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请妻入瓮:鬼夫大人别过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9 2:06:04 来源:网络 []
小说:请妻入瓮:鬼夫大人别过来
第八章 共苦容易,同甘难!

阎子行又威慑性地把玩手中的鬼火:“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说明xbxysw.com

看到鬼火,女鬼立刻怂了,指着床上面色青白的男人,唇吻翕合:“我是他的妻子,不……是前妻。”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做小本买卖的生意人,老实可靠,对我也很好。我和他一起经营生意,帮他出谋划策,后来,他的生意果然越做越大,钱也越来越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渐渐不再按时回家,总推说应酬多,回到家就呼呼大睡,对我不冷不热。我以为他是真的忙,一心一意照顾他,谁知,谁知他……”

女鬼的目光陡然凌厉,“他竟然串通别人,诬陷我出轨,要跟我离婚。我以为他误会了,苦苦哀求,他却怎么也不肯听……”

“今年秋天,我终于答应了跟他离婚。他说既然要分开了,就让他开一次车,带我去民政局办理手续。推荐xbxysw.com谁知汽车在中途出了事故,我为了保护他,横死当场。我以为他会很伤心,但当我从尸体中飘出来,却没看到他流一滴眼泪。”

“若非我变成了鬼,我怎么可能看到他的真面目!他早就被那个狐狸精缠住了!所以他才故意诬陷我,好让我跟他离婚,但他又不想把家产分给我,就制造了那起意外。”

“我下葬那天,他就抱着那个狐狸精,在这座房间里厮混。他们大摇大摆结婚,人人都以为他是个老实人,只有我知道,他就是披着人皮的畜牲!我恨不能剥他的皮,吃他的肉!”

“所以我回到这里,一日一日折磨他,让他变得越来越憔悴。我要看到他眼里的恐惧,愧疚,我要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而后悔,我要他跟我下地狱,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听着女鬼凄厉的控诉,薛四月倍感意外。原以为只是简单的厉鬼伤人,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么一个令人纠结的故事。版权http://www.xbxysw.com/

女鬼想让男人偿命没有错,但男人的生死却不由她决定,这桩琐事该怎么处理,才能化解她心里的怨气呢?

薛四月蹙眉,抬头,阎子行和她一样沉默着,想来也被这个问题困住了。

想了会,薛四月来到床边,拍醒那个昏过去的男人。

男人抖擞着嘴唇,恐惧地四处查看:“她,她要杀我……”

他转头,看见晕倒在一旁的娇妻,惊恐得不住地往床边缩:“她,就是她,她要杀我……”

男人懦弱的模样让薛四月恨得牙痒痒。为什么这世上那么多好人不得善终,像这样的败类却祸害千年?

薛四月打断他的话,幽幽道:“不是她要杀你。她只是被鬼上了身。”

听到鬼上身三个字,男人猛地一顿,差点摔下床。

他刚才差点就死了,那种恐惧怎么也驱不散。小说请妻入瓮:鬼夫大人别过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薛四月恨铁不成钢,尽量保持耐心:“你不要担心,现在她已经被我们制服了。只是……”薛四月凑近他,压低语气,“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没有事情,她为什么无缘无故缠着你?”

男人拼命摇头:“没、没有……”

薛四月见他还不肯承认,心底恨得牙痒痒。“还不说实话?你可知道……”她回头望了眼女鬼,“想杀你的鬼,就在你面前?”

男人闻言,猛地一跳,又往另一边缩去。只是那些难以启齿的丑闻,梗在喉头怎么也吐不薛四出来。该怎么说?难道说了她就会放过自己?不要天真了!她就是来要自己的命的!

