

天已过晌,郊外集市上人来车往:辙破玉碎,足污霜砖。

首饰花朵铺前,挤满了大姑娘小媳妇,腊肉醇酒老板叫卖声声;年花门神,五彩缤纷;山和瓷器四,应有尽有。办年货的,卖茶饭的,走亲戚办喜事的,南来北往的,东进西去的老百姓挤满了这大青县的每一处集市。

在东来的集市尽头路边,有一位身穿皮袍,长的瘦高,银须鹤发的八旬老人,拄着根拐杖,眼巴巴地瞅着东来的道儿。他就是本地有名的郎中--何天章。自他来这个大青县十余年,不知治过多少人的病,救过多少人的命。

看看,前面吹鼓手开道过来了,后边是一位骑着匹枣红大马的新郎官,迎娶了他的美丽的新娘回来那新娘坐着顶大花轿。后边人十几个男女,抬着嫁妆,抱着梳妆台,一路走来,好不热闹。

新郎过来看见了何老太爷,被他身边的他舅舅拉下马:“还不赶快给你的恩人磕头报喜?”

何老太爷认识这新郎官,忙向他祝贺新禧。

看着迎亲队伍走远了,何老太爷心潮起伏,久久难以平静。而后又焦急地看着崎岖的山路,等着他的四孙儿回来。他的仆人张二哥劝他:“太爷,这么冷的天,您老人家回去吧,我在这替你等着吧。”

何老太爷摇摇头:“都二十四了,看不见他人影,真叫人不放心。”

张二哥说:“是不是没有收到信?”

“谁知道啊。这一家子里最让我操心的就是这孩子。他叔叔他哥哥离家那么远,都赶回来了,可是他到这会儿也没看见他半个人影!”

张二哥说:“四公子会回来的,他知道您今年八十大寿,无论如何都会赶回来的。只怕是功课忙,启程的晚罢了。”

何老太爷摇摇头:“孩子大了不听话,让他早点回来,可是他……”

主仆二人正在胡乱猜测,一匹马儿飞也似的跑了过来,路人无不躲避。

马上之人看见了何老太爷,连忙滚下马鞍,跪倒在地:“叩见老太爷!”

何老太爷忙扶起一看:“小栓子,你们终于回来了,你家公子呢?”

小栓子一脸惊慌,又不想扫老太爷的心,便说:“他在后头呢!”又对张二哥说:“快去告诉老爷和大公子,四公子回来了!”

张二哥应声去了。

何老太爷拄着拐杖往前迎,只见不远有一群人围着一辆马车慢慢走了过来,马车后拴着徐何常歌的马,却见何常歌本人。

众人见老太爷过来,都恭恭敬敬地与施礼后,想说什么,又见小栓子在老太爷身后直摆手,便看看车厢里的人,又慢慢散去了。

老太爷心里着急,想骂小栓子,却看见走到跟前的马车里躺着一个人,一眼认出那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得四孙儿何常歌。可瞧见四孙儿面色灰白,惊问:“他怎么了?”

赶马车的汉子说:“唉,好人哪。为了众人,遭那劫道的暗算了!”

老太爷大吃一惊:“怎么?你碰上劫道的了?”

小栓子点点头说:“老太爷快回家吧,回去再说!”

不一会儿,马车来到了何家门口,何家一家人早已出来相迎,却看见何常歌这副样子,无不惊慌。

大公子何常海过来扶起他,呼唤着:“常歌常歌!”

只见他人事不省,浑身瘫软,忙说:得赶快将他抱回家里!说着报起常歌回到家,放在床上。

一到家,老太爷亲自过来把脉,小栓子解开常歌衣裳,露出伤处:只见肩窝中一枚只有寸把长的铁箭,只剩下一根红丝线拴着的尾孔露在皮肤外边,伤口四周发黑发青。

看此伤,何家大小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常歌的父亲何永昌说:“这是毒箭啊,伤成这个样子,又不知道是什么毒,这可怎么好?”

常歌的叔叔何永胜也说:“赶快想办法,过了三天就没命了!”

常歌的二哥何常洪,三哥何长鸣也吵吵着要救弟弟的性命。

何永昌叹口气说:“这伤除了找那贼人,别无他法。”

何常洪说:“如果是在边关,我就有办法。可这当下没有解药,配药用来不及了!”

何母坐在常歌身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一家子郎中大夫,却没有一个人能救我的儿!”