想了想,他忍不住哭着脸跪下,不停磕头:“都是我不好,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

薛四月冷哼一声:“你让她放了你,凭什么?你曾经那样对她,换作我,早就把你大卸八块喂狗了!她想杀你,我还巴不得呢。”

男人悚然一顿,脸色更加难看。他知道薛四月知道了什么,即便他不说,真相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了。小百姓养生网

他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做过许多损人利己的事情。生意越做越大后,对年轻貌美的女人动了爱慕之心。是他一手策划了那桩惨事,对不住她。

想到这,男人的脸渐渐灰败下来。

薛四月把握时机,试探道:“这些年,你有没有过一丝丝悔意?她做错了什么,要被你这样对待?”

男人回忆起与前妻的种种,那些记忆尘封在内心深处,自从他与女人苟合以后,就刻意不去触碰它们了。

他的前妻本也是个聪明人,相中了他,不嫌弃他一无所有,陪着他白手起家。

那些年冬天冷极了,他们凌晨四点就起床进货,夫妻两人一前一后推着车子,呼出的白气一团一团地散在空气里。阅读http://www.xbxysw.com/

他眼见她脸被冻得通红,手生了冻疮,还笑着跟自己说不碍事。那一刻他的心也曾揪疼过,想着以后发达了,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但现实就是那么讽刺,等他真的有钱了,又开始嫌弃她人老珠黄,不解风情。

“如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以平息她的愤怒,你可愿意?”薛四月凑近他,脸上带着神秘笑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男人的眼睛陡然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他本能觉得恐惧,想要摇头。薛四月恼了,转身朝阎子行使眼色。阎子行会意,一把放开女鬼。

薛四月好整以暇上炸拍拍手:“好了,别说被你害死的前妻,就连我也见不惯你的样子。我和我先生本也不缺你们那点钱,这事就当我们不知道。”

她作势要走,甚至握住了阎子行胳膊。隔着外套,她触碰的酥麻感让阎子行微微一僵,旋即放松了身体,佯装若无其事转过身,顺着她临时编的脚本道:“我已经放她走了。这座房子将再次充满戾气,每一个住在里面的人,都将被她杀死。”

男人明显被吓住,喉咙发干,一时说不出话。女鬼得了自由,面容愈加狰狞。她一步一步逼近男人,伸出了指甲鲜红尖利的十指……

第九章 新的线索

“我、我愿意!”男人抖了会,终于大声道。

他的呼喊打破沉默,两鬼一人齐刷刷定住脚步,回头望向男人。男人的脸色白得已经不似活人,两眼空茫没有焦点。

他又哆嗦着重复了一遍:“既然无法避免,我愿意……我愿意让她重返人间……”

他凭感觉望着女鬼的方向,心底的恐惧不减,但话语渐渐不那么颤抖。他承认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前妻用命换来的。在一切变得面目全非以前,他们也曾有过一段快乐的时光。

他用近乎哭泣的腔调道:“你恨我吧……我知道错了……我曾以为现在的我很幸福,但是……我今天才发现,我早就失去了太多,太多……与其互相折磨,不如让我死了,偿还我的孽债……”

女鬼三千长发无风自动,扬起利爪扑将上去:“那好!这是你自找的,你别以为我会心软――”

她暴躁地大叫,为终于能实现心愿而兴奋不已。可当她的手终于要穿透男人的心脏时,却颓然收住了。

她惊讶地看到,一滴泪从男人的脸上滑落。

她觉得荒谬,颤抖着身体不说话。

男人好似看见了她一样,目光变得安然,就那么静静注视她。

那一瞬,她脑中闪过许多与男人过往温馨的画面。那些回忆让她无论怎样都下不了手。

薛四月疑惑道:“既然有机会了,为什么不杀了他?”

女鬼只是沉默,怔怔地看着男人。

好一会,她才淡淡开口:“今生再不能了,我以为做了鬼就没有情感,原来不是的。”

她不住地喃喃,“原来不是的,原来不是的。”像一个虔诚的老尼姑。

四周的阴气戾气明显轻了许多,幽暗的光也慢慢变亮。男人脸上的悲伤更甚,既真的希望自己死了一了百了,又真真切切害怕那样的结局。

女鬼喃喃了会,到底冷笑一声:“他犯了杀孽,自会有他的苦处。便念着他曾对我的那一点点好,和方才那句话,我暂且留他一命。只愿来生,我再也不要遇见他。”

薛四月哑然。想来女鬼折磨了男人的这么久到底是没能痛下杀手。女人就是那样口是心非的动物,明明爱着,又要端着不肯说。

薛四月也笑。“算他捡了条贱命。”她席地而坐,双掌合十,“你身上戾气过重,我来为你超度吧。”

阎子行本能不喜欢经文,默默走到门口。金色的经文从薛四月的口中吐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最后环绕着她,将她镀成了金色。

在佛经的超度下,女鬼渐渐露出原本温柔的面目。她不再看男人,而是悄然闭上眼睛,直至身体慢慢虚化,消失在空气中。

超度完女鬼,薛四月疲惫极了,正想找个人靠一靠。但阎子行这次却不识趣地站在门口背过身堵着耳朵,以此逃避经文的洗礼。

男人似乎也知道女鬼不在了,目光仍是怔怔的。薛四月无奈地叹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舍弃她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一日,自己会思念她?

第二日,男人与女人把余款交到薛四月手上,千恩万谢地,非要请他们吃一顿。薛四月本来没心情,但看见阎子行不在意的样子,就赌气道:“好吧,那就打扰啦。”

“哪里的话,应该的应该的。”摆脱烦恼的男人容光焕发,加上连日折磨瘦了不少的缘故,乍一穿西装反倒显出了年轻时的风采来。

薛四月有意无意往男人身边凑:“您其实挺能干的,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以后也多多积德行善,抵消罪过。”

她说着正经话,动作却暧昧。两人的举动落在故作清高的阎子行眼中,他冷冷别过脸,明明气得牙痒痒却不说话。

订了个豪华包间,四人围着一个圆桌。薛四月故意坐近男人,时不时和他说玩笑话。一边说,一边瞟向阎子行。

这货依然冷漠的样子,不停地吃饭夹菜。

只是他半碗米饭扒了半天,愣是没吃进一口。眼见着薛四月又要给男人倒酒了,他猛然站起来,咬牙切齿:“薛、四、月!”

薛四月无辜道:“你喊什么?”

阎子行向来冷口冷面,虽然男人确实没对薛四月做什么,但他看见他们开心的样子就格外愤怒。

“你不是说要去长石孤儿院吗?”他随意编了个借口,要拉薛四月走,“再不去就晚了!”

薛四月知道他气着了,不知怎么的竟有一种成就感。知道不能再继续逗他,她赶忙接上话题:“对了,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他们只是随便想的脚本,没想到男人却掺和进来:“长石孤儿院?不是早已经没人了吗?”

薛四月一个机灵:“您知道这所孤儿院?”

“怎么不认识?孤儿院院长还是我朋友,就是孤儿院倒了以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了。你们要去的话,我可以给你们联系方式。”

没想到驱个鬼还能误打误撞捡个便宜,薛四月乐了:“那就麻烦您了,您可帮了我们大忙。”

阎子行对薛四月谄媚似的夸赞不置可否,又转过脸生闷气。男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当帮助恩公一样尽心尽力,没多久,他就找到了一个联系地址:“据说院长离开后就回去了,这是他老家的住所。”

“得嘞,谢谢您。”本以为男人只是个好色之徒,没想到关键时刻挺有用。收起地址,见阎子行早已经不耐烦了,薛四月倍感满足,愉快道:“阎先生,我们有事情做了。”

酒足饭饱后,男人叫来司机,低声吩咐了几句,又回头笑道:“二位大师,我让小周带你们过去。路不远,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有我的人照应着,你们好行动。”

一场大难后,男人果然转了性一样。虽然“大师大师”叫的怪别扭,但想想这也说明他们有本事,加上男人鼎力相助的缘故,薛四月也不那么讨厌他了。

司机绅士地拉开后车车门,请薛四月和阎子行坐上去。闭塞的空间里,两人贴得很近,薛四月想起方才自己的举动,不免臊红了脸。

阎子行光坐着也不说话,一副你气我我也不理你的样子。实在烦闷,薛四月只好外车窗外望。

请妻入瓮:鬼夫大人别过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请妻入瓮 或 鬼夫大人别过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女神房东的秘密9章(第9章)