何永昌问太爷:“老爷,怎么办?那贼人我已经派二贵去报官了,恐怕是不好抓的。只有和苏兄求救了,可是……”

何老太爷非常明白儿子所言,点头说:“看来只有我出面了。我写封信,让常海去找你苏兄吧。”

寒冬的白天特别短,夕阳映照在冬雪满眼的大地上了。

常海心急火燎似的策马奔向城西,一路上届起一阵阵冰花玉片。

苏应天家就再大青县西城门口。大门上卦着红灯笼,漆黑的大门,两边卧着一对小石狮子。

此时,苏家上房热闹非常,苏应天夫妇;应天的儿子:苏明虎和他的妻子;应天的女儿:苏明珠。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一个家人进来说:老爷,何家大公子求见。

“哦?”一家人都愣住了;明珠眼里闪出一丝惊喜的目光。

应天来到客厅,何常海忙上前施礼,又将一封信交倒应天手中。

应天看完信后也是大吃一惊,想一想说:“常海贤侄,咱们两家虽然同行,可素少来往,今日你来求我,我又不能不答应,不过……你得将你四弟送到我这儿来,我才能医治!”

何常海说:“老伯,常歌刚回来,又不省人事,我家老太爷实在是想请您到家中医治。”

应天说:“家医不外传,你是知道的。若是其他乡邻也就罢了,你们家,我是绝不能去的,你明白吧?”

何常海自然明白了,便说:“那我回去就把常歌送来吧?”

应天说:“行,你把常歌送来,除了小栓子外,不许任何人见他。”

何常海刚要道谢,苏明虎出来拦住他说:“慢着!”又转过身来对他父亲应天说:“爹,别人也罢了,何常歌万万不可来!再说他们家不是皇家御医吗?为什么自己不去医治?咱们算什么?草民一个,怎配给他们家解元治病?”

何常海忙说:“常歌伤不同平常,我祖上虽然是御医,但自来到大青县后,我家老太爷不让我们学读毒药外伤专科,怕与你们不方便。所有配药,从没有专制外伤毒伤的!”

苏明虎讥笑地说:“你们医术浅薄,倒是为了我们方便?想当初你们家来大青县以前,这大青县方圆百里,谁不知道我的苏家?谁不知道我爹苏神药?可实现在……唉,大家都只记得何神医了,这都是托你们的福啊!”

何常海说:“我家来贵地落脚,确实为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可以是出于无奈啊。如今常歌命在旦夕,难道是你们?但求老伯海涵!”何常海给苏应天跪下了,“我们两家无冤无仇,为何如此相待?再说常歌又不是医门之人,为何不救?苏老伯,见死不救,可是医门大忌啊!”何常海话里带出了粉哭腔。

苏应天叹口气说:“真真难得你当兄长的一片心,我也不是不救。这样吧,今天天已晚,明天再说。”何常海哭着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救命如救火啊,苏老伯,我求求你了!”

黑红尘子在北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黑红尘子在北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哪个是西游记中胆子最大的妖怪?

    哪个是西游记中胆子最大的妖怪?(西游说禅之七十三:慧眼观世)人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明知道是陷坑还要跳下去。今天,唐僧看到别人挖的大坑,竟然奋不顾身跳下去。很多时候,豺狼虎豹是看得见的,即使没看见,人也是心里畏惧。唐僧师徒又来到了一座高不见顶的大山,“忽闻虎啸惊人胆,斑豹苍狼把路拦”,困难摆在前面,唐僧“一见心惊”。不用惊,因为他身边有的是人才,不需要孙大圣出面,就是白龙马也能够吓退。而看不见的,那些看似祥和的地方,却隐藏着千艰万险。火虽凶恶,却很少烧伤人;水虽温柔,却经常溺坏人。他们见到了一座宝刹

  • 老树 | 廿四节气 大暑(今日05:00:16,大暑)

    大暑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太阳位于黄经120°。大暑期间,中国民间有饮伏茶,晒伏姜,烧伏香,喝羊肉汤等习俗。《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大暑,六月中。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大也。”其气候特征是:“斗指丙为大暑,斯时天气甚烈于小暑,故名曰大暑。”大暑节气正值“三伏天”里的“中伏”前后,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期,气温最高,农作物生长最快,同时,很多地区的旱、涝、风灾等各种气象灾害也最为频繁。【大暑】倏尔一阵微风,夜空划过流星。天地从来如是,人世却总多情。

  • 苏轼书法《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

    《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拓片尺寸:83cm×62.5cm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八月山东济南长清博物馆藏一九六五年拆除舍利塔塔基时发现于地宫。塔铭记述了元丰八年(1085年)苏轼由登州奉诏回京,途经长清真相院,将其弟苏辙所得舍利捐献为父母祈福之事。收录于《苏轼文集》卷十九。文辞优美,禅机毕见。刻工精细,字字清晰,由于久埋地里,无一字残损,完美保存了苏东坡书法的真实面貌,堪称其传世小楷的代表作。

  • 美文美图美情(周延锋诗歌) : 努力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爱我

    美文美图美情(周延锋诗歌):努力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爱我(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最美丽的美丽在你脸上我遍赏百花,只摘取你这一朵最春天的春天在你笑容里你生命内外的阳光交汇于两靥照亮我的夜晚、我的梦爱上你,我坠入思念的时空用孤独谱写绝世的恋曲一片冰心放进玉壶静静地等爱上你,我临溪照镜洗涤污垢努力地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好好爱我我为你准备的世界,足够你邀游一生种子饱满,雨水充沛千里沃土种满幸福的果苗星星散落花间,飞花环绕月亮浪漫情怀,到了深秋也用黄叶为