    原标题:女神房东的秘密9章(第9章)小说名字:女神房东的秘密第9章我脑子很乱,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去面对眼前的一切。柔娜很快转过脸去,默默的对着电脑,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好像我只是个陌生人。我敢肯定就是刘一浪,靠她很近的刘一浪,也没看出在这貌似平静的一瞬,我和柔娜之间却吹过了一阵猛烈的飓风。柔娜竟然用这样的态度对我,我感到说不出的难过,我难过的不只是这些。我匆匆的离开她钻进厕所,我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我的脸好白,苍白的白。我在厕所里呆了很久。我恨这个残酷的现实。柔娜曾经给了我多么美好的感觉,可她竟是子

  • 私密记忆9章(第九章 居然会日语)

    原标题:私密记忆9章(第九章居然会日语)小说:私密记忆第九章居然会日语张峰也就只能想想,不要说冰镇西瓜,就是有口水喝也好。张峰想到这里,双手一撑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张峰一下子被这土包住了,这尘土窜到鼻孔里,张峰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渴死了?门口连个人影都没有,张峰决定去找点水喝。他刚要离去,就在这个时候,门口想起了汽车喇叭的声音,张峰看看手腕上从叶风那里抢来的手表,才两点半,他就记住了张浩军那句三点之前不让别的车子进来。张峰突然有点小兴奋,枯燥乏味的过了几个小时了,现在总算有点乐趣

  • 我和美女校长9章(第九章 换汤不换药)

    原标题:我和美女校长9章(第九章换汤不换药)小说书名:我和美女校长第九章换汤不换药虽然这种话言不由衷,可是效果却立竿见影。佟援朝脸上露出了笑容。轻轻吐了一个两个字,“不错。”鼓了一下掌,接着那几个教师跟着也鼓起掌。我虽然对佟援朝巴结了不少好话,可是看他似乎并没有对我有很大的反应啊。按照我的预想佟援朝应该对我有一番夸奖的话啊。可是这厮居然什么都没说,只是言简意赅的说了两字,我搞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在我之后,他们几个陆续来了个演讲。因为有我这个参考,他们几个讲起来就轻松了很多,无非是换汤不换药

  • 我的俏美女老板9章(第九章 没你的事儿)

    原标题:我的俏美女老板9章(第九章没你的事儿)小说名字:我的俏美女老板第九章没你的事儿第二天上班,一到公司里,张大光就听到同事们在风传申静兰因为昨天顺利和王首富签订了合同,受到了上面领导的嘉奖。听着,张大光心中也挺不服气,可也很无奈。唉,这他妈就是当下属的悲哀。冲锋陷阵永远是下属冲最前面,而立功受赏,那就是上司的事情了。就冲昨天的事情,张大光觉得,自己在申静兰的眼里,估计就跟用过的卫生巾差不多。用过,随手就丢掉了。市场业务部就那么点地方,况且申静兰又是公司的风云人物,大家眼中的焦点。所以张大光坐

  • 我的极品美女上司9章(第009章 温馨的台灯下)

    原标题:我的极品美女上司9章(第009章温馨的台灯下)小说名称:我的极品美女上司第009章温馨的台灯下采访结束,晚上,在柳月家的书房里,在温馨的台灯下,我泡上一杯茶,点着一棵烟,摸起笔,展开信纸,看着写字台上相框里端庄美丽的柳月,带着无尽的甜蜜和牵挂,怀着缠棉的亲情和思念,给柳月写信。“月儿姐,此刻我正坐在你家的书房写字台前,坐在你曾经无数次坐过的椅子上,边看着你娇美的面容,边想着你无边的温柔,给你写信。今天我终于收到了的信息,好高兴……你走了2天了,2天,对我而言,仿佛是漫长的2年,我每一刻每

  • 征服美女董事长9章(第009章没有骨头)

    原标题:征服美女董事长9章(第009章没有骨头)小说:征服美女董事长第009章没有骨头张伟抚摸着何英的身体,感觉这女人骨子特软,好象没有骨头一样,下面迅速有了反应。何英身子越来越软,最后等于全部靠在了张伟怀里,张伟的身体感觉到何英柔弱无骨的软滑和温热,裕望一浪高过一浪。张伟嘴里对小郭说开慢一点,心里巴不得再快点,最好让何英彻底晕倒,躺他怀里才好。何英做痛苦状,一只手抓住张伟的手不放。张伟安慰何英说很快就到了,边挪动了下身子,手一动,正好从何英胸部上滑过。“我靠!这么大的小兔子,不是乳照撑起来的,

  • 办公室风云:霸道女老总9章(第九章:看房)

    原标题:办公室风云:霸道女老总9章(第九章:看房)小说书名:办公室风云:霸道女老总第九章:看房我带着笑容,迎着夕阳往马路外面走,最终在一个公交站停下,在站牌里找着回明采臣住处的公交车,然后很快就痛苦的发现没有直达车,中途要转。骂了一声,我靠着站牌看着公交车驶来的方向,结果还没有等来公交车,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乔楠的来电。不是有好消息吧?我心里有点小兴奋,声音有点小亢奋,接通了立刻道:“乔楠,事情搞定了是么?”乔楠说:“对,房子的事情,我下班了,我们到花容路公交站见吧!”“那不是你住的地方吗

  • 倒霉男人升迁记9章(第九章:是不是我弄错了)

    原标题:倒霉男人升迁记9章(第九章:是不是我弄错了)小说名称:倒霉男人升迁记第九章:是不是我弄错了“凌微,我太……佩服你了,那么短时间就能解决我两天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都有点妒忌这个女人了,那么聪明,而且那么漂亮,智慧与美貌并存,世间少有啊。“我是饿了,心里想着快点解决完可以快点吃饭,人的潜能都是无限巨大的,就看有没有遇到激发潜能的事情,你说呢?”她还很谦虚。我点头,凌微随即喊来侍应点食物,我猜她经常光顾这个餐厅,因为她居然有存酒,一瓶波尔多红酒,大概很贵吧,非常好喝。用完餐,聊了一个多小时,

  • 都市大御医9章(第九章:从天堂到地狱)

    原标题:都市大御医9章(第九章:从天堂到地狱)小说书名:都市大御医第九章:从天堂到地狱黄素凝答应了,但小靖会让曹子扬自己一个人去吗?不,所以二十分钟以后,她和曹子扬一起出现在小区外的公交站:“子扬哥哥,你确定你学校后山有你想要的草药吗?”曹子扬很坚定的点头:“当然确定,读书那三年没少去后山,不过只有其中三种,另一种要找个有湖的地方才能找到……”“人工湖行不?”“有水的就行,药草就长在湖边。”“我学校有。”“那好,先去我学校,再去你学校,应该赶得及回来。”商量好,公交车也来了,他们迅速上车,坐在同

  • 王牌少年厨神9章(第九章:揍他)

    原标题:王牌少年厨神9章(第九章:揍他)小说名字:王牌少年厨神第九章:揍他虽然不同部门,但胖子这人凶,服务员都怕他,所以他这么一吼,所有人都作鸟兽散了!砧板大佬道:“已经核对过,全部都有卖,反正不是我这儿出问题,肯定是出品的问题,或者甚至人为的都不一定。”大家都被砧板大佬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这个大家不包括胖子,他眼珠子转了两圈,在人群里找着,然后喊道:“东小北呢?”妈的,这王八蛋不会怀疑东小北吧?我连忙道:“打电话去了,在外面,我去找回来。”没等胖子回答,我已经冲出去,简略地和东小北说了一遍怎么