  • 现代诗美文美图(周延锋): 与美为伴,心境比天地更大

    现代诗美文美图(周延锋):与美为伴,心境比天地更大(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一树繁花请我留步欣赏清风导演的落英缤纷花树上飞来几只小鸟圆润的歌喉唱亮了心空美景美情不相信孤独婀娜秀丽的白云仙子请我飞翔山岳抬高起飞的平台我张开双臂,让心灵展翅我大声歌唱,添一双歌声的翅膀我越飞越高,高出了尘世的忧愁天大地大,何如心境之大与美为伴,在心梦中自由遨游在欢乐中拥抱自己,是多么幸福一丛小草,教会我笑傲大树一条泉流,鼓励我自我澄清一枚果实,叮嘱我春花秋实……

  • 问鼎之道:汪国连陆留远分获水晶雕刻大赛一二等奖

    唐风7月14日下午,连云港市华丽典雅的花果山大酒店,首届水晶雕刻大赛命名表彰大会在这里举行。会议由连云港市经信委领导主持,连云港市政府、东海县政府领导到会为获奖者颁发了证书、奖金。来自淮海玉雕联盟暨连云港市水晶玉石雕刻行业协会的汪国连、陆留远不负众望,力拔头筹,分别获得大赛的一、二等奖并由连云港市政府授予“连云港市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不仅为大赛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也为自己人生的雕刻历程树立了新的里程碑。两个月前的5月15—16日,由连云港市经信委、东海县政府主办的“首届水晶雕刻大赛”于东海中

  • 美文美图(西双版纳周延锋):勐腊县曼崩村箭毒木,守卫幸福的大树

    美文美图(西双版纳周延锋):勐腊县曼崩村箭毒木,守卫幸福的大树一片森林倒下去一个城市站起来一座小山被剃光了头只留一根长发在空中飘传说中你是死神的家毒汁浸箭,箭到人亡现实中你是生命的榜样独顶一方天空不惧暴雨雷电挡住四面来风(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你的剧毒是回忆中的战争你的枝叶是和平的旗帜你是一棵箭毒木你是守卫幸福的寂寞英雄

  • 拉歌——军旅作家杨国胜作品 12

    拉歌“指挥所呀么嗬嗨!”“来一个呀么嗬嗨!”“你们的歌声西里里里嚓啦啦啦嗦罗罗呔!”“唱得好呀么嗬嗨!”“修理中队!”“来一个!”“来一个!”“修理中队!”随着修理中队副队长和指挥所副指导员两个人的轮番指挥下,两个连队你来我往、此起彼伏。谁都知道这两个连队的主官其中一个今年要提拔,就看谁的工作表现更突出、谁的全面工作更优秀。所以两个人常常会暗地里较劲,只要是两个连队碰到一起,就一定会撞出美丽的火花。这不,电影没开始,两个连队先飚上劲了,演出了一场明争暗斗的好戏。修理中队清一色的男兵,平时干的都是

  • 《百年孤独》:拉美魔幻主义文学的经典之作

    《百年孤独》着重一种“孤独”精神,在某一层面上,这种精神代表着一种倔强的自信,也代表着一种愤怒的抗争。全文开篇处,作者以一句“多年以后”展开描述,从未来到过去,全面展开了布恩迪亚家族的生活,在这个家族中,人们彼此之间没有沟通,没有信任,孤独感笼罩着每一个家庭成员。他们也曾试图打破这种局面,但由于缺乏统一的力量让所有人朝着这个方面奋进,他们的努力最终经失败宣告完结。这正象征着当时拉丁美洲的现状,相对于当时较为先进的西方文明而言,拉丁美洲即是一种孤独的存在。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缺乏共同的信仰,当外来文

  • 【钧瓷网】钧宝堂苗占军:用单杯盛放梦想

    点击上方“钧瓷网”可订阅哦!文李小琼钧宝堂的钧瓷手工单杯,不仅古朴雅致、法度自然,而且各式各样、釉色各异、美轮美奂。在神后镇杨岭村一个普通农家小院里,笔者见到了谈吐文雅、举止稳重大气的艺术总监苗占军大师。苗占军近影苗占军今年44岁。1992年开始进入钧瓷行业,先后在孔家钧窑、荣昌钧瓷坊(现为大宋官窑)等窑口任职,一直是技术骨干。为了实现自己的钧瓷梦想,去年年底,他离开大宋官窑,创办了自己的窑口,开始了全新的钧瓷创作之路。正值壮年的苗占军干事创业激情万丈,创意张力无限!为了使钧瓷个性单杯真正进入